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党首相”的兴衰起伏简史

楼主:正江平 时间:2019-08-02 22:58:09 点击:482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18年1月开始,中央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开展了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既要打击震慑黑恶势力犯罪,还要有效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从严惩处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倒查党委、政府的主体责任和有关部门的监管责任,中央将扫除黑恶势力这一斗争上升到了国家战略,体现了中央除恶务尽、确保国家长治久安的坚定决心和意志力。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各地逐渐出现了一些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他们通过非法和暴力手段进行敛财,并仿效港澳台地区的黑社会组织或者是欧美的黑手党组织,建立起一套他们的组织架构和江湖文化。
  很多人看到这个标题的第一眼以为是指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因为贝卢斯科尼既是一名成功的商人,又被认为暗地里与黑手党有扯不清的关系,把他形容为黑手党首相再恰当不过了。但实际上贝卢斯科尼从未被冠之以“黑手党首相”的称号,真正拥有这一“美誉”的,则是本文要介绍的一名脚踏黑白两道的美国黑手党分子——弗兰克·科斯特洛(Frank Costello)。
  其实他并未有任何的政府职务,“黑手党首相”只是他的绰号,在黑手党成员中,几乎每个人都有绰号,就像我们看过的那么多港台黑帮片中,几乎每个黑道分子都有绰号一样。在中国的古典名著中,描写黑道江湖最有名的便是《水浒传》,梁山好汉里哪个没有绰号?看来东西方文化在这方面也是相通的。
  科斯特洛深谙政治力量的重要性,他能从一个街头混混,一步步登上黑手党金字塔的顶尖,并最终获得“首相”宝座,与他在政界的苦心经营分不开,他以黑起家,靠黑经商,以商养黑,拿钱铺路,疏通政界和警方,获得保护伞和编织了一个强大的关系网,为他的黑社会组织和罪恶活动提供保护和便利。像他这种横跨政、商、警、黑多界,用钱笼络收买各色人物的情况,在我们当前社会并非不存在。
  由于篇幅所限,本文无法穷尽科斯特洛“波澜壮阔”的一生,但是希望通过了解他的兴衰起伏简史,认清一个黑社会人物的本质,为我们今天的扫除黑恶斗争提供历史经验和一定的借鉴意义。

  一、黑手党基础知识概览。
  首先,我们先来看看美国的黑手党家族概况,一般说到美国黑手党,主要是指美国黑手党组织“科萨·诺斯特拉(Cosa Nostra)”(又被称为“我们的事业”),而美国黑手党又是以纽约黑手党为代表,这就像一提到中国的青帮,大家就很自然地想到上海滩三大亨一样,其实青帮不局限于上海,只不过是上海的青帮三大亨势力最强大而已。
  纽约黑手党主要是以五大家族为代表:甘比诺家族(Gambino family)、博南诺家族(Bonanno family)、科伦坡家族(Colombo family)、吉诺维斯家族(Genovese family)、卢奇斯家族(Lucchese family),五大家族的内部结构组织基本上是一样的,主要包括:Boss(老板)、Consigliere(军师/顾问)、Captain(堂主/队长)、Soldier(士兵),一般一个家族中有一个老板、一个军师、多名堂主,每个堂主下面又有多名士兵。而想要成为一名士兵的话,必须要首先成为黑手党的正式成员(Made man);与正式成员相对应的则是黑手党外围成员,又称“合伙人”(Associate),一般每名士兵下面都会有多名外围成员供调遣。
