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长篇成人童话小说连载,可拍成影视剧)

楼主:真爱圣所TY 时间:2019-10-20 18:20:55 点击:625 回复:1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狂
  (成人长篇童话小说,可拍成影视剧)

  字数:二十三万四千字
  作者:真爱圣所
  引读:
  这是一部长篇成人童话小说:从冬姑娘开始寻找正义真理,被逼无奈要到北方去,而引导出大肺哥一行(四人)西行而后又返回东行而为整部童话小说线索:整部童话小说以奇幻、玄妙、绮丽、别致、亦梦亦幻赋予理想的场景事物的描写,如:《款待上宾》《乐园里爱遇》“琼液果冻”、《小房子》、“墨童”、《墨树和大草》、“蜡笔树”、《扇树》、《扇舞》、“松扇们”、松、竹、梅、荷花、牡丹、菊、兰、玫瑰……等等,把人带进了无限遐想的美好享受的意境升华之中……本作品升华更新了传统文化——保留了传统文化原始素材元素意像词,如:仓颉、门神、唐僧肉、佛珠、孙悟空、金箍棒、紧箍咒、鹊桥、贞牌坊、小鞋小花鞋。但都赋予了新的形式内容思想内涵、正义感使命和升华了。具有新的思想内容内涵生命力。
  本作品在描写绮丽异秒别致的童话故事中:在揭露批判人性罪恶等方面,更是独具夸奇、入理别秒,想象富丽……使读者仍在亦幻亦实的童话场景故事中,感受到绮丽、鞭策、痛恨、激励升华了内心思想境界,如:《树花之秘》、《淫花国里》、《柳烟欲海》、《强袭女军花》、《大钱精虫崩塌了》《小草人》、《小草尖人》、《大树官》、《蛋壳孩》、《脐带女》、等描写,不列举了。
  本作品在揭露批判人性罪恶(小草人、小草尖人、算盘人、大树官等)方面也颇具夸谲、寓理深奥,在真理爱的光照拯救下,使众人悔改,歌颂赞美正能量融为一体。是一部及其现实主义与绮丽夸绝的浪漫主义高度结合的成人长篇童话故事小说。是一部思想性与艺术性较完美结合的巨著。
  狂
  (成人长篇童话小说,可拍成影视剧)
  作者:真爱圣所
  字数:二十三万四千字

  关键词:冬姑娘 雪花王子 大肺哥 心二哥 肝三哥
  肠小妹 兰姑娘 小草人 小草尖人 算盘人 大树官 大树花 秋老板 蛋壳孩 脐带女 大钱精虫 小花鞋 A女 M男
  目录:
  第一卷、冬姑娘奇遇 第二卷、淫花国里 第三卷、大肺哥一行漫游 第四卷、冬姑娘得胜复活

  第一卷:冬姑娘奇遇

  第一章:被弃铁丝网外
  第二章:奇遇王子
  第三章:地下屈行
  第四章:恭敬的蝼蛄贤弟
  第五章:姐姐欲和好
  第六章:出版业“春天”1
  第七章:出版业“春天”2
  第八章:树花之谜1
  第九章:树花之谜2
  第十章:烤肉锅飞冥网
  第十一章:锤击再飞冥冥网
  第十二章:碾压再飞冥冥网
  第十三章:大力士胜战群魔
  第十四章:粉碎之炼

  第二卷、淫花国里

  第十五章:又见春姐
  第十六章:初见欲花王
  第十七章:御花有功
  第十八章:柳烟欲海
  第十九章:御幸母女花
  第二十章:强袭女军花1
  第二十一章:强袭女军花2
  第二十三章:军花是处女
  第二十四章:解尽风情
  第二十五章:破了生土地
  第二十六章:拜倒权钱下
  第二十七章:大钱精虫崩塌了
  第二十八章:没心没肺没心肝肠了1
  第二十九章:没心没肺没心肝肠了2
  第三十章:没心没肺没心肝肠了3
  第三十一章:拜祖宗就能站起来活着

  第三卷、大肺哥一行漫游

  第三十二章:一路西飞
  第三十三章:大肺哥保护弟弟们
  第三十四章:大小肠戏水排毒
  第三十五章:肠小弟鼓励三个哥哥下水
  第三十六章:白天鹅公主邀请大肺哥跳舞
  第三十七章:生命垂危白天鹅公主出手相救
  第三十八章:被黑钱旋风吸拽下来
  第三十九章:我们都中毒至深
  第四十章:原来四弟是女的
  第四十一章:又被黑钱旋风拽下来
  第四十三章:大粪管肠们来告状
  第四十四章:为小区业主们做“实事”
  第四十五章:吸足业主们的血
  第四十六章:学外国?
  第四十七章:大小果子的话
  第四十八章:门神们愤怒了
  第四十九章:愤怒了门神也被收买了
  第五十章:盗贼和更多怪物
  第五十一章:大肺哥从软弱中变为刚强
  第五十二章:捧出一颗颗真实血淋淋的心在说话
  第五十三章:小瘤子与鸡们
  第五十三章:大肺哥一行力战群妖
  第五十四章:这像是屠宰场
  第五十五章:款待上宾
  第五十六章:乐园里爱遇
  第五十七章:花瓣里爱的感动
  第五十八章:小花锄们…按捺不住了
  第五十九章:爱是基因
  第六十章:花仙子们的美技
  第六十一章:扇树
  第六十二章:扇舞
  第六十三章:走进松扇门
  第六十四章:戏水
  第六十五章:“悔改”在爱的风雨中长高长大
  第六十六章:小房子
  第六十七章:墨树和大草
  第六十八章:奇异的颜料色彩树
  第六十九章:蜡笔树画出自己最美的理想
  第七十章:过涧走进美发林
  第七十一章:走进花林粉山
  第七十二章:七个童子约会和兰姑娘
  第七十三章:同魔龙巨蟒征战
  第七十四章:美人计和大红龙
  第七十五章:老阴鳖发怒了
  第七十六章:大河蚌的经历与浴女们的献祭颂歌
  第七十七章:救赎
  第七十八章:萝莉国中见到肝二哥
  第七十九章:兄妹三人相聚
  第七十章:走进大树官国
  第八十一章:躺着长最幸福
  第八十二章:小草人、小草尖人、小树官与大树官们
  第八十三章:为大树官们输血
  第八十四章:小草尖人进军要当小树官、大树官
  第八十五章:算盘人
  第八十六章:挖着“宝贝”
  第八十七章:小草尖人蜂拥来到按摩理疗室
  第八十八章:算盘人才挖来真“宝贝”
  第八十九章:去找算盘人理论
  第九十章:小花鞋、小黑红鞋们的能耐与遭遇
  第九十一章:大树官们的私访恩泽
  第九十二章:“攀岩”的搞笑
  第九十三章:终得如愿以偿
  第九十四章:感叹号们来助妖
  第九十五章:问号们…失业了…
  第九十六章:原形毕“谦”尽
  第九十七章:官道是“狗道”
  第九十八章:小树官们的升官经
  第九十九章:“狗官”生“狗官”
  第一百章:天火灭(天)狗
  第一百零一章:走进鸡人国
  第一百零二章:蛋壳孩1
  第一百零三章:蛋壳孩2
  第一百零四章:七层蛋壳孩
  第一百零五章:七层蛋壳永远不要脱
  第一百零六章:脐带女
  第一百零七章:“泡泡”灭了再回子宫里
  第一百零八章:蛋壳孩和脐带女的成长形成
  第一百零九章:A女与m男
  第一百一十章:A女们的懒腰
  第一百一十一章:懒口袋抽煞倒了婆公和男人
  第一百一十二章:治不孕A女是整个的“天”
  第一百一十三章:老公发现秘密
  第一百一十四章:懒口袋再计骗小叔子
  第一百一十五章:“传统”“文化”“科学”终救不了她
  第一百一十六章:妒忌柳树姑娘的漂亮
  第一百一十七章:情人节中的A女们
  第一百一十八章:蹂躏欺压爱她们的人也连及孩子
  第一百一十九章:罪的“硬刺”“毒针”是诡诈的
  第一百二十章:发病抑郁河……
  第一百二十一章:天下饺子抑郁河
  第一百二十二章:躁狂——抑郁
  第一百二十三章:大船上的巨人与木僵蘑菇人
  第一百二十四章:理性维艰中说话,情感甜味宠大养大
  第一百二十五章:谁能救你们呢?
  第一百二十六章:终到玫瑰花林
  第一百二十七章:结局
  第一百二十八章:悔改
  第一百二十九章:进入玫瑰山涧玫瑰洞——祷告的山

