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薄命人:舞一把锋利的刀,喝一壶滚烫的酒!

楼主:握剑人 时间:2019-09-22 20:52:02 点击:272 回复:2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江湖薄命人:舞一把锋利的刀,喝一壶滚烫的酒!》


  我喜欢金庸的侠之大者,也喜欢古龙的浪子无根;

  有时候我想,要是总管的雪中是我写的该多好!

  我想写一个浩瀚的江湖,可一没笔力、二没时间,所以我只能写浩瀚江湖里的个体。

  每个个体都是一段独立的故事。他们中有大侠、有盗贼;有贞妇、有荡女;有志大才疏的逐名之徒、有才华倾盖的淡然之士;有卑劣无耻却万人敬仰的小人、有怀瑾握瑜却世人口诛的英雄;总之,他们可能是任何一个人。

  好了,闲言不赘,就请大家看第一个故事吧。

  但愿我的文字可以不辜负你的时间。

打赏

4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握剑人 时间:2019-09-22 21:08:19
  《这座城吃了他的破天弓》

  吴二两曾经有个很威风的名字。吴破天!那是他20岁初来武帝城时,在我的小酒馆打尖时告诉我的。

  “老小二吆,你真是个死脑筋哦,不就是两钱银子嘛,我吴破天今天把话撂这里,等我一年,还你两百两......黄金。”

  他希望能用他腰间那个烙着云纹的铁弹弓,打破卫天鹏的头,最不济也得打破他的屁股。他觉得卫天鹏的屁股在那把椅子上坐得已实在太久;他觉得这个江湖已老迈到亟需一把可以摧枯拉朽的手!

  铁弹弓名为破天弓,是吴破天还不叫吴破天的19岁那年,赢了师门弹簧派的年度比武,掌门人鉫芯子亲手赠给他的。那一天,掌门人鉫芯子语重心长地说:“望你莫要辱没了破天弓,吴大牛。”


  “老掌柜,给。”

  “什么?”

  “两百两黄金。”

  “太多,你只欠我两钱。”

  “呵呵。”

  30岁的吴二两已没了初来武帝城的棱角,插在腰间的铁弹弓也已没了云纹。这已不是那个用塞外寒英铸成的破天弓。这不过是个用粗铁打成的普通铁弹弓。

  我翻出账簿勾掉吴破天两钱银子的账单:“客官,这是您的找零,共计一两八钱。”

  吴二两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将找零拿回:“呵呵。”

  “烫一壶忘忧。”吴二两将两钱银子放到柜台。

  “好嘞。”我将两钱银子放进抽屉。
楼主握剑人 时间:2019-09-22 21:09:36

  20岁的吴破天在我的小酒馆喝了顿霸王酒之后,就直奔武林盟。

  对于他的破天之路,吴破天已有了理性而务实的计划。他想,在打破卫天鹏的脑袋之前,他需要在武林盟谋个职位。毕竟他的肚皮不能像鱼儿一样喝水就饱。想到这儿,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藏在心口处、师门弹簧派开的介绍信。

  在一个没有风的午后,金色的阳光慵懒地洒在武林盟演武场上,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武师,就像平地惊雷般崛起,不但打赢了盟主卫天鹏,还打破了他的脑袋,那绝对是可以写入武林史的传奇。哈哈哈!想到这儿,吴破天畅快地笑了。胸腔里灌下的二两黄汤得到了充分发酵,化作好男儿当执三尺剑的豪气。

  吴破天花儿般的迷之笑脸是在半刻钟后消失的。他将师门弹簧派开的介绍信交给武林盟看门王大爷,王大爷真挚而严肃的向他表示了胸中的疑惑:“啥,蛋黄也有派?”这句话对他产生了很深的精神伤害,很多很多年之后,十响破天吴大牛,还清楚的记得王大爷那缺了半角的门牙。

  一番理论无果后,吴破天决定靠武力强闯武林盟。功大欺理,这本身就是个以武为尊的世界!等到武林盟那帮老家伙看到他一身武功后,就会求着他留在武林盟了。虽然这样可能会伤害到王大爷脆弱的自尊心,不过那也是莫可奈何的了。顶多等他进入武林盟后,随便给上面说句话,给王大爷调一个比较舒服的岗位,权当赔今日唐突之罪了。

  等到吴破天发现自己在王大爷手上走不了3个回合之后,他不得不改换新的战略。他决定在武林盟门口站个地老天荒,靠真诚和毅力感动里面的那帮老家伙。他就不信,这诺大的武林盟,就没有一双能够慧眼识英的眼睛。

  吴破天闻着炙烈的阳光在他身上烤糊的味道,笔直地站在武林盟门口。他本来是想跪的,不过又觉得那会折了他好男儿的志气,最后还是决定站着。老夫当避路,让他出一头地。他在执拗地等待着属于他的欧阳正公。

  吴破天在武林盟门口连续站了10个3天,直到隔壁街上的酒楼招聘到了全职的刷碗工!

