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 鸵鸟龙竞赛

楼主:四都中学 时间:2019-11-10 09:00:38 点击:2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每年的正月初五都有鸵鸟龙竞赛,今年尤其不一般。
  安东尼要退休了,乔丹村长也要退休,帕斯卡、阿拉法特等几个养路工也要退休,村里要大换血了,而这一切多多少少跟鸵鸟龙竞赛有关。护林员需要鸵鸟龙,养路工也需要鸵鸟龙。菲利普已经确定是村长的继任者,佐玛尼注定是护林站的新站长,目前至少尚缺两个护林员,四个养路工,护林员比养路工更受年轻人喜欢,有消息说护林员是要新增三个,还要增加一个饲养员,负责台湾猴的保护,一个新来的什么专家要到这里做台湾猴的保护和研究工作,要建一个研究机构。这个消息不确定。香林村、后埔村、祝山村都在探听,都在争取,人们觉得香林村和后埔村的机会偏大,毕竟后大浦溪是香林村和后埔村的交界处。两个村先协调好了,如果协助者需要两个,一边一个,如果只有一个,再公平竞争。以老村长的面子和关系,这个名额还是有可能会拿到的。
  养路工对年轻人没多大诱惑力,早早落实了,都是中年女人,她们愿意,毕竟是事业单位的人,算铁饭碗。这个工作给了阿菊,她家比较困难,碰到的又是一个独裁者,这有利于她的独立。另两个是后埔村和祝山村的。总之,村民对将来的生活是越来越有信心,这从他们的脸上可以看出来。
  护林房后的停车场里摆设了两三个大概是练跳跃的障碍物。安东尼、菲利普他们跃跃欲试。末代巫师志婆舞之蹈之,嘴里念念有词,正在进行祈祷仪式。她念着另一套咒语:
  感谢山神圣灵。山上有您的神木,箭和弹丸都射不进我们勇士的身上,也射不进他们的坐骑。意外像锤子从铁砧上蹦开一样躲开,箭像石磨一样绕着勇士转。日月永光,使您的子民永生健壮。神殿有个火炉,我把灾祸扔到你的神炉里燃烧着,请求您把灾祸压在神炉下,您的奴仆在这里祈求您的圣灵,以山神圣灵之名,保佑呀。

  巫师的仪式结束后。安东尼宣布比赛即将开始。选手们以的熟练技巧把鞍具放在两头鸵鸟龙的后背,调整好肚带,摸摸鸵鸟龙的头。菲利普先走一圈,给选手示范一下。一只脚踏上马镫,腾的就上去了,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拿着马鞭,高傲地抬起头来,然后他开始示范,奔跑,跳跃。鸵鸟龙完美地完成了任务。
  今天,歪叔、安东尼、菲利普作为裁判将给选手打分,分数最高者入选。只有合格的鸵鸟龙骑士才能成为护林员。已经通过初选的选手有:祝山村的雅思丽,香林村的本杰明、伊凡和博尔德,选手们排成一排,腰带的布袋里装着胡萝卜,花生这样的鸵鸟龙诱饵,此外还有马鞭这样的武器,鸵鸟龙可不是傻傻的、温顺的马,它是聪明而调皮的猴子,需要恩威并施。
  操场的观众很多,骑手的亲戚更是含糊不清的喊着什么,有加油的,有指导的,有说风凉话的,毕竟四个中选两个,淘汰率也不算低,家长们和骑手又都重视这样的工作。
  “......坚强点,博尔德......给他们瞧瞧,你是好样的......再响点!马鞭,对......”
  考试分四个项目:赛跑;障碍赛;卧倒;倒退。其中后两项是最难的。因为鸵鸟龙是猴子,没那么听话,又好动,这得考验骑手的操控能力。
  前两项,大家都顺利过关。卧倒这个项目,博尔德被第一个淘汰;倒退,伊凡被淘汰。
  博尔德有点娘,输了后,眼泪、鼻涕一起流,跟得了感冒似的,他的父母没法训他,只来得及给他送手帕。伊凡是个急脾气的家伙,把一个带来的杯子给砸了,还用鞋跟使劲跺几脚,杯子沉闷地碎了。然后她又朝已碎了的玻璃上再踩上几下,直到杯子碎成了一堆一团粉末,碎片不能再小了,但它仍保持着锋利的形状,足以扎人。
  雅思丽真让人信服,这个姑娘平常没少训练,高大的佐玛尼在雅思丽胜利后,来一通装腔作势的呼喊,而雅思丽一边用手抚摩鸵鸟龙的脖子,一边做着眨眼微笑的怪相。有一个姑娘相伴,佐玛尼感到很高兴,虽然她是不是本村人。
  晚上,在护林站,本杰明和雅思丽两家合起来请客,乡村的请客很简单,也很实惠,烤肉、烤龙蛋,外加糯米酒。雅思丽穿了女装,有裙子的,看起来反而像个小丑似的,她不是个会打扮的女孩。
  有两家人不想来参加这样的聚会,可是又怕人家说他们输不起,只好来了,站在墙角边,说着嫉妒的话,尤其是针对雅思丽,祝山村历史上第一个女护林员。雅思丽很高兴,她刚初中毕业一年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
  欢声笑语充斥每一个角落,蛋蛋打开了门,悄悄溜出来,小春搓了搓手,一言不发地跟着出来,靠在门边,看着蛋蛋要干什么。他一向怕吵。
  蛋蛋天生明亮的大眼睛对着她突然闪了一下,表示他已知道她出来,但他就是不理会她。如今蛋蛋和小春的关系就是这样,他们不可回避碰在一起,又各自默默地行动,从来没有交集。能追求自己心爱的男人,对于小春来说已经是很大的满足,她还有些羞怯,不会没脸没皮地冲过去,况且,这个男人不是饥不择食的男人,扑过去也没用,她得稍微算算,计算清楚。
  幸好蛋蛋没有像往常那样悄悄离去。也许是本杰明和雅思丽的父母都在外头烤肉,那里白烟阵阵,还有呲呲的烤肉声,还有让人咽口水的香气。
  他还是有意躲开她,还不确定她的陪伴。她进门去,把唱片《冬季》放到唱机上,然后小声跟着哼。他看着她,有一种情绪涌动,好像在说也许应该放《孤独》更合适些。她对着他摇摇头,意思说不,你的情绪与我的不一样。你痛苦的事对于我来说微不足道。再说,很遗憾,我还有点浅薄,你看,我承认这一点。
  蛋蛋眼睛突地睁大,好像在命令她别那个样子看着他。小春不想理他,毫不隐瞒地表现出她的情绪。他俩像天平的两端,一段重了,另一端就轻了,虽然生活把她们连在一起,但是,她们的愿望却是背道而驰的。
  他跟花儿在舞蹈上能连在一起,他跟小春在歌声中能连在一起。
  本杰明的父亲送来了一个盘子,盘子里有两块烤肉,一块里脊肉,一块猪排,它们亲热地贴在一起,一块是暗红色,一块是浅玫瑰红色。蛋蛋挑了里脊肉,把猪排留给小春。
  随着本杰明的父母走进门去,屋里出现了一阵混乱,乱糟糟的脚步声走来走去,还有伸出的手臂到处乱抓的,还有抱怨声,另有一人尖叫,她的脚背踩了。
  人们呼唤秩序,行动却完全没有秩序,他们表现得毫无理智,反对回到原位,拒绝保持安静和在喝酒吃肉面前的克制。
  聚集起来的人不那么容易散开,等肉吃完了,酒喝光了,才会一点点散去。这样的聚会是不可能让你喝到麻吃到饱的,人多,主人都不富裕,尝尝鲜也就满足了。带孩子的那些人很快就回家了,孩子得早睡,有几个悠闲的围在那两家不够幸运的人身旁,鼓励他们,因为以后还有机会。但是有人反对,下一次不一定轮到他们。护林队在山村里是属于香饽饽,竞争的压力总在。