  看过电影《教父》系列或者是美剧《黑道家族》(The Sopranos)的朋友,对上述架构一般都不陌生。
  “士兵”虽然居于黑手党家族的最底层,但您可千万别小瞧“士兵”,所有的“士兵”必须首先是黑手党正式成员,这个正式成员可是与外围成员有着巨大的差别的,因为每个家族在发展正式成员上都是有“名额限制”的,每年或者几年才发展一定的名额,只有最“优秀”、“正直”、最能干的外围成员才被允许发展为正式成员。一旦成为了正式成员,那地位可就马上不一样了,只有成为了正式成员,才可以在家族内部得到“升迁”,而且所有的正式成员都会受到整个家族的庇护,侮辱或伤害了某个家族的正式成员,一定会受到这个家族的报复和惩罚;就算是同一家族内,某位正式成员侮辱或伤害了另一位正式成员,受到侮辱或伤害的人如果认为对方是故意或者没有充足的理由,那么可以向家族老板申请处决该成员。所以,正式成员可以享受到外围成员享受不到的尊重,没有人敢随便对一个正式成员无礼,除非他活够了。

  二、“黑手党首相”一名的由来。
  在美国黑手党历史上,科斯特洛可以称之为是神一般的存在,他是查理·卢西亚诺(Charlie Luciano)的亲密伙伴和“战友”,而卢西亚诺则被称为“美国现代有组织犯罪之父”,是美国黑手党组织“我们的事业”的主要缔造者。而科斯特洛则曾是卢西亚诺的左膀右臂。在1931年,当卢西亚诺铲除了当时纽约黑手党的大老板乔·马赛里亚(Joe Masseria),建立了自己的家族——卢西亚诺家族(吉诺维斯家族的前身)之后,科斯特洛便当上了卢西亚诺的“军师”(Consigliere),这也是科斯特洛在黑手党家族中担任的第一个高级别“职务”。“军师”可以通俗地理解为中国港澳地区黑社会组织的“白纸扇”,但实际上在美国黑手党组织中属于“二当家”的。后来在卢西亚诺入狱后,科斯特洛还担任了卢西亚诺家族的代理老板,这也是科斯特洛担任过的最高“职务”。
  正是由于科斯特洛在黑手党中的超然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再加之他谋略过人,并且他在美国政界有着“通天”的关系和手段,便被江湖上的兄弟冠之以“黑手党首相”的绰号。
  同时,“黑手党首相”的由来还有另外一个说法,科斯特洛在他们家族内部的主要竞争者是维托·吉诺维斯(Vito Genovese)。当家族龙头卢西亚诺于1936年被捕入狱后,卢西亚诺本来是想指定科斯特洛作为代理老板的,但无奈吉诺维斯风头正劲,而且家族内部的大多“武派”成员支持吉诺维斯,支持科斯特洛的则主要是一些“文派”成员,这就好比一个国家内部,吉诺维斯是军方统帅,科斯特洛是政府首脑,“首相”一名由此而来。
  科斯特洛与卢西亚诺、梅耶·兰斯基(Meyer Lansky)、本杰明·西格尔(Benjamin Siegel)组成的黑道团体在美国20世纪20年代的禁酒令时期大放异彩,通过贩卖私酒奠定了雄厚的财政基础。
  很多读者可能对上面的这些名字并不熟悉,但相信大家都看过电影《教父》,马龙·白兰度所扮演的“教父”的主要原型便是科斯特洛,“教父”沙哑的声音就是白兰度刻意模仿科斯特洛本人的声音;本杰明·西格尔则是《教父》中拉斯维加斯赌场老板莫·格林(Moe Greene)的原型;而梅耶·兰斯基则是《教父2》中犹太黑帮大佬海门·罗斯(Hyman Roth)的原型。有没有突然觉得原来《教父》电影(小说)这么写实呀。
  接下来,我们看看科斯特洛兴衰起伏的发家和覆灭简史。

  三、靠贩制私酒起家,奠定雄厚财势。
  科斯特洛1891年1月26日出生于意大利,4岁时随母亲和哥哥乘船到纽约,与先到此的父亲团聚。科斯特洛参与黑道活动的引路人便是他的哥哥。他13岁就加入黑道组织,他常在纽约104街的街头混迹,跟他的一帮小兄弟还组成了“104街帮”;17岁时因为袭击和抢劫第一次进监狱,21岁时二进宫,26岁、27岁又接连入狱两次,27岁的这次入狱对科斯特洛来说意义重大,因为这次出狱后,他“幡然醒悟”,也可以说是忽然开窍,他清楚地意识到,仅仅依靠暴力走不远,只有会动脑子才会有出息。在他之后的黑道生涯中,他一直秉持这一观点,而且他认为,在多数情况下,暴力是不必要的,除非不得已,应避免使用暴力,即使用,也要有分寸。
