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两人世界

楼主:四都中学 时间:2019-11-09 21:27:55 点击:5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临近春节,茶园忙得差不多了,小春拉着蛋蛋跟安东尼和菲利普他们一起去后大浦溪的新中横公路喂猴子。她不想让蛋蛋闲下来,然后胡思乱想。
  阿里山的东部地势陡峭,西部平缓,好多野生动物都躲在东部的山区里。
  台湾猴仅产于台湾特区,以高雄的寿山密林中最多,故称台湾猴。毛绒较厚,似羊毛状,背毛橄榄褐色,腹面灰白色,股间有黄褐色大斑。由于四肢近于黑色,故又称“黑肢猴”。颏面及臀疣近浅红灰色,由额中间至鼻端有1条纵行褐色细毛,颊须暗色而有围巾状长毛。尾粗大,尾毛较多,尾端背面近于黑色。为世界上稀有的珍贵动物,已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它们吃树叶、野果、昆虫,最喜欢吃蝗虫。
  每年在食物短缺的春冬季,菲利普负责后大浦溪的新中横公路的猴子的喂食,一个礼拜一次。现在台湾猴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没人会伤害它们,但是它们不管不顾地突然出现在公路上也是很容易发生车祸的,为此,2547年10月以后,台湾新中横公路凡是有猴子出没的地方树立起警示牌,提醒往来车辆“当心动物,减速慢行”。后大浦溪这边有200—300只台湾猴将这一带当成了它们的运动场,经常“呼朋唤友”,蹲坐在公路上享受日光浴或者打闹嬉戏,以至于过往车辆如果稍不小心,闪避不及,便会连人带车以及“猴子猴孙”统统撞成一团。
  菲利普和安东尼给它们喂的是花生、玉米、红薯块,它们最喜欢花生。现在还没到喂食的时节,不过听到菲利普的口哨声,它们很快就会围上来。
  现在安东尼和菲利普两人跟这些猴子的关系相当好,它们敢于拿他们带来的任何事物吃,他们也通过不断地托着手上的食物给小猴子喂食来建立起新一代的感情。
  要去见猴子,防护工作也是挺繁琐的,蛋蛋他们得穿消毒过的工作服,还得戴口罩,还得戴帽子,毕竟人类是这个地球上最大的病原体。
  安东尼给蛋蛋他们介绍说那个走路浑身毛发嘚瑟的是猴王,他叫它大头,那只乘大头不注意正在偷偷引诱大头妃子的叫花脸,它已经向大头挑战过两次,脸都被抓花了,不过它将来会成下一届的猴王的,因为健壮,敢干。果然,在一个树杈里,猴王不注意的角落里,花脸正在跟一头年轻的母猴交配。奇怪的是两只公猴之间也在做那事,安东尼解释说它们不是同性恋,这样子只是表示它们关系极好。
  见到活泼的猴子,蛋蛋也跟着兴奋不少,学着猴的走路和蹦跳,没多久,他竟然也跟猴子建立起联系,菲利普表扬蛋蛋是一个纯洁的人,连动物对他都没有戒心。
  菲利普和安东尼从来不带旁人来,只要还是怕猴子对人类的盲目信任,被人偷猎了去,当然还有病菌的传播。