  到武帝城的一个月之后,吴破天才正式考虑起他个体的生存问题。他决定将理性而务实的破天之路,走得更理性而务实一点。他需要找份工作,找份和武功有关的工作。他的那双手可以砍人,也可以被砍,但已绝不能再刷碗。
楼主握剑人 时间:2019-09-22 21:11:01

  原来,在武帝城,在这天下武林之都,一份普通的武师工作,也并没有那么好找。武帝城只认七派八门十三帮,三岛九教二五会,另外还有四大世家。

  那个看门的王大爷,人家还是华山正宗出身呢。他的师门弹簧派,不过就是长白山下教猎户打猎功夫的小帮会,别说和这些大门大派争长短,就连在人家荫庇下挂个18级单位都没戏。确切地说,在吴破天3个月的找工作历程中,他被问得更多的是:“啥,蛋黄也有派?”

  不过,在他到达武帝城的第5个月,他还是成功地找到了和武功有关的工作,在城西陈百万府上做护院。陈百万是裁缝出身,武帝城十分之一的服装生意都是他在做。 据说,就连武林盟的制服订做都找他。这是吴破天选择去他那儿的主要原因,曲线也可以救国嘛。

  另外还有一个不太重要的原因,陈百万膝下还有个小女儿陈紫霞。陈小姐年方二八,是上了悼红公子胭脂评的美人儿。武林中评判一个英雄的标准,除了他的刀剑是否锋利外,还有就是他身边是否有一个,或者几个美人儿。

  吴破天的破天之路不畅,他希望能够在其他方面获得补偿。没准他能和紫霞小姐发展一段富家女和穷小子的浪漫爱情。紫霞小姐对他一见钟情,两人爱的死去活来,陈百万嫌弃他的贫穷,紫霞小姐跟他离家出走,他为了梦想勇闯天涯,紫霞小姐为他寒窑苦守。18年后,他名成功就,和紫霞小姐牵手还家,陈百万哭得老泪纵横,后悔当初有眼无珠。想到这儿,吴破天又露出了久违的迷之笑容。

  当然,他选择去陈百万府上做护院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毕竟他的肚皮不能像鱼儿一样喝水就饱。他已又刷了3个月的碗,他已第91次发誓,他的那双手,可以砍人,也可以被砍,但已绝不能再刷碗。

  而陈百万选择他做护院的原因是,陈百万府上里养了10条护院的狗,在夜里有盗贼潜入时,他可以用他的弹弓绝技,打响悬在狗屋前的铜锣,惊醒熟睡的狗,以便护院的狗们可以更有效率的开展工作。
楼主握剑人 时间:2019-09-22 21:15:29

  一晃眼吴破天已经在陈府做了两年护院。这两年中,陈府共潜入8伙盗贼,可每次在他用弹弓绝技打响铜锣之前,他已被护院狗们凶猛热烈的犬吠叫醒。陈百万共有8次想要让他卷铺盖走人,但好在养他的粮喂不饱一条护院的狗。

  除了工作不顺心外,吴破天还有一点不如意。这两年,他共见过陈小姐8回,可每回只是在遥远的地方,遥远地看到心上的可人儿碧绿色的一点倩影。陈百万虽然下九流出身,但府上的规矩却森严如王侯,而他活动的范围并不比护院的狗们大多少。

  后来他终于有机会近距离接触佳人,那是两年之后的零三个月。那天的她,娉婷的身姿披着一袭火红的纱,娇嫩秀美的鹅蛋脸儿藏在红盖头下羞羞答答;那天的他,陈百万破例赏了一身喜庆的长衫,站在陈府门前嘻嘻哈哈。在紫霞小姐出嫁的当天,他被看门陈大爷借调做了半天门童。

  两年之后的零七个月,他在工作上终于称职了一回。深夜,一抹淡然的绿从后门悄然潜入,那刻护院的狗们正在熟睡而他已醒,就在他准备用他的弹弓绝技打响铜锣的时候,他看到那抹绿正向他遥遥挥手。

  那夜的紫霞夫人显得很憔悴,娇嫩秀美的鹅蛋脸上还有淡淡的泪痕;那夜的破天护卫变得很激动,紫棠色色的脸庞上布满了粗厚的青筋。这段故事就先按下不表了,等到哪天吴二两可以笑着将这段经历说出来时,再由我转述给诸位吧。不过那已经是另一段故事了。

  两年之后的零十个月,由于某些原因,吴破天选择离开陈府。除了这个某些原因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发现那个所谓的武林盟找陈百万订做制服,不过是武林盟下叫做武林梦的三级单位卫。而那个武林梦的负责人,看到武林盟门口看门的王大爷,还得作个揖祝上一声王老爷子安好。
楼主握剑人 时间:2019-09-22 21:17:07

  觉得厌烦了,似乎就可以选择离开,无论是一份工作,还是一座城!离开简直是世界上最容易做的事情,拍拍屁股就可以两不相见,从此彼此在彼此的世界死亡。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选择忍受?是不是决然离开纵然潇洒,可离开后的茫然却并不是那么好受?

