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碎苹果园

楼主:13757735145 时间:2019-10-19 14:39:15 点击:10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车祸
  小菊的男人死了。
  他死于一场车祸,这是他生命中第二次遭遇车祸。
  这一天,小菊从果园里忙碌完,正准备回家给快放学的两个儿子做午饭,邻居家八九岁的平平忽然一路跑一路喊:“嫂子,我二和哥被班车给撞了,已经拉到医院去了,你赶紧去看看吧!”
  小菊没有说话也没有惊慌,却只自顾着大步地赶路。孩子气的平平大概也读不懂这个中年女人脸上的表情,这是怎么了,好像自己带来的噩耗和她没有半点儿关系似的,又或者是耳朵出了问题,没有听见?
  小菊顶着嗡嗡作响的脑袋只顾着往前走,蓬松的头发随意地散乱着,被风吹得在头顶乱舞,身着白底黄碎花的布衫,一件洗得发白的蓝布裤,一双看不清颜色的雨靴上沾满了泥巴,手里拎着刚从菜地里摘下的黄瓜和西红柿,这是他们午饭的全部蔬菜。
  小菊其实只有三十几岁的年纪,但脸上布满的沧桑和微驼的背,都让她看起来像一个小老太太。除了脚下的步伐依然坚实,这是这么多年岁月留给她唯一的本领,她除了一身的力气和这条麻利的腿,别的不知道还剩下什么了。
  农历四月,苹果树的花开地正茂盛,如果老天肯帮忙,这一段气候平稳,今年应该会有不错的收成。黄土高原沟壑区具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土层深厚,光线充足,昼夜温差大,非常适宜于苹果树的生长,这里家家户户几乎都有在庄前屋后栽植果树的习惯。
  小菊家的苹果园有十亩大,然而小菊的家境却并不富裕,一年到头,除了苹果成熟采摘装箱批发的时候花钱雇人帮忙之外,平日里只有小菊一人在忙乎,偌大的苹果园里,小菊只听见叽叽咋咋的鸟叫声和沙沙沙的风吹树叶的声音。小菊常常边给苹果搭架子边默默地流泪,在心里默默地唱着,唱得什么小菊自己的说不清,只觉得自己在跟自己说话,在拥抱自己疲惫不堪的内心。她的男人从来不是她的依靠和臂膀,除了给她惹麻烦,别的什么忙也帮不上。小菊的家离苹果园只有大概一公里的距离,这一段路,小菊走了十几年,即使在黑夜里闭着眼睛她也能顺利地走完,然而今天这段路却格外漫长,她仿佛走了几天几夜,脚下像灌了铅,沉重无比。
  用钥匙打开大门,将沉重的身体挪进去,然后再关上大门,小菊扑通一下就坐在了院子里,两腿再也不听使唤,她很想大哭一场,却发现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是啊,刚才平平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她之所以快步回家,是因为她是个要强的女人,她不愿意在这个院子以外的地方表现出丝毫的脆弱。她之所以欲哭无泪是因为眼泪早已流干了,她想起自己刚刚走进这个院子的时候,房顶的瓦片那艳丽的橙黄,仿佛重新开启了自己的人生。后来这院子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是她亲手打扫,每一间屋子里的摆设,都是她亲手置办。那个傻呵呵在身边晃悠的男人此刻生死未卜,她不知道接下来等待她的是什么,她只觉得自己好累,想睡个几天几夜,小菊就这样顺势在院子里躺了下去,心想,管不了了,是死是活,听天由命吧。
  两个儿子的把门砸的啪啪响,小菊一下子惊醒了,她一咕噜从地下爬起来顺手拍了拍身上的土,给儿子开了门,俩儿子小鸟般飞进厨房找吃的去了,单纯的他们丝毫没有发现母亲脸上变化,或许小菊脸上确实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表情,因为日积月累,小菊的脸上也一直就是这一个表情,木讷的,呆滞的,不哭也不笑的,只有大大的眼睛里仿佛写满了故事。“妈,你怎么还没有做饭啊,我们都饿死了!”大儿子大声喊着,小菊挤出点歉意的笑说“哎呦,今儿妈的表坏了,时间看错了,刚回来准备做饭你们就放学了,你们先学习一会儿,妈很快就把饭做好叫你们”。