  第四卷:冬姑娘得胜复活

  第一百三十章:冬姑娘得胜复活

  狂
  (成人长篇童话小说、可拍成影视剧)
  作者:真爱圣所

  一部旷世的巨著:揭露人性的罪恶与在上帝真理爱的光照中拯救……

  第一卷、冬姑娘奇遇
  第一章:被弃铁丝网外
  作者:真爱圣所
  在天地间有一位姑娘,叫冬姑娘。她生来贫寒,她像一位孤儿。实际上她有一位姐姐和姑姑,叫春姐和夏姑。可是她们都不理她,像离她很远,虽然她们都是一个娘、一个爸、一个爷留下的,可是就是因为她现在是那么的穷,家境窘寒,谁也不愿意上门,平时没有电话、更谈不上微信了。这就应了那句话:“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
  为此,冬姑娘心里很苦,她的大学只读了一年,因为父母先后早亡,可是她的亲属们,谁都不愿意收纳她,她农村原先住的那个破房子,早已经倒塌了,只剩下残垣断壁遗址了。冬姑娘只得以天地为家,她真正是一个孤苦伶仃的孤儿了。
  为了生活,冬姑娘每天还是照例出外打工,她走在冻土地上,只能拣一点富人们“吃剩”的残羹烂果来维持生命,因为好一点的工作怎能临到她呢?富人们又占据了大量的土地、财富、吸尽了所有果子;那次的、最差的、不挣几个钱的,是富人们丢弃不要的,穷人就只能捡这些去工作去辛苦挣点小钱。
  好几天了,冬姑娘伤风感冒了,因为她住在天地间,漏风漏雨雪的房子里,她到医院去打了几个点滴没大好,她转念一想:我到天地间挖采一些干苏子梗苏叶,回来熬汤喝,没准就会彻底好了。她便手拿着小菜刀、带上两个塑料袋,就向南面东西方圆几十公里长的地方走去,因为那里长有野苏子、芦苇、江荻子、蒿子、杂草、蒲公英、苦菜地丁、碱蓬子等等,这野苏子梗和叶治疗风寒型感冒咳嗽是最有效的,再配上蒲公英等。
  冬姑娘来到了她平时里也很思念的这片土地,可是定睛一看:冬姑娘傻眼了,她进不去呀,东西被一道一眼望不到头的铁丝栅栏给圈上了,栅栏顶上面是一圈一圈带刺的铁丝,铁丝网外面修起了一条很宽的板油马路。原来的湿地也没有了,大部分都被垫上了山土和从海滩上用挖泥船抽上来的碱泥沙垫上了,黄黄枯干的芦苇在边角旮旯处还能看得见点。冬姑娘走近铁丝网向里看:那垫着的山土上仍有干燥的蒲公英苦丁叶茎,坝上也挺着一小片她最想要的紫苏子干燥的茎叶,还长着干枯的碱蓬枝叶。眼看着这些天然的干药材,可是冬姑娘进不去呀?她今天来的这地方,原先都是她很熟悉的地方。这儿有一条路通向湿地南面的深处,那路边的坝上,长着很多种野菜,不仅有紫苏子、蒲公英苦菜子地丁等,还有亲们菜(曲麻菜)呢?都能祛火消炎、散风热,紫苏子祛风寒咳嗽最有效。他隐约地向铁丝网里面看去,还能看见那条坝的轮廓模样,但坝下那条土路都被山土碱土垫死了。这道口连同整个方圆几十公里的大湿地,都被铁丝网圈在里面,人是进不去的。但往里望去,远远的一眼望不到边,空荡的没见一座楼什么的,这都圈起来干什么?像是监狱,可是冬姑娘所知现在这世界上还没有一所监狱,方圆东西有几十公里长的,而南北更是一眼望不到边的长的原湿地通向南面海滩滩涂,直通向大海里。冬姑娘怎能估算出这究竟有多大的面积呀?这里确实也没有一个“犯人”,它也不是军事禁地,军事禁区它也没有这么大的。
  冬姑娘为了治自己的病,就只能沿着这铁丝网外的柏油大马路,她是向西走去的,看看能不能有的地方能进去、出口入口处。她顺着铁丝网的柏油马路向西望去,很远处的路边有一个蓝白小彩钢房,那儿她想原来也有一条宽敞的路也是通向这片湿地深处的。冬姑娘就向西走了七八分钟,就来到了这个蓝白小彩钢房,房子里有两个保安在把守着这条路口的,一看冬姑娘想要向里进,就赶急摆摆手说:“走!走!这里不让进,你不能进来,快走!快走!”他们大声地斥喝着冬姑娘。两个保安都拿出不是好眼光地看着冬姑娘的。
  冬姑娘的内心好凄凉,她都病了快一个礼拜了,当她说明来意是想进到里面挖点野菜根茎叶,回去熬汤治疗自己的感冒,打点滴好多天还不好时,两个保安也未动心,再看看她手里还提着一把不大的小菜刀,她穿得是破旧单薄还是秋天的衣服。一个二十几岁的大姑娘,看上去却同她的年龄很不相称,这在两个保安来看,反正不能让她进。冬姑娘一再央求着两位保安说:“大哥,就让我进去一会就行,我挖一大捧,就够了,就出来。”
  一个保安说:“让你进去,里面有监控,就看见了。”保安是为了保护好自己的。
  另一个保安说:“这东西几十公里的地盘,都是秋老板的地盘,是他公司的,你要进去,就给他打电话吧,或这公司里哪个科室的电话也行,你认识这公司里谁?”
  冬姑娘的心酸而寒哪!她贫穷得寒酸的,谁还认识她呢?这贫穷的看来这路都不让穷人无能耐的人走了,以前她来过这里是多么的自由自在,她与野鸭共舞,与大雁白鹤海鸟为伴,同野菜野花芦荻是多么美好快乐啊!
  她寒酸地再次望了望这东西漫漫无边无涯是铁牢笼长的铁丝网,她无精神地从原路往回走了,她走回到她来时东边那个地方时,向东再望望看看,那边较远处也有一个蓝白的小房子,看来都是有保
  安把守的,是没有能进去的地方了。
  这地上的王规定:公民有生命权、生存权健康权,又规定民主平等自由公正、法制。可是这秋老板把这方圆几十公里长的原是湿地都用铁丝网给圈在里面了,这东西是多么长的地方,最起码有四五十条路通向里面,其中还有一条国家级的沿海公路,也是边防路,也被他给卡死了。人车都不能进入的,就别想进去挖野菜了。公民的走路权都没有了,何谈往日都能随便地进出湿地去、和到海边去游玩观光呢?这闲游观光大自然的权力都被剥夺了啊!这浩渺的铁丝网里面的湿地现在已被垫上了砂石山土海泥,已经不是湿地了,已经变成了干沙漠了,这方圆几十公里原来的湿地那绿油油的芦苇荡红蓬滩,可都被压死在地底下了,这已经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干沙漠了。远远看不到尽头地望去……空旷的是无人烟无生机无水,那是死寂的无人谷般的浩瀚的焦土沙漠啊!看,来了一阵风吹起来道道小尘沙岗,这是人为地制造了浩瀚方圆几十公里人工的干沙漠,把湿地消灭掉。新沙漠上连一栋楼也没建,就算你盖上了点高楼大厦,方圆几十公里的绿洲红蓬滩早没有了。公民现在连走路的权利都没有了,从此别想以前还能自由地观赏大自然湿地的美景观光啊?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真爱圣所TY 时间:2019-10-22 19:16:15
  第二章:奇遇王子
  作者:真爱圣所
  冬姑娘一下子昏厥了,进到了黑暗之中,在那里有广大的昆虫:有小蚂蚁、小蚯蚓,还有大青蛙等等和各种虫蛹蛹,它们倒都没死,都冬眠了。住在她床下的、各个墙角冻土里的。她十分觉得同它们这些弱小的小动物为伍,才是最亲切,它们一点也没有嫌弃她的样子,反而却能很融洽、亲密的、亲密无间。它们没有权利、和那些财富的等级观念。它们都自食其力地生活在天地之间,它们比人类强百倍啊!想到这里冬姑娘同它们亲吻哪,而另一部分她的体,却暴露在天地之间,她穿得单薄的秋衣、叶衣,令那些穿着狐貂皮大衣的,脚上穿着铮亮的棉皮鞋的“高贵”人们踩踏、践踏。冬姑娘也还是只能默默地忍气吞声,忍受着那些轿车也在她肢体上压过,还不时地向她身上吐痰、甩鼻涕。冬姑娘很嫌得脏,就是因为他们是有权、有钱的吗?我这样贫穷和丑陋的吗?她的心好被碾碎了,她的身上冻得青一块紫一块的。
  冬姑娘啊,你是天地间多美的姑娘啊,就是因为你的贫穷、再看一点你的外表外貌,他们就这样对待你吗?

