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仙奇谭

楼主:徐博文777 时间:2019-11-08 11:48:07 点击:84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古之时,四海八荒遍布奇珍异兽,一画开天后,天帝私定女娲所造之物为万物灵长,掌控下界,世间众兽不服,继而反抗,化为妖界,以妖尊赤霄为首。
  仙妖一战八百年,仙界不敌退守九重天,在此危难之际,仙界有人献计,因妖狂躁,贪婪,从而离间妖界,一时间四大妖王中两族妖王反叛妖界,分别是龙族与大鹏金雕。
  峰回路转,妖界不敌,天帝集世间五行消长之力强行将各妖王连同赤霄压在昆仑玉虚山之下,昆仑心锁之处封印诛仙诀,凡是五行之内灵物不得靠近,否则魂飞魄散不得超生。
  另有一批功力尚浅的妖兽随着时间推移有些藏于凡间,有些则被抓住,要么夺其内丹,要么封印于蜀山。
  世间太平万年,而这凡间便有了新的名字——人界。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7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徐博文777 时间:2019-11-08 13:20:05
  在醉仙谷的入口处,一位身袭黄色紧身衣,腰间外搭百褶莲花裙的女子在眺望。
  “这里面仙气缭绕,想必一定是住着仙人吧,倘若我真有幸找到仙人,那我爹还不把他的家业统统传给我。”
  说罢黄衣女轻快的哼着曲走向雾霭深处。
  在这个深谷的中心是一个深不见底的獠池,其实也就是个一个水潭,而这水潭的活水全倚仗这山涧的瀑布。
  突然,水里快速略过一条黑影,一条五尺来长的黑鱼,一半银色鳞甲,一半红色鳞甲从水中越出,而在微弱的光线中上面仿佛还骑着一个人。
  “叫你还用劲。”这是一个约莫十六七光景的少年,穿着一个看上去比较老旧的裤子,没有上衣,骑在这条大鱼身上,两手紧抓着大鱼两个鱼须,侧翻至空,顺势一脚把大鱼从空中踢向了岸边。
楼主徐博文777 时间:2019-11-08 13:22:23
  随即少年便从空中一个猛子扎进了水潭里,等他悠悠的摸到岸边,谁知一个形同猛虎的黄狸山猫一口叼住了大鱼一路小跑的消失在了迷雾中。
  “什么东西?趁我之危,抢我午饭,等我抓到你,把你做成晚饭!”随后少年爬上岸穿上枯草编织的草衣,拿起旁边的一把剑朝山猫消失方向跑去。
  一路辛苦,黄衣女子千难万苦从山下爬上山顶,眼前的一幕她有些惊愕,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全部由铁剑堆造而成的一间铁屋子。
  黄衣女子好奇的走到房前,这居然还是个二层楼,房子完全由剑拼铸而成,但是看样子却像是把一把把剑吸在了一起,拼凑成了这个建筑物,深色的剑在上层,浅色的剑在下层,楼梯踏步是由剑鞘搭接而成,她伸手去触摸这剑打造的强身,没想到寒意绕指,不慎剑气一过划伤了手指。
楼主徐博文777 时间:2019-11-08 13:25:52
  黄衣女皱眉迅速抽回手指,放进口中,剑气把手划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了一声叫唤:“臭山猫放下大鱼,饶你不死。”话是这么说,随即便将手中的剑朝女子丢去,女子余光看到一个好大的暗器飞过来,可是速度太快,大脑只有一念闪过,今天姑奶奶的小命怕是要丢到这里了,她慢慢的闭上双眼。
  这把剑乘着强势的银光剑锋,划开周遭的冰封气流飞向黄衣女子,就在剑心指向女子眉间的一瞬间被弹向天际,过了许久才缓缓落下,直直插入女子面前的地里。
  少年兴高采烈的跑过来,以为自己又可以大餐一顿,谁知站在眼前的居然是一个人,这个人头上有两个跟蘑菇一样的发饰,眉毛比自己细而且长,嘴巴也比自己小但是透着红色,个子也是比自己小很多,一身黄黄的衣服,特别像前两天老鸭孵出来的小鸭子,可是这个人脸好白啊,感觉嫩嫩的,就像夏末秋初的玉米。(原谅我们山里人,这已经是我的形容上限了。)
楼主徐博文777 时间:2019-11-08 13:27:43
  女子慢慢睁开一只眼,漏出一条缝,一看一把半身高的剑插在地上,一下腿软瘫坐在了地上,差点要哭出来的感觉,但是一看另一边有人张着嘴看着自己,连忙带着气,问道:“是谁把这个东西扔像我的?”