  小菊手脚利索的切菜,擀面,烧火。小菊有时候觉得这俩儿子完全他爸亲生的,一点都不和自己贴心,大儿子今年也有十二岁了,这也该是懂点事儿的年纪了,可事与愿违,常常在小菊没来得及做饭或者身体不舒服没及时为他洗衣服的时候,对着母亲大喊大叫,从来不懂得体谅母亲的辛苦劳作,小菊也很无奈,她常常幻想大儿子要是个女孩儿就好了,女孩儿至少和母亲贴心,能帮忙分担一点儿家务,心里不痛快的时候也可以和她唠唠。小菊把这一切都归结为命苦,是啊,一个饱经沧桑的女人,一个生命里没有得到过爱的女人,只能无助的将这一切的一切都归结于命运的不公,她无力改变什么,除了承受还是承受。
  吃完了午饭,孩子们蹦蹦跳跳的上学去了,小菊没有告诉儿子他们父亲的事情,她觉得孩子们太小,没有必要着急告诉他们,等有了确切消息再说。
















  二、二和
  小菊的男人二和,是个不够聪明的男人,用当地的话叫二杆子,就是脑子有点不太灵光,基本的生活倒是能自理,但就是某一部分智力缺乏,待人接物完全是孩子的方式,而且热别懒惰,娶媳妇之前,父母替他洗衣服做饭,娶了媳妇之后,就全是媳妇小菊代劳了,小菊刚开始试着让他帮忙做一些地里的活,他倒好,要么几锄头下去把一大片涨势正旺的麦苗当草锄掉了,要么就是一晌午活没有干多少,一会儿饿了,一会儿渴了,一会儿要上厕所,久了小菊也无力管他了,索性图清净自己一个人踏踏实实承包了地里所有有的农活。
  小菊后来也听人说起过,近亲结婚的孩子不成材,大概二和就是那个悲剧时代的产物,二和的父母是远房表亲,他们很小就在一起玩耍了,二和的母亲乳名娥子,是童养媳,娘家养不活她,七八岁就送去给婆家使唤了,二和的父亲秉宽家当时在村里算得上数一数二的人家,养了十几头牛,还有十几亩地,算是衣食无忧的。那时候秉宽才三四岁,娥子名义上是媳妇,实际上是丫鬟的身份,秉宽淘气到哪儿她都得跟着,上厕所也得跟着,秉宽拉完屎她就给人家擦屁股,秉宽闯了祸,挨揍的往往也是她,理由是她没照看好。秉宽玩耍她就陪人家玩耍,秉宽吃不完剩下的碗底她要乖乖的舔了,因此娥子也是个苦命的女人,她从没有享受过来自家人的关爱,小小年纪就深知自己的使命,那就是伺候好自己的男人,至于自己的喜怒哀乐,那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尽管那时候,她自己也还是个孩子。
  也正因为如此,娥子对媳妇小菊的一切遭遇也都熟视无睹,她从七八岁就开始伺候自己的男人了,所以对于小菊给自己儿子二和提供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在心里表示认同,甚至还常常表现出对小菊的不满,认为小菊这里那里做的不够好。她太爱自己的的这个儿子了,偶尔偷听到村里人说二和傻,她都不以为然,在他眼里二和是聪明的,长得高高大大的,取了个媳妇小菊也算标致能干,还给自己生了俩大胖孙子,她认为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就该是二和这样子的,屋里屋外的杂活就该是女人操持。男人是用来干大事儿的,拿主意的。
  娥子是生了五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后才有的二和,五个女儿都长大成人嫁出去了,二和的哥哥生下来不到满月就夭折了,这是娥子心里的永远的伤疤,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她一次次的忍痛生产后带来的都是全家的失望,那个年代,女人没有为夫家生个儿子,就是永远也无法在婆家立足的,说话都没有底气,和邻居吵架都要被人揭短,说你断子绝孙之类。直到二和的哥哥出生,她如获珍宝,日日夜夜地盯着孩子的眉眼看了又看,抱在怀里舍不得放下,然而命运却跟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孩子不到满月,还没有来得及取名字,就离她而去了,她紧紧的抱着儿子不放手,后来家里十几个亲戚强行把孩子从她手里抢走了,送孩子入了土。她像发了疯,一边嚎啕大哭一边撕扯自己的头发,整整一天一夜,夜里她好几次走到了院子里的井边上想跳下去,可恍惚又听到女儿在叫妈。两年后,二和出生了,她男人给这个孩子取名二和,因为当地口音,“和”和“活”读音是一样的,这是他们的第二个儿子,没别的盼头,只是单纯的期望这个孩子能健康的活下去,后来村里登记户口的人稍微有点文化,觉得“二活”作为名字实在是在不雅,就擅自做主写成了“二和”,这在二和家里人看来没啥区别,反正都是这一层意思。