  1920年1月17日凌晨0时,美国宪法第18号修正案——禁酒法案正式生效,美国进入禁酒令时期,也标志着美国黑手党大发展的黄金时期正式来临,开启了今后14年的腥风血雨。而科斯特洛也正是在这个时期内逐渐地羽翼丰满,发展壮大,成长为“黑手党首相”。
  对于禁酒令的到来,科斯特洛像每一个黑手党分子一样,看到了这其中蕴藏的巨大利益,但是他比其他任何人都提前做好了准备。
  他积极物色合作伙伴,很快找到了绰号“大比尔”的德怀尔(Big Bill Dwyer)。
  德怀尔是个情商很高的私酒贩运者,他有次在贩运私酒的路上被两个警察拦住,被勒索了2500美元(1921年的2500美元,相当于现在的3万美元左右),但后来当这两名警员因为腐败罪名被捕,德怀尔被叫到法院指证时,德怀尔拒绝指控他们。此举为德怀尔带来了“好名声”,警察们认为可以放心接受他的钱为他提供便利,极大地帮助了德怀尔此后的私酒贩运活动。
  科斯特洛与德怀尔一拍即合,科斯特洛居于幕后,德怀尔在前面站台。与德怀尔的喜欢抛头露面不同,科斯特洛深谙“人怕出名猪怕壮”的道理,他喜欢在后台运筹帷幄,指挥调度,处理棘手问题,协调各种关系,贿赂打点各色官员和各路警察。他还聘请了得力的律师,建立了“应急”机制,只要贩运私酒的卡车司机或船员被捕,律师马上会启动“应急”机制,交纳保释金、安排保释、安抚被捕人员,保证他们不会因为害怕或恐慌而泄露任何机密。如果有人被定罪,科斯特洛会照顾好他们的家人,免去他们的后顾之忧,使他们“安心”去坐牢,出来后继续为他服务,这使得很多人对他忠心不二,死心塌地跟着他干。
  从国外走私酒类占了科斯特洛私酒贩运业务的很重要一部分,但走私面对的最大障碍就是海岸警卫队的稽查。海岸警卫队的武装火力很强,而且多次与私酒贩子交火,缉拿、镇压了不少人,对科斯特洛的外酒走私打击不小。科斯特洛和德怀尔对此头痛不已,但又不能跟海岸警卫队硬干,否则吃亏的只能是自己。最后还是老办法“拿钱开路”。钱之所以在这里更管用,在于海岸警卫队的工作是个苦差事,每天风里来浪里去不说,工资又低,而且那时外酒走私太猖獗,随时可能与走私犯交火,随时都有可能性命不保,所以不是份受人待见的好工作。科斯特洛最擅长出钱笼络收买警察、官员为他办事,这次他的这一“天赋”又被发挥得淋漓尽致,海岸警卫队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警官、警员、船夫、水手等被他收买了个遍,大才派大用、小才派小用,当然用处越大,收到的钱就越多。海岸警卫队不但为科斯特洛—德怀尔集团走私外酒大开绿灯,甚至还有警员用缉私船帮他们运酒,这样就更畅通无阻了。这跟杜月笙时代的旧上海(恰好也是二三十年代)还真有点像,杜、黄、张集团(杜月笙、黄金荣、张啸林)走私鸦片到上海,货从外滩登岸后装车,一路都有军阀护卫,当然军阀跟他们都是利益共同体,正是靠着走私鸦片,为杜、黄、张带来了难以估量的财富,也使他们真正成为上海滩的三大亨。
  到了1925年的时候,科斯特洛—德怀尔私酒集团已经成为美国最大的私酒制造、走私和贩运组织,科斯特洛也赚得盆满钵满。
  而且,正是由于科斯特洛的低调,才使他免于牢狱之灾,而德怀尔则没有那么幸运了,由于他的过于招摇,所有人都知道他是私酒集团的老板(没有几个人知道科斯特洛是谁),终于在1927年1月被判入狱。

  四、正式进入黑手党,移除障碍,地位扶摇直上。
  禁酒令开始没多久,纽约的两个黑手党头目乔·马赛里亚与翁贝托·瓦伦蒂(Umberto Valenti)便打得不可开交,马赛里亚连损几员大将,急需补充力量,此时,科斯特洛和卢西亚诺便被马赛里亚吸收进入了他的组织里。