  离开就是改变,改变从来就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

  改变简直难受的要命,现在的吴破天就很难受。离开陈府,吴破天又开始为他的五脏庙犯愁。毕竟他的肚皮不能像鱼儿那样喝水就饱。在武帝城的这三年,好像一个不觉间,他的第一忧愁之事,已经从扬名立万变成了填饱肚皮。

  这三年,他共去过20次武林盟,第一年每隔一个月,第二年两个月,第三年三个月。每次都在武林盟门口站很久,慢慢的,在王大爷心情好的时候,还会给他倒上一碗热茶。现在他想进入武林盟,第一目的也已经从打破卫天鹏的脑袋,变成了只要做个武师就行。

  可是看门王大爷告诉他不行!因为他的硬件不够。

  经王大爷介绍,吴破天进入了华山派设在武帝城的二级单位华山剑修会。王大爷出身华山正宗,自然有这方面的资源。王大爷告诉他,这个机会很难得,要万分珍惜。可是,华山剑修会的学费很贵,吴破天发现他三年来所攒的积蓄不够。

  于是那一年他当掉了插在腰间烙着云纹的破天弓;

  于是那一年他有了握在手里刻着华山派的亮银剑。

  那一年,他终于有了进入武林盟的机会。作为武林七大派之一的堂堂华山派弟子吴破天,自然已具备了进入武林盟的硬件。但只有硬件不够,手底下还得有真功夫。其实和他竞聘的那个崆峒派弟子手底下的功夫并不硬,吴破天有把握十招内把他打出擂台,如果他手里还有破天弓。

  可是,他现在是华山派弟子,堂堂华山派弟子又怎能使用别派武功。

  于是他输了。

  在离开武林盟的时候,吴破天问负责招聘的王师傅,他好不容易进入武林盟,能不能让那他见见卫天鹏?王师傅回了他两个字,“呵呵”,然后又无限感慨地加了一句,“我也想见。”

  最后,吴破天又忍不住问了一句,不过就是招个喂马的杂役,为什么还要求出身和比试武功?武林盟18号马房养马人王师傅无限骄傲的道:“因为这里是武林盟!”
楼主握剑人 时间:2019-09-22 21:17:48

  捡起被打落在地上的刻着华山派的亮银剑,吴破天灰溜溜离开武林盟。

  进入华山剑修会的目的本来就不是为了学武功;进入华山剑修会的目的本不过是为了那柄剑。 天下绝没有一门一派的武功不需要十年以上的苦功,但华山剑修会学徒的学制是三个月。华山剑修会的目的本来就不是传授真功夫,他们培养的是表演型武术家。

  尽管那柄剑曾经被打落,但那毕竟是柄刻着华山派的剑。只要他手里还握着那柄剑,吴破天就不愁没有工作可做。所以几天后,他就已经是武帝城西城一家武馆的剑术教练,教授孩子们学习剑法,五至八岁的孩子们。

  在武馆做剑术教练的日子,吴破天过得很开心。他不止教授孩子们剑法,还为孩子们播种梦想。他甚至对孩子们说,“大丈夫当执三尺剑,立不世功”。于是他所教授的孩子,逐渐变得和其他孩子不同,因为他们已有了梦想。关于这点,他很有成就感,他虽然自己不能实现梦想,但却可以传播梦想,就像赠送给他破天弓的、曾经的师门弹簧派掌门人鉫芯子。

  可这种很有成就感的日子,吴破天只做了一年多。因为越来越多的孩子家长发现,他们孩子开始有了梦想,开始与众不同。所以,吴破天必须走。因为那些孩子们的家长明白,他们的家境和收入,养不起一个有梦想的孩子。越有梦想越悲催,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吃过这方面的教训。

  所以,吴破天必须走。
楼主握剑人 时间:2019-09-22 21:18:27

  离开武馆后,吴破天又做了几年镖师。这几年,他开始收敛自己喜欢独饮的坏习惯,所以,他交了很多朋友。他开始和朋友们一块大口吃肉,和朋友们一块大口喝酒,和朋友们做一些不足与外人道的娱乐活动。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都是朋友中最荒唐的那一个。

  清醒的人最荒唐!

  他开始羡慕他的这些朋友,他们怎么就那么厉害?他们怎么就可以那么活着?而且好像还活得很开心。难道没有梦想,人真的也能活着!

