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制造机会

楼主:四都中学 时间:2019-11-09 19:52:20 点击:5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寒冷的冬季,茶树需要补点营养,回村过年的很多壮年都到茶园里除草施肥。由于大家开始讲究有机食品,因此肥料都是草木灰和农家肥。乔丹等几个老农关心地查看一片片叶子,捏着叶片说着什么。去年到今年上半年雨水太多,日照少,茶叶的光合作用不是很理想,叶子瘦弱,不肥厚,一年的收成都不好。今年下半年雨水很少了,光照充足,明年春茶估计是个好收成。
  觉得劳动改造能帮蛋蛋调整心态,回村的第三天,蛋蛋和小春一起到茶园帮忙。中午在田间地头吃自带的饭团,下午四点回去。
  叔叔阿姨都骑鸵鸟龙回去,拖拉机坐的都是老人,年轻人都得自己走回去。
  抄近路,要经过大神殿,那里好久没人走了,山路都被野草和灌木淹没了。
  祝山的盘龙溪和西边的香林溪大神殿汇合成阿里山溪,汇合处形成一个山谷,山谷的崖壁长满榕树,榕树遮天蔽日,把山谷给覆盖了,看起来像山谷的屋顶,人们就形象地称它大神殿。
  大神殿由一百多棵榕树组成,每棵都跟龙似的,盘结堤岸的石头上,因此这条溪也就叫盘龙溪。三月中旬,白鹭鸟飞到这里筑巢,7月初,小鸟都长得差不多了,开始学习飞翔;11月就都飞走。农庄在秋后没什么剩余物给它们吃,盘龙溪和阿里山溪等池塘溪水因为秋冬的习惯性的缺水,没有多少小鱼小虾和青蛙。
  通往谷底的斜坡不好走,路上有凹凸不平的山石,不小心会绊倒摔跤,滚下坡去,阿初和小春互相搀扶着。
  谷底占地大概有500平米左右,谷壁有很多凸出的大石头,大石头被榕树的根须包裹着,浓密的树冠把这个山谷遮蔽了,阳光透过树叶,在地上随意排列着光斑和阴影,而且不时的调整,确实有天然神殿的样子。谷底还长着笔直的好多棵松树,它们瘦长瘦长的,为了跟大榕树争夺外头的阳光,它们把自己变成神殿的柱子。小春评价说大神殿的名头很形象。
  大神殿底部,有比较宽的溪流,浅浅的,阳光透过树叶,在地上随意排列着光斑和阴影,而且不时的移动,很有意思。在溪流边的大石头上跳跃着,不一会儿就累了,小春脱下凉鞋,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把脚伸到溪流里晃荡,感受溪水的温柔。蛋蛋也跟着她这么做。
  “这里真美,跟诗人描写的桃花源一个样,真想在这里住下去呀。”小春说。
  “让你住一个月你就不会这么说,不错,这里很美,可这里同样也有寂寞和冷清,年轻人谁受得了,等你老了,那时候合适。”蛋蛋说。
  “老了?年轻的时候没有桃花源,老的时候也不会有,要么是你再也没那份心境,要么那是别人的,人家不会让你进去。”
  “你个小妮子,想得挺深的,想成哲学家?”
  “本来就是,抓不住现在,没有过去,也没有将来,所以我才......”