  天上下雪了:有蓝的、白的、紫的、红的、绿的、黄的、粉的等,五彩缤纷地下了下来,这简直是绝美的童话,从天上飘飘而下,是幻美的诗。冬姑娘躺在冻土地上,仰面向上,瞪着一双美丽的眼睛;她仿佛看见了那天上是一块一块的绿、一块一块的蓝和紫……是从那里分享出来一片一片的、一朵一朵的雪花而下来的;这漫天的色彩斑斓的雪花像做着游戏一样就光顾下来了,光顾美丽闪耀着她的体,也给床底下那些小生物、小精灵们保暖吧。
  冬姑娘密密麻麻就睡过去了,在梦中她看见一朵很大很大的白云彩,那白的有些发亮,那上面坐着一位王子,驾着白马车,仿佛后面还有白天鹅跟着,他们像是在天上巡游着。
  这时候,冬姑娘不觉得冷了,她觉得有了暖意,因为那些雪花盖满了她的体,再没有寒风刺骨冻伤自己,她觉得幸福着哟。
  正当这时,冬姑娘觉得有种温馨的感觉,袭了她心里,她不由地睁开眼睛,一位白马王子就真的站立在了她的面前:“你这小姑娘,怎么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这冰天雪地上呢?”王子问她,同时又伸出手来拉她,想让她站起来,她身上盖满了一层雪,只是脸露在外面。
  冬姑娘见到了这位可能就是刚才在梦中看见的那位王子啊!她又惊、又怕、又羞,她的脸有些躲避着王子,但她还是被王子拉着站了起来。她的脸仍旧向一边侧着,因为她长得丑,矮矮的塌鼻梁,鼻子还有点露孔,眼角也略向下耷拉一些,嘴唇还厚大,在加上她风吹日晒的,冬雪雨淋洗礼,她无颜见这眼前这位那么英俊高大的王子,王子的个头能有一米七八以上,而她才一米五六左右……
  她躲避着王子目光眼神,仍把脸侧向两旁,王子却用他有力的双手,把她的脸端正地看着。
  “不!不!不!我很丑,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啊!”
  冬姑娘很自卑地,自贱地把头低下了。她觉得自己哪能配同眼前这位像伟大的王子一同说话呢?怎能配王子的手抚摸了自己的脸吗?“啊,不!不!她的心又跳起来了。”
  王子说:“你很冷吧,一定很冷,看你的双手都是紫青色的。”
  王子向天一寻看,说:“雪花啊,雪花,为这位冬姑娘织一件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一件又暖又漂亮的绒袍子,且要戴上美丽的帽子,穿上保暖的棉靴。”
  一瞬间雪花们都聚拢到冬姑娘的周身,它们运作着编织着,速速地就为冬姑娘穿上天鹅绒般的棉袍子,领口袖口和袍襟边更是白绒毛突出闪着银光,脚上穿上一双黝黑的高腰棉皮靴……冬姑娘流下了热泪,她觉得一生中没有一个人对她这样好过,除了在世时的妈妈,可是她妈妈却无有能力,能为她做出这样一身世上却绝无仅有的美丽温暖的白鹅绒棉袍子和一双铮亮的黑棉皮靴。她哭了,她的眼泪滴滴答答向下流着……王子赶急伸手去拭她的眼泪,不料,这滴滴眼泪当流淌到王子的手指手心里,却不动了,变成了晶莹剔透的那样子亮珍珠啊。
  王子很珍惜地说:“留给我作纪念吧,”他把这粒粒“珍珠”十分珍惜地揣进自己的兜里。
  王子说:“不冷了吧,我要走了,我要去巡游,这巡天下都是我的。”王子驾上白马车,飞快地飞上了天,向东飞去,很快地消失在飞舞的雪花之中……
  冬姑娘久久地伫立在雪地上,望着那王子的背影,她的眼睛里又流下了眼泪。
楼主真爱圣所TY 时间:2019-10-22 19:19:04
  第三章:地下屈行

