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秦之声

楼主:sxqslyc3012 时间:2019-09-02 15:35:38 点击:100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
  白狗儿从村子煤厂的麻将桌子上溜下来被人拉进医院不到半天,就一命呜呼;医生诊断为脑出血,且出血量太大已不可挽救。白狗儿的老婆马兰花哭了几声老汉,就抹了把泪顾不得哭了赶着办丧事。时间是大热天,死人是不能久放的,要入土为安。村上出了这样的事一般是村民组长出来主持办事。驿马村的村民组长叫白老大,他目睹了白狗儿从赌桌上溜下来的全过程,因为他当时也在打牌。白老大当仁不让,挺身而出,要马兰花赶紧给在外打工的儿子和出嫁的女儿打电话,把人往回叫,同时安排人请阴阳先生勾坟墓的穴位,寻挖掘机打墓,打电话叫唐四快把冰棺拉来,把人停放在冰棺里。还一一吩咐去磨坊磨面的,买菜的,给亲戚朋友报丧的,订吹手戏班子的。这样一一安排下来,事情看起来才有了一个眉目,白老大这才轻轻地吁出一口长气,拣了一个僻背的地方蹲下抽起烟来,心里盘算着还有啥地方没有留意到安排到。
  马兰花觉得自己的天塌了下来。她看天空,万里无云,灰灰的太阳没精打彩。她看树木,树木连成了一片淡紫色的光雾。大千世界的一切都变得面目全非失去了形状与色泽。白狗儿患高血压,一直服药治疗,从未间断。她也对老伴的身体分外关心,不敢大意。她多次劝老伴不要去麻将场合,说那里空气不好,大家都抽烟,而他又患高血压,钻在那个密闭的地方对身体不好。更不能打麻将。可白狗儿不听劝告,我行我素。这下好,把自己整个儿贴赔进去了。
  几乎从白狗儿拉进家里的那刻起,白家就乱成了一锅粥。马兰花向儿女打了电话后不到半天,在省城打工的儿子、儿媳,嫁到十几里路外的女儿、女婿,以及他们的孩子也都急急地赶了回来。他们趴在父亲的灵堂前哭了,然后就问父亲的死因。白老大向他们一一说了,说是他们的父亲在那里打麻将,谁也没有料到,他会哧溜一声溜到桌子底下。而且谁也没有料到,他从此会永远地离开人世。白老大叹气道,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你们都在外面工作,要节哀顺变。帮着把你爸的丧事料理了,办得风风光光的,也不枉你爸养育了你们一场。
  白狗儿的子女也都是听话的角儿,觉得白老大说得在理。也就掏出回来时从银行取下的钱,交给母亲。儿子是1万元。女婿是8千元。白老大说,你们都懂事,看来你爸没有白疼你们。这钱基本上够了,再加上村上行的礼,凑到一起差不多了。
  之前白老大还担心儿女们啬皮不掏钱。现在,白老大悬着的心放下了。
  但马兰花心里却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什么地方有问题。她在脑子里寻思着,却一时半会儿找不出来。后来她走出乱轰轰的屋子,来到村巷里,村巷里人迹寥寥,有几个老汉在一起神秘地说着什么,一个说,唐黑黑把人亏下了,办了一个赌场,在那里把多少人害死了。另一个接上说,可不,我数了一下,两三年时间,一共有四五个人在那里打牌时脑出血犯了溜到桌子底下把命丢了。前一个又说,我咋不明白,村委会为啥不把赌场关了去让成天害人。后一个又说,开赌场赚钱呀。炸一个10元,坐一个庄5元。一天下来要打多少盘你数得清吗?
  马兰花听到了,忽然想起,唐黑黑在白狗儿死了后到家里没有来。而村上几乎家家户户都来吊唁了。马兰花心里就有了气。
  马兰花本想去煤厂里看看唐黑黑,问他为什么不来吊唁。可马兰花却没有去。她明白自己去了问不成。吊唁一事完全是自觉自愿的行为。而且你去了怎么说呢?你说唐黑黑你为什么不来吊唁?这话说得出口吗?而且人家听了会是什么反应?会不会骂你一顿呢?
  马兰花回家给儿子说,你爸是从唐黑黑的麻将桌子上溜下去的。
  儿子有些愕然地望着母亲。我大叔说了的。儿子说。
  马兰花又说,唐黑黑的麻将馆里一片烟雾,一进去能把人呛得闭气。
  儿子说,妈,你说这话是啥意思?
