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六月十九独上垫江红旗山

楼主:时蔬 时间:2019-08-02 21:13:16 点击:11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早送别朋友,时逢周末,难得半日闲,突不想返回住地。到垫江数月,几闻红旗山,一直未有机会走上去。离最近时是到山腰的天宝寨吃火锅,却因天色已晚没能上山。今心血来潮,直接驱车前往,倒也轻车熟路。之所以没步行登天宝寨天梯,一是因早上天气不好,恐有雷雨;二是因晚上还有应酬须赴,不想太过疲乏。

  说起爬山,兴许是自小生在大山中的缘故,总对山有种莫名的亲近,但凡知名不知名的山总想去走它一回。也极有可能是深埋心底的征服欲作祟,在重庆生活这些年,重庆周边的山基本已走了个遍。

  将车停在天宝寨寨门广场处,看天空乌云浓密,一副山雨欲来之势,便顺手拿了把长雨伞,伞内塞了瓶矿泉水,向山路中去。山不深,也不高,只消20余分钟即能登顶。步道未经过过多整理,依山就势,该险处险,该峻处峻,狭窄且陡。小径两旁松林稀疏,知了沙沙、嘶嘶、吱吱的合鸣,偶有几声雀鸣夹杂其中,活像一首林中交响乐。听的久了,人不由的平静下来,什么生计、情爱、锁事都可忘却。再细看,有四足蛇在地上蹦跳,有松枝下垂着一线细丝的小虫儿在晃动。生命,在这上午的松林中,在未雨还晴的骄阳下,热烈而顽强。

  到得山顶,垫江城半城尽看,看不到的却因浓雾未尽。上次站在天宝寨城墙,也能看尽垫江城,到了红旗山顶,垫江城尽在,又多看了天宝寨全景,大概登山的乐趣也就于此了。

  山顶有一帅哥赤裸上半身压腿,满身暴汗。他惊讶于我为何流汗较少,我说我大概属于大山,走的多了,习惯了山的风口,知道在哪里歇息,也知道步幅步频,所以汗水自然就少了。我问他此处为什么叫红旗山,他也不明所以,指着那面孤立在山顶的红旗调笑说应该就是因为这根红旗吧。可红旗为何立于此地,何时所立,何人所立?算了,相比起对地名的好奇,我更喜欢空旷的视野和远处的景色。这七月的天也实属善变,上山时阴云满天,此时已是烈日如火。看着拿在手上的紫色长伞,顿觉累赘,即使有雨也可学学东坡先生“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呤啸且徐行”嘛。山顶阳光太过热情,不敢久留,只是胡乱的拍了几张照片,随另一面的小路向山下行去。途中本欲写首小诗一抒心中所感,却觉诗体难以说尽所悟。恰好最近在看一本叫“到山中去”的散文集,散文我最是不擅长,却也想尝试着写他一写,文字虽是平实,却也最是真实。

  每每走到山中,总能发现一些不同的东西,也总能悟出一点人生的道道。像此次爬山随兴而起,一身半休闲半商务的装束,就不像个爬山人。又像带了雨具却等来了烈日,一切都是多余。生活不就是这样吗?处处充满猝不及防,处处充满了惊喜和意外。我若回去换衣裳,我若惊怕天会下雨,兴许今天也就不会成行了。如此一来,哪来这一身的轻松,哪来这一天的好心情?活在当下,随性而为,凡事不用计较得太过周全,若是都周全了,也许我们就老了,只得白白错过了那些好时光。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