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轮

楼主:顾西西的西 时间:2019-07-19 14:13:51 点击:165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年轮

  圆圈勾勒成指纹

  印在我的嘴唇

  回忆苦涩的吻痕

  是树根

  春去秋来的茂盛

  却遮住了黄昏

  寒夜剩我一个人

  等清晨

  世间最毒的仇恨

  是有缘却无分

  可惜你从未心疼

  我的笨

  荒草丛生的青春

  倒也过的安稳

  代替你陪着我的

  是年轮

  数着一圈圈年轮

  我认真

  将心事都封存

  密密麻麻是我的自尊

  修改一次次离分

  我承认

  曾幻想过永恒

  可惜从没人陪我演这剧本

  ————张碧晨


  前言:

  正值仲夏午后时分,天气酷热,猛烈的日头灼得天地间一片火热,无处不像是巨大的火盆耀武扬威般的冒着热气。这一方之地除去崖边一颗矮小的香樟树,竟毫无可遮挡之物。

  “在这寸草难生之地竟长有一颗香樟,难得难得”一道人模样的老者走向香樟。老者席地而坐,拿出水壶饮了一口水。看看不生丝毫杂草的四周,这滚烫如近日头之地真真是难得,香樟虽矮小,树干枝叶的颜色也较其他地方的树稍浅,却不难看出它茁壮的长势。从崖边向下望去深不见底,崖壁石缝间似有一株紫色小花。老者抬头看看这香樟,思索片刻,“倒也是一株有灵性的树”说罢,拿出水壶倾壶的水浇着香樟。“既有灵性,就该有名,老道为你取名小浅,倒是极适合你。”“你若利用这近天近地之优势潜心修行,日后幻化人形,修仙成道倒也未可知”

  天地本是混沌一片,自盘古开天辟地,女娲捏土造人,天地分为三界,几亿年来六道轮回,一片祥和有序。时空善变,转眼便又是一个三百年。

  正文:

  这日天气晴好,晌午间竟淅淅沥沥下起雨来,至黄昏雨势大如倾盆泼水。一书生背着湿淋淋的书箧躲雨至此,“这雨说大就大,让人猝不及防,幸好此处有一山洞,且待雨停再走”书生拧着衣服上的雨水,捡起一枯枝,拨开脚下杂草,待摸出火石点燃枯草,才发现,洞中央竟是一粗壮树干,这山洞倒也奇特,围树而成。

  晚间,书生用过干粮就着火堆熟读起《大学》《中庸》。“瞧这摇头晃脑闭眼念经的模样真真是有趣,咯咯咯……”直至深夜待书生入睡,清脆的声音又起,“我怎么就没看出来这密密麻麻似蝼蚁般的一笔一划有什么趣味的,他竟能熟读这般久?”细细研究片刻,也未看出半点有意思之处,“咦...我看,他本人倒是比这些笔画更有趣”“恩...这眉眼嘛倒也清秀,身材虽瘦弱倒也修长,不知算不算先前路人所说的“温润如玉,翩翩公子”?”

  大雨哗哗下了一整夜,丝毫没有雨停之势。天微亮,书生转醒,听着洞外雨声,“也不知这雨何时能停”洞中坐了片刻,朗诵声又起,“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见书生时而喜之,时而忧之,小浅着实不解,“怎地与昨晚铿锵气势不同?念的是什么呢,倒是比昨日的听着喜欢”

  黄昏时分,雨势稍弱,书生用过干粮似是无事,侧倚着洞中央粗壮的树干,微仰头不知在深思什么。稍顷,从书箧中取出纸笔开始挥笔如飞。顷刻间一幅画已成,画的正是洞中光景:幽幽的火堆映着洞中枝叶茂密的大树,树底下坐着一位宛若天仙般的女子。小浅瞧着,突然觉得心跳的甚是厉害。只见书生又执笔写下: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小浅不知其意,却朦胧中似是憧憬这“一生一代一双人”。

