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节实感真情

楼主:四都中学 时间:2019-11-10 09:19:11 点击:3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他拉起她的手,一块儿去帮忙收秋季种下的土豆。歪叔有两块梯田,其中一块大的地种了土豆,一块小的种了大白菜。她心情激动地惊奇地看这看那,在他身边默默地打转转。她的心像是一只响铃儿,她真怕别人听到这铃声。
  周围有些粗鲁的村民,他们在讨论他们俩的行情。小春本能地躲避着这些肮脏、粗野村民,可他们都盯着她,不时打量着她,时不时还有荤话出来,粗野极了。
  她高高的个子,长长的头发,戴着宽边草帽。虽然干着农活,但她的仪态高贵,把马尾辫的结做得高高的就是证明。
  她心目中有一个偶像:一个潇洒、高傲、雍容大度的贵妇人。她尽可以像她自己看到的画像上的那个贵妇人那样,如此高傲、庄严,把艰辛的生活都踩在脚下。
  在这紧密的合作的劳作中,他用锄头挖掘,她扯下土豆藤蔓,并把土豆扯下来收紧箩筐里,可为什么他们之间总隔着一段距离呢?为什么他们不能更靠近一点呢?为什么她自己要踟蹰,要躲着他呢?为什么他也躲着她呢?他的心跟她一样,也在不停地打着小鼓?冥冥地,把一切都淹没了。
  地不大,农活不多,很快就要干完了,虽然他和她都是满头大汗,他的衣服甚至湿漉漉的。他弯下腰,扎起一个捆儿藤蔓,提着,向她那边挪过去,把藤蔓放到她旁边的地上,就像他把心放到了她的怀中一样,然后,他又转过身去搬,把所有的藤蔓都扎起来,堆积到了一起。他有一股傻劲儿,憋足力气提起藤蔓放在鸵鸟龙背上,来来回回地把它们运到马厩去,最后是箩筐,他们面对面站到了箩筐前,一人一边把箩筐放在鸵鸟龙背上的木头架子上,木头架子两侧有两个凹槽,能挂住箩筐的绳索。
  晚上,他们去温泉池塘泡澡。
  她背靠石壁,坐着。他坐在她身边,皮肤在月光下闪光。温泉池塘里就他们两个人,村里人都没来,似乎大家都约好了,把这个时间和这个空地让给他们培育爱情。
  他丢下手中的把玩的石头,一只手颤抖着去拉她的手臂。她的手臂也在水中向他伸过去,让他能够着她。抓住了她的手,他颤抖了。他眼睛像两颗星,闪烁着炽烈的光芒!他的嘴唇哆嗦,想要说什么,但笨嘴笨舌的样子,憋了半天说不出来。
  “我的爱!”她赶紧续上这个情绪,低低地呼唤着,这细细的声音对他来说像是来自月光下遥远的地方。他屏住呼吸,颤抖着、倾听着。
  “我的爱!”她又是一声低低的呼唤,这次带着哀怨。像是夜幕中一只看不见的小虫儿在叫。
  他害怕了,他的心颤栗着,他动不了了。
  “小春。”他试探着叫了一声,似乎是从远方回答她。
  “我的爱。”小春继续加大鼓励。
  他拉近她,动作很慢,但力气很大,她的手都疼了,但她不敢说出去,怕把这只小兔子给吓跑了。她逼近到他的胸前。
  “小春。”他带着惊奇和爱的剧痛叫了一声。
  “我的爱啊!”她的声音变得狂热起来。
  他放开了她的手,剧烈地拥抱了她。接着他们的双唇接吻了,这是热烈的、长久的、真正的吻。月光下他们一直吻着。他吻地,她回吻,然后又一起接吻起来。
  他一直吻她,这是他的特权。她的气息带着夜气的氤氳与温泉的热情。可他的内心还有黑洞洞的一片呀!他拥抱着她的同时,也拥抱了整个夜色,拥抱了黑暗和光明,一切都在他的怀中,他拥有这一切!
