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嘉莹女士之学术成就及其定位

楼主:于成我 时间:2019-09-12 10:35:35 点击:66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随着2019年教师节的来临,围绕叶嘉莹女士的讯息又多了起来,动静是一年比一年大。仔细探究其经历,应该说是令人敬佩的,其对于文化教育事业的贡献也是很大的,此乃为学者、为师者之本行本分,本来也不需要特别地崇奖,因为做此类贡献的人很多,类似成就的也不少。叶氏的各种荣誉加身,基本上是从2012年成为中央文史馆馆员之后步入了快车道。这种情况我们只能说,幸亏老人家活得长久。但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即使年岁如此高者,此前也不足以达到活得晚年如此多的荣誉的地步,因为此前的人生里程是以其学术为根本的,学术是一切荣誉的根本来源,而叶氏的学术却还不足以获得这些荣誉。这些现实内容,殊堪耐人寻味。笔者注意到,叶氏曾经有过上书教育部长要回国教书和上书总XX倡导幼少年学习诵读诗词以提高国民素质的经历,这种事情已经超出了学者个人能力的范围,但为叶氏晚年获得很多累积性的荣誉提供了一个解释的角度。此外,叶氏一生立足于名校从事教育,以南开大学为平台和国外的教育经历,编织出的平台、圈子和人脉资源是非常可观的。但最重要的就是人活得久,于是在社会外界的“努力”下,各种荣誉就纷至沓来,而叶氏只有享受的份了。可惜的是,参选2018年度感动中国,却仅能成为候选人(这真是有意思),于是候选人也成为了一种荣誉被大书特书。不过不要紧,笔者可以断定,只要其或外界方面努力争取继续申报,完全有可能最终荣膺某年度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殊荣。

  以上不过交代了本文所要说明问题的背景讯息,而接下来笔者所要说明的是叶氏一生的三大成就,到底情形如何,因为非专业的社会大众,对此是不明就里的。下面分而简单述之。

  第一个方面的成就:教书育人。这种成就的人在教育界很多,因此并无特别特殊之处,况且在学术方面,叶氏并无特别出众之弟子,更看不到有弟子青出于蓝的迹象,因此这一方面的成就可以不计。

  第二个方面的成就:诗词创作。叶氏的诗词创作跟古人就不必比了,我们将其放在20实际以后的现当代诗词领域,则其词从思想内容上缺乏忧国忧民的博大情怀和实质性内容,对于个体的生命存在的忧患之表述也不够深刻,远远不如王国维、陈寅恪、聂绀弩等大家,才情风貌基本上是拟古一派,从才情风貌上来说水平、功力、境界、神味等均不如网络诗词的高手(这样说吧,网络诗词排名的话,叶氏的诗词成就是排不进前20名的性质)。叶氏的创作停止得较早,这是不小的一个原因。

  第三个方面的成就:诗词及理论研究。这实际上是两个方面,再分而述之。首先说诗词理论或文学理论方面,叶氏之所为乃是理论研究而非理论创造,仅此性质即已明其所作为乃是第二流而非第一流。其次看其学术研究。叶氏文集煌煌二十余卷,但精华仍然是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那套十卷本文集。客观地讲,叶氏的诗词研究很有特色,堪为20世纪以后诗词研究的一大家,但大师是肯定达不到的,因为要达到大师的境界,主体必须要有充沛、丰盈、浩荡、磅礴的精神性,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傅斯年、鲁迅、梁漱溟、钱穆等人被成为大师,正是根本由于此之故。叶氏学术,则根本没有此种精神性的质素,更形成不了恢弘博大的境界,只是具有女性学术的本色特点:幽微纤丽,特别精于细小的经营,但毕竟有嫌小气。叶氏著作之中,最有学术分量的是《王国维及其文学批评》,但这是研究王国维的,就是上述所论理论研究永远比不上理论创造的根本原因,研究得再好,那也与王国维本人的理论相去甚远,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因此大师不大师,跟王国维一比就知道,更何况奠定王国维大师地位的,乃更是其文学、理论创造之外的那些学术。钱钟书说王国维跟杜甫相比是一个“小的大诗人”,但叶嘉莹跟上述大师相比,那是“小的大师”也谈不上的。其次,《迦陵论词丛稿》一书也不错,但这是论文集,已经无法与专著相比了。其他著作多有普及性的学术的性质,也在同类学术成果中算不上最出色。像《杜甫<秋兴八首>集说》一书,那基本上就是有关《秋兴八首》的资料集,甚至没有什么研究的思路在里面,笔者就曾经想根本其所搜罗的资料撰写一部有关《秋兴八首》的专著。

