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枚扣

楼主:甜甜的熊小七 时间:2019-10-31 10:41:00 点击:4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章·花轿临门

  具体是怎么档子事,婉思已经彻底混乱了……
  洞房里只有她和喜娘,还有她饿的咕噜咕噜的肚子!婉思心里是怯的。虽说押镖跑江湖,但那都是整个镖队一起,大家各有分工、各司其职。而现在,只剩她一人!而且这趟“镖”是一辈子。
  在男人堆里长大的她,本来对男人没什么恐惧,可自打她前天下午走镖回来,进城的那一刻开始,以前所有的认知全都颠覆了!
  吱~ 门开了!
  “新郎官,你可回来了!”喜娘迎了上去。还没等她再说下去,就被一个浑厚的男声打断:“喜娘今日辛苦了,吃酒去吧。”
  声音听起来像是有魔力似得,一下就吸引了婉思所有的注意。婉思紧张地捏紧了衣角。说实话衣角已经都被揉捏的皱皱巴巴不成样子了。婉思肚子里的鼓好像被这声音吓退了似得,不敢响了!
  可恨得是,心里的鼓打得更紧了!捏着衣角的手开始冒汗了。婉思不自然的动了动。头顶的喜冠哗刺响了一小声。
  男人好像在桌上放下了什么东西,婉思蒙着盖头看不到,只听见他说:“过来吧。”
  婉思愣愣的的,他让谁过来?屋里还有别人吗?什么情况?婉思下意识的抬了一下头。喜冠上的步摇哗啦啦的像唱歌。
  婉思还没回过神,就听见脚步声,一步步走到床边。婉思本能的向后躲了一下,她低着头看到一支修长的手伸到盖头下,那手白白净净,手指很长,指甲里也非常干净,和以往她见过的男人的手都不同。
  还没等她回过神,就听到那个声音说:“来吃面。”说话的人语气很平静,声音厚实,不急不缓的。
  婉思傻傻的,抬起手的那一瞬,想想好像哪里不对。她没有去牵那支漂亮的手,而是轻轻捏住了那人的袖口。
  他微顿了一下,转身引着她走到桌边。婉思的头冠发出铃铃的碰撞声。他好像没听见一般,也不揭盖头,就这样让婉思和他坐在桌边。
  那双很漂亮的手递给婉思一双筷子。婉思真心是饿坏了,从他进屋就闻到了香味。婉思接过筷子顺着香味看到了桌上那碗还冒着热气的阳春面,转身就低头吸溜吸溜吃了起来。吃面嘛,难免发出声音。这是两天来婉思吃过的第一顿饭!而且是在长途押镖回来之后!婉思一边吃面一边回想这两天的事:
  押镖回来的路上听说朝堂上最年轻的世袭爵爷要娶亲了。进城后不时有人笑眯眯的看着她,还有人向她恭喜道贺。再后来回到镖局门口就看到大大的喜字,火红的灯笼挂的满镖局都是。再再后来,就被阿爹叫进了房,说灿爵爷上门提亲,明天花轿临门就要娶自己过门了。再再再后来就更扯淡了,镖局里最不着调的小九给她贴上胡子,接过阿爹递过来的银子说:“师傅放心,小九妥妥的。”拉着自己就去了青楼……
  想起青楼里的事婉思就脸发烫,嘴里的面条也捣乱,噎住了!婉思不住的咳嗽,想把噎住的面给吐出来。这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后背被不紧不慢的拍打着,盖头下递过来一杯茶水……
  噎住的面顺下去了。婉思放下水杯,静静的坐着。她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不明白为什么朝堂上一等一的少年爵爷会迎娶她这样一个镖局的女子?不明白为什么阿爹问都不问她就同意了这门亲事?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当时在青楼里羞成个红柿子样,也没夺门而出?更不明白自己就这么被折腾了一夜,沐浴、更衣、盘头、开脸、化妆、听喜娘唠叨……然后顶着几斤重的头冠,盖着个闷死人的红盖头吃了一碗阳春面?
  就在她满头黑线的时候,盖头揭开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