读杨启福长篇小说《走过冬季》(转载)

楼主:ufozwm 时间:2019-07-14 00:11:37 点击:9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人性的彰显
  ---读杨启福长篇小说《走过冬季》
  胡维涛

  “人之初,性本善”。杨启福《走过冬季》中的人物,其人格几乎没有“完美”的,大都存在缺陷,无论正面人物还是反面人物。但是,这更符合生活的真实。
  在一年前,杨启福先生长篇小说《走过冬季》完成初稿时,我有幸拜读,今年3月底正式出版后,我又读了一遍。当我再次读完这部作品后,“人性”二字深深地闪入我的脑海。作品表达出一种扬善抑恶的强烈愿望。彰显正直向上、塑造完美人性是这部小说所要表达的重要文本思想。
  2008年,汶川大地震称得上是我中华国殇,曾举国悲泣。小说中的泉河县位置特殊,位于山区与平原过渡带的长江边,显然是一个贫富不均的农业县。但是区位优越、气候条件并不差,雨热同期,尤其是交通十分便利,人文沉淀也较为丰富。在改革开放中,泉河县不甘心落伍于历史潮流,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就设立了工业区,进入21世纪以后的2008年,在全国上下大搞开发的热潮中,泉河县以招商引资为突破口,着力工业强县,以拉动经济发展,增加财政收入,可谓浓墨重彩,可圈可点。然而背后折射出的却是危机四伏,自然生态和人文生态隐患无处不在。在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孰是孰非的矛盾纠葛中,泉河县的经济转型,如凤凰涅槃,最终以鱼死网破的代价浴火重生,换来了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正确决择。走上这条艰难的道路,似乎有一些迟了,但毕竟把全县30万人民群众引领到正确的发展轨道上了,实属幸哉!
  县委书记戴东成、县长王汉树、副县长张光进等县委县政府高层和一大批默默无闻的中下层官员或一般群众,如环保局副局长刘金虎、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程兴梓、副主任江通海、环境监理站站长苏晓丹、老环保人薛珂、环境监测员尉强等,他们中没有一个是十全十美的代表,甚至按照克已奉公、两袖清风的要求都还不十分够格。但是,他们的优点远远多于缺点,良心远远大于贪心。更重要的是,他们懂得责任担当,更懂得什么叫作人民,什么叫作为人民服务。正是这些正义的人物所汇聚起来的力量,才焕发出了人性的光芒四射。反之,如泉岩市委书记后来提拔为副省长的冯佑明、泉河县环保局长孙万策、副局长钱向坤、监测站站长崔凯等,在他们的人生中不可否认曾经有过辉煌,他们并不是彻头彻尾地都令人痛恨、千夫所指。但是,大约是社会环境所致,客观上使他们为国家和社会服务的初衷--人格、意志和信仰发生了扭曲,最终蜕变成了丑陋的代表。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或敲诈勒索,或行贿受贿,或钱色交易,贪脏枉法,其恶行一览无余,该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
  在现实生活中,即使像泉河县委书记戴东成这样的“清官”也并不多见。他刚来泉河县住在酒店,由专人负责他的衣食住行,不久他退掉酒店,自己在菜市场附近廉价租房住下来,生活自己料理。这也就罢了,没有想到他最后让自己的老婆也从省城来到泉河定居,并且在私人幼儿园当阿姨。显然,这是艰苦的岁月使他对泉河产生了依恋,唯美的人性在理想主义色彩中被揭示了出来。副县长张光进的老婆下岗后,高工资的单位他不让老婆进,只准到低收入的单位去工作。这个看似不合常理的逻辑,放大了对利己主义的排斥,从而实现人性的升华。这个微不足道的细节,潦潦几十字,胜过千言万语对“清官”的塑造。
  张光进是民国泉河县官张品瑞的曾孙,血液里流淌着祖辈的传统美德。一幅落满尘埃的对联、一把波澜不惊的门锁,都投射出一个真理:无论时代如何演变,恪尽职守是官员最本质的属性,是不能改变的。