  上述三个方面的成就的分析,已经足以见出叶氏的情况到底如何了。从总体上来看,叶氏在主体的创作和研究方面,都不曾对于前人有根本的创新创造,这是其基本性质。有些人认为一个老太太活这么大年龄做了这么多事情,德高望重桃李众多,你咋这么较真呢?对的,这些笔者都不否认,但该较真的是一定要较真的,因为学术的根本精神就是较真。笔者在昨天《王国维先生这个官迷》一文中说道:

  真正的学者,是从来要排除掉一切不利于学术的因素,而始终以学术为中心的,包括对于世俗功利的尤其是冠冕堂皇的世俗功利的拒斥或保持一定的距离。由于某女士学术寻常,却因为种种因素(如平台、圈子等)而不断累积世俗的功利,引起了笔者的极大反感。今天的人,真是名誉荣誉不嫌多不嫌大啊,以至于民族脊梁之类成为笑谈,一个获得了影响世界华人大奖终身成就奖的人,却未能获选感动中国年度人物。这其中的名利争夺,仔细研究了就不免让人呵呵不止。此类事情,具体不再多说。今天的学术界中人,唯名号是图,唯平台、圈子、关系是攘,丑态横行,致命伤是学术太差,根本原因是只图利益而利用了学术。让我们看看复北书院顾问王国维先生是怎么防止成为官迷的:
  在1917年至1922年,复北书院候补顾问、时任北京大学校长的蔡元培先生,数度邀请王国维先生到北大任教,均被拒绝,后来才答应担任了通讯导师。1924年又欲聘任为北大国学研究所主任,又不客气地拒绝了。北京大学伤不起啊,有木有?但这还不止,后来清华大学要成立国学研究院,欲聘任王国维先生为院长——多么显赫的学术官位,放在今天不知多少人要去抢——对不起,照样拒绝!清华大学也伤不起,有木有?但清华大学毕竟是有办法的,胡适通过溥仪给老王先生下了一道诏书,这才答应担任教授,院长之类仍然扔到一边去!

  老王先生为何如此呢?一个根本原因就是:学术是人类文明顶尖的事业,授课教学生是要影响自己的时间精力,即影响自己从事学术的时间和精力的,就是这么简单!而古今那些教师呢,从孔子到今天,一直都以桃李满天下为荣,人多力量大,但教师失去了学术这个根本大法器,人再多顶球用?所以中国历代缺乏顶尖人才,在人类文明的发展史上缺乏专业维度上的尖端,造成了今天的钱学森之问——其实何须老钱问,这个问题一直有人问,直到老钱问才貌似成为一个问题,这本身就是一个莫大的问题!

  现在好了,某女士活得长,各种荣誉名誉一堆,开个会还各种政要的贺信——然而,这些贺信是怎么来的呢?想想就有意思。好场面的中国人,简直官迷到不行不行的。老王先生拒绝成为官迷,简直讽刺今人太多太多。至于某女士的学术,离王国维、陈寅恪甚远就不说了,任何一个民国时期的大师,都比她牛太多。我偷偷告诉你:没有精神的学术,只是一堆学问而已!

  在上文中,笔者已经把相关的观点表述得差不多了。在传媒狂欢化的年代,不要以为人都是糊涂的。今天,笔者又作了一首《有感》,作为本文的结尾吧:

  假如王国维评上了最美教师
  假如陈寅恪感动了中国
  假如傅斯年活到一百岁
  ——对不起
  那画面太美,不忍直视

  今天,众多的大学教师尤其是文科教师尤其是青年教师奋斗在科研量化的生存线上,生存压力巨大,学术界充斥着各种以捧场或借助优良的传媒、平台为自己谋取最大利益的可耻行为,从而导致中国学术没有本质的进步——比如笔者从事的文论研究领域,从20世纪以来中国学者一直跟在西方文论的屁股后面而邯郸学步,丧失了自己的话语权,患上了深重的“失语症”——而我们还陶醉在最美教师、感动中国之类的虚假荣誉里而贪婪无止境,不知为青年学者、真正的卓异之士大提供更好的生存条件,那即使有再多的叶嘉莹,又有什么呢?!

  2019.9.12于沧海作于独与天地精神往来斋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于成我 时间:2019-09-12 10:48:28
  shafa
楼主于成我 时间:2019-09-12 11:03:53
  即使年岁如此高者,此前也不足以达到活得晚年如此多的荣誉的地步
  活得更正为:获得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