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迷失与冲突(转载)

楼主:ufozwm 时间:2019-07-15 23:57:55 点击:12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文明的迷失与冲突
  ——读杨启福小说《走过冬季》

  丁良卓

  作家杨启福继推出中短篇小说集《隔着一条江》之后,又出版了长篇小说《走过冬季》,这部体现作家一以贯之的现实主义风格、直面人生的长篇力作,最为可贵的是揭露了我们生活中的真实和本质,反思历史和直面现实是文学永远的命题,一个作家站在真实的立场,真悲真怒真亲,弃伪弃魅,是一种勇气。
  从题材和描写对象来看,《走过冬季》并不新奇。它讲述一个小县在经济发展、社会发展和人伦冲突中的故事,通过一幅幅世情、世俗、世风画卷,揭示了人在环境面前的困境和突围。
  张光进是杨启福着力营造的一个人物,为了泉河县的发展,他殚精竭力,敢担敢当。书中还有县委书记戴东成、环保局副局长刘金虎、环境监测员蔚强、市委书记冯佑明、环保局长孙万策、渔民诗人覃天罡等40多众人物,每个人在文本中构成一个面,这N个面在小县城这座人生的“立交桥”上相遇,颤动出小县深处的历史阵痛,作品充分体现了“为历史负责,为历史存真”的现实主义精神。
  张光进、覃天罡、施守义等这个社会的理想主义者,三个人物的设计牵引而出的命运脉络,可以说是一段历史的缩影。信仰的本质首先是精神灵魂的纯洁,张光进一直在坚守,覃天罡被现实吞噬,施守义在现实面前打了折扣。可以这样说,冯佑明、娄直前、孙万策等等都是当年这一方土地上的精英,身上不可能没有理想主义的光芒,只是后来被异化成欲望的奴隶,就变得疯狂起来。所以,《走过冬季》在艺术上来说,折射的是一明一暗两个层面,这两个层面天衣无缝地组合在一起,构成的是一个全裸的社会。一条是实线,一个贫困县,近四十万人要吃喝拉撒,不发展经济不行,经济繁荣,并不代表公平和正义。有时候物质空间的增加,反而压缩精神的空间。泉河县的执政者要解决这些问题,发展工业不失为一条便捷之道。大工业的发展和开拓,必定要缩短人与自然的亲密关系。小说对泉河县在大工业背景下的写实,烟囱林立,污水横流,泉河县被污染攻陷,折射出的人与自然的冲突,人与人之间的冲突,说到底是现代文明冲突的表现之一。另一条也是实线,写的舒缓潜行,比如公仆意识相对强烈的耿清木,收下泉河县花4000元买的1快泉河画面石,觉得自然而然;敬业实干的县长王树汉,竟然和两个地方土豪打成一片;更不用说公然抗拒上级、阴奉阳违、欺骗百姓、腐败透顶的环保局长孙万策;就连怀揣梦想的青年才俊施守义,也放弃阵地,替人受过,痛失正义;这一串串鲜活的人物,更是被泉河的政治生态这个大熔炉污染得体无完肤。
  《走过冬季》继承了“五四”现实主义文学传统,作品带有鲜明的感情倾向,地域色彩鲜明,文字朴实,人物设计、情节安排浑然天成,人物命运演义看似突兀却又真实可信。文本中时常通过意识流来展现人的内心想象和未知的世界,在时间和空间上,不仅将思想脉络巧妙贯穿起来,同时,为故事情节的推动也收到了润滑无痕的作用。
  小说叙事可以有很多种方法和特征,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形式上再更新,都离不开对现实的解读。小说是时间留给岁月的印痕,《走过冬季》无疑是一部成功的作品。

  2019年6月30日

  (丁良卓,作家,代表作品:《一个寂寞的黄梅人》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