  就这样,二和结结实实地长大了,到了入学的年纪,送他入了小学,八九岁的年纪了,经常尿裤子不说,每次考试都是十几分的好成绩,同学们都笑话他,不和他一起玩耍,勉强混日子到三年级,就彻底毕了业。不过这一切,二和父母都觉得无所谓,他们并不指望儿子以后有啥大出息,家里地多,日子过得还算殷实,儿子将来能给他们传宗接代、养老送终就行了。
  在父母的无比宠爱下,不上学的二和整日游荡在村里,偷鸡摸狗啥勾当都干,看到比自己小的孩子手里拿着吃的,他一把就抢过来就往自己自己送,常常吓得小孩子放声大哭。路边邻居家菜地里的菜刚结出一点儿小果实只要被二和看见了,他马上不管不顾跳进地里一通祸害,每一个摘下来吃两口就顺手往地里一扔,还没成熟的果实就这么白白给糟蹋了,邻居气不过来找娥子说理,结果娥子反而比邻居更有说辞,张口就诋毁对方:“这么大岁数了了,跟个孩子计较,不要脸。。。”所以二和是村里的灾星,小孩子躲着他,庄稼人更怕他。每日外面晃荡累了就回家吃饭,睡觉,想吃什么只要说一声,父母一准满足他。十几岁了的小伙子了,晚上睡觉还要和母亲一个被窝,抚摸着母亲的乳房睡觉,娥子也很享受儿子对自己的这种依赖,觉得内心很满足。秉宽也说过几次让儿子自己睡一个炕,可娥子说儿子还小,一个人睡晚上会蹬被子着凉,久了秉宽也懒得和娥子掰扯了,就顺其自然了。
  秉宽自己一开始何尝没有望子成龙的心思,只是这孩子来的太难了,自己到了四十多才有了他,表面上表现出的是严厉,但实际上,儿子已经在自己下意识的宠溺中长成了一个不成器的小伙子。
  转眼二和就十八岁了,这天,镇上的高中放学了,三三两两的高中生推着自行车走出校门往家走,二和不知道忽然从哪里冒出来了,他径直走到一个穿校服的推自行车的胖胖的女生前面,冷不丁的伸出两只手就放在女生的胸前,嘴里说着:“奶奶!奶奶!”
  “啊!!!!!”女生马上反应过来,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女生扔掉自行车就向身后的学校跑去了。
  校门口沸腾了,周围的学生都围了过来,二和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围住了,几个男生用自行车的前轮把二和卡在了中间,二和只顾挠头,没了主意,咧着嘴呵呵笑。
  旁边略微懂点事儿的女生指着二和大喊:“这是个流氓,旁边村里的,刚才占那女生的便宜了!”
  几个男生一听,这还了得,血气方刚的他们顿时火冲上了脑门,正愁拳头没地方使去呢,这小子找上门来了,个子高的左右看了一下说:“怎么的,哥几个?练练?”
  说时迟那时快,自行车往后一扔,噼里啪啦的拳头就飞了过去,一顿拳打脚踢,二和躺在地上杀猪似的惨叫。
  引来了更多的人,老师也闻讯赶来了,几个男生这才住了手。老师吩咐几个打人的男生把二和抬进学校的医务室,几个人一看二和脸上全是血也是吓到了,想着刚才是不是出手太重了,别把人给打死了就闯祸了。
  半晌,医务室老师告诉他们,无大碍,满脸的血是鼻子被打伤流出来的鼻血,二和着实被吓坏了,他长这么大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没想到这次挨了这么一顿狠揍,他躺在床上只是一个劲儿的抽泣,鼻涕眼泪一大堆,谁碰他他就大叫,吓得任何人都无法靠近。
  忽然,一阵鬼哭狼嚎的哭喊声传来,原来娥子从村里的学生处听说二和被几个高中生打的血肉模糊奄奄一息了,吓得她魂飞魄散,连忙连滚带爬地跑来了,二和一看见母亲仿佛抓住了救命的稻草,马上从抽泣变成了大声哭喊,一股脑从床上跳下来扑通一声扑在母亲怀里,娥子也索性一屁股在坐在地上,抱着二和一边拍着二和的肩膀一边哭喊着:“我的娃呀!我的娃呀!”
