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额的孙家坡》(23)西安市蓝田县汤峪镇 陈新建王建章

楼主:我很二新闻工作室 时间:2019-10-01 20:35:07 点击:43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自从孙家坡邀请陕西建筑设计院设计,西安建筑公司承建,大兴土木,高调建起了渭南地区最高大、最阔气的钢筋水泥结构的戏楼,这无疑给村容村貌增添了几多风水,也着实给社员们心里增添了几份喜悦和荣耀感。方圆村庄人前来观看这个宏伟的庞然大物,无不啧啧称赞。这种羡慕效应一经漫延,好多村也纷纷仿效相继建起了各村的大戏楼。如长安县的石佛寺村,蓝田县的高堡村,焦岱街村等。但不管各村如何闹腾,修成的戏楼都与孙家坡戏楼稍逊一筹,只能甘当其小弟弟。于是,许多有名望的剧团,都以能在孙家坡戏楼上演戏为荣耀,就连蓝田县专业剧团,也在这个戏楼连续上演了《红灯记》、《智取威虎山》、《沙家浜》等现代样板戏,后来还售票演出《洪湖赤卫队》等大型剧目,观众场场爆满。之后焦岱中学文艺宣传队也来演了《平原作战》大本戏和小戏曲。
  
  70年代, 孙家坡还邀请了戏曲友谊村汤峪公社石门村演出了《五典坡》、《打沙锅》、《金沙滩》、《取长沙》、《芦花荡》等剧,整整两天三晚上,演员们个个演技高超,秦腔新秀燕子和老艺人焦定国更是绝技频出,风彩不减当年。观众喝彩声掌声此起彼浮,台下鞕炮四起,台上村干部为演员披红挂彩,把气氛推向更高潮,把两村友谊推向更高峰!
  
  最难忘的是1994年农历7月12日古会,泾阳县秦腔剧团应邀前来公演,剧团提前出牌公告,首场演出以陈仁义领衔的大型秦腔剧《下河东》。当天晚上,周围村庄的观众,潮水般涌来观看,戏台下人山人海,大家都想一睹名家风彩。
  等啊等,过了开演时间,台上仍纹丝不动。突然大幕拉开了,灯光亮起了,鼓乐响动了,出来演唱的却是一个个穿着便衣的单段秦腔清唱。后来,盼啊盼,陈仁义终于出场了,但还是身着便衣,脚蹬北京老布鞋,短平头。这那是《下河东》里的赵匡胤,看到这副打扮,孙家坡人气坏了,觉得受了莫大的欺骗。陈仁义刚一开口腔,几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就冲上去把陈仁义轰下了台。他们不依不饶地要与剧团讨个说法。这个“下马威”一时让剧团人尴尬万分,下不了台。剧团负责人赶紧出面道歉解释缘由。
  
  原来,泾阳剧团这晚一脚踩了两只船。大部分人马留在户县完成最后一场演出,只派少部分人来这里应付开场。原想着等户县演出结束再来这里演本戏,怎料路途遥远,顾此失彼,演出了这样一幕丢人的闹剧。
  孙家坡本来就是个有名的戏窝子,怎容得这般忽悠愚弄。后来,还是村支书出面压了本村人的火。最终,泾阳剧团以折子戏《包公赔情》,来恭谨地表示对广大观众的赔理和歉意。
  
  自从把秦腔名家陈仁义轰下台后,人都知道孙家坡的人刁,歪,孙家坡的台口硬。因此各个演出部门演出前也都肩量着自己的水平,轻易不敢蹬上这个村的戏楼演出。
  说孙家坡是个大戏窝子,这话是有来头的。该村以擅长排练大戏而出名。那个年代,西安三易社有啥大戏新戏,孙家坡一定就有啥大戏新戏。原因是,三易社有名的司鼓师焦生义就是孙家坡人。有这样一个内线,焦先生便会第一时间把最新的剧本带回村上。村上的剧团团长会连夜安排毛笔字写得好的陈广荣、陈嘉瑞等几个人分头抄写。他们把剧本拆开,每人分抄几十页,必须赶在天亮前抄完,再用麻纸把拆开的页码穿在一起交给焦先生,让他上班时带回西安。
  
  孙家坡就是利用这个得天独厚的优势搞到剧本资源的。于是,秦腔才发展得风生水起。村里先后排出了《周仁回府》、《白玉楼挂画》、《阮玉萍》、《十五贯》、《玉虎坠》、《铡美案》、《分水岭》、《洪湖赤卫队》等多出本戏。文革期间,村上年轻人还自编自演了许多小剧和节目,如《民主理财》、《两亲家夸公社》、《老两口学毛选》、《划线》等应时经典节目,有效活跃了群众文化生活。
  
  改革开放后,人们都在向“钱”看,村上戏剧文化沉寂了。村上的演员、乐师大都在红白事上做了“龟兹”。尽管逢年过节自发地聚几个人吹拉弹唱一番,但仅是自娱自乐而已。村干部办企业的办企业,做生意的做生意。村上的大戏楼漏雨了以至塌顶了,却无人问津,后来年久失修,戏楼面目全非,风光不再。再后来村上为了扩大学校校舍面积,2015年大戏楼被拆除,现在瓦砾无存,遗迹难觅。就此渭南地区最大戏楼只能封存于历史的记忆和村民美好的回味中。
  

  (图:蓝田知名文化学者 王建章)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8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