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评析[已扎口]

楼主:郁离子2019 时间:2019-09-30 08:39:08 点击:4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新诗评析

  近日,无意间在网上拜读到一篇署名“中国作家•刘 信 达”的诗作,还配发了一张现任领 导在蒙古国访问时在那达慕现场弯弓搭箭的照片,现将诗文转载于下:
  秦皇汉武没有的文采——你有;
  唐宗宋祖欠缺的风骚——你有。
  你轻松地弯起了成吉思汗的弓——那大雕应声而倒,
  在万民心目中,风流人物,舍君其谁!
  读罢这篇当代的“东 方 红”以后,惊诧之余,也不免有些为刘“诗人”担心,整部作品全文68个字中的24个字(占35%以上)克隆自开国领袖的词《沁园春•雪》,为往圣继绝学的用意若揭昭然,倘若老人家的后辈起诉刘诗人侵犯其先人的知识产权,甚至控告其剽窃,岂不自讨没趣!?不过想来毛将军乃憨厚之人,估计亦不会与之对薄公堂的。
  自18大以来,全国民众都感受到一股政坛新风,尤其是在反 腐方面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以致有人抑制不住激动之情,感叹“读遍24史都找不到”,对此不必说三道四。对政 府政绩的评价,各抒己见,乃至出现尖锐对立,对一个政治文明社会来说,应该是一种常态。
  领 导做的顺应时代潮流和造福人民的好事,虽然是他的本分,但只要符合事实,没有夸大,民众出自自己的内心,并非不可赞扬。然而这首当代“东 方 红”,并非对领 导实事求是地进行赞扬,而是拾人牙慧,用前人的“文采”、“风骚”、“风流人物”等一顶顶桂冠强戴在今人之头上。此外,还如导演似地给领 导配了一件“道具”——“成吉思汗的弓”,以便 “射大雕”……这位诗人看来还具有“特异功能”,能感应到别人弯起“成吉思汗的弓”时是“轻松地”,而不是“费力地”。
  一个杰出的政 治 家和领 袖,有无“文采”、“风骚”,并不重要,更不是要求他能否“射大雕”。最重要的是要尊重宪法、恪守宪法,做到爱民、亲民、利民、富民。懂得这一点并不需要高智商、高学历。这位刘信达先生据称不仅是诗人,而且又是“著名作家”,此外还当过总导演、总制片,现在还是什么公司的董事长,某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著作等身,十分了得。如此才俊,对政 党、国家、政 府、领 袖、民众之间的正确关系,其基本常识应该是知道的,然而却写出鼓吹个人崇拜和如此肉麻兮兮的阿谀之作,岂不下作!?
  历史的一再重演,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从刘诗人的当代“东方红”,不禁使人想起四川汶川地震时那轰动文坛的“……主 席 唤,总 理 呼,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二者何其相似乃尔。
  比起王 兆 山的名头要高出几个量级,其阿谀之词肉麻程度达到重量级的,是风 流才子郭 鼎 堂和他的《赛过我亲 爷爷》。该诗全文如下:
  天安门上红旗扬,
   画像挂墙上,
  亿万人民齐声唱主 席万岁万万岁
  万岁万岁寿无疆。
  主 席呀主 席,  
  你真赛过我亲爷爷。
  王 兆 山也好,郭 鼎 堂也罢,他们种下去的是“龙种”,收获上来的却是跳蚤,落得一个永远无法抹去的历史笑柄。“著名作家”刘 信 达先生这种诗的社会反响也绝不会比上述二人好到哪里。
  领 导日理万机,是不太可能读到刘诗人的“佳作”的。如果或者说万一有幸读到此华章,会喜欢吗?答案相信是否定的。若是喜欢这类赤裸裸的阿谀献媚之作,应该就不大可能有今天雷霆万钧的打虎拍蝇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