  作者:真爱圣所
  雪下得越来越大了,地表上虽然冻得很浅的一层,可是地上面的各个“路块”,却冻得很坚固,他们成了占山为王的。此时冬姑娘想往北方去,因为北方可能会有冬姑娘的更多空间,可是前几天她路过那些地方,那是学校边的小区,那明里暗里的,去那里的人却要交补课费,那比学费学杂费、书款等费用加在一起多得上百倍,她是过不去的。这是西北方向,正北是医院,她想进到那医院的挂号大厅里暖和缓和,却被里面打扫卫生的撵了出来了,说你不治病,不挂号,不要在这里站着,公费医保的来治病迈进这个大厅的,就还要交八百元门槛费呢?她被生生地赶了出来;再向东北就是那政府和各个部门,那里是有关系的人才能出入,暗地里要交办事费的。冬姑娘唉声叹气了,她想:只能从这片土地的地底下向北走了,可是这冻土层冻得太浅,她一使大劲:“嚯”!一下子钻进地里太深,而且控制不住自己了,箭一般地向地心射去,因为地下里面没冻是暖和的,越往地下里面,可能温度还高些。她有些惊愕害怕,别把身体化去了,说时迟那时快,她已经飞身进入接近到了岩浆出处,这可能是离地表最近处的岩浆。她想:自己化去算了,在这土地上面,受尽了苦,遭人白眼,都看不起她,她无依无靠,她虽然生与天地之间,却被像遗弃了一样。在那火红的岩浆里,飞升、火焚永生吧!她想到这,可是王子的身影又出现在她的眼前,他还伸手给她擦眼泪,她的心又有些难过和激动了,她不死,就向上飞去。这里有地下水,地下暗河,这正好沿着进到这河里向北飞去,可是这些暗河道的水,都是向南方向流的,而且流的还很快,他要逆向飞行在这暗河水中,那太吃力了,身体还能消耗的化得越来越小越少了,因为南方是大海,这水是向海里流去的。不行、不行,还要向上飞行,她使劲、使劲,向上面的各种土层、黏土层飞去,因为这些土层里很少有空隙的,她就要使出满身的蛮劲,越接近快要到地表那土层,就越更加好把力气用完了。她只能喘着粗气,休息停歇了几次,再向上像是爬去似的了,不是先前从地上向地底下飞的时候,像利剑一般地射进地里的,那是她有些怒气在心里起了很大一部分作用的。可是这时,全身像是被这全方位的泥沙黏住,粘着、涩着不动弹似的,可是她一想到王子的身影在她心里就又有了鼓励的劲了。她终于还是顶了上来,快接近地表了,她已经累得精疲力竭了。
  此时,她已经来到了一个下水道的井口处,向上能看到天了,可使她不能上来,她进到了下水道的井口里,爬进了管道口里,这里面的臭气,使她实在无法能忍受的。她知道这些下水管道,在这座城市的地下,东西南北交错,怎样方向的都有,沿着它飞行,就飞过了上面这座城市到了北面、北方了,可是这气味,呛得她寸步难行,她只有再向上去地表了。这里老鼠洞很多,还有可能是青蛙向下冬眠的洞,还有蚂蚁洞、蝼蛄的、地表更高的是蚯蚓的,但那些地方都是湿洼的,河边、草丛、林地里。
  冬姑娘想:这些洞虽多,在地表下不深处,繁比蜘蛛网纵横交错的还多,它们都能接通的,可就是太细了呀?最粗的就是老鼠洞,再粗一些的那只有城市旮旯边的荒沟荒地处才有的黄鼬洞。冬姑娘只有分身了,把自身分成若干个细己的身体,沿着这粗细不等的条条的小洞穴,向北方向寻去飞去的。可是这使她很难受,把自己分成若干份了,弄不好很难再聚成原来的自己。且不说她钻进了这么多小小细细的洞缝洞穴之中,她的筋骨被大小不等又很细的棱棱拐弯坎坎处筋给勒得变了形的,疼痛得很啊!头被缩尖了,也分成了多少份。等她到了那一处老鼠洞里的时候,才能稍微略休息,缓一口气的,把原来分成若干个细己的身,收拢聚拢一小些回来,稍恢复原型的一小点,可是不能停留,要继续向前。可是她发现这老鼠洞里,虽稍宽敞一点,她的身体不用分割成那么多的细小的自己,对她的身体是有利的,但老鼠洞里温度太高,在这里飞的时间稍长了,她的头脑发昏,会化了吧?无奈她只有再向地表上去。地表那一层,有蝼蛄洞,蚯蚓洞最浅最多,还有蚂蚁的,但这些洞还有不同程度深到下面的,她选来选去,最后还是选中了蚯蚓洞穴,它们的洞穴在最上面地表层里,真是太多了啊!那星罗密布交错交叠着,有的地方比较稀疏,而有的地方简直像渔网聚堆了;地表要被它们掏空了,不过它们吃土拉的粪便也堆得像小山丘似的,到处都是。它们的洞穴壁被磨得油光,不过现在是冬天了,那洞穴壁上挂上一层白霜。在冬姑娘看来,那泛着亮晶晶光芒,这里的温度是最适合冬姑娘在这里穿行了,她便又化作了更细身更多的自己了,这是很伤筋骨的事情,这也无奈这里的温度适合她,她便打着响笛乐声向前飞去。这里也好美啊,弯曲得也像蚯蚓状,四通八达的,简直像个迷宫,可是有些土堆她要飞跃过,那是蚯蚓的粪便吧。这本来很细的洞穴,又不时地遇到土堆坎坎的阻碍,所以就更勒得冬姑娘的脖颈很长,发出了“咯咯”类似噎着了的咕噜声,不过她还是有些高兴的,虽然在这同时还有些痛苦,在这里向北飞行的速度也明显的加快了许多。