  他开始怜悯他的这些朋友,每天重复相同的生活,每天都在为衣食奔波,可他们竟然还可以忍受。人若是没有梦想,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是不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咸鱼。

  他开始变得羡慕自己,毕竟自己似乎有点和他们不一样;他开始变得怜悯自己,为什么自己就不具备可以忍受做咸鱼的天赋。

  做了几年镖师后,吴破天还是离开了。他发现自己实在不适合这个行当。舍命护镖是镖师的工作,拼命夺镖是劫匪的本分,这两个行当本就是天生的对头,命定的冤家。可是,他逐渐发现,原来冤家和对头也是可以坐在一块喝酒的。

  他的那些镖师朋友们就有这个本事,他们可以一路喝酒,既安全送了镖,又交了很多朋友。可是他没有这个本事,他本来也是可以向劫匪们送上一些好处的,可是人家不买账。因为他们是劫匪,而夺镖本就是劫匪的本分。

  这个道理并不复杂,因为他们是劫匪,所以只有成功而狠辣的劫过几次镖之后,有了成功案例,才会有更多的镖师愿意请他们喝酒,并送上一些过路费。而吴破天就是他们用来立威的鸡,并且好像他每次的押镖路线,劫匪们都能提前知道。因为镖师和劫匪是可以坐到一块喝酒的。
楼主握剑人 时间:2019-09-22 21:21:02

  又辗转了两年,吴破天决定离开这座城。这个决定做的并不难,甚至连一点过渡都没有。半个时辰前他还是武帝城某赌坊里一名富有责任心的打手,并且还因为发现一名赌钱不规矩的朋友被老板奖励;半个时辰后他就决定离开了。

  那是在一个没有风的午后,金色的阳光慵懒地洒在武帝城的长街上。吴破天送走那位赌钱不规矩的朋友后,一面揉着发酸的拳头,一面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决定要走了。

  那天,他将那把刻着华山派的亮银剑卖给了城西的铁匠铺,并在那里买了个粗铁打成的铁弹弓。他没有去当铺赎回他的破天弓,他知道早已过了当期。其实他应该去当铺碰碰运气的,或许他的破天弓恰好还未卖出。可是他还是没有去,是不是因为他知道,他早已不配使用那个用塞外寒英铸成的烙着云纹的破天弓!

  离开铁匠铺后,吴破天突然想起还欠了一家小酒馆两钱银子。既然离开,就得要两不相欠。既然像好汉一样来了,那也实在应该像好汉一样的离开。于是,30岁的他,在准备离开武帝城的那天,来到了我的小酒馆。

  “十年了,没想到你还记得这两钱银子?”

  “因为我一直想要还你两百两黄金的。”

  “卫天鹏的脑袋好像没破。”

  “所以我只能还你两钱银子。”

  “回去做什么?”

  “打猎呗,长白山下长大的孩子,本就是要打一辈子猎的。”吴破天已有些迷糊了。喝了还没二两酒,他就已迷糊了,所以我决定给他换一个名字,吴二两。
楼主握剑人 时间:2019-09-22 21:23:48

  吴二两狡黠地笑了笑,接着道:“没准我回去好好说说,还能在门派里做个助教,当年掌门人鉫芯子送我破天弓时,是有这个意思的。可是我当时心太大,错过了这个机会。”

  我叹了一口气:“你错过的,何止是那个机会呀。”

  “什么意思?”

  “你腰里这个弓好,比破天弓好。”

  “为什么?”

  “因为你还不配不上破天弓。”

  “你知道破天弓?”

  “破天十响,你练到第几响了?”

  “十年前是第5响,现在好像第3响都不到了。那种笨功夫,练好了无非也就是和黑熊比比力气,早不练了。咿,你也知道破天十响?”吴二两迷糊加倍。酒让他迷糊,我的话也让他迷糊。

  “是啊,那种笨功夫,既没有华山派的紫霞神功灵巧,也没有青城派的平沙落雁潇洒,现在确实没人练了。”我突然觉得自己真的老了,因为只有老人才喜欢感慨,“可是当年,长白山上黑熊猖狂、白虎肆虐,鉫芯子道人独入长白,凭着这十响破天的绝艺,直接导致当年的熊皮大衣、虎皮大氅市价由三十两变为三两,那是何等的英雄。”
楼主握剑人 时间:2019-09-22 21:28:11

  “这个故事我好像听过另一个版本。我爹说,在他小的时候,跟着爷爷上山打猎,可还没等到他们搭箭上弦,天上就开始掉白虎和黑熊,好多好多的白虎和黑熊。这种景观持续了一个月。那一年虽然熊皮大衣、虎皮大氅价格降了十倍,可供香和供果却也涨了十倍。因为猎户们都忙着去庙里感谢菩萨显灵。”

  “我喜欢这个版本。”

  吴二两长叹一声:“可我从来没听人说过这事和掌门师祖有关,他好像并不喜欢说话。”

  我也一声长叹:“所以你错过的何止是一个助教职位呢。他也很少动心思收真传弟子。”

  吴二两双眼突然射出精芒:“我现在回去却也并不算晚,我才只有三十岁,我还有大把的时间,我还可以挽弓搭箭,我还可以十年苦练。”

  “是啊,你何止还有十年,你至少还可以有五个十年。可惜,鉫芯子却已经没了,那座皑皑长白,已经磨光了他所有的岁月。”

  吴二两眼里的精芒,忽又黯淡下去,沉默了好久,他突然问我:“你知道我掌门师祖?”

