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 当临时教师

楼主:四都中学 时间:2019-09-17 09:04:28 点击:4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天晚上,布鲁克和拖拉机手咋卡的父亲伊凡老教师到花的小屋,他们想请蛋蛋到小学支教,当体育、音乐、美术老师。他们知道蛋蛋的现在的处境,待在这个偏僻的山村里更安全,而刚好学校的老师又缺,尤其是体音美劳。
  蛋蛋不敢答应,支教可不是一天两天的,至少得坚持一个学期。花儿在外头,他在这儿呆一个学期,这不是牛郎织女吗?很难想象会发生什么事。
  学校的事也是村里的事,这个最高学府一向缺老师,也一直是村里头最头疼的事。布鲁克校长有个方案是想请镇里的退休教师到这里来支教,对外的宣传是“就当是养老”,忙了半年,只忽悠来了镇中学一个叫王继红的退休老头,效果不明显,孩子们不喜欢爷爷辈的老师。
  关键还是山路和资金出的问题。山路这么绕,是人都晕车。其次是得给支教老师报销来往的差旅费吧。没钱,镇里县里的财政只支持聘请退休教师,不支持差旅费这一块,这块得学校自己解决。周围的三个村子都穷,几个老师的一整年差旅费负担也是很大的一笔开支,让贫穷的村委会负责是一个问题。
  还是校长会忽悠,他说也就期末这些天,一个月不到,先干着,就当体验生活。体音美劳这几个副科对农村小学来说也不是很重要,影响也有限,但对一个学生的全面发展还是很重要的。
  也就剩十来天,蛋蛋答应了。他有个习惯,别人的请求尽量满足,实在做不到,意思意思比没有好。
  义务老师也不是白当的,学校缺少体育设备,他得给补上,不然怎么上体育课?学校的学生少,但至少也得整半个篮球场,得有个篮球架呀。他到阿里山镇的铁匠铺订制一个,土的,不贵,300元就能解决,不过尺寸、高度得他这个专业人士把把关。这钱得找爷爷出,他有钱,这次出门,格木家具都出手了,他至少能挣几万元,这个老头,他不知他的脑袋怎么那么精明,也许是走南闯北练出来的眼界和胆识吧。
  6月18日早上,星期六,乡村的赶圩日,蛋蛋和护林员佐玛尼坐着咋卡的拖拉机到了镇里,他准备找劳动广场边的劳动路一家铁匠铺定制篮球架。当然,钱得他自己掏,学校穷的,他怎么好意思向校长要钱呢?
  佐玛尼.孙是个三十出头的女汉子,粗粗壮壮,像个男人,是护理员中唯一的女巡山队员,她的老公是村里的唯一的拖拉机手咋卡,两人是村里少数的、没有外出打工的青年人。咋卡的运输事业搞得还不错,有声有色的。在阿里山可不仅仅只有香林村这个村子,还有祝山村、后埔村这两个村子,原先的马帮已经瓦解消亡,搞运输的也只有咋卡这一家,就茶叶运输业务也够他忙的。