  又经过了几次缠斗,马赛里亚差点死于瓦伦蒂的暗杀中。科斯特洛和卢西亚诺便给马赛里亚出主意,让他假意与瓦伦蒂讲和,邀请瓦伦蒂一起开会,讨论停火与合作的事情,这分明就是“鸿门宴”,但是瓦伦蒂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居然同意赴宴,结果宴后被马赛里亚事先埋伏好的枪手击毙。马赛里亚从此成为纽约黑手党的“大老板”。
  在帮助马赛里亚铲除了最强劲的对手以后,科斯特洛也获得了丰厚的回报,马赛里亚同意不插手科斯特洛的私酒生意,并帮助他解决麻烦和对付竞争者;而最大的回报则是,科斯特洛被吸收成为黑手党正式成员。
  科斯特洛的力量不断发展壮大,1929年5月,科斯特洛召集召开了全美黑手党大会(又叫大西洋城会议),美国很多大城市的犯罪集团的首脑都参加了这次会议,这还是科斯特洛自掏腰包组织召开的会议,科斯特洛为会议的召开投入了25000美金(约相当于现在的34万美元)。会上,科斯特洛号召各个首领停止帮会间的斗争,建立一个全国性的黑手党辛迪加(犯罪集团),大家和气生财,把精力从帮会斗争转移到敛取财富上,各帮派间的斗争、利益纠纷、地盘划分等纷争都由“黑手党司法委员会”解决。
  面对科斯特洛、卢西亚诺等新生代黑手党分子的崛起,“大老板”马赛里亚并非完全没有警觉,但是也该他气数已尽,马赛里亚始终沉浸于他自己的自大和狂虐中,他认为他自己的帝国始终在他的掌控中;而且马赛里亚是个很固执的人,他听不进去科斯特洛、卢西亚诺关于建立由多种族共同组成的黑手党共同体的建议,他看不起犹太人、爱尔兰人,他认为黑手党就应当是由清一色的意大利人组成(尤其是西西里人);科斯特洛和卢西纳诺劝说马赛里亚摒弃帮派间的间隙,携手向钱看,但马赛里亚很难听得进去。科斯特洛、卢西亚诺眼看苦心营造的全美黑手党联盟将因为马赛里亚的存在而功亏一篑,二人当然心不甘情不愿,一个惊天行动已经在二人的谋划中成型。
  1931年4月15日,卢西亚诺邀请马赛里亚前往纽约科尼岛的一个意大利餐厅共进午餐,吃完饭两人在餐厅打牌消遣,下午15:30的时候,卢西亚诺“准时”地去了趟厕所,而此时餐厅门口也“准时”地进来了三个人,还没等马赛里亚反应过来,这三个人便朝他开了20多枪,其中有5枪击中了马赛里亚,让这位曾经躲过多次暗杀的纽约黑手党大老板终于终结了他的不死神话。
  行刑的那三个人则是在纽约黑手党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阿尔伯特·阿纳斯塔西亚(Albert Anastasia)、乔·阿多尼斯(Joe Adonis)以及本杰明·西格尔。

  五、利用积累起的财富和在黑手党中的地位,广开财路,赚钱有道。
  当科斯特洛在禁酒令时期靠着贩制私酒大发其财的时候,他就清楚地看到了禁酒令迟早会被废除,一旦被废除,这一财路马上就会被切断。能看得清楚趋势,眼光长远,这也是科斯特洛的过人之处,也是他之所以能被称为“首相”的原因之一。
  所以,他早早地就做好了准备,为自己留好了后路——赌博——便是他在禁酒令之后的又一主要财路。
  果不其然,1933年12月15日,禁酒令被废除,科斯特洛随即便投入了他的赌博事业,主要是老虎机,但是表面上是以糖果机作为掩护。他在纽约投入了超过5000台的老虎机,遍布于纽约各个角落的饭店、商店、雪茄店、文具店、糖果店、杂货店等,平均每天可以给他带来超过10万美元的收入,即使除去各种成本开支,每天也是一笔巨额的收入。
  虽然后来纽约市的市长拉瓜迪亚(Fiorello La Guardia,没错,纽约都会区三大机场之一的拉瓜迪亚机场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对科斯特洛的老虎机深恶痛绝,销毁了科斯特洛600台左右的老虎机,但科斯特洛并未因此而伤到元气,他把这些机器都搬到了路易斯安那州的新奥尔良市,与当地的官员合作,同意将赚到的钱拿出一部分用作慈善事业,从而使科斯特洛可以继续大发其财。在这里,他每个月可以挣到80万美元的利润。
  他还做合法的威士忌酒生意,他成为了苏格兰怀特雷公司在美国的独家经销者,该公司生产“国王”牌和“上议院”牌苏格兰威士忌酒。他还投资地产,在华尔街买下写字楼用于租售,总之是财源滚滚。