  实在没事干,四处逛逛也行。经过白狐狸世间,蛋蛋彻底臭了,小雪等人已经放弃,没人上山来纠缠,没人打搅她要建立的两人世界,这个局面真好,维持起来也比较容易,让人放心、安心。
  临近年底,天气都很好,太阳光充足,天阔云高,正好适合散步。蛋蛋和小春一起到处走走,他们从村西路出来,到四号公路,准备绕村子一圈。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小春说的是她在老家稻田里抓泥鳅,上山采蘑菇等等趣事;蛋蛋也说起他和几个儿时小伙伴在基隆溪玩闹的事,特别是有一次,他本以为从岸边草丛中抓出来的是胡子鲶或者泥鳅,没想到却是一条蛇,吓的他把蛇给扔了,可不知扔哪了,一下子,鸡飞狗跳的,小溪里的人全跑到岸上去了。
  小春笑话他胆子小。这话他可不接受,辩解说是一下子被吓到的,不能算胆子小,后来他想想,那条应该是条水蛇,无毒的,没什么可怕的。
  走到阿初的杂货店前,阿初的小女儿洋洋,也就6岁的样子,被妈妈打扮得像个小公主,她和几个小伙伴在店门口玩,见到蛋蛋他们过来,高兴地跑过来迎接他。
  洋洋问:“阿蛋哥哥,你跟小春姐姐是父母吗?”小公主的她在玩游戏的时候总当妈妈,她已经有三个跟她差不多大的孩子。
  这话可不好回答,尤其是当着小春的面,蛋蛋本来想耍个滑头,说:“你猜。”这样的,想想,还是不要给小孩子制造什么谜语的好,于是他咬着自己的大拇指指甲几下,盯着洋洋,然后侧着头斜视小春一眼,然后学着小孩子的话那样滴滴答答地说:“嘶......对,我们跟你们一样的,也在玩游戏!”
  洋洋笑了,跟柜台后面的妈妈说:“妈妈,你瞧,阿蛋哥哥和小春姐姐也是爸爸妈妈了,可是他们没有孩子,要不我给他们当孩子吧。”
  阿初对着正在偷着乐的小春调皮地眨眨眼,说:“哥哥姐姐正在谈恋爱,你跟阿力他们去玩,别吵了哥哥姐姐。”
  “什么是谈恋爱呀?”洋洋说。
  蛋蛋看了看羞涩且热切看着他的小春,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对,青年男女一起散步是有谈恋爱的样子,难怪别人误会。
  蛋蛋很喜欢听孩子跟妈妈的对话,她们之间的对话时的那种说话声很好听,里头包着浓浓的爱意。有时候,他学着说,可就是学不来。最近,他听到了小春的嘴里有那种味道,可是他不敢接。
  几个小孩子笑哈哈地快速从她们身边跑过去,把路旁一个垃圾堆寻觅虫子的三只鸡吓得扑腾飞起来,咯咯叫着跑走了。
  孩子们的背后传来潘玉萍的骂声:“你个妖兽,以后你再欺负你妹妹,我就打死你,你跑,你跑,中午你再回来吃!”潘玉萍拿着根竹条站在村里的一条小路旁,正气哼哼地看着逃跑的小孩,当她看见蛋蛋和小春并肩走的时候,马上换了一副笑脸,说,“小两口,谈恋爱呢。”
  “我们回来看看爷爷,快过年了嘛。”蛋蛋翻过身,礼貌笑了笑,转移话题说,“牙牙跟小猪又吵架了。”
  “是呀,你说他们是不是前世的冤家,没有一天不吵的,没有一天不打架,大的不让小的,小的不让大的。来年我就让克里斯和文英把他们都带走,吵死了。”老人说。
  “那您不是太无聊了吗?”小春笑着说。
  潘玉萍哈哈笑了起来,说也是,没有几个小屁孩闹着,日子还没那么好过。
  又走出二十来步远,又碰到了一户人家,院子的空地上黄芊芊跟她的小孙女正在较劲,小薇儿想跟“大部队”一起走,黄芊芊不愿意,正跟她谈判,小女孩根本听不进去,现在上幼儿园的孩子都这样,特别喜欢到处跑。
  “让她出去吧,芊芊阿姨。”小春说,“你操心大多了。”
  “我知道。”芊芊依然拉着自己的小孙女说,“有时候我想,这孩子准是老天对我的惩罚。”
  “小薇儿,你听到没有,”小春低头对小女孩说,“小姑娘,你出去玩可别大长,别老是不知道回家,要不然我以后也不帮你说话了。”
  小女孩眼睛向着外头,只是应付性地点点头,根本不会把大人的话当回事。这个时候,你让她答应给座金山,她也会答应,小伙伴都走远了,快看不见后背了,她有些着急。芊芊刚一放开,她撒腿就跑远了。芊芊还不放心地看着小薇儿的背影,她嘀咕说:“也许我得再给她戴个帽子。”
  “嗨,小姑娘家家的弄得跟野小子似的,没法把她圈在屋里。”芊芊笑着对小春他们说,“要是把她圈在院子里,她总闹个没完,我也是怕吵的,只好让她出去。可是你看看,一出去就没影了,等到吃饭的时候,不知道要喊多少嗓子呦,等过春节,她妈妈一回来就会埋怨我把孩子带野了,嗨,人活一辈子,也受罪一辈子呀!”
  宽慰芊芊阿姨几句,小春他们继续往前走。
  到东溪小桥,碰上了挑着一担箩筐正往茶园赶的小眼睛他爹广宁。广宇笑着打招呼说:“蛋蛋,和你小媳妇一块散步?”
  “对,散步。”蛋蛋笑着答道,“这些天您特忙吧?”
  “对,忙,太忙,我忙白天,你忙晚上。”小眼睛说着笑嘻嘻地快步赶前头去了。

  “蛋蛋,和小媳妇一块散步?”拖拉机手经过蛋蛋身边,也这么问。
  蛋蛋还没回答,小春接过去,说:“对呀,咋卡大哥,有你在,村里人都方便了,你的心真好!”
  “那当然,那当然。”拖拉机手笑得很开心地把拖拉机开走了。
  菜农渡边福田和黑姑两口子肩并肩坐在东溪畔的石头上,一边说着话,一边择去萝卜的黄叶和过多的根须。两人都在微笑,不知道在说什么。今年雨水多,菜价贵,村里的梯田地势高,基本不受影响,有一个不小的收获,他们一年的心情都很好。几只鸡在他们身旁走来走去,正在逡巡觅食,一只鹅孤孤单单站着,扑闪几下翅膀。
  听到拖拉机手和蛋蛋他们的对话,好事的黑姑站了起来,对着蛋蛋两人,笑嘻嘻地问:“小两口!散步?”
  “我们走走,随便走走。”蛋蛋又再次解释说。
  “那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呀!”
  “很快,很快。”小春抢着说。
  “有多快呀!有人比我们还着急!”黑姑被小春那个回话给逗笑了。
  “嘿嘿嘿……瞧您说的。”小春回道。
  “我们还是走快点吧。”蛋蛋低声对着小春说。他意识到人多的地方不是散步的好地方,是非真多。
  蛋蛋和小春走后,黑姑开始和老公争论小春为什么缠上盗窃犯并且害死情妇的花花公子的老话题。她说小春愿意跟着蛋蛋,看来是真爱。渡边福田不同意,小春很有可能知道老鬼头的藏品到底有多值钱,老鬼头是潜藏的大款,她就赖上蛋蛋,这个小姑娘也许不简单。这事不能乱说,争论归争论,他们的声音还是挺小的。黑姑受过小春的恩惠,她挺小春,含沙射影说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什么都往钱上靠。渡边福田不同意,说布鲁克、陈宏远等人全退缩了,凭什么只有这个候鸟不懂事?出门在外的人个个鬼精鬼精的,尤其是从大陆来的,他们背井离乡来干嘛,挣钱呗。
  “蛋蛋都臭成那样呢,大家都退缩,只有这个傻女人例外,你说不是真爱是什么,难道你以为她傻吗?”黑姑不服,她说,“我看小春的眼神是真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