  “好像知道的比你多一点。,当年他若不是独走长白,现在坐在武林盟的,却也未必是卫天鹏。”我又开始感慨了。
楼主握剑人 时间:2019-09-22 21:32:44

  “其实刚来武帝城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小酒馆很奇怪。”吴二两道。

  “为什么?”我道。

  “因为你的酒馆只卖酒。”

  “酒馆当然要卖酒,这难道不是天经地义。”

  “可我和朋友去其他的酒馆喝酒,最后吃的菜总是要比喝的酒要多得多的。”

  “或许这就是我只卖酒的原因。”

  “我的那些朋友去其他酒馆,好像也并不是为了喝酒。因为喝酒是不需要呼朋引伴的。但你这儿不同,来你这儿的客人,好像都是来独饮的,好像就是为了喝酒才来喝酒的,而且他们好像都还很享受。”吴二两环视了一圈我这黑暗逼仄的小酒馆,看着七个坐在黑影里独饮的黑影。他们本就是来喝酒的,所以他们只是喝酒。无论吴二两怎么看他们,他们都不在乎,也不理会。

  吴二两接着道:“可我知道他们并不是普通人”

  我道:“咿?”

  吴二两道:“因为普通人绝不会喜欢一个人独饮的,他们要的是热闹。”

  我笑了笑,道:“一个人若肯独自喝酒,就算他肯做个普通人,恐怕都很难。”

  我不怀好意的瞥了吴二两一眼,吴二两整个人突然萎顿下去。

  又是长久的沉默。
楼主握剑人 时间:2019-09-22 21:33:51
  吴二两喝光二两酒的最后一滴,踉跄起身:“谢谢你的故事,走了。”

  我截断回忆的河流:“留下吧,在这儿做十年小二。”

  “好的。”
楼主握剑人 时间:2019-09-24 23:35:49

  《武林至尊卫天鹏“贿选”的故事》

  立秋过后,武帝城明显热闹了起来。

  等到崆峒派七伤道人干瘪瘦削的身影姗姗来迟后,天下武林三教九会十二镖、七门八派十五帮的掌门人,包括四大世家的当家人,便已齐聚武帝城了。

  离武林盟长老会开幕还有不到十天。

  武林盟长老会每五年一届,是武林中最重要的大事。长老会定下每一件事情,都足以影响整个武林接下来的走向。

  此刻,武帝城群英荟萃;当然,也有萝卜来开会。除了这54家武林盟长老单位外,还有数不清的小门小派前来共襄盛会。

  不过所谓的共襄盛会,其实也就是凑个热闹而已。他们存在的唯一价值,无非就是在大会召开时,站在武林盟议事厅外山呼海啸,等到长老会把定下的事情传达下来,他们再山呼海啸一次。

  没有最悲催,只有更悲催。比这些小门小派更惨的,是前来共襄盛会的江湖闲散游侠们。他们连站在武林盟议事厅外山呼海啸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等到长老会召开的时候,他们只能喝酒;等到长老会结束,他们再齐聚武林盟门口看大会结果公示。或背诵或誊抄,然后怀着充满无限的激动与骄傲,快马飞蹄将长老会会议精神,传达给比他们更悲催的、连前来武帝城共襄盛会机会都没有的江湖同道。
楼主握剑人 时间:2019-09-26 21:08:21

  当然,这些江湖人也并全无参与感。最近二十年,每届长老会召开,前来武帝城共襄盛举的武林人士,都可以到武林盟领取一坛烈酒。其实酒并不好,但武林盟门口每天排着等待领酒的长龙,而这长龙中,十个有九个可以随便挥挥手就能买到一百坛比这更好的酒。

  但他们还是为了这坛免费的酒,情愿忍受排长龙的无聊与辛苦,因为这坛酒是卫天鹏请他们喝的。早在二十年前,他们是没有免费酒喝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喝上一口武林盟的酒;但自从卫天鹏上位后,他们就有了。

  所以,从喝到酒的那一刻,他们头上便有了两个太阳。

  所以,领到这坛并不是太好的酒后,他们便开始了赳赳牛饮。

  辛辣的酒通过喉管流进脏腑,唤醒了压在胸膛里的无限豪气。纵酒狂歌、仗剑天下,本就是每一个江湖人少年时的梦。但就在他们的英雄气概,随着酒气发酵到最顶点的时候,谁也想不到,给予他们无限光明的太阳,却即将深陷万丈阴霾之中。

  亥时已过,天空飘起了细雨。从七伤道人的接风宴出来后,卫天鹏已有些微醺,毕竟他已喝了三坛屠苏;尽管已喝了三坛屠苏,但卫天鹏的腰杆依然笔挺,三坛屠苏只不过让他微醺而已。