  其实科斯特洛较大规模的赌博组织活动在禁酒令期间就已经如火如荼地在开展了,而且大赚其财,虽然这不是科斯特洛自己搞的,但科斯特洛也是核心组织成员之一,其他的核心组织者是兰斯基和卢西亚诺。这是一种非法的数字彩票赌博,以数字号码进行打赌,每日的中彩号码都是从000到999的三位数,每六百号彩票中可有一人中奖。这种数字赌博首先在科斯特洛控制的纽约哈莱姆地区的黑人和穷人中试验,不久便风行全国。这种赌博很受底层穷人欢迎,因为每次抽彩很便宜,只需要花几分钱,但奖金却很诱惑,正好附合了穷人花小钱中大奖的白日梦心态。正因为便宜,老人小孩都可以去买,所以买的人特别多,使这个彩票赌博搞得非常成功,给科斯特洛他们赚进了好几百万美元。

  六、在政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编织了一个庞大的关系网。
  科斯特洛本人在美国政界确实是人脉丰厚,笼络了一大帮政府各级官员。他曾被卢西亚诺戏称为“全国最了不起的行贿者”。
  科斯特洛刻意耕耘着他与纽约各色罪犯、政客、商人、法官以及警察的合作关系,他把犯罪、商业和政治三者糅合,融会贯通,把玩于鼓掌之间,他被称之为黑手党与纽约坦慕尼厅(纽约市民主党的核心机构)之间的重要联系纽带。
  科斯特洛与政界的关系使得他的犯罪集团能够轻易地收买政客、法官、地方检察官、警察、市政官员等,来为他们的犯罪活动提供庇护。
  1932年当担任纽约州州长的富兰克林·D·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谋求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时,他的主要竞争对手是纽约州的前任州长阿尔·史密斯(Alfred Emanuel "Al" Smith),罗斯福要想获得提名,首先必须得到民主党纽约市代表的支持,这就必须要求助于纽约坦慕尼厅,而坦慕尼厅又在科斯特洛和卢西亚诺的操纵之下,罗斯福便与科斯特洛和卢西亚诺达成了私下里的交易,罗斯福答应不再让纽约市的法官塞缪尔·西伯里去调查科斯特洛等人的行贿行为,而科斯特洛则让他掌控下的坦慕尼厅支持罗斯福,使罗斯福如愿获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提名。
  连总统候选人的提名都能够左右,足显示出科斯特洛的能量之大。但罗斯福在成功获得提名后,马上就翻脸不认这些黑社会人物,这就像杜月笙所说的蒋介石把他当作又脏又臭的夜壶一样,需要的时候,拿来用一下,用不着的时候,就直接扔到床底下,看都不愿看一眼。
  曾有传闻,在纽约,如果想要成为一名法官,必须首先得到科斯特洛的首肯,这一说法其实是有着真实的例证的。1942年,在科斯特洛的操纵下,Michael J. Kennedy成为坦慕尼厅的领导人;1943年,又是在科斯特洛的运作下,Thomas A. Aurelio获得了纽约州最高法院的民主党提名,而当Aurelio在谋求这一提名时,甚至没有通过坦慕尼厅的领袖,而是直接去找了科斯特洛,可见“首相”不是浪得虚名。
  科斯特洛在警界也可以说是为所欲为,一个最好的例子:卢西亚诺黑手党家族下面有个执行机构,被称之为“暗杀公司”,专门执行暗杀任务,其中有个杀手叫阿贝·雷列斯,他在1940年被捕后,供出了很多秘密,把家族中的不少人送上了电椅,令卢西亚诺大为光火,而此时卢西亚诺正在监狱中,他要求科斯特洛必须尽快想办法除掉雷列斯,但雷列斯此时是警察的重点保护对象,每天有六个警察形影不离地保护他,用科斯特洛自己的话说,警察把他像诺克斯堡(美国国库黄金的存放处)的金子一样珍藏起来。但是因为科斯特洛长期补贴、贿赂警察的功夫做得足,这次又花了大价钱买通了保护雷列斯的警察,最后还是在1941年11月把雷列斯干掉了,使得卢西亚诺家族免遭灭顶之灾。

  七、“黑手党首相”的落幕。