  二和的嗓门更胜过母亲一筹:“妈!疼!妈!疼!啊。。。。。。”
  在场的老师同学都被这母子俩的一幕惊呆了。
  娥子的哭声忽然就止住了,仿佛是一个开关的按键,被人轻轻一摁,戛然而止。
  只见她呼一下站起来,拉着二和走出医务室扑通一下就坐在了院子里,两手往大腿上一拍,说:“先生!你看你们教的好学生,把我娃打成这样了,今儿不给我给个说法,我就不走了!”
  几位老师也是束手无策,面对这样一个蛮横无理的老妇人,实在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场面僵持了好久,秉宽赶来了,老师们正想着又来一个场面肯定会更糟糕,事情却出现了转机,只见秉宽黑着脸没有理会站了一圈看热闹的师生们,径直快步走向坐在地上的娘俩,呵斥到:“起来!还不嫌丢人吗?都麻利些给我回家去!”说着一手一个把怔怔看着自己的母子俩从地上拽了起来,拖着他们向家走去了。
  原来半晌午的时间,这么一件小事儿已经周围不大的几个村子里传遍了,秉宽早就明白了原委,只想着回家关起门来想办法,不想再丢人显眼。秉宽也知道,他纵容自己的女人过分的溺爱这个儿子,是害了他,两口子辛劳一生,也是年过半百的人了,为了以后儿子能继续衣食无忧的过这样的日子,他们把家里十亩的庄稼地栽成了果树,当年村委门口的墙上贴着标语:“要致富,栽果树”,他积极的相应号召,想着有了这十亩大的苹果园,一年一年结出的苹果就是白花花的钞票,自己不成材的儿子以后也能安然的过日子。最重要的是,自己儿子天资不够聪明,凭着夫妻俩攒下的这点家底,也能为儿子加分,好娶个勤劳贤惠的媳妇,继续替代他们照顾儿子。他这一辈子任务也算完成了。
  夜里二和闹腾乏了早早睡着了,秉宽点上一袋烟,才和娥子说起白天的事儿,娥子恍然大悟,终于明白自己男人为啥黑着脸直接扯着他们母子往回家走了,原来是自己儿子二和犯了傻事儿,她想起自己白天的举动有点难为情。娥子在家里的大事儿上,还是听秉宽的,她虽然比秉宽大三岁,里里外外也是一把好手,但只要秉宽一清嗓子,她马上老老实实听着男人吩咐,然后乖乖去按照意思去执行。她觉得男人是天,天让你干啥,你就得干啥,对外她常常蛮不讲理,但对自己男人,却百分之一百地服从,正如她对自己的儿子百分之一百地溺爱一样。
  秉宽说:“张罗着该给二和说亲了!”
  娥子说:“行!”
  娥子心里很复杂,天天和自己挤一个被窝的儿子忽然就长大了,她心里空荡荡的,仿佛自己的什么宝贝物件儿被人偷走了似的,说话就有另外一个年轻的女人进了这个门,和儿子睡一个被窝了,儿子有什么要紧话也不再和她说了,她忽然觉得失去了人生的意义,活着也没啥奔头了。可转眼又想,这事儿还得抓紧办,可不能再让儿子干傻事儿了。今天算是万幸,遇到几个学生娃子下手轻,这要是换做庄稼人拳头上有劲儿的,儿子的小命怕是要没了。儿子长大了,对女人有了幻想,这应该是喜事儿才对啊。她熬了半辈子才有了这个孽障,村里和她同龄的女人早都当奶奶了,她也早想抱孙子了,却不知这一天来的太匆忙。
  给二和说亲的事儿前后一直持续了两年。直到说到小菊。
  后来小菊明白了,二和的名声早已在外了,左右邻村的人家是不会把闺女嫁给这样的一个不成器的男人的,小菊家与二和家隔着两个镇子,农村地区消息闭塞,在这之前,小菊一家对二和家的情况一无所知,至于后来媒婆口中描述的一切美好画面,那都是她的职业所在,两头都捡好听的说,扬长避短,这样容易成事,一桩桩姻缘,就是她的一单单生意,成一笔,赚一笔。加上母亲对于金钱的渴望,单纯的小菊情窦初开,这一切,成就了小菊和二和这一对欢喜冤家。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