  劳动广场的西面就是浊水溪。蛋蛋寄读初中那会儿经常带着小雪来这里捉鱼,小溪里有很多的河蚬、螺丝、鳅头鱼,溪岸被水浪冲击的鹅卵石形成了一条灰色的曲岸,抓到的鱼就放在岸边挖出的水坑里。
  过了浊水溪上的老桥,那头的和缓山坡上就是家畜市场,交易牛羊为主。鸵鸟龙已经越来越少了,只有山民还拿它当坐骑。北面,劳动路是条新街,一排整齐的三层骑楼店铺;南面是老街,茶马古道从老街穿过,老街和新街的交叉道口接着新桥,阿里山行宫像海市蜃楼地出现在浊水溪另一侧的山坡上。
  赶圩的日子,阿里山镇区比平日里热闹了许多。在劳动广场以及附近的空地上,临时出现了多个专业的交易市场。广场外延,像八爪鱼似的,伸出很多触手:桥头边有卖吃的摊贩;广场东面的山坡上,那是专门的牲畜交易市场;广场内部,横着许多条地摊,那是土特产市场,山里来的人,一张塑料布铺开,摆上山货就算是占着一个摊位了;劳动路的商家,门口都打着广告的横幅或者气球,他们兜售的是日用百货和轻工业品。胜男家也是,打折的广告横幅。劳动路南面的茶马古道的老街也热闹起来,街头牌坊上面都绑上红色的丝巾做成的花,门柱子绕上了彩灯,三米宽的小街两头最多的是茶叶批发店。
  有阿里山行宫和彩红峡谷在这儿,阿里山再怎么偏僻,还是有些生意可做的。
  山坡上,稀疏的相思树林子里的牲畜市场,只有真正需要的人才会去,因此反而显得安静很多,毕竟鸵鸟龙、牛羊的叫声比人的喊声少得多。广场周边才热闹,人很多,声音很嘈杂,货品丰富,山货的摊位人最大,大家都知道山里人没有好东西,是不会千里迢迢到这里来摆摊的,因为还不够路费。山货很快卖完,山里人就成了买家,他们需要采购农具、孩子的衣物等,那些大帐篷是他们最喜欢逛的地方。近年来,山货越来越值钱,一张山羊皮可以换来几件小孩子的新衣服或者几样农具。夏季的农忙要开始了,春耕用坏了的农具也急需更新或修补。
  劳动广场只是个广场,不是商业街市。这样的市场叫圩场,人们来这里交易叫赶圩,也叫赶集。圩是长期约俗成、定期在某地集中交易的一种简单市场。在偏僻落后的地方才有,一般的周末时间,两天,周六会更热闹些,周日,人都消了大半。如果碰上中秋节等节日,那么圩自然就增加,节日越大,持续的时间越久,比如端午节,加上高山茶交易会,能持续一个礼拜,劳动广场还会增加了很多民间娱乐节目,比如:赛鸵鸟龙;攻炮城等。
  铁匠铺的店主是个中年人,四十来岁的样子,黑黑壮壮。听说是给香林小学订制的,店主很有爱心,没有还价,还只要成本价,他说学校的事是公家的事,自己出不了这份钱,出力还是可以的。一个早上,几根铁管就按照蛋蛋所需要的尺寸切割好,下个圩日就可以到学校里现场焊接、组装。
  下午回去的时候,初二学生的表妹小雪想跟着蛋蛋一块儿到阿里山玩。小姨胜男不同意了,期末考快到了,应该努力,她托蛋蛋带给布鲁克一些东西。一大纸袋的包子,还买了几条鱼,一锅做好的猪蹄。往常也这样,胜男时常托咋卡送东西给布鲁克,山里头没多少吃的,尤其是鱼,潘波银花家的冷水鱼三年也就长三斤。这次胜男托送的是魟鱼和鲳鱼。近年来,特区一直在大力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公路和铁路,偏僻的阿里山镇区也连上了21号国道,交通方便,很多鱼贩子就进来做生意。以此相关的是鸵鸟龙运输帮没落,赶圩日的鸵鸟龙交易集市也跟着没落了。

  到了下个礼拜,咋卡就把篮球架载回来了,蛋蛋接上篮球板就成了。篮球架弄好,乒乓球桌用门板搭一搭,麻麻乎乎啦。一下子,孩子们能玩的地方多了,一下课,教室外顿时热闹起来。低年级的学生只为了抱着篮球乱跑,不让高年级的好好投篮。争执不小!不过每个年段只有一个班,每班只有十来个人,矛盾有限。

  刚开始,两个新来的女教师对蛋蛋有点害怕,毕竟这人是罪犯,不过见孩子们那么喜欢他,不称他老师,反而阿蛋哥哥阿蛋哥哥不停地叫,她们戒备心自然少了些。相处一个礼拜后,她们感觉这人挺可爱的,不论是长相或者心性都跟这里的红桧似的。两个年轻女教师很快也就跟蛋蛋玩到了一起,一起投个篮球,一起打一场乒乓球,一起嗨歌,一起泡温泉。她们的生活跟孩子们一样,因为蛋蛋而热闹起来,不再显得那么无趣。
  老鬼头来看看蛋蛋当老师的样子。观察了几天后,他还比较满意。
  上美术课的时候,他跟孩子们一起把一个年轻的女老师的肖像变成老头子,把另一个变成虬髯大汉,玩得不亦乐乎,嘻嘻哈哈的。上音乐课的时候,他教孩子用两个塑料杯倒扣着敲击桌面,敲击随着播放的音乐的节奏,很有层次感,变化的花样还挺多,挺好玩的,孩子们学得特别认真,课后也特别兴奋,围着他不肯散去。
  在笛子、钢琴、打鼓三个方向上,也许蛋蛋最拿手的还是打鼓,他对音响的效果特别有感觉,甚至,他还自己制作了很多独特的敲击乐器,比如:用两个椰子壳模仿马蹄声;用装满洗过的沙子的、摇晃的竹筒模拟人们走在秋天枯叶上的脚步声;用纺织品的摩擦声模仿清风吹过树林的沙沙声等等。他经常走在林子里,对自然界声音的感觉很不一般,有天分。
  老鬼头到校长室坐坐,笑着地对布鲁克说蛋蛋也就是个大孩子呀!
  是呀,二十出头的男人,不管心智如何成熟,毕竟还没真正长大呀!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