  马兰花说,啥意思你难道不明白?
  儿子说,我不明白。是不是你要我去找唐黑黑,要他为父亲的死亡负责?
  马兰花说,唐黑黑难道没有责任?
  儿子说,唐黑黑的责任是什么?
  马兰花说,你爸是在吸了赌场的烟雾才导致死亡的。
  儿子说,可那里赌博的人多,人家谁也没有死亡,偏偏我爸死了,你说人家能负啥责任?
  马兰花说,这两三年在那个赌场一共有四五个人死了。他们与你爸一样,都是正打着牌,就哧溜一声从桌子边溜下去死球了。
  儿子说,妈,这话你可千万不敢在人伙里说,说出去惹事呢。
  马兰花说,可如果我们都不说,那地方还会害死人的。谁知道下一个人会是谁?
  儿子说,谁死在那里是他们的事。反正我们家再不会有人去那地方了。
  马兰花又给女婿说了此事,女婿与儿子的意见一样。
  马兰花再没有给别人说过自己心中的愤懑与疑惑。
  二
  七天后。白狗儿被安葬了。安葬时,当白狗儿的棺材下到坟墓里后,马兰花忽然大放悲声,唱起了《哭墓》:
  风凄凄路茫茫天色昏暗,
  披囚衣戴镣铐发配岭南。
  此一去关山隔音讯绝断,
  但不知我的夫(妻)今在哪边
  ……
  一村的人无不动容。大家这才记起,马兰花是一个秦腔好手。她在江湖班子唱秦腔有好些年头了,近几年只是因为白狗儿患高血压需要人照顾,她才没有唱秦腔。
  此后,村子又恢了往日的平静。马兰花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与孙子也都走了。家里就只剩下马兰花一个人了。马兰花感到了冷清,感到了寂寥。她有些不习惯。可她明白,自己以后就要以这样的日子为伴了,而这样的日子也就像打湿了的麻绳一样把她紧紧地捆缚了。
  马兰花除了每日做两顿饭吃,干干田地里一些农活外,大部分时间没有事做。没有事做,马兰花心里就想白狗儿在麻将场的突发死亡一事。越想越觉得憋曲。越想越觉得唐黑黑这人心里太黑,为了自己的发财,在那里办了一个地下赌场,害死了那么多人,可人们谁也没有站出来批评他一次,而且现在他的赌场越办规模越大了。以后会有更多的人死在那里。可谁没有看出来他赌场里的凶险与恶毒。马兰花看出了,可她一个女人却没有办法阻止人家办赌场。
  这样想了几天后,这天吃过午饭后,马兰花一个人来到村西的赌场里,那里正有一群人在赌博,屋子里烟雾腾腾,痰核遍地,空气污浊,唐黑黑看到她来了,愣了一下,赶忙说,婶子你来有事吗?旁边一个赌徒笑说,婶子是来接狗儿叔的班了,也来打麻将了。马兰花没有吭声,而是对唐黑黑说,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要与你说。
  唐黑黑看了她一眼,从旁边的椅子上跳下来,前头走出屋子。马兰花跟在后面走出去。
  离开赌场有五十米远近,唐黑黑站定说,婶子你有啥事就在这里说。说着狠狠地抽了一口烟,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他的脸上有一股猜疑与厌恶的神情。
  马兰花望着唐黑黑的黑脸,说,黑黑,白狗儿是在你的赌场走了的。
  唐黑黑说,你啥意思?
  马兰花说,有人算过帐,你这赌场里这两三年一共有四五个人死了。你知道吗?
  唐黑黑有点气愤地说,是又怎么样?难道是我害死了他们?
  马兰花说,你虽然没有害他们,但在结果上却与杀人犯没有两样。
  唐黑黑笑了,说,你要是警察,真不知道要冤死多少人。
  马兰花说,我要是警察,第一件事就是勒令你关了赌场。再不要害人性命。
  唐黑黑讥讽地说,婶子,我现在还叫你婶子。你知道我们县有多少麻将馆吗?你肯定不知道,我告诉你,3600家。整整3600家。难道你会说这些麻将馆都是害人的?
  马兰花说,全县有多少麻将馆,那不是我所关心的。我只知道你的麻将馆里近两三年有四五个人死在这里。
  唐黑黑伸出双手作被逮捕状:你到派出所告我去吧。我等着呢。
  马兰花勃然大怒,双眼圆睁,厉声说,你以为我不敢告吗?你等着!