  翌日,天气终是转晴。书生收拾书箧准备继续上路,正欲伸手取走那副画,不知为何半途将手收回。小浅瞧着书生明明不忍却仍是丢下那副画离去,竟觉得自己仿若那画中的女子,生生被抛下,不知道哪里正疼得厉害。

  时光流转,春去秋来。洞中避雨的人来了又走,那副画自被书生之后的第一个避雨之人打开后就一直那么摊开着。小浅眼睁睁看着它变黄发黑直至腐烂,只恨自己还不能幻成人形。百年来进洞避雨也不乏摇头晃脑的书生,可小浅只觉得从枝叶到树干都空落的厉害。

  这日黄昏,又下起了小雨。小浅抖抖叶子,雨滴如珍珠般坠地。瞧着那一圈圈深浅不一的年轮,小浅忽地想起了崖边的日子。只是时光太过久远,那些记忆如那副画一般从模糊变得无影无踪。小浅突然害怕起了时间,它推着人只能向前,那些个过往慢慢变得无足轻重直至再也没有了“然后”。从后来的人那里,小浅已经理解了整首词的意思,“画中温婉的女子就是书生的一生一代一双人吧”,阴阳两隔的残酷让小浅甚是为书生难过,“如果当时我在,就是杀到地狱判官那我也要让那美好的女子留在书生身边生生世世”“至于我自己……”小浅瞧着年轮中她精心雕刻的演练了一遍又一遍的圆满结局,“说到底,是我妄想了”

  春去秋来,万物皆非。如今,小浅已能随心幻成人形,只是,却好似没了那份期待和迫切。似是又到了崖边,天地万物间别无他物,小浅觉得心头寂静别无他求,时间残忍而又善良,它是一切伤口的良药。

  傍晚,小浅幻成人形坐在枝头,静静看着落日余晖。忽然感受到似是有人往洞顶爬去,小浅隐起身形,看到一个大夫模样的男子背着竹篓抓着一株草向上爬。洞顶有一株紫色小花,小浅在崖边就见过,有人叫它紫芙,说是具有强心的功效。大夫脚下踩着一块凸出来的石块,一只被灌木丛划破了的手使劲向上伸,终于那株紫芙被大夫摘了下来。小浅本想为大夫高兴一下,却见顶上的枝叶哗哗动的厉害,让人甚是心慌。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只听到一声急促的叫喊声,便看到一朵紫色小花急速坠落。

  刹那间,竟有一种得而复失的感觉。看着地上的鲜血,前尘往事涌上心头,“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一生一代一双人”、树下温婉的女子以及年轮中那修改了一遍又一遍的结局,小浅觉得体内有一股力量似要破体而出。这时竟又下起了大雨,狂风扫走满地落叶,鲜血染红的衣服被雨水渲染开来。小浅甩出红绫带起昏迷的男子进到洞中,伸手探他的鼻息,却是只出不进。一时之间竟乱了方寸,情急之下,小浅割开自己的手指,将血液注入大夫体内,先护住他的心脉。想起洞外那株紫芙,小浅将紫芙捡回混着血液捣烂,用气息催动药草喂给大夫。

  洞外,风雨已停,好似洞里光景也如这雨一般停止了。小浅呆呆地坐在大夫身边,时间在书生身上已轮回几世,他的前尘往事犹如那幅画一样没了痕迹。可是,对小浅来说,一生太长,记忆会淡忘却不会消失。那短短两日在心头翻来覆去,隐隐作痛,却不知何时溜进去一丝期待。

  过了许久,大夫醒来,晃悠悠抬起手来,似是想看看那株紫芙可还在手中。待看见手中空空如也,心中甚是绝望。小浅看不得大夫如此,“你可还好?”大夫这才看向旁边的这位女子,好像想起来了什么,眼里竟有泪水,“多谢姑娘出手相救,姑娘可否看见一株紫色药草?”那株紫芙刚刚已经被小浅喂给大夫了,可看大夫此般模样,怕是那棵紫芙对他很重要,“那株药草可是有何用处?”“家中娘子重病,从医书上翻看得知此药草名紫芙,具有强心功效,或可救我家娘子”

