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不常在(希涛受伤)

楼主:恋清晨2019 时间:2019-09-05 09:44:12 点击:5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和希悦上了摩天轮,摩天轮慢慢的转动,希悦躺在我的怀里,眨巴大眼睛看着我:“生哥,你喜欢我吗?”
  我看着希悦,使劲的点点头:“我喜欢你。”
  “那你就做我男朋友,永远都不要离开我好吗?”喜悦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我都能听到我自己的心跳声了。
  可能也是青春年少对爱情的的向往,那个时候的爱情真的很简单,哪怕是最简单的一个动作,一句话,都能看出你对她无微不至的爱:“好,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的。”
  摩天轮升到最高的时候,看到了好远的地方,有农田庄家,有高楼大厦,有山河湖泊,我发誓,这辈子就只爱我眼前的这个女人,一辈子。
  到了傍晚的时候,我们也该回去了,我拉着希悦的手,和很多小情侣一样,走到哪里都很开心,生怕别人不知道我有女朋友了,希悦也总是嘻哈哈的笑我,说我是傻蛋。我不以为然,因为我也会习惯性的叫她笨蛋。
  走到电动车旁边,发现后车轮没气了,也不知道被哪个缺德的二百五给我扎好几个洞,我就和希悦两个人推着电动车,推了好远的路才到一家修理电动车的摊位,也是有点晚了,人家都准备收摊了,还是求着人家多给了十块钱,人家才帮我们补好轮胎,这个时候天已经有点暗了。
  我开着电动车,马力达到了最快的速度,沿着颠簸的小路往前开着,希悦在后座抱着我,兴奋的时候我会对着天空大喊:“希悦,我爱你,我这一辈子都要爱你!不管地老天荒,你在哪,我就在哪!”路边的路人也都会异样的看着我两,希悦害羞的拍打我的后背,骂我傻蛋。
  晚上要到店里的时候,我也没进去,把希悦送到门口的时候就让她进去了,希悦下车后还是依依不舍抱着我,说不想和我分开,我哄了半天才把希悦哄好,希悦走的时候偷偷的亲了我一下,然后很害羞的跑回了店里,我心里不知道有多乐了。
  由于昨晚没回去,路上我一直都在想着以什么样的借口忽悠我爸妈,也不知道家里两个会不会给我来个混合双打。提心吊胆的开着电动车到了家门口,我蹲在大门外往里看了半天,心想这个时候这老爷子不应该在乘凉吗,人怎么不在了,却不知,后面一只拖鞋已经在我的后脑门徘徊了好一会:“你小子是不是在找这个!”
  我还以为是谁呢!第一下还没注意,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老爷子一拖鞋就飞到我的脑门上了,说完又拿另一只脚上的鞋。
  我跑回家,躲在了桌子后面:“妈,妈~你看,老家伙要杀我了!你快来。”
  我妈从房间里走出来:“别,你别拿鞋。”
  我看着我妈妈:“还是我妈好。”随后,又对着我爸开口:“我难道不是你亲生的啊!”
  紧着我妈又说:“来,你拿这个,拖鞋打了不疼,不长记性!”说完我妈拿起一旁的鸡毛掸子。
  “我的天啊!你们两个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爹亲妈啊!”随后,就是压倒性的两个打一个~
  第二天早上出门的时候,老爷子端着水杯,看着电视,也没看我,临走的时候,我妈叫我去房里,又给了我一些零花钱,感叹昨天一顿没白挨。
  “生儿,要是干活辛苦的话就回来休息,咱也不差那几个钱,知道吗?”妈妈慈爱的看着我,摸了摸我的头。
  我爸这个时候不乐意了说:“辛苦什么?我有他大这那会,挣工分比谁不拿的多?你就是对他要求太宽松了,男子汉大丈夫,现在不吃苦,什么时候吃苦?不吃苦以后怎么养家糊口?”
  我对着我爸做了个鬼脸,一溜烟跑到了家门口,说:“妈妈再见,老家伙再见!”