  唐黑黑忽然打了一个冷战,脸色苍白,嘴唇哆嗦。
  三
  马兰花果然去了驿马镇派出所,派出所所长是一个中年汉子,红脸,姓郭,人们叫他郭所长。马兰花向他诉说了自己男人在煤厂赌博身亡一事。郭所长眉头皱了皱,说,你的意思是什么?马兰花用手指把额上的头发往头上掠了掠,说,那个煤厂近两三年因为赌博已经死了四五个人,都是正打着牌就顺着桌子哧溜溜下去拉到医院救不下。郭所长的眉头又皱了皱,说,赌博与死亡有直接关系吗?马兰花说,怎么没有直接关系?如果不在那里打牌,他们能死吗?我男人能死吗?郭所长笑了,说,这是哪家部门给出的结论?有权威性吗?马兰花怔住了,说不出话来。郭所长安慰她说,别再这样说了,死人的事是天天发生的,这是客观规律,不是不打牌就不会死人,这样的结论不是科学的。马兰花叫了起来,说,可是那个地方成天乌烟瘴气乌七八糟,好人在那里呆一会儿都受不住的。别说病人了。郭所长沉吟了一会儿,说,好吧,既然你说了,我们抽一个时间再去看看。以前我们也检查过那里,他们说是打着玩呢,打的是一两块的数。郭所长看着马兰花,忽然说,你是不是经常唱秦腔的那个人?马兰花说,我过去唱过秦腔,自打我男人患病后我就再没有唱过。也没有心思了。郭所长说,我就爱看你唱的《周仁回府》里的《哭墓》。马兰花想起自己在白狗儿安葬时唱秦腔的情形,眼里有泪水滚落下来。郭所长赶忙劝她节哀。他一下子转变了态度,对马兰花说,你说的事我一定过问。再不行我就罚他们款子。拘留他们。
  后来郭所长可能去了煤厂,但问题并没有解决,而是惹得唐黑黑更加在她跟前肆无忌惮地狂妄,有几次马兰花走过他身边时他竟得意洋洋地讥讽说,想把我的赌场弄日塌了,下一辈子重新投胎怕也不一定能弄成。
  马兰花听了没有吭声,却在心里与他赌上气。
  四
  马兰花来到镇政府找到彭镇长,向彭镇长诉说了驿马村煤厂开设赌场害死多人一事。彭镇长有四十多岁,长一张冬瓜脸,听了后冬瓜脸一下子扯得更长了,表情非常愤怒,拍着桌子大骂道,狗日的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开设赌场谋财害命,看我敢不敢收拾他们狗日的!他回过头对马兰花说,谢谢你提供了这么重要的情报,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的。我们要给你一个圆满的答复。
  马兰花回家了,她想这次唐黑黑的赌场怕是要关门了。但是她一连等了一个多月,唐黑黑的赌场还是如火如荼地兴盛,赌徒如云,车辆停得堵住了公路。有些卖食品烟酒的竟把摊子摆在煤厂跟前。马兰花一天去煤厂那里转悠,看到唐黑黑端了一只碗在外面买豆花脑儿,唐黑黑看见她,扬了扬手中的碗大声地说,婶子吃点豆花脑儿,马兰花狠狠瞪了一眼他,转身走了,唐黑黑在她身后说,还想到哪里告状,我在这里伺候着呢。马兰花忽然气从心中来,大吼一声唱道:
  怒气不息骂麋芳,
  奴才做事害天良;
  死去的姐姐全不念,
  也该念阿斗小儿男……
  唐黑黑吃了一惊,端着碗赶紧跑进了赌场。
  过了几天,白老大来到马兰花家里,坐下说了一阵子话后,白老大话题一转说,兰花,不要与唐黑黑较量了。马兰花说,他欺负人。白老大说,你以为煤厂的赌场是唐黑黑的?马兰花说,不是他的是谁的?白老大朝窗户外面神秘地打量了一眼,说,煤厂赌场是镇建筑公司经理唐开元的。唐黑黑不过在那里在打理一下。真正的老板是唐开元。
