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额的孙家坡》(20) 西安市蓝田县汤峪镇 陈新建 王建章

楼主:我很二新闻工作室 时间:2019-09-27 22:29:45 点击:16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皇甫川有两个大村,一个是肖家坡,一个是孙家坡,两村紧临,人们简称“孙肖二坡”。这两个村不但村大人多,文化底蕴也较深厚。传说从明清开始该两村的人们就爱耍社火。民国时期春节两村相约共同大耍社火,并在肖家坡村南边、孙家坡村北边的两村交界处的麦地里 “下场子”,方圆几十里的人赶来观看。俩村名义上合耍,其实是各自在显摆自家的社火“家底”,“夸驾”各自的社火技艺,如同社火的擂台赛一样。两村使出各自所能,倾箱而出。第一个回合下来,肖家坡村的社火以玄妙、细腻、端正、干净、新颖,吸引走了全部观众,孙家坡村社火略显粗糙、陈旧,因而观众寥寥无几。用农村的话俗称被拉了个“精沟子”。这让孙家坡村人甚为尴尬,丢了脸面,心理不乐。但孙家坡村不缺能人,第一回合结束后,回到村里他们运筹帷幄,重新策划,决心在第二个回合一决雌雄。
  
  第二回合锣鼓一响,俩村社火分别改头换面,粉墨登场。孙家坡村社火队伍最前面是一个活灵活现的美猴王抡着金箍棒。该美猴王非同小可,只见它浑身上下包括脸上,脖子上,手上都粘满了红公鸡毛,屁股下面的两腿之间固定了两个红苕充当睾丸,而对应的前面是一个用红萝卜做成的阳具。这娇猴精通百般武艺,翻跟头抡棍,抓耳搔腮,更可笑的是它见了小孩就从那红萝卜头中射出一股“尿液”,这叫“猴戏娃”游戏,惹得大家哈哈大笑。其实这“尿液”是由隐藏在皮囊底下的猪尿泡装水后经过挤压而从空心红萝卜中射出的。这一系列的动作,被表演者演绎得隐秘巧妙,活像真的一样。这出奇制胜的绝招,一下子把肖家坡的社火观众吸引过来,给他们还回一个“精沟子”。肖家坡人无奈,只好抬着社火悻悻而归。这次社火擂台,算是两村摔了个平跤。后来,还是肖家坡人理智,觉得耍社火应该讲求礼仪,讲求友好,没有必要争个高低。如果这样下去,不但失去了耍热闹的意义,甚至还会闹矛盾出事故。后主动找孙家坡社火头言和。两个村达成了一致协议,社火从此改为“社合”,两村世代睦邻友好,和谐乡村的美名享誉四方。
  
  话说那位让孙家坡社火转败为胜的“猴子”,它的扮演者名叫樊彦恒。这个诡异的“猴子”可是个有历史故事的传奇人物。
  
  樊彦恒是孙家坡村里第一位地下共产党员,闹革命时期,他的任务是保护一个打造水壶的白铁匠,从而开展地下联络活动。一次,上级命令他以放火为信号迎接红军出山,他按要求出色完成了任务。受到上级嘉奖。他继承了父亲樊春荣的武道真传,又随长安县黄良镇一名教头学武数十年。积极要求思想进步的樊彦恒,29岁时又到著名爱国将领杨虎城的部队当兵,成为杨虎城身边警卫连的一名警卫员,在古城西安做警卫员期间,樊彦恒用心学习、刻苦训练,在军内的一名著名教官的指点下武艺大有长进,学了一手好枪法。西安各地的武术比赛时都有他的身影,他的拿手好戏“猴拳”、“猴抡棍”、“大子棍”的精彩表演,不时赢得台下阵阵掌声,常常获奖而归。
  
  西安事变后,他避乱回村,将古城的“美猴王大子棍”带回孙家坡。每逢过年村里耍社火,樊彦恒变就是村里社火队伍中最美的“美猴王”。只见他一身猴装、脸上、脖子、双手粘上了黄红色的公鸡毛,手里拿着一个金箍棒,从社火局里蹦出来一个活灵活现的现实版的孙悟空,他以惊人的品相功力,表演了一套有头有尾、栩栩如生的猴拳棍术:先是猴王横空出世;紧接着的是猴子翻滚晒太阳;三是猴子逮虱子、吃虱子;四是猴戏娃,用猪尿泡装水从红萝卜眼中远远射向周围顽童的头身;五是猴子吃樱桃,吐皮磕核;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上,嘶叫三声;六是耍平衡功左右倒栽柳;七是花打四门阴阳棍;八是最精彩最热闹的“孙悟空大闹天宫”。
  
  社火在村里耍了一整天,地游在村里耍了一晚上,樊彦恒始终在社火和地游的最前头舞棒轮棍“打场子”,社火停下来休息,他就打开一个“小场子”,在场地上表演他的“猴抡棍八绝”少有人比,他把猴抡棍戏剧性地精通到美轮美奂,堪称天下一绝。樊彦恒除了拿手的好戏“猴抡棍”外,他还精通“五虎群羊棍”、“花打四门棍”、“阴手棍”、“穷人打手棍”等七八种棍术。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已经80岁高龄的樊彦恒在村里社火表演的队伍中始终第一个出来“打场子”,武术之花常青、武艺不减当年,被社会各界广泛尊称为一位千载难逢的“城南棍王”。电视连续剧《西游记》拍摄时,要是樊老先生还在世,孙大圣的角色非樊彦恒莫属,他一定会演出一个更加活灵活现的齐天大圣孙悟空,让《西游记》更加精彩。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8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