  张光进的妹妹张光慧,在妹夫的怂恿之下,打着哥哥的旗号,干着损人不利己的勾当,最后在现实的压力下,彻底自悟,削发为尼,出家五佛寺,这些,都是在唤醒人性的回归。
  其实,刘金虎的内心一直还被当初那个绑架砂石场老板乔大富儿子讨要工钱的谷先培的死所懊悔。在乔大富儿子脱险后,谷先培是不是真的想点燃绑在身上的炸药?--谷先培被炸死,刘金虎幸运地活了下来,成为了家喻户晓的英雄。然而,他没有被荣誉和鲜花所冲昏头脑,更多的是为一个不该死去的人自责。所以,他时刻用自律捍卫着自己的荣誉。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有不少公务员,分不清或不愿意分清假恶丑,还习惯于假大空的说教,总是缺乏具体的行为。在遇到问题或困难时,对群众的态度粗暴、简单,动辄“刁民,刁民”,无意中脱离群众,疏远人民这个根基,损伤执政党的公信力。有一次,我在农村采访遇到一件真实的事:某乡镇拆迁办干部在农村与被拆迁户女主人谈拆迁细节时,双方产生争执,没有多少文化的女主人急了,口无遮拦地说了粗话,而拆迁办干部那天因事心情不好,导致不冷静,与女主人对骂起来,造成了不良影响。后来了解到,与农妇对骂的拆迁办干部当天受到了上级部门领导严肃批评,并责令他第二天上门赔礼道歉。第二天,这名干部在其他人员陪同下,提着两瓶酒到被拆迁户家门口时,女主人看到后,一下子怨气全无了,笑着招待大家,硬是要留大家吃餐饭,并说吃了这顿饭,她就立即在拆迁协议书上签字。这个例子说明,人性是有可塑性的。我们的干部,一言一行,不仅是自身素质的体现,同时,一个和蔼、友善、待人处事真诚的人,是可以改造一个人,使其人性得到升华的。
  覃天罡是刁民吗?不是。何秀英是刁民吗?也不是。副县长张光进为覃天罡下跪,如果说这是能让何秀英记恩一辈子的原因,倒不如说是张光进撕下了自己“尊严”脸上这具虚伪的面纱。其实,他的这一选择一是不情愿的,二是要彻底摆脱世俗的偏见。谁选择这样做都会是痛苦的。
  尉强是刁民吗?显然也不是。可是在有些人眼里,他则是眼中盯肉中刺,原因太简单,因为他还是个涉世尚浅、不会随波逐流的“童男”。可悲的是,他以生命为代价才让人看清他人性的平凡和伟大。
  至于施守义和裴玉兰,他们的爱情还没有轰轰烈烈,就结束了,是一场悲剧。其实,这也要归究于无情的现实对人性的摧残。
  企业老板胡邦军成为小说中最负面的人物,不是孤立、偶然的。他之所以成为负面的人物,并非与生俱来。除了他个人的主观原因外,更有深层的社会原因。他自从落户泉河那天起,就遇到了不少麻烦,最大的麻烦是社会上的害群之马滋事和管理部门不作为,他不得不依仗靠山,作为自己的保护伞。但他绝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他曾对刘金虎网开一面;对何秀英母女失去生活依靠后,他具有普通人的同情心,而不管理由怎样,他拿出了2万元,说明他骨子里依然存活着微弱的同情心。在他身上,人性并没有完全泯灭。
  读杨启福先生《走过冬季》,就如枝江人喝枝江名酒—谦泰吉,开始时,柔柔的绵绵的,一点一滴地滋润着喉头,十分舒坦和缠绕;慢慢地,一股清香溢出来,是谦太吉的清香从心底冒出来,舒软了肌肉、神经和皮肤。感到畅快、淋漓。

  2019年7月1日
  胡维涛

  作者简介:胡维涛,宜昌市作家协会会员。初中地理教育教学专家。著有《义务教育地理课程标准剖析与典例》《名师说课·湘教版八上》《教材解读(湘教版地理七上)》等多部地理教育教学专著。《事故不能影响高铁的建设步伐》等两百多篇文稿发表在全国主要地理教育教学杂志上。近几年发表和创作文学评论、散文、游记、通讯近百万字。

  (《走过冬季》2019年3月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寻求拍摄电影或电视剧合作。联系:15872669018)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