  “我去,还会说话。。。”少年脸角都开始抽搐了,“废话,我还不会说话了?你是谁?说!这剑是不是你的?”女子气呼呼的质问少年。
  少年缓过神来,回答道,是他的。
  女子一下子就站起来了,气的她拔出地上的剑,这把剑黑漆漆的有三尺长,感觉很重,但是女子居然不费力的就将它单手举了起来并指向少年,说道,“快向我道歉,不然我这就。。。”
  女子话还没说完,这把剑发出了刺啦刺啦的声音,随即开裂开来,黑色的漆体一块块掉下来,银光四射,一道湛蓝色的波光击散了整个山谷的浓雾。
楼主徐博文777 时间:2019-11-08 23:41:53
  女子愣了好一会,然后把剑仍在男子面前,磕巴的说:“不、、、不是我弄坏的,我就抓了一下他什么都没干,他自己就裂开了,不怪我,多、、、多少钱好商量,我、、、我赔你。”
  谁知少年看到剑变了样子,立马跪下嚎啕,“爹,我对不起你,你给我留下的剑被一个活着的怪人玩坏了爹,你千万别怪我啊。”
  听到这,女子就火了,什么叫怪人?没礼貌,我哪里怪了?
  少年再看看眼前这个人,连忙改口“爹,儿子可能很快就去找你了,这个人长得好像鸭圈里的小黄鸭呀,有可能是个鸭子精,怎么办,我就要被吃掉了,儿死的冤,儿不甘心啊!”少年越哭越伤心。
  “喂!说是鸭子精呢?你才鸭子精,你们全家都死鸭子精!”黄衣女子指着少年生气的骂道。
  就在这时那只叼着大鱼的大山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可能迷路了,少年定睛一看是自己的午餐,哪有心思关心剑了。
  “别跑我的午餐!”只见少年从腰间随手掏出三根银针,朝山猫丢去,嗖嗖嗖,三声过后精准击中山猫。
  黄衣女子惊讶的捂住嘴,这小子功夫了得啊。
  “嘿嘿”一阵憨笑过后,少年跑到山猫跟前摸着他头上的毛说:“这就定住了吧,别担心我只是封了你行动的穴位。”山猫听到后放心的眯上了眼睛,此时的它还有点享受少年的抚摸。
  少年又摸着山猫的腿说道:“这腿很结实啊,烤一条腿够我一顿吃的了,哈哈哈”
  听到这,山猫的眼泪开始在眼睛里打转了。
  “赶紧走,爹爹说过猫有灵性,再偷我吃的,我把你皮拔下来过冬穿!”少年接连拔出山猫身上的针。
  山猫见状赶紧跪下叩首,随后一溜烟跑远了。
  少年拿起大鱼走到女子面前拿起地上的剑。
  “哇,不是剑坏了,是剑变漂亮了,蓝光闪闪的,这样下次都不好意思用你砍柴了。。”说着少年开心的朝剑阁走去。
  “喂!你当我是空气吗?”黄衣女子生气的朝着少年说着。
  少年突然想起来了这件恐怖的事情,吓得刚抱着的大鱼掉到了地上,惊恐的慢慢转过身来。
  “干嘛这个表情?我又不会吃了你,人家女孩子,你以为跟你一样跟个土著似的!”女孩指着少年生气的说。
  “女女女。。。女人?”少年连忙看了看女子的胸和臀。
  黄衣女子被看的好不自在,捂住了自己的胸说道:“你有病啊,乱看!没见过女人啊!”这一吼不要紧,随即少年便被吓晕了,黄衣女子凌乱的站在剑阁门口,仿佛被石化了。
  一柱香后,少年在嘴里有了湿润感的刺激后慢慢张开双眼,一睁眼就是刚才那个女子,她无奈苦笑的看着自己。
  少年立马抱起被子蜷在床角,说道:“你别过来啊!”
  “兄弟,你发烧了啊?我又不会吃了你,你怕个锤子啊!”黄衣女子一脸尴尬。
  “我爹说了,鬼怪比人可怕!”女子点头:“对呀,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妖怪!”
  “我爹又说神魔比鬼怪更令人敬畏!”女子接连点头“没错啊,你爹懂得不少嘛?一点不像土著人的父亲。”
  “我爹还说了,女人比神魔还恐怖!离她们越远越好!”女子继续点着头“对对对、、、啥?喂,我们女人是最不恐怖的好不好?你没见过女人嘛?和你们男人一样的啊有手有脚!,不信你摸摸我是不是一样的。”
  少年半信半疑的慢慢伸过去手,用手指戳了戳女子的脸,软软的很有弹性,感觉确实和自己一样,然后。。。他又戳了戳女子的胸。
  “啊!!!流氓!”伴随着尖叫,女子超重击一拳将少年从床上击飞到墙上。
  一阵沉默后,女子先开口说话了,“我叫戚琦,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含着泪,用冷毛巾捂着紫肿的眼眶说:“名、、、名字是啥?”