  这里并没有蚯蚓,因为这是最上面的地表,土被冻得很硬温度在零度以下,蚯蚓们都到更深的较暖和的土层里躲避严寒,冬眠了。
楼主真爱圣所TY 时间:2019-10-22 21:35:29
  第四章:恭敬的蝼蛄贤弟
  作者:真爱圣所
  冬姑娘使出了浑身的节数,愈快地向前,不料来到了一个较粗的洞口前,一个很大的大妖怪,在洞口处,挡住了冬姑娘的去路:它伸展着一对螯螯粗壮有力的大钳子的武器,双目圆瞪着。冬姑娘这路的自己却被迫停下来了,那别处的她们也都得停下来,要是别处的她们还坚持强行的往前飞行,那这一处的自身自己们也势必被别处的她们牵拉着强行向前,就会撞到这个大妖怪的大钳子武器上的,那就会被伤了、伤大了。总之,她所有的自己中她们中有一处出现了问题,不能解决,她就得都停下来,这是信息一通的。
  “喂!你好,为什么不让我们过去呀?”冬姑娘很主动地先打招呼,施好与对方。
  “这是我的洞,你们为什么来抢占啊?”这大妖怪一看对方是那么多的小小的头脸,露出的身子也是细弱的、孱弱的,因为这处的冬姑娘一下子停下来,附近的那些冬姑娘都聚了过来,就显出了来不及算不过来的那些个小小很懦弱的小头脸和那些长着线条的身子,只是头各自伸进了这个大怪物洞口外的稍宽敞的空间里。冬姑娘来不及聚拢一个自己,这大家伙却不害怕了,它想你们别看多,我的这一双大钳子的武器,你们是别想进来的,它急着挥舞起这对怪吓人的大钳子武器,想把她们撵离出它的洞口这地方的。
  冬姑娘想:这地上的人,他们都向她要买路钱,她是过不去的,一种难过又袭上她的心头,这地下……
  对方的大妖怪一看对方这些个像小雌性的小头脸和纤懦的身子,并没有像联合起来,向它施强进攻的样子,而看她们倒是像软了、哭了的样子……它一愣便把举在半空中的大螯收了起来,倒走近前来想看一看究竟,这是一群怎样的小昆虫,还是别的什么。
  “啊——你们是冬姑娘的细细分身吧?”它认出了冬姑娘,因为这地上和地下不深处,都是冬姑娘的地盘啊。
  它息怒一笑:“冬姑娘,你是这冬天里尊贵的皇后,你怎么不早早地先言语一声呢?您看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冒犯,请您多恕罪。”它走近来,冬姑娘一看:“这不是蝼蛄贤弟吗?”
  冬姑娘却说:“我不怪你,因为这是你的洞、你的家,你有天经地义守护自己家园的理由,我只是路过你这里,本来这冻土层也是我的一部分。”
  大蝼蛄喜出望外地:但又是觉得刚才的鲁莽又无颜惭愧地耷拉着大头脑,毕恭毕敬地守在它的洞口外,静观着冬姑娘沿着它的稍粗些的洞穴向北向里飞驰而去了。蝼蛄这一段洞穴里的温度比较热,可能离地面上居住的人们的暖气井口管道很近,所以,大蝼蛄才没有早早地就冬眠呢。
  一场虚惊过去了,可是前方没路了,各路的冬姑娘都受到了相同的阻挡,她们都只好停下来飞出了地面上,一看是一条横向的水泥马路,中断了这些小小昆虫们向前延伸的各种洞穴。正好冬姑娘此时飞出了黑暗泥土里,可以休息一下,已重新聚一聚魂力、体力身体。她很快地都还原回一个冬姑娘了,这里好像没有其他人,是一个公园。外面的雪也不知什么时候早就不下了,冬姑娘看了自己一下这身是雪花王子给与她的无比珍贵的、世界上根本就不可能有的、无法与它媲美的给她穿上的这套白天鹅绒般的雪花棉袍子,一时间她眼泪欲眶而止,她十分珍惜地,用手指轻弹着雪袍子羽毛上粘的泥沙等脏碎物,她站着一使劲抖身“嗬”一道银光向周身外闪去,随之这身天鹅绒的雪花棉袍,还同王子刚给她穿上时一样的雪白而结净,没有一渍沙子或其它的碎屑能黏在袍子那些白毛毛上的。这所公园冬姑娘是熟悉的,但她一般是不敢来的,她以前来过这里,那些人都不能是常态的眼睛神态看她的,因为冬姑娘穿得很旧、很贫穷的样子。此时她靠在椅子上,想稍闭一阵眼睛休息一下。一个熟悉的声音打响了她的耳畔:
楼主真爱圣所TY 时间:2019-10-23 17:05:47
  第五章:姐姐欲和好
  (1))
  作者:真爱圣所
  “小妹!小妹!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坐着呢?”