  还没说完,我爸又把拖鞋甩了出来!吓得我赶紧撒腿就跑。
  在路上我买了三个鸡蛋饼,三盒豆浆,外加三个卤蛋!把剩下的钱揣进兜里,哼着小曲就去了店里,我到店里的时候阿涛还没起,悦也刚起准备做早餐,我把悦拉到一边,把早餐递给悦,然后又把兜里的钱全部塞给了悦:“悦,以后你想吃啥,自己买,以后我有啥好东西,都给你!”
  悦小手敲打我的脑袋:“傻蛋,这钱我不要,你自己出去也要花钱,再说我可不想花你的钱,我自己也有工资的啊!”
  “那这样,我们两一人一半。”说完我就把钱分了一半塞给悦:“这可不许拒绝了,以后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王生今后一定会让你过上富足的生活。”
  刚说完,一盆冷水就泼到我的头上,我一下就火了!
  阿涛嘴里叼着烟,伸手指着我:“兔崽子,昨天勾搭我妹,今早还没完了是吗?”
  我还没说呢,悦拿起扫把就往阿涛身上拍。
  “你这丫头,胳膊肘往外拐是吧,你还知道我是谁啊?”阿涛一边跑悦一边追:“以后不许再欺负生哥了!”
  “cao,你还是不是希家的人了,这还没嫁出去!就向着那个小子了!”阿涛跑了出去,悦就站在门口,两手叉腰:“希涛,你今天就别进来!”
  我站在门口,看着阿涛吃瘪的表情,顿时就笑出了声。
  阿涛鄙视的看着我,对我竖起了中指,我也不甘示弱,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冲他竖起了中指。
  这个时候,一辆奥迪A6l开到了店门口,我们也不闹了,知道这是老板的车,老板叫东子,他从车里下来,带着一副眼镜,手里夹着一个公文包,后面还有两个人,看上去很粗壮,膀子上还露出不少纹身,和老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老板看到我们笑呵呵的走过来:“早上好呀!”
  我们三个也异口同声回道:“老板早上好。”
  随后我们一行人走到店里的办公室,老板放下包,先是看了看最近的营业情况,然后又问了问简单的琐事,临走的时候,又把我和阿涛叫到了他的车上,问了上次花雀来闹事的事情,我们和老板讲了是秋哥来给我们平事的,老板让我们最近小心点,没事不要乱跑,待在店里不要惹事,这让我和阿涛都很莫名其妙,最后老板又私下给阿涛交代了一些事情,然后给了阿涛五百块钱,说是给我们买点水果,阿涛也没客气就收下了。
  老板走后,我看到阿涛的表情有一丝的木讷,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一会之后他才回过神来,我问他想什么呢!他也没有回答我,然后就把500块钱,分给我200,说这个钱就不买水果,他留下300,他和悦一人150。
  我也没问他,我把钱塞到他手里:“咱们兄弟都不要客气了,知道你家里情况,钱你留下,买点吃的带给阿姨,就当我的一份心意。”阿涛也没有和我客气,还想推脱,被我拦了回去,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了句‘谢谢’。
  八月上旬,天气很热,一直到中午我们午休后,也没看到阿涛的身影,我还纳闷阿涛干嘛去了,问了悦,悦也不知道。
  一直到晚上,我们才看到阿涛回来,衣服上有点灰,还有破了地方。
  我拉住阿涛的胳膊:“阿涛你干嘛去了!这一天的都没怎么看到你人!”
  阿涛皱了一下眉头,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我一扯阿涛的衣服,阿涛肩膀的位置用破损的衣服包着,即使这样,还是能看出不少血迹。
  悦这个时候也正好端着切好的西瓜,咣~的一声,手上的果盘也摔碎了,西瓜掉了一地,我这才回头看到阿涛的后背全部 是血。我一背阿涛,“走,去医院!”
  阿涛拉着我,很是虚弱:“不要去,伤口不大,吊点水应该没事,就是些皮外伤。”
  悦这个时候已经哭成泪人了,我扶着阿涛的手也有好多血,“你这样下去怎么行?这个样子再不去医院,你会失血过多而死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