  夜雨潇潇,金风细细,梧桐叶叶坠。卫天鹏踏着满地梧桐尸体返回至尊府,他实在觉得舒服极了。虽然已年逾花甲,但依然可以千杯不醉,这怎能让他觉得不愉快?让他更爽的是三天后的长老会。这届长老会对他实在太重要,他必须得到半数人的支持,而他此刻手里至少已有30票。

  可等到卫天鹏回到卧房,看到枕头上躺着的那枚刻有七星的寒英匕首时,他顿时如坠冰窟,满身酒气随着冷汗激出。
楼主握剑人 时间:2019-09-27 21:28:42

  没有人比卫天鹏更认识这把匕首,这七星匕首此刻本应该在杨百忍手里才对。既然现在刀已在这儿,那杨九忍又在哪儿?在这个敏感时期,卫天鹏宁愿自己九个儿子横死街头,也不想让杨百忍掉一根毫毛。

  三年前,他亲手将这把珍藏半生的七星匕首交给杨百忍,同时交给他一个稍有差池便会万劫不复的任务。这届长老会卫天鹏必须得到长老会半数以上的支持,可经过近二十年经营,他手里也只有二十票。

  这三年来江湖发生了很多事。华山派掌门人萧曼风横死街头;拜火教教主的儿子做了武林盟侠义会会长;藏风山庄庄主桑木空娶了个绝色佳人;崆峒派七伤道人做了武林盟江南道七省执杖人;逍遥岛岛主天吃星一口气吃掉了海南诸岛;丐帮七袋长老以上的长老有不少都成了富家翁;青龙会得到了在西北道成立分会的许可证;中原镖局丢掉了七王爷的生辰纲又顺利找回;杀破门门主铁成钢练成了失传江湖百年的杀破狼。

  杨百忍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只要是他决定要做的事情,就从来没有做不到的,因为他在忍无可忍之后还可以再忍。“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方法,我只要那十票;不管你出了什么事,我都不会承认。”这是那天卫天鹏对杨百忍说的话。将珍藏的七星匕首赠送,除了取宝剑赠英雄之意,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到了必要的时候,这匕首若不能刺进对头胸膛,那就应该在杨百忍胸膛上。

  此刻,这把匕首却安安静静躺在他枕头上,它本不该在这儿的!只是片刻的惊惶,卫天鹏便已冷静下来,他毕竟是叱咤江湖半生的卫天鹏,他的声名和地位本不是侥幸得来。但等他拔出匕首,还是倒吸了口冷气。

  匕首刀身竟赫然有个“止”字。这是警告吗,难道是警告他要适可而止,难道他这三年的谋算已泄露风声?天下本没有不透风的墙。七星匕首乃西域玄铁所铸,竟然有人可以凭内力将字刻上;至尊府至少有30个护卫,而他们每个人手上都至少有10年苦功,竟然有人可以悄无声息将匕首放到这儿?

  那个人是谁?

  尽管深陷万丈阴霾,卫天鹏竟然还可以静下来喝杯热茶。喝完茶后,他就铺了床、熄了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已入睡的时候,他的人已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至尊府三里外的战神庙。至尊府至少有30个护卫,而他们每个人手上都至少有10年苦功。
楼主握剑人 时间:2019-09-28 21:51:59

  细雨如烟夜如梦,一个青衫、独臂、背剑的青年男人自雨雾中走来,走进战神庙。

  战神像矗立如松,卫天鹏静坐如钟。他似已如老僧入定,全无觉察。

  独臂青年似也不急,轻轻拂着衣衫上的水汽,神情闲适宛若多情少年正抚着情人轻柔的发丝。这青年赫然竟是血刃门血刃七杀中的隐杀,他这双温柔的手不知已将多少名门大派的好手送去见了祖宗,他最辉煌的战绩便是和铁剑门独臂道人一臂换一臂,从此他成了独臂青年。

  血刃门乃是武林盟死敌,而此刻武林盟盟主卫天鹏竟然和血刃门的煞星在交谈。

  卫天鹏眼皮都没有动一下:“你的首要任务是什么?”

  隐杀道:“保护杨百忍。”

  卫天鹏道:“第二任务呢?”

  隐杀道:“杀了杨百忍。”

  卫天鹏道:“杨百忍现在是否已出事?”

  隐杀道:“是。”

  卫天鹏厉声道:“你既没有保护好他,又没有杀了他?”

  隐杀淡淡道:“因为我要留着命来告诉你杨百忍已出事。”

  卫天鹏道:“你做得很好。”

  隐杀面露欣喜之色:“谢主人。”

  血刃门是武林盟的死敌,而武林盟主卫天鹏竟然是血刃门的主人。

  卫天鹏道:“你已准备好?”