  冬姑娘刚刚坐下,身体被在地下那些弯曲的洞穴,梳勒得疼痛,还没有完全消失恢复正常呢?她却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声音,便睁开了双眼,“是你,春姐。”这是她一父一母同袍的亲姐姐。自从她们的母亲前几年也去世以后,她再没登过冬姑娘的门,这几年没有联系,冬姑娘一人贫穷潦倒,孤苦伶仃,倒去找过她几次,但她却丝毫不搭理她,更谈不到接纳和帮助,就是一次也没有。但这些事情都过去了,冬姑娘想,这些事情都过去了,恨不恨她都无所谓了,她的心里像是被磨平了似的。
  “哎呀呀!哎呀呀!我的亲妹妹,我的亲妹妹,我不就你一个妹妹吗?你怎么也不来找我,同我联系呢?”说着话她那双粘着很长假指甲的双手,就不离开冬姑娘穿的这身绝比天鹅绒般高贵的雪袍子了。
  “哎呀,真是羡慕死了,我混了这么些年,还从来没有这么一件这么高档的皮草呢?”说着话,她一双贪婪的眼睛都快掉到冬姑娘的皮衣上,不冲着她的脸。
  这时在春姐身后还跟着一个老头走了过来,他冲着冬姑娘笑了笑:“噢!这是小妹啊,你好你好。”便把一只手伸了过来。
  冬姑娘有点生烦地同他握了一下手。
  这个老头对冬姑娘不大感兴趣,可能是因为冬姑娘长得确实没有春姐漂亮,她矮矮的塌鼻子,双眼角还向下耷拉着,嘴唇厚还较大,她实在很丑,她个子还矮,她穿的的这身皮草大衣,坐在椅子上就显得更短矮了。
  冬姑娘没有心思同他们说话,身体各处还有丝丝的疼触。原来他们俩个是来公园观赏雪后的景致的,这公园下雪后,也没有什么值得看的,因为也没有雪中梅花开,所以基本上也没有其他人,再说冬姑娘真是勾不起这老头的兴趣,所以他拉着春姐催逼着她要走。
  春姐就赶急说:“妹妹我们加上微信。”
  冬姑娘一愣说:“我那手机发不了微信。”
  “看你还那么老土,穿得这么高贵,不换上个荣耀、苹果智能手机啊?还用那老式按键手机。”
  冬姑娘已把老式按键手机掏了出来,春姐说:“我给你顶个电话过去,你的号码是多少?”小妹告诉了她,她顶电话过来,完后就挂了。
  “以后给我多打电话,我们是亲姐妹,到我那儿去哈妹妹。”说着兴冲冲地被她的老头拉走了。
  他们俩走后,冬姑娘的心里很不是慈味,以前她遭难时,去找过她——这个她唯一的亲姐姐好多次,她理都不理她,今天却特别地对她好,还那么的热情,又给我留电话,叫我多给她打电话,又叫我到她那儿去。小妹的心里还是没有整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小妹真是太傻了,不过小妹的心里已经不想同她的姐姐有打交道的念头,同世界上那些富人、有权有势的人更是厌倦了。她站了起来,整理整理头发,她想一鼓作气,越过这座城市吧!不要在这显眼的地方坐着了,她虽然身上还有些疼,身力没有完全恢复。她本来是属于这冬天的空间每一块土地的,“咳!——”她只有从这地下通过了,那地下的那些小生灵们倒是尊敬她、崇拜她的。
  世上再也没有理解冬姑娘的心里的苦楚的,包括她的唯一的亲姐姐,前些年她还是一直不理她,躲避她的、鄙夷她的,就都是因为她穷哇!可是她向前走了几步,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今天她无意中碰到了她的姐姐,她的亲姐姐是一反常态,对她是出乎意料地亲热啊!又好。
  可能是这身天鹅绒的裘皮大衣,起了作用,她是因为我有钱了,是高贵的人了,我何不就穿着这样子富贵的大衣就往前走呢?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10-23 18:30:50
  写的很好,为楼主精神点赞
楼主真爱圣所TY 时间:2019-10-23 19:54:38
  @贰拾叁划 2019-10-23 18:30:50
  写的很好,为楼主精神点赞
  -----------------------------
  多谢点赞,晚上好。
楼主真爱圣所TY 时间:2019-10-23 21:30:18
  第五章:姐姐欲和好
  (2))
  这,这么高贵的天鹅绒的裘皮大衣,到底起了巨大的作用,一路上投来了许许多多青睐和直盯着她看的目光,有的“啧啧”的议论很惊奇地看着她的。冬姑娘觉得没有必要理她们了,即使以前有的人她早都认识的,而今天却投来了惊奇、羡慕或带谄媚、阿色的目光,冬姑娘还是径直地往前走。她被前方南北马路东侧靠江边的生长的还贪青的高大的树木所吸引了,她想:这季节已是入冬有些日子了,土地都冻了,别处的树木早都落光了叶子,而这儿的庞大的树木远看茂盛地生长着。树木在温度低于摄氏十五度以下,就停止生长了,叶子只能枯萎地往下掉,要进入冬眠状态,而此时的白天气温也只有零上五六度左右,晚上却在零下五六度、七八度的。
楼主真爱圣所TY 时间:2019-10-24 08:54:07