  歇了有一段时间,两人重新出发。谷口的路是一段斜坡,上面碎石很多,今年雨水多,土坡会比较松软,为了安全,蛋蛋让小春走前头,他跟着身后,万一小春滑下来,他好顶着。
  谷口的那段斜坡真的不好走,好在斜坡旁边有榕树的树根可以抓着,爬起来也不是很难,不过树根都是青苔,这阵子雨水又多,潮湿,抓的时候很容易打滑,还是要小心的小春有打滑过,蛋蛋托一托小春的屁股往上推,他自己也得防着脚下。没有保险绳,掉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
  到了坡顶,两人靠着树干休息一会儿。
  看见蛋蛋脱去外套,露出健硕胸部和紧身黑背心,被汗水涂抹得晶莹发亮的裸露肌肤向小春晃动着诱人的光。小春也脱去带条纹的白色运动秋装小夹克,也只剩一件低胸的黑色短背心胸衣,而且可以看出背心胸衣里头乳房的轮廓和乳头的小尖尖。
  “没穿乳罩?不会吧!”看见小春这个样子,蛋蛋的瞳孔忍不住收缩了几次。那里鼓囊囊的,似乎不小。看着蛋蛋奇怪的眼神,小春的脸上荡漾出水波纹般的热气,一圈一圈的,她晃了一下腰肢,雌性激素跟着热气扑向他,包围他。果然,他的兴致来了,下边已经鼓出个包来。小春似乎希望蛋蛋帮她解开男女之间的那道秘密。
  小春似乎是虚无的,像充气不足的轮胎,有些发软,蛋蛋赶紧从后面抱一抱她。抱着这身滚烫的青春,他的反应快了些,什么东西顶到了人家的腰间,小春好像被蚊子叮了一下,身体的气突然间饱满了起来,她想返过身来,面对蛋蛋,可是差点摔倒,蛋蛋一手赶忙把小春抱在怀里,另一只手抓着榕树的气根,第三只脚也就直挺挺地顶在人家腹部。小春绷直着面对蛋蛋,而后,脸一下子沸腾了,像冒热气个锅。
  蛋蛋的口鼻像壶嘴,也开始冒蒸汽,肚子里的水开了,咕噜咕噜地响,如擂鼓一般了。雾气笼罩着他们,涂白了周围的一切,他们似乎躲到了白幕的后边。白幕是干净而纯洁,幕后却传出野兽的呼呼声,突地,幕布被拉开,已经一丝不挂的小春害怕地抱紧了蛋蛋的脖子,蛋蛋的第三只脚到了她的“家门口”,蛋蛋没防备,两人重心不稳,他的背靠上冰冷的木头,从背心处传来的一阵冰冷使他清醒过来。她还不是他的猎物。他绷直身子,赶紧放下小春,从地上捡起衣物,随便的挂在她的肩上。衣服没挂住,掉在地上,她不捡,她知道自己的害怕吓跑了这个胆小的小兔子。蛋蛋拿起地上的背心准备穿上,拿起来的时候又狠狠地摔地上,同时给自己的额头一巴掌,他烦恼地仰头呼出一大口浊气。小春看见蛋蛋无缘无故发脾气,幸福感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眼泪从那张虚空的脸上,滴滴掉下来,说:“你不要我了?你是不是还想着她,她已经不要你的,你不知道吗?你别觉得你跟那些女人乱来,我就会放弃,我不会的,除非你跟别人结婚。”
  蛋蛋手忙脚乱,赶紧结结巴巴解释:“不......是的......我......你还......我心里疼呀,”蛋蛋的眼里闪烁了泪光,什么情况,这个大蛋蛋要哭啦?小春只见过蛋蛋哭过一次,被花儿甩的那一次。她不再说话了,蛋蛋对着她,摇摇头,眼泪快流出来了,他哽咽地说:“我心里疼呀,珍藏在心里这么多年,现在要把她切掉,真的疼呀!”小春一听这话,立马激动起来,她知道他的意思,他已经准备要接受她了,已经到紧要关口,她不能惊动他,她整个脸神伸出去迎接他,热烈的,那就是欢迎贵宾的、排在大门口的礼仪小姐。蛋蛋接着说,“还没准备好,对吧?我们......不应该......这样的,对吧?我......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你理解的,对吧?我......”蛋蛋越解释,小春越想哭,泪水的蒸汽朦胧了自己的脸,她一个劲地点头。
  蛋蛋继续说:“我心好疼呀,我该找谁呢?找她吧,她能帮帮忙,对吗?找你吧,你能帮帮忙,对吧?你知道的,我没准备好,刚才的事就不会发生,可是我......现在我又觉得......我还是没......没准备好......谁能帮帮我呀,我的心真的疼呀!”
  这时候,小春赶紧抱住蛋蛋,她安慰他说:“我理解,你别说了,我理解,你怎么对我都可以,你别一下子把她扯下来,慢慢的,咱们慢慢的,没关系,亲,没关系,我理解,我理解。”。蛋蛋紧紧抱着小春,终于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小春也跟着哭了,她是喜极而泣,终于把他心里的“外人”赶走了,他的心房已经空了,她可以一点点的住进去,由外人慢慢变成内人。从这一刻开始。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