  戚琦嘴角抽搐了一下说“你没有名字吗?就是经常被别人称呼的那个称谓。”
  少年想了想说“有,儿子,这是少数时候,多数时候被叫做,狗崽子,还有长一点的,小兔崽子。。。”
  戚琦噗的笑出声来,你从小只跟你父亲接触过啊?
  “嗯”少年将毛巾翻了个面又敷在了眼睛上。
  戚琦四下里看了看,剑阁一层很简单,中间一个炼丹炉,这里一张床,那里一个桌子,桌子上有两个小人,一个大人牵着小孩,戚琦把他们拿起来,翻到背面,小孩叫韩凌云,大人的背后被划花了,看不清楚。
  “你叫韩凌云?”戚琦侧目瞄了一下少年。
  “我不知道啊,我说过我没有名字的。”少年有些疑惑。戚琦继续说:“那你不识字吗?这后面写着呢!”
  “柿子?你好贪吃啊,大夏天的哪来的柿子,你要吃我秋天可以采给你。”少年一脸认证。
  戚琦叹了口气:“哎,行了你以后就叫韩凌云,有没有意见?”
  韩凌云蜷起身子,接连点头表示支持。
  之后的时间戚琦打开了话结,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很快便熟了,通过凌云的自述,他从小在这里长大,人类只见过自己的父亲,他父亲教他采药炼丹,教他飞针技艺,教他如何保护自己,虽然他有一把剑但是却从来没有练过剑术,三年前父亲突然消失了,然后他就一个人一直到现在。
  戚琦问凌云要他的武器。
  凌云大方的递过去:“给,针剑。”
  戚琦翻着白眼对他说:“你才贱呢,你最贱。”
  凌云把东西递到她手里,心里默想:“爹说的对,女人果然是善变的,惹不起,惹不起。”
  戚琦拿起针看了看,这个针不是那种绣花针,没有针眼,两头都尖,有一扎长,“这东西你有多少啊?”
  “没多少啊,一共七支,爹爹说这叫七星针,七是阴阳数理中的变数,这种针法也有别的名称,叫什么我忘了。”
  戚琦又拿起剑端详,感觉像是个宝贝的样子,剑格是阴阳鱼,剑身看上去很鈍但是又能感受到它的锋利,或者是一种不可言说的威严,剑柄青色,一会冷一会热,仿佛像人有心跳一样起伏。
  戚琦把东西还给了凌云,在一阵安静过后,戚琦问凌云楼上有什么,凌云也不思索就回答,爹爹的房子,有啥自己也不知道。
  “我们去看看吧?”戚琦好奇的说。
  “我不!爹爹发起脾气来可是很吓人的。”戚琦觉得有点扫兴,毕竟她是来找仙人的,万一凌云他爹就是仙人,然后有什么成仙秘籍在房子,那不就亏了。
  “那个,你想想看,是我恐怖还是你爹爹恐怖?”戚琦邪恶阴笑着看着凌云。
  凌云立马起身朝楼上走,并且还把沿路挡道的椅子都顺手清理开。
  二人来到楼上,凌云从旧地板中拿出钥匙打开门,门吱吱的打开,厚厚的尘土,挂满蛛丝的房梁。
  房内甚是简陋,一桌一床,比楼下富裕不到哪里去。但是戚琦看到桌上惊讶的捂住嘴说道:“血书?”
楼主徐博文777 时间:2019-11-09 23:19:48
  羞饮仙酿近瑶台,
  神农枯木佛前栽。
  若问机缘何处许,
  九曲昆仑入梦来。
  这首诗是写在血书上的,应该有很多年了,吹走了灰,也能看到黑色的血迹。(ps韩凌云他爹:唉,你们当我想写血书啊,这穷地方连个毛都没有,没有笔,写字当然要咬烂手指了。)
  “你爹写的啊?看来你爹还是文人呢,就是不知道这个诗到底想说啥,又是瑶台,又是神农,又是昆仑的。。。”
  凌云拿过爹爹的血书拍打干净,叠好放进了自己的怀里,仿佛爹爹还在身边,凌云有些伤感,他回想起小时候的种种,他爹教他打猎,识别草药,教他针法,给他讲那些稀奇古怪的神仙妖怪的故事,在他的言语中,神仙和妖怪有好有坏,他有时候也教训自己,但是都是自己太顽皮。
  凌云眼睛湿润了,戚琦察觉后突然转向别处,她知道眼前这个大个子再傻再憨,脆弱的一面也是不愿意让别人看见的。
  “咦,这是什么?”戚琦走到床边,枕头边有一对武器。
  “是峨眉刺吗?”戚琦拿起了两把类似短匕首的东西。
  “那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没见爹提过。”凌云情绪稳定的很快。
  “那。。。我就笑纳了,感觉还挺顺手呢!”戚琦这顺手牵羊的本事倒也是一绝。
  “那个,凌云,刚才我就想跟你说,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戚琦轻声的问凌云。
  “什么事你但说,我尽量做到。”凌云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你没有想过下山吗?”戚琦脱口而出。
  凌云低下头摇了摇,“爹爹没让我下山,我只好在这里守着了。”
  戚琦心想,这出来寻仙,答应爹爹3个月的期限,眼看都过了一半了,路途凶险,要是有凌云的身手在身边就算找不到仙人,保得自身安全应该是没问题的。
  “凌云你可真傻,你爹爹没让你离开这里,但也没说让你守在这里啊!兴许,你爹在某个地方也在想你,也想见到你呢?”戚琦开始了游说工作。
  “这。。。他想我为什么不回来看我?”凌云有些怨恨。
  “这。。。你听过大禹治水的故事吗?”凌云摇摇头“大鱼?你打算清蒸还是红烧?”
