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候

楼主:白鹭情思 时间:2019-10-24 13:25:06 点击:8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守 候
  又是一年收获季节,也是父亲最开心的时刻。今年天气干旱,为了侍弄这几亩口粮田,父亲总是时不时的熬夜抽水灌溉,有时甚至没日没夜的忙。他每天早晨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跑到田地里转一转,轻抚着他的庄稼,像对待小时候的我。从柔弱的秧苗,到刚抽出的穗子,再到灌浆的稻穗,白色的稻花以及眼前的沉甸甸的稻谷。他的眼里满是爱怜,这让我竟然有些嫉妒了。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只是在我们小时候才会给予我们这样的慈爱。
  父亲对我们兄妹三人要求一直很严格。虽然我们都已到了不惑之年,但是我们在父亲那里很少有话语权。每次见面,父亲总是要把每家的生活和工作情况问个遍,特别要问一下与人相处的情形。不断的叮嘱夫妻间要相敬如宾,敬重双方父母;工作要勤勤恳恳;与人相处要谦让、守信。在父亲那里,我们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
  父亲的年纪大了,我们经常劝说他不要再种地了,每次他都说:“过两年就不种喽”可这样的话重复了一个又一个两年。
  父亲的辛劳总是能换来丰收。每到新粮出来,他都会到机房把米机好,然后一边用手抄起新米放到鼻尖嗅着,一边第一时间通知我的哥哥和妹妹回来,希望他们尝尝新米的味道。“好香,熬稀饭煮干饭都好哦!不要菜也能吃两碗!”每次打电话他都那么开心,说起来也是那么带劲。似乎这稀松平常的大米就是诱人的人间至味。
  我知道,我的父亲是经历过六零年的,留在他记忆深处的,最难耐的是饥饿。几乎被饿死的经历让他始终不能改变对粮食的尊敬。每每看到开发占用到耕地,他就会叨叨:“这样搞下去怎么得了哦!”饭桌上掉下的米粒,他都是立马用手拾起来丢进嘴里。最近,中央强调粮食安全,我忽地觉得他老人家这些年的心底坚守,和中央的粮食政策是那么的一致。粮食安全是国家安全的前提啊!
  父亲不仅种粮,菜园也打理的井井有条。一年四季,三分地的菜园总是种的满满的,而且品种繁多。
  菜畦永远是碧绿的,菜地不闲。菜地全是他一锹一锹的挖过来,翻过去。“清明点瓜豆”“头刀韭香炒鸡蛋,尾刀好腌韭菜豆”“头伏萝卜二伏菜”每一种蔬菜成熟可以吃的时候,父亲就会给儿女们打电话,还会教你做菜。望着儿女们沉沉的大包小包拎着他亲手侍弄的菜,父亲开心的像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嘴里不断的叮嘱着“吃完就回来,吃完就回来啊!这些都是自家种的,绿色食品!”在我的记忆里,这样的场景不断的重复着,一遍又一遍。
  看着乡亲们不断的搬到县城居住,哥哥和妹妹曾多次和父亲商量,希望他不要再种地了,搬到城里去和他们居住。父亲却说农村多好呀,空气清新,鸟语花香。我知道父亲舍不得,舍不得他的几亩地,舍不得心中的那份情结。他要守着,守着儿女们的菜篮子和米袋子。
  他的菜地和粮田不远处,就是我祖父母的坟墓。有时,父亲在劳作停下来的时候,会默默的注视着那里。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一直很孝顺。听奶奶说,父亲十六岁就撑起了这个家。那时祖父母体弱多病,基本失去劳动能力,十六岁的父亲起早贪黑、不辞劳苦的忙碌着。不仅要养活这个家,还要供养上学的小自己两岁的弟弟。听小叔说,他多次看见自己的哥哥挑着担子磨破了肩膀,被荆棘划破了手臂,于是向哥哥提出不再读书,来帮助哥哥减轻负担。可是哥哥却不同意,告诫他:“没有知识怎么能行,读书是我们农村人通向城里的唯一捷径。”小叔现在讲起他的哥哥,依然心存感激。长兄为父啊!
  体弱多病的祖父过世早,年迈的祖母一直在我们家生活。那时我们尚小,每次看见父亲赶集回来带着的那些糖果、饼干、水果馋得口水直流,我们知道那是留给祖母的,便懂事的跑开了。我们偶尔也会分得一些,那简直像过年一样高兴。祖母最后的时光是在床上度过的,每次吃饭都是父母轮流给奶奶喂饭,等祖母吃好了,他们才吃。幼时的我们早已把孝道刻在自己的心灵深处。
  父亲特别好客,家里隔三岔五的来客人。听母亲说父亲特别善良,那时讨饭的人多。只要赶着饭点到我家讨饭的人,父亲总是热情的邀请他们入座吃饭。记得有一年过小年,我们全家正在过年,有一位白发苍苍的奶奶提着背包,冒着大雪来到我家门口,看见我们在过年,便向门口的角落挪了挪。这一幕正好被父亲看见,他立马放下酒杯,转身走到门口把她邀请进来,母亲早已准备好碗筷。父亲让我们逐个向奶奶问好,并给奶奶送上新年祝福。年少的我们总以为他做得有些过了,父亲说:“要饭不为孬,扔掉棍子一般高!”父亲挽留这位奶奶在我们家住着,一直到过完春节奶奶才走。临走时父亲还给奶奶买了新衣并赠送了路费,仁爱的种子在那时那地在我的心里生根发芽了。
  这两年,母亲要帮妹妹带孩子,父亲就一个人呆在空旷的老屋。我和妻子多次提出,让父亲搬到我家住,可是一向不愿麻烦别人的父亲连他的儿女也不愿麻烦。他总说:“年轻人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他自己怎样对付都行。”好在他和我们一墙之隔,我们还能照应。
  今年我的孩子升学去县城读书,伴读的妻子总是往返于城乡之间,而我一直在家陪着父亲。妻子常常叮嘱我:要给父亲晒被子,要多去陪他聊聊天,饮食搭配要均衡。每次接到妻子的电话,听着她的絮叨,想到她往返于城乡的辛劳,我的心里总是充满感激。
  父亲满头的银发和瘦弱的身体,显然老了,但是,我却发现父亲似乎依然有使不完的劲。每次和他聊天,他固执的规划属于自己的那份梦想。
  父亲不仅对我们兄妹三人要求苛刻,对孙子辈也同样如此。什么大孙子必须要去当兵,保卫祖国;孙女作为护士要严格自律,以治病救人为己任;小孙子要好好读书考上大学,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去西部扎根。
  父亲守着自己的土地,守着心中的梦想,守着那份无法割舍的乡愁,守着他心底仁爱道义,而我和妻子也就这样一直默默地守在父亲身边。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