  科斯特洛发迹之后,生活十分优越。他住在纽约曼哈顿中央公园旁的高档公寓中,出入有豪华汽车代步,衣着考究,看起来像个银行家。他喜欢穿裁剪得体的蓝色细条纹西装,皮鞋和白色衬衣都是定制的,打着颜色鲜艳的领带,他的手帕、内衣、袜子、鞋子和帽子的质量都是最上乘的,用“衣冠楚楚”来形容毫不夸张。科斯特洛每天都去刮脸、修胡子、按摩和修指甲,头发更是打理得一丝不苟。虽然他身高只有5英尺8英寸(约1.73米),但是他锐利的眼光、高厚的鹰鼻、不凡的气宇,使人怎么也无法将他与一名黑手党分子联系在一起。
  科斯特洛虽然经常出入于上流社会的场所,交往的都是一些达官显贵、社会名流,每天都是锦衣玉食,养尊处优,但是,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古惑仔》里黄秋生饰演的“大飞”跟陈浩南也说过一句话“十个古惑仔,九个衰到底”,其实黑手党成员大部分也是这种命运,不是把牢底坐穿,便是被敌人或自己人暗杀掉,能够善终的寥寥无几。这位风光无限的“黑手党首相”虽然最终是以“善终”落幕,但在他61岁至70岁之间,还是吃了不少苦头,尤其是66岁那年遭遇的暗杀,差点将科斯特洛送上天堂。
  1957年5月2日晚上11点多,科斯特洛外出赴宴归来时,在他住宅大厦的楼下,遭到杀手袭击,这是科斯特洛在家族内的竞争对手吉诺维斯派来的杀手,但是也该科斯特洛命大,这位杀手的素质实在不咋地,他在科斯特洛的背后开枪时,先喊了声“弗兰克,这是赏给你的”,引起了科斯特洛的警觉和回头,这一回头不要紧,救了他自己的命。这位杀手只开了一枪,他自以为已经将科斯特洛击毙,没有再去确认下或者再补一枪就转身逃走,但是没想到子弹只是贴着科斯特洛的头皮飞过,让他受到了点轻微的擦伤,并无大碍。
  这位菜鸟杀手虽然失手,但是并没有影响他在黑手党中的“前途”,他日后仍然受到了老板吉诺维斯的栽培和提拔,并在1985年成为了吉诺维斯家族的老板(又“历练”了28年才成为老板,看来真如冯仑所说,“伟大是熬出来的”),这位杀手就是绰号“下巴”的文森特·吉甘特(Vincent “Chin” Gigante)。吉甘特1985年“即位”后,将吉诺维斯家族发展成了当时纽约五大黑手党家族中势力最强的家族,光吉甘特本人每年就能赚到一亿美元。2005年,当77岁的吉甘特在监狱中去世时,纽约警方对他给予了“极高的评价”,称他的去世,“标志着老一代黑手党时代的结束”。
  言归正传,不光是遭遇暗杀,科斯特洛从1952年开始进入生命中的“至暗时刻”,霉运与厄运接踵而至。1952年8月,科斯特洛因之前在听证会上不配合并当庭拂袖而去,被以“蔑视法庭罪”判入狱18个月,在监狱中待了14个月后被释放;出狱后,又于1954年因逃税的罪名被判入狱5年,于1956年5月份开始服刑;1957年律师提起上诉后,他被暂时释放,旋即便遭遇了暗杀;1958年他回到监狱继续服刑,并于1961年6月被释放;出狱后的科斯特洛疾病缠身,备受心脏病、咽喉癌、胃溃疡等病痛的困扰。
  在经历了暗杀之后,科斯特洛便萌生退意,后在“黑手党委员会”(“我们的事业”的最高决策机构,由各大黑手党家族的老板组成)批准下顺利“退休”,并在出狱后过了几年养花种草的退休生活。
  1973年2月18日,82岁的科斯特洛因心脏病在医院中去世,这位黑手党的“天罡星”就此陨落。

  参考文献:
  1、《The Frank Costello Story》, Bill Brennan, Monarch Books, Inc. August, 1962.
  2、《最后的遗言——美国黑手党首领卢西亚诺的一生》,马丁·戈斯克、理查德·哈默著,北京出版社,1982年8月。
  3、《狂欢至死——美国黑手党在古巴最后的冒险》,托马斯·英格利希著,九州出版社,2014年6月。
  4、维基百科。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正江平 时间:2019-08-04 10:53:01
  更多精彩内容,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海底;ID:hmhaidi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