  马兰花一下子怔住了,半天才说,这么多人为打牌死在那里,唐开元难道良心没有发现?白老大苦笑了一下说,唐开元这人不是善茬。他用金钱开道,买了一个建筑公司经理。他当建筑公司经理把整个镇的建筑活儿垄断了,还开设了多处地下赌场,不少人在他的赌场里弄得倾家荡产。马兰花说,为什么驿马镇没有人揭发唐开元的罪恶行径呢?白老大笑着摇摇手:人家与政界警界走得近。马兰花忽然紧紧地咬着牙说,一想起白狗儿死在他的赌场里,我的心里就像有一万把刀子在扎。我饶不了他。饶不了唐黑黑。
  五
  在白狗儿三七、净七的时候,马兰花一个人都要去坟墓上坐坐,向坟墓里的白狗儿唠唠叨叨地说一些话。有时候说着说着就哭了。还有时候她会在那里大骂白狗儿是白活了一辈子人。当她从坟地里走出来的时候,驿马村的人们看她脸上的神情是平静的,没有大喜大悲的样子。
  这天,她来到县剧团,找到那位写剧本的作家,请他帮忙写几段唱词。她提了要求,要把驿马村煤厂开设赌场写进去,把唐黑黑与唐开元昧了良心只顾赚钱不顾里面人的死活也写进去。也要把近两三年那里死了四五个人也写进去。剧作家答应了,但要她保密,不要向外人说唱词是他写的。过了几天,马兰花去找他时,他已经把唱词写好了。她拿着唱词,很快就记熟了。记熟了后她找到江湖班子,要他们配乐,她清唱,并把清唱录了音。当这些工作作好后,他就开始了自己的报复与攻击。
  这天,驿马村煤厂赌场里人头攒动,忽然外面响起了秦腔清唱,只听得有人唱道:
  驿马煤厂开赌场,
  赌场老板黑心狼。
  烟山雾罩把人熏,
  两年死了四五人。
  第一个名叫白玉平,
  泥瓦匠手艺正年轻。
  第二个名叫孙子旺,
  收下辣椒卖香港。
  ……
  他们都是庄稼汉,
  只因贪财丧黄泉。
  老板不管人死活,
  贪财害命罪难饶。
  可怜天下众苍生,
  只顾金钱不顾命。
  ……
  唐黑黑跑出来了,大惊失色,厉声说,马兰花,你干什么?
  马兰花停下,说,我正唱秦腔。与你何干?
  唐黑黑说,你在这里攻击经理,你这是诽谤,你知道诽谤是犯罪吗?
  马兰花不管他,打开了录音机的按钮,又唱了起来:
  驿马煤厂开赌场,
  赌场老板黑心狼。
  ……
  马兰花的唱腔字正腔圆,声情并茂,感情丰沛,悠扬婉转,一时引得路人围得十层八层地围观。唐黑黑坐不住了,给唐开元打电话。唐开元在电话里命令他立即驱散赌场的人员,把围观的群众赶走。把马兰花也赶走。可是唐黑黑却束手无策。消息传到镇上,来人越发多了。镇政府、镇派出所也都来了领导。他们好说歹说,马兰花才起身回家。
  时间过了不到半小时,网上已经有了马兰花唱秦家的视频。视频下面还有字幕,正是那些唱词。有网民纷纷在后面跟帖,对黑心老板不顾人们死活开设赌场口诛笔伐。唐开元还没有反应过来如何应对,镇上的书记与镇长已经打电话训斥他了,说他把驿马镇安定团结的和谐秩序破坏了,要他立即制止马兰花的行为,必要时可以花些钱。唐开元打发唐黑黑与马兰花交涉,马兰花却说唱秦腔是她的爱好,谁也不能干涉。唐黑黑说,我奉经理之命与你交涉,你不要不知天高地厚。马兰花说,我就不知天高地厚。你让经理来找我。白狗儿不能白白地在他的赌场死了。这事没有完。我还要把这秦之声唱到省台上去。你信不信?
  唐黑黑告诉了唐开元。唐开元急了,来到马兰花家,提了一篮子苹果与一箱子牛奶。一进门就笑说,嫂子,老哥去了我心里十分难过。也希望你能从悲痛中走出来,来日方长,你要好好保重身体。马兰花不冷不热地说,是不是为了我唱秦腔的事?唐开元笑说,嫂子快人快语。其实你唱秦腔我不反对。但你把煤厂赌场编到里边,说我谋财害命,长了一颗狼心。这就有点过头了。我现在好坏还是经理,你让我今后在社会上怎么混?你说是不是?