  他发现他需要她,太需要她了。她是个新奇的东西。他们拥抱着,吻着,相互摸着身体,全身颤抖着,好像遭到了电击。
  他需要她,他想把这个想法告诉她。这个想法让她震惊,也让她害怕,他像是森林里的一头野兽,让人害怕,她逃跑了,像女神在森林里飞奔。他在她后面紧追不舍,她拼命地逃跑,双腿如飞,但是他更快,一步一步地离她越来越近,连他吹在她脖子上的热辣辣的呼吸她都感觉出来了。最后,当她被他抓到手里的时候,使她浑身颤抖的是恐惧呢,还是狂喜呢?如饥似渴的欲念毫不掩饰地展示出来,她同意渴望得到他,所有的矜持都变得一文不值。她不再只是一个女性,她也是欲念本身。

  以前从来没意识到他们也是可以一起的,爱情会死去,也会在另一处萌发。内心的冲突过去了,他兴奋得喘不过气来,眼泪掉了下来。
  她吐出口气,在他长久的吻中喘口气,也似乎清醒过来了,她得回敬他,亲了他一口,然后从他怀里摆脱出来,离开了他的怀抱。这让他懊恼。她干吗要离开他,还要攥住他的手呢?
  “天晚了,我们该回家。”她说。她看着他,他的那眼神告诉她这是不能理解的。
  他紧紧攥住她的手,还在如醉如痴,傻乎乎地被她拉着走。
  两人手拉手,他看着她,而她只是低着头走自己的路,也引领着他们这艘航船在黑夜中寻找方向。
  到了东溪桥头,他不走了,停下来,抱住她又吻了起来,带着浑身的激情,她顺从地靠在他身上。
  他开始雕刻了,在屏风后的储物间。他在雕着什么题材呢?现在还看不出什么题材,得等一等。这么久了,看他这么着急去雕琢一颗石头还是第一次,一定是什么灵感来了。有灵感或者好点子的时候,他都是这样的,什么问题也不说,天塌下来也不去考虑,就这样钻到石头里去了,拔都拔不出来。
  石头的形状慢慢出来了,是圆雕,费工费料的圆雕。完全是南派的玉雕。现在的玉雕的南派和北派已经没那么清晰的界限了,但是当一个重大的点子出来,南派的费料还是出现了,他们不在意玉石的损耗,圆雕、镂空雕全来,只为了自己心目中的那个主题。从这一点上看,南派北派还是有区分的。陈庆仁从本质上讲,他是南派的,虽然他也传授北派要保持玉石最大体积、最大质量的原则,减少损耗等等,但是一到关键的主题,他也一样把北派的那些珍惜都给扔了,不再顾忌什么因势利导、随行就市的浅浮雕。
  一个女人的头微微昂着,看向虚空的样子,她是个长头发的,额头还比较高。嗯,石像有她的影子。
  过了三天,石头的她更加生气勃勃了。没错,她扎着马尾辫,正微微,双手托着两侧的腮帮子,肘部支在什么地方,雕刻直到脖子的位置,下边的一圈就是底座了。
  石头的她正在看什么呢?她学着石头的样子昂头望向虚空,只看到爱,只看到乐趣。
  工作起来,他如风一般迅速和坚持,不一口气干完,他是不会停下来的,还给自己找了个说辞——灵感不能断。他不说话,也不听别人的话,甚至不知道他自己在哪儿。
  她几乎每时每刻都陪在他的身边,同时见证一块死死板板的石头慢慢变得有了灵魂,变得冲动,变得充满她的感情。她就在他的跟前,可她还不如那块石头里的她来得有激情,石头里的她才是他心目中理想的情人,才是他生活的核心。他美化了她,她没他想的那么好,她是凡人,不是艺术品。但这份情感令人心里美滋滋的,当然也有妒忌,她妒忌石头里的自己,因为她比现实的她更优秀,更纯粹,甚至更有媚力。
  她有点懂他了,性也是艺术。不信,你看。她的嘴,微微张着,嘴唇丰满,尤其是下唇中间那道凹陷,比起乳沟来也不差,不是等着爱人,是什么?!还有她的眼神,那眼微微眯着,但眼神凶狠,会放电,一定正想着情郎。这个