  隐杀道:“我已准备好。”

  15名黑衣劲服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战神庙门口,又突然消失。

  卫天鹏道:“好,很好。”
楼主握剑人 时间:2019-09-29 21:01:53

  蜀山兀,阿房出。武帝城没有蜀山,却又一座轩辕山;轩辕山没有阿房宫,但有一座轩辕宫。轩辕宫占地也不是很大,不过十余里而已;建筑物也不是很多,也就五步一楼十步一阁罢了。

  武帝城因武林盟而得名,轩辕山因轩辕宫而得名,但好像无论在哪方面,轩辕宫都比武林盟好上那么一点。尽管如此,但武林人士好像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僭越之处。因为大家都觉得,这本就是武林四大世家之首,天下第一世家轩辕家族应有的气派。

  轩辕世家屹立江湖已三百年之久。虽说现在武林格局是三教九会十二镖、七门八派十五帮,还有四大世家,但无论是产业还是武功,轩辕世家都高出各门派一大截。而且轩辕世家每一代家主都是天纵英才,不但武功高绝,还都是做生意的行家。据说,轩辕世家不但自家生意做得很好,而且在三教九会十二镖、七门八派十五帮那里也有他们的联合产业。因为轩辕世家名头大嘛,各大派自然也愿意扯上他家这块大旗,大家一起发财嘛。

  轩辕世家这一代的家主是轩辕敬城。已是丑末寅初,轩辕敬城还没有入睡,他一直在静静地看着窗外的细雨。叶润林塘密,衣干枕席清。这本是造物主赐给人间为数不多的清净时刻,但他似乎还是有些心绪不宁。

  其实他本不该这么谨慎的,他手下的五百家将,至少有一百在时刻注意着卫天鹏的动向。卫天鹏只要稍有异动,他都有充足的时间和人力应对。或许他只是有点睡不着,一个男人若是睡不找,最好的方法就是喝点酒,但他已命令仆人将他房中的所有美酒拿走;一个男人若是心头有烦絮难理,最好的方法便是有位佳人伴梦,但他已命令所有姬妾不得踏入他的卧房。

  离长老会还有三天,这三天他必须要像猎豹一样时刻警戒。他一向觉得,谨慎点总是没错的;他一向不会轻视自己的对手,更何况这次是卫天鹏。没有人可以轻视卫天鹏!他并不想和卫天鹏生死相见,他只希望卫天鹏可以适可而止而已,所以他亲自在那把匕首上刻了个“止”字,亲自将那把匕首放到了卫天鹏的床头。

  其实,在手下人把杨百忍押来时,他知道后面有一双眼睛。但他没有出手,他只希望那双眼睛可以自己对杨百忍的以礼相待告诉卫天鹏,他只希望卫天鹏能够明白他的意思适可而止。他还想着,等过了这三天,他一定会给杨百忍摆上一座大大的谢罪宴,大家依然还是可以保持一团和气,至少是表面的和气;他又想着,等过了三天,他要陪着老母亲去江南走一走,因为近来老母亲频频在他耳边念叨起江南的弥胡桃。
楼主握剑人 时间:2019-09-29 23:50:42

  “咻”、“咻”、“咻”!

  轩辕宫留宾楼方向传来三声响箭破空警报。轩辕敬城突然拿起身侧的轩辕宝剑,纵身跃出。上一刻他还是个满腹忧思的老人,这一刻他已是战意盎然的勇士。留宾楼里留着的那位宾客自然是杨百忍,若卫天鹏不听从劝告适可而止,第一要紧事自然是救走杨百忍,或者杀死。

  轩辕敬城其实大可不必亲往留宾楼,他已在那儿安排了足够的人手。卫天鹏在武林盟有300护卫,那些护卫都是出身各大派的成名好手,而这其中真正是卫天鹏心腹的绝不会超过三成。轩辕敬城有足够的信心可以将那位宾客继续留在留宾楼。但他还是亲自去了,他还并不想和卫天鹏撕破脸,他只希望可以和卫天鹏好好谈一谈。

  等到轩辕敬城赶到时,他暗暗吃了一惊。留宾楼的厮杀声还是比想象中激烈,近100名黑衣劲服的蒙面杀手如猛兽洪水般杀来,守卫的家将已隐有败势。轩辕敬城本以为卫天鹏顶多偷偷潜入留宾楼,救走或者杀死杨百忍,但没想到他会选择倾全部力量猛攻。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杨百忍对卫天鹏的重要性,也低估了卫天鹏做那件事的决心。

  轩辕敬城紧急调度人手加入战局,经过近一个时辰的厮杀,攻入者死伤过半,轩辕敬城这边也伤亡不小,但总算将对方攻势压了下去。让轩辕敬城觉得奇怪的是,卫天鹏一直没有现身,这点又让他觉得庆幸,只要卫天鹏不现身,代表他也并没有想撕破脸。这些攻入者也没有使用他们各派的本门武功,到时只要把他们身份往其他方向一推,比如说血刃门,一切就还都有坐下谈谈的可能。突然,猎豹的本能让轩辕敬城觉得哪里不对劲,但为时已晚。