  小浅忽地想笑,那一丝期待是有多愚蠢。

  “对不起,刚才你从洞顶摔下来性命垂危,那株紫草已经被我用来救你了”

  大夫闭上眼睛许久,慢慢挣扎着起身,看向洞外,眼神空洞。“不怪姑娘,许是命中注定”

  那一刻,小浅突然气急,命中注定吗?命中注定你我都求而不得?她偏不,这漫长的一生她所求无他,不过一个“一生一代一双人”,她这心性怕是无缘位列仙班,既然如此,何苦赖在这无聊的世上。

  “大夫,可否带我去看看你娘子,或许我能救她”

  小浅随着来到大夫家中,略显清贫的家中物什不多,墙壁上却挂满了画,大都是各种药草,也有女子或做饭或立于桃树下的画。踏进房门的一瞬,小浅似乎瞥见了一副奇怪的画,画有一个顶上长了一棵树的山洞,心脏突突地跳着。待看见大夫小心翼翼地扶起面容憔悴却不难看出容貌秀丽的女子,那无形之间流露出的爱惜和不舍,另小浅明白了他的“一生一代一双人”。

  也好,当断则断。

  大夫的娘子名唤半夏,自出生就心脏羸弱,近年来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大夫翻阅医书无数,得知一种紫草煎成的药剂或许可救他家娘子,于是才有了这么一遭。然而现在紫芙已经没有了,大夫心中甚是绝望,也不知道该如何向娘子说明。

  小浅并不会看诊治病,想来大夫家看看不过是她私心里想见见那画中的女子,如今见到倒是真真无所求了。小浅来到前厅,往杯子里逼出来一小杯血液,这血如她名字一般,颜色颇浅,再往杯子里倒了些茶水,待融合无异端给大夫。“你且相信我,这杯茶水里我掺进了一些药粉,先给半夏服用,”“此药也不会药到病除,但能另你娘子身体舒适不少,半月之后你且去山洞,我会再寻一株紫芙给你。”

  哪里还有这种生长了几百年的紫芙。

  小浅回到洞中,倚坐在樟树下,想起当日来避雨的书生,噗嗤笑了,当真是没见过他这般摇头晃脑的傻书生,明明自己被雨湿了一身,点起柴火却只顾烘那些无用的书简。小浅想起来那副画,依照记忆中的模样临摹,下意识的将树下女子画成了自己的模样,待画毕题上“小浅”二字。却发现连大夫的名字竟也不曾得知,也罢,知道又有何用。

  以前曾听人说过,用血液浇灌紫草根,紫草会长得极快并且还通有灵性。小浅飞向枝头,此时正是黄昏,落日余晖笼罩大地,周身暖洋洋的,“突然好想念崖边的日子啊,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当人开始怀念时,她就已经老了,”“好可惜哦,当年菩提老祖可是说我能位列仙班呢,如今这般模样修仙成道怕是也给仙界丢脸了,罢了罢了。”

  半月后,大夫如期来到洞中。洞中点着幽幽的火堆,旁边一株颜色浓郁的紫芙放在一副摊开的画上。大夫拾起紫芙和画,“小浅……”,洞里洞外寻了一遍不见人,但手中拿着紫芙也着实心急回家,大夫捡起一根烧黑的木棒就着画写道“小浅姑娘,你的大恩我铭记在心,因寻你不得,我且先将紫芙带走,他日再来当面致谢,大夫白蔹”

  冬去春来,万物生长。以前的,过去了就好;以后的,且将我等着。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浦田风雨 时间:2019-07-23 09:18:47
  看好你
楼主顾西西的西 时间:2019-07-23 10:03:28
  @浦田风雨 2019-07-23 09:18:47
  看好你
  -----------------------------
  非常感谢,谢谢谢谢
作者:祝立新 时间:2019-07-24 15:52:47
  确实如此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