  第六章:出版业“春天”1
  作者:真爱圣所

  冬姑娘横穿过了南北这条较宽的大马路,对面的大门两旁挂着B出版集团总公司的大牌子,还有D出版社的牌子。冬姑娘像是不屑一顾地就走进了这家庞大的出版总公司基地院里,她向身后望了望,那大门两侧就是这公司的两排大楼,大楼下门边有保安室的小房子,小房子里是有保安,还走出来两位,但他们并没有叫她和喊她,是冬姑娘的天鹅绒大衣太耀眼了,太炫富啊!他们是不是觉得眼晕了,没必要登记她?
  冬姑娘倒没有去想这些,她是直奔这院子里面那好多些也是发青发富了庞大的高树而来的。她向东走,这院子东面是下坡的也很宽阔,是靠着不宽的江水边,这出版基地公司的南北地界像是很长很长,像是一眼望不到头。这些树靠坡的上面,在人踩出的路口处或甬道口出,多是栽的较粗的松树,有些的已经完全死了,或是半枝半绿,剩下了几朵绿叶……在下坡半坡处,竟是些变了种的树木,且高大的生长着,这里像没有了四季,全是春季更是夏季的,这里没有下过雪。冬姑娘定睛望那高大的树上,是杨树的叶子吗?比杨树的叶子要大,是菠啦棵柞树叶子吗?也不是……在那些高大的树林下树根的周围,有着大大小小是追肥坑的痕迹。这时看有无数肢光着的胳臂伸向了这些大大小小的坑中,从南到北像是望不到头的,这些大树木的周围很多的坑坑边都是伸进这样的胳臂。那些大大小小的坑子,仿佛就是张开着大大小小无数张的口,从口里伸出就是带蛇芯的舌,也像是吸盘式针管的口器;它们伸向了这些胳臂弯静脉处,它们的嘴唇上舌头上就满是血,就咽下去;它们这些大大小小的口,仿佛还在等着什么,舌头在它们的口中仍向外馋勾着、馋摇着。这些伸出胳臂被吸了血的人,仿佛还在傻等着:他们不时地向那高大的密密的树叶上望去,像在那些树叶上,找自己的名子,且被风吹落的飘向远方各处的树叶中,并没有一片叶子上写上自己的名字,落下近处的更是没有。他们有些失望,也有的生气,就再一次次地把胳臂再伸向那些坑里,再被吸、吸几十次、上百次以上的血;他们就再一次次地上百次以上地向那高大的树上盼望张望,那些长出来的树叶上,还是没有自己一次的名子,他们不得不退后了。有几个人却伸出了他们的另一只手,手上拿着一朵就是从这些大树上飘向远方的广告花瓣花絮——都是征稿投稿的具体要求曰:特别困难的还更照顾的免费字样,有的其中写着,只叫你买他三本书,或三本刊物就可以了。他们觉得还可以,更觉得这些出版商,还有同情穷人的心,“特殊困难的可以免费”。他们把这些“花朵”拿在大淫嘴(坑中)的眼前晃动,像是同它们辩论一些,这些大大小小的嘴像不大同你辩论,他们也伸出一只手说:你们手里拿的我们的广告,那都是面上的,现在我拿出来的才是我们最终要兑现的协议或合同:你出一本书,最少你要交一万、两万、三万、四万、五万……看出的数量而定;你要发表按一千字一篇文章算,也要现交预购五本杂志,计:四百九十元,每本按九十八元算,字数再多递增。这按一千字的文章,同众作者入住一本书里,也要先交预购款按每本一百九十八元,购五本书,计:九百九十元。这时,这几个同他们辩论的人才恍然大悟,说:你们这是陷阱,是欺骗,你们开始的那征稿、投稿的要求里,怎么不写清楚,一本刊物要九十八元,这五本就快到五百元钱了,一本书要一百九十八元,五本书快到一千元了,你们真是大骗子,我写一千字,还要交你们一千元。还谈什么困难要免费?
  大淫嘴这时就不说话了,把它们的大嘴闭上了。反正它们知道,你们不交足了钱,你想在它们的那棵又高又大的树上树叶子上留名,是不可能的。这些人无奈,明知上当受了大淫嘴们的骗,可文章已经费心费力写出发给它们了,力还能白出,还差这一“嘚瑟”?还是把钱如数投进了大嘴的坑里。这时再看大树上面的叶子上,就出现了他们的名子了。那些不愿意如数交钱,或自己的经济自够维持自家的生活,或就连维持生活都难的人,就算白被骗熬夜写出了那么些文章发给它们,就都退后了。
楼主真爱圣所TY 时间:2019-10-24 16:38:25
  第七章:出版业“春天”2(1)
  作者:真爱圣所
  来了另一批人,这些人看来更多,像是大树们的“主力军”。他们围满了大树周围的大小坑边,伸出手来,把袖子挽了起来,照例坑里伸出来各色的舌头,它们像是象征性地舔舐了一下这些胳臂弯的静脉处,并没有吸出血来,或是半象征地吸出很少的一点血来;这些舌头更多的舔一舔他们臂弯上的汗,胳臂腋窝的汗,额头上汗,也淫笑着舔舐着他们中有的胳臂弯的下处又生出一只手来。这些人也似淫笑着,看着大嘴们,当大嘴们又亮出他们的最终的协议或合同时……他们不思索地就看是往大淫坑里投钱了,最少五六张一百元的,十几张,几十张;树上就长出了一片片新叶,上面写着他们的名子……接着一捆、两捆……无数捆都投进了这个大坑里,当扔进较多捆的人,他们中有的也伸出他们的另一只手:花瓣上写的特殊困难的可以免费的字样,这高大树上便飞也似的长出一叠一叠的叶子,这也显给大淫嘴面前看,他们像是讨价还价,大淫嘴也能让点利,说:可让你百分子一,百分之零点五……他们便从那快要扔进那大淫嘴坑里的捆捆里,抽出几张来。原来这花瓣征稿上的“特殊困难”是针对有钱人说的,这可以说是八九千万对一亿元说的困难。高大树上的虫子便吐丝绣装好了绣上图案,在封面上就绣上投钱者们的名字,他们便留了一点小名。虽然树上早刮起风,要想把这些已绣装好了一叠叠一捆捆的叶子吹飘送向远方,但这些叠叠捆捆的厚叶子,在绣装时它们就早开始黄霉烂了,这些叠叠捆捆同封面一起松烂斑驳纷纷飞散落下树来了。那满树上具有激素成分和化肥催生出来的叶子虽然在树上还继续不停歇地生长着,且长得又快又浓密,肥硕而好看,但也都很快都发霉烂掉了——长了再烂掉、长了再烂掉,它们就这样像快速地反复着……这里是没有秋冬季节,永远都是暮春和盛夏,
楼主真爱圣所TY 时间:2019-10-25 07:46:53
  第七章:出版业“春天”2(2)
  作者:真爱圣所
  冬姑娘眼睛看酸了泪流了,心里累塌了,她无兴趣地再看下去,她挪动着步子向北走去,看看最北面是否有出口,走出出版基地的大院落。相同这坡地上生长着这些高大的树都是这样生长的情景,而靠土坡的下边江边,是生长些柳树,这些柳树都是倒向了不宽的江水面上,像是爬不起来的样子,枝条贪长得很长到江里很远。