  马兰花却不接他的话茬,只是说,白狗儿死在你的赌场里,他不能白死了。
  唐开元倒抽了一口冷气。
  你的意思是什么?唐开元说,
  赔他的人命价!马兰花吼道。
  唐开元说,嫂子,有这方面的先例吗?如你所说,赌场一共死了四五个人,人家有谁要求赔人命价的?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马兰花说,你要是不赔,我就天天唱秦腔。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开赌场如何谋财害命的。
  唐开元沉吟了一下,说,嫂子,你说个价,我看能不能接受。
  马兰花说,赔多少你心里没底?
  唐开元一心要马兰花说个数。但马兰花就是不说。唐开元没有办法,只得说,好啦,我给你把白哥的丧葬费负担了。这下可以了吧?
  隔了几天,唐开元拿了2万元过来,马兰花收下了。唐开元说,嫂子,你必须要保征,今后再不能唱那个秦腔了。马兰花说,看情况吧。唐开元说,这2万元你得保密。不能告诉别人。马兰花说,你得把赌场关了。唐开元苦笑道,看情况吧。
  六
  马兰花没有到到自己的坚持竟然收到了2万元,这真是飞来的横财。想到唐开元能这样做事,出手大方,自己也就不能再唱秦腔了。更不能唱编的那段秦腔了。果然有一个多月,马兰花没有再唱那个秦腔,就是有人家过事时要求她唱,她也不唱那段了。她唱秦腔得到2万元的事不知怎么传了出去,几乎一个驿马镇的的人都知道她的事。有人说起话了就会说,啥事只要干精了,都能挣下钱。也有人说,没有想到唱秦腔能挣大钱。我们干一年小工才挣多少啊!村上有人对马兰花说,你参加秦之声大赛去,说不定能拿一个大奖的。马兰花心动了,与白老大商量,白老大抽着烟,扑哧扑哧地响,鼓励她去报名,白老大说,你有条件,唱腔瓷实得很。没有麻达。你去唱吧。马兰花说,可去省上报名,来来回回的,要坐车住宿的,没有钱啊。白老大说,唐开元不是给了你2万元吗?马兰花说,唉唉,儿子在省城买房,把钱给了儿子买了房了。手头没有钱。白老大用手在快要秃了的头顶上抚摸着,说,要不给唐黑黑唐开元再说说,你就说去省城报名参加秦之声大赛了。要他赞助一下。马兰花说,万一人家不同意呢?白老大说,你可能不知道,前几日,他的赌场又死了一个赌徒,脑溢血。马兰花大吃一惊,说,狗日的唐开元还没有收手啊!还在哪里害人呀!白老大说,他要是不赞助,你就说在秦之声参赛时唱那段秦腔。马兰花犹豫地说,这是不是敲诈?白狗儿说,哪里的事。不算。他开设赌场本身违法,你这样做是救他帮他。
  犹豫了几天,马兰花鼓起勇气去找唐黑黑。唐黑黑一见马兰花来,眉头一拧,说,你又有啥事?唐黑黑以为马兰花是为前几天死的那人来的。心里就没有好气。那个人本身是高血压,他死在这里不怪我。只怪他命尽了。马兰花说,不管你说得多么天花乱坠,他是死在你这里了,不是死大街上,对吧?唐黑黑说,死在我这里又怎么了?与你有关系吗?马兰花一下子忘掉了自己来是干什么的。她脑子里只是想着死在赌场上那个人。她忽然明白,要是这个赌场不关停了,以后还不定有多少人会死在这里。她气愤地说,每一个死在这里的人与我都有关系。唐黑黑说,与你有什么关系?马兰花说,他们会在死后骂我没有再唱秦腔,骂我没有把这害人的赌场关闭了。我的老汉也会骂我。我现在告诉你,省电视台秦腔大赛秦之声报名呢。我要报名参赛。我要在电视上唱那段秦腔。我说到做到。你等着。
  唐黑黑一下子愣住了。后来他说,好吧,我给经理说说。你先等等。过了一天,唐黑黑来到马兰花家里,对她说,经理说了,你参赛也是为了赚钱,他给你一万元,你甭参赛了。行不行?
  马兰花心想,只要你给,我就要。我拿了钱去参赛,你还能把我怎么样?他答应了唐开元提出的要求,唐黑黑给了她1万元。这次,唐黑黑要她打了收到条。
  过了三天,镇派出所的几名干警来到马兰花家里,拘捕了她,罪名是敲诈勒索。又过了一个多月,县法院判决马兰花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两年。
  马兰花此后再也没有唱秦腔。而驿马村煤厂里的赌场还在热火朝天地开办着。虽然那里时不时地有人死在赌场里,但却丝毫没有影响赌场里的生意。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