  “。。。是个人名啦!!!他当时为了治理水患三过家门而不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的,并且不一定会告诉别人的。”戚琦继续努力着。
  “我不管,我不听,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这里的!”凌云斩钉截铁的说。
  “唉,可惜了,想带你见见世面,凡间啊可神奇哩,他们的房子啊,地上铺的是红烧肉,房子是用冰糖葫芦搭起来的,屋顶铺的是各种甜点糖棍,床是烘焙出来的超弹面包,饿了往床上一躺,想怎么吃就怎么吃,重点是天上下雨下的都是各种口味的,有时候是橘子味的,有时候苹果味的,看老天爷心情下的都是,还有、、、”戚琦用指尖轻敲着红唇,开始了她的招摇撞骗。
  凌云听完后冷冷一笑,心想,愚蠢,真当我三岁小孩啊!!!
  半柱香后
  凌云哼着小曲在戚琦身边转来转去的,戚琦无语的翻白眼,但是至少在这下山的路上不无聊乏味了。
  “戚琦,你可不许骗我啊,你说的那些我都要吃到。”凌云明明一身硬朗的外表,虽然打扮朴素,但是笑起来,真的显得够憨的。
  “当然当然,以你的智商,我糊的了你吗?”戚琦一脸无奈。
  “这倒也是。。。”凌云又自娱自乐起来,一会拿飞针扎路边的野鸡,一边骑着山猪在路上横冲直撞,简直一活宝转世啊。
  夕阳西下,霞光洒在路边的野草上,仿佛度了层金,远方的小湖里时不时还能看到有鱼跃出湖面,窸窸窣窣的蟋蟀声时大时小,配得上凌云在草间玩耍的神情。
  “终于到山下了,穿过前面这片树林有一个村庄,我们可以去那里采购一些东西,然后就朝我家的方向走。”戚琦指着森林的对面说。
  “你家?你家在哪呀?”凌云问道。
  “我家可大了,那地方叫临安。”都是人很是繁华呢!戚琦一脸自豪。
  正说着突然面前一道力,将二人推开九尺远。
  “什么东西推得我们”两个人踉踉跄跄爬起来,只见空中悬浮着两个人,说是人没有腿,一身道服,蓝色的火光围绕着,四张符咒围着他们转圈圈,两人眼中只有眼白没有黑珠,有点恐怖。
  “你们干嘛推我们,我们又没有妨碍你们。”凌云生气的质问道。
  “灵者守门,世子不得离开,神剑不得带出!违者,杀!”二者跟鬼念经似的一直重复这句话。
  “我的剑,我爱带哪里带哪里,你们管我。”说罢,凌云一个起身,矫身一跃,速度奇快,转瞬间已经来带二灵者面前,凌云挥剑一砍,竟然从灵者身体中穿过,凌云砍了个空,踉跄了一下,反身就是三枚七星针,同样的也是穿过灵者,丝毫没有伤害。
  “不听劝告,天雷惩之!”二位灵者飞到更高空,开始手舞足蹈,随后天上黑云密布,疾风卷地,戚琦都有些站不稳了。
  别看二位灵者飞的高,凌云也不怵,助跑两步一跃依旧能达到这个高度,但是随后疯狂的乱砍依旧没有任何作用,仿佛这两个跟鬼似的,没有实体。
  “劈!”灵者口中念完咒语,只见,空中立马劈下一道雷,雷直指戚琦,戚琦惊恐的眼睛都瞪圆了,但是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眼看就要击中自己了,凌云一个飞身一手抱戚琦的细腰闪开了,随即,雷应声炸响,雷声滚动,地面被炸了一个锅大的深坑。
  “我勒个乖乖!还好没被炸到,不然就魂飞魄散了,丫的你们可真是无情啊!”凌云刚要放下戚琦,戚琦对他说:“用五行道术应该可以破他们!”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