  更奇妙的事情发生了,迎面扑来的那高大的树木满树的枝杈叶芽上,都层层叠叠地迅速像影视剧里的蒙太奇快镜头似的,开满了红红的花朵。那一片一片盛开着,像迅速地叠加叠开满树的——那略卷翻翻花瓣,有像喇叭筒状、像大牡丹的花瓣,美人蕉、还有像大鸡冠花也是层叠成捆了。这些花瓣上的纹理图案颜色,都像是火红的一百元钱的人民币长成的。这些花瓣层叠成张地开完了、要谢,被风吹起吹落的时候,但早已被从每朵花芯中间伸出的长长的须花丝——它们弯弯曲曲的像是一串串突出来的银行账号给吸了进去,没有一片、一叠飞向远方或落到地上的,这时那些长丝才满足地收了回去。
  那开完花的子房,便长成金镏子果实,被大树上方枝干上,张开了的几张嘴、像是这大树树洞上的上口,都给吸了进去。当然这些开过花、结出金镏子果实后的枝杈芽,又在迅速地开花、结果,开花、结果,持续着像是不能停下;而大树上还能新生出更多的枝芽来继续着,开花、结果、开花、结果。冬姑娘也看出名堂来了:这些大树虽然它们没季节、不受季节的约束的生长;表面来看,它们长得又粗又高,树冠庞大,但它们的树干里面,早已经是空洞的了,树根底下,也有很多的树洞。冬姑娘已无心去研究这些的,她继续向北走去,可有些挪不动身子了,她倒在了那棵大树的底下。
楼主真爱圣所TY 时间:2019-10-25 08:24:09
  细看就是有味道啊,这些花结出的金镏子,都到哪里去了啊?
楼主真爱圣所TY 时间:2019-10-25 08:27:47
  花儿又是什么长成的 呢?噢!是人民币噢。
楼主真爱圣所TY 时间:2019-10-26 08:59:22
  第八章:树花之谜1
  作者:真爱圣所
  当冬姑娘昏昏沉沉地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是飞翔在天空中了,她想这下好了,自己是飞出了这座城市了。是雪花王子为她穿上了那身比天鹅绒还尊贵的雪花绒般的大衣,化作了一对硕大的天鹅大翅膀,一下子把她驾起飞向北方的天空。她的确出了这座城市,她在半空中继续向北飞去,她想到她理想一些的地方去,那里一切不用交“买路钱”的。
  “咯棱”一下她受阻了,“嗬”这天空都是几百米高的高空了,难道还有她在南面挖苏子、蒲公英、亲们菜、苦叶地丁时,秋老板设圈得东西五六十公里长的铁栅栏吗?她的确在高空中被弹了回来,像是“触电”但没有那么疼而已。的的确确在她被碰阻那一刹那,一闪亮时,她看见了一张无形的大网,在天空中立向了地面,东西是很长的,也纵向里——这张无形看不见的大网,也是密密的树杈树枝纵织交错的;这立体面上刨体向里,都有密不可数亿亿兆兆根根无法数清的“气根”抛着、悬着、扎向下面的……那树的桠桠梢上,仍然也开着、伸着脖子的各态的花:它们大都懒洋洋地坐着、趄着、歪斜着、躺着、卧着……花须伸得很长很长……
  在那瞬间眼前闪亮时,在这些庞大的糜烂树花最底根须的下面,是一片广大的小草和芦苇;那它上面那亿亿兆兆根根无法数清悬着的“气根”,就都是吸在小草和芦苇叶、芯叶上,它们并没有深扎在土地上,仿佛是踩在小草和芦苇们的肩膀上和头顶上生养的,和养那些更多更粗的亿亿兆兆的大气根;就这样架起了空中庞大的密不透气的权力大网。
  这是冬姑娘刚才被撞“一闪”时看到的景象,空中又是正常的天空什么也看不见了。冬姑娘想:我就是飞不过去吗?她徘徊着只能盲目的、用力再往前飞,可这一下可有点惨了,她的头像是被无形的电网铁丝扣卡住了,或是大树杈给夹住了;眼前那些树桠桠枝梢上的花,像是都在笑话她、冷笑她的。它们各树上的花,大都伸向了右侧方向了,根本不屑一顾,不拿冬姑娘一回事,不看她一眼。这庞大的从地面到空中密而看不透无尽的花,大都弯伸长了脖力,伸向了右侧,那远处的也都能把花茎拉长脖力伸了过来。
  这右侧到底有什么呢?把这庞大的森林各态的花大都吸引了过来?冬姑娘的脖颈还没有缩退回去,仍在这张无形的权力大网上卡着,她忍疼看着:这右侧也有看上去数不清的花,它们像白莲花、白牡丹、白玫瑰甚至还有白兰花,它们或阿谀、或谦恭等姿态,也把脖力都神了过去……那庞大无以计数的大树花们,就伸长了花须、舌;花瓣早已笑了,它们要同那些白荷花瓣、白牡丹花瓣、白莲花瓣、白兰花瓣交配了。
  在这同时那些大树花们在空气中的大粗气根吸盘,也偷偷暗暗地伸向了或等待着——那些荷花、牡丹、玫瑰、白莲花的根须,它们也是偷偷地伸向了那些粗大的根须吸盘里,把高级“营养”输送给了这些大树花们。它们便花天喜地唱着情歌,把头一仰一歪,就在送给它们眼前的白荷花片上、白牡丹花片上、白莲花片上、白兰花片上,吻上了一圈圆圆的、象是“公印”;这些吻上“公印”的片片,便畅通无阻,漫天张扬着……
  大树花们的无数根气根、储藏茎、就变得越来越粗,分布了本土密密麻麻、地下宫殿、钱仓,金屋藏娇。也伸到了本土以外。
  可是冬姑娘再定睛一看:这些庞大树花们连同它们无的数宫殿,都是建立在半空中——空中楼阁,是踩在或骑在小草、芦苇们的头上而形成的;吸着小草、芦苇们的体液,而连着那些荷花、牡丹、莲花、兰花们的致富发财花们——它们并不是实实在在本本分分、深扎在每一块、每一寸土地上的。
  冬姑娘实在坚持不住了,她又累又疼。她用力地踩住那“无形”的网,把自己脖子拉缩了回来,全身都疼痛,无力地左右来回地飞了飞,有时翅膀还是能又碰到了那张无处不在的大权力无形的网上;她只有往回飞了飞,又往右边飞去了,不料又撞到了“网”上去了,冬姑娘又忍痛地再定睛一看:这正是那些也是数不清的荷花啊,牡丹、玫瑰等发财致富花盛开的空间;她继续仔细地往下看:才又发现了秘密,原来那些被大树花们吻上了“公印”的一张张花片,它们大多下面还有一张,它们并不是单片花,是双层的,这样它们一般就逃过了那些“公税”了;便可暗地里自由地交配了,而它们便发育得更有兴趣,它们花片下的子房便可比原来膨胀几倍地、结出更多的金果子。看得出来这已经是这帮这数也数不清的发财致富花们的惯用伎俩。
楼主真爱圣所TY 时间:2019-10-26 18:33:03
  冬姑娘被电网阻挡了啊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