  在山坡上随便转来转去,远处的草地上十几头鸵鸟龙、一群山羊和几头牛在吃草。因为怕跟野生动物抢食草地,这里的家畜饲养的数量都有限制。
  大概是腿累了,蛋蛋躺在草地上,用手去抚摸虚无的天空,小春坐在蛋蛋的身侧,看着他。新的护林队开始巡山了,他们经过他们的身边,立马活跃起来,唱起南曲《陈三五娘》中的一处选段,悠悠的歌声让人含羞。

  经过蛋蛋身边的男人对着蛋蛋说小伙子,放开点,让女人把我们带入她们的坟墓吧。菲利普狡猾地对他笑了笑,说女人有时候有些任性,有时候有些乖张,有时候摇摆不定,不过她们矫揉造作的时候就是我们进攻的好时机。这是菲利普•本的意见。他以极快的速度说下去,很快跟上队伍,在下一个山坡消失。
  人人都觉得他这样的通缉犯只要有人爱就不错了,更何况是这么漂亮的大陆妹,要抓住机会! 不是每个人都必须按照别人的思维活着,那样活着的时间记录很短。
  菲利普等人的话让小春脸事变得滚烫。她充满激情,像酷暑里的阳光,确实像没脸没皮的样子。昨天、前天、今天、明天都一样,她产生的激情没有变弱!她爱他,尊敬他,她安慰自己:管别人怎么看!
  她被爱欲驱使,被渴望煎熬着。他在花儿的那个爱情里死去,会在她安楚红的这个爱情里活到万万岁,乌拉!她只想他的变化,别的什么都不能想,然后她根据她的观察和计算开始编织一张撕不开的网,那张网包围住了蛋蛋的一切,他的饮食、习惯、优点、缺点和兴趣爱好等等,保证安全。
  也许她的把戏效果有限,他固执地待在那个角落里,尽管她大胆地注视他,偷偷摸他的手或者背部,在没人看见的时候。她总是这样试探着,鼓励着。而他总在这么简单的接触面前退缩了,像一匹没有驯服的鸵鸟龙,胡乱踢着他的蹄子。
  “好吧,我们继续留下来,因为你还没想好。”她这么给亲爱的男人声明。
  当然,她也不可能一味迁就他,是鸵鸟龙总要驯服的,她整治他的方法就是别给做饭,没饭吃。让我生气就是没饭吃!他是个大饭桶,没饭吃可受不了,他的手指在抽动,几乎坚持不住,之后,她在给弄个牛奶、一份卷饼。有了这两样先垫个肚子,他们的分歧就少了许多。
  谁胜了,这一轮?
  她明白,再怎么说,蛋蛋是野兽,她才是猎手。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