  老管家踉踉跄跄朝轩辕敬城方向跑来,一步三倒。此刻的他应该带着家将保护内府的妇孺才对。老管家手里还拿着一个血粼粼的东西,当轩辕敬城看清那是一只断臂时,突然一阵大恸,险些晕厥在地。他不但低估了卫天鹏的决心,更低估了卫天鹏。

  包裹断臂的半截长袖他认得。那件团花大氅是老母亲八十大寿时,他特意请瑞福祥的老师傅订做的。

  等到轩辕敬城赶到内府,他看到是满目的尸体,完整的尸体,残缺的尸体。尸体胡乱的躺在白天他还陪老母亲赏菊花的花园内。他留在内府最精锐的一百家将,此刻都已成了菊花的花肥。这些人的死轩辕敬城并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一人。

  而那人此刻正躺在一个黑衣劲服的蒙面人的剑下痛苦呻吟。瑞福祥老师傅用了整整一个月做出的团花大氅上的富贵菊花已被染红,猩红。

  “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轩辕敬城一字一血道。

  “杨百忍呢?”

  “在这里。”

  “好,很好。杀了他吧。”

  轩辕剑,剑惊鸿;寒光闪,黄泉现!杨百忍已倒地。

  “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轩辕敬城又重复了遍,依然一字一血。

  “好,很好。那么接下来,就用你的轩辕宝剑断了你的右臂吧。”蒙面人声音里已有得色,抖了抖剑上猩红的血。

  轩辕敬城要的就是这一瞬间,他只需要一瞬。就在这一瞬,他的人已如满月箭般激出。

  轩辕剑,剑惊鸿;寒光闪,黄泉现!

  就在轩辕剑刺入蒙面人咽喉的瞬间,躺在地上断臂人的匕首也送入了他的胸膛。

  匕首,七星匕首,削铁如泥的七星匕首,刻有个“止”字的七星匕首。

  这把匕首没有让卫天鹏适可而止,却已让轩辕敬城的心跳停止。隐杀从不轻易出手,一旦出手,那就绝不会失手。

  刀已入脏的轩辕敬城突然一声长吼,雄狮虽殇、余威犹在,手里的轩辕宝剑近乎本能般挥出。

  隐杀倒地!轩辕敬城倒地!
楼主握剑人 时间:2019-09-29 23:56:38

  清晨,晨曦破晓。绵延细雨已停,雨后空气清新润肺。一夜宿醉的卫天鹏被内婢唤醒,还没来得急吃早餐,就带着惊慌赶来的各大派掌门人出了城,奔赴轩辕山。

  轩辕敬城的尸身已入殓;轩辕敬城老母亲尸身已被缝合完整入殓;轩辕敬城的妻、儿女已入殓。剩下的,一把火,化作轩辕山的新泥。

  威风了三百年的轩辕宫,已被满地污血洗去了威风。这本是用血换来的威风,自然也要被血带走。当铁剑门新任掌门七伤道人看到趟在地上的隐杀尸体时,向来稳重的他,突然拔剑,将尸体另一条完整的胳膊斩了下来。

  恶贯满盈的血刃门,又添了一笔新账。

  当各大派掌门人看到那满目疮痍时,他们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下的严重错误。盟主说的对,武林正道实在不能再故步自封,一定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才能彻底将血刃门铲除。尽管那么做会让他们既得利益受损,会大大降低他们各大派的名望与特权,但却已到了非改变不可的时候。

  因为轩辕世家事件,长老会被推迟了一个月。一个月后,大家浑已忘了轩辕世家被灭门的悲惨事件,武帝城又变得热闹了起来。武林盟张灯结彩,武林人士神采奕奕,五年一度的武林盟长老会在热闹的烟花炮竹声中隆重召开。

  前来共襄盛会的小门小派照例站在武林盟议事厅外等待山呼海啸;连山呼海啸资格都没有的江湖闲散游侠们照例齐聚武林盟门口等待看大会结果公示。但等到他们看到其中一项新规时,突然寂静如墓塚,甚至有人已开始哭泣,最后是响彻云霄的山呼海啸,真正发乎情的山呼海啸。

  这是武林盟主卫天鹏领衔,各大派掌门人联名签署的一条新规定。从今以后,武林大会比武选手再也不用各大派内部先选,也无需各大派推荐,只要是江湖人,只要手里握着兵刃,就有一战扬名的资格。但凡以出身设限的规定,皆以违背武林盟长老会从严论处。

  在这一刻,武林盟主卫天鹏,真真正正成了每一个江湖人头上的太阳,唯一的太阳。此后武林日新月异名侠辈出自不必说。


  把我的身份名声拿走,那我还剩下什么?

  剩下的是我究竟做了什么事!

  我卫天鹏究竟是对是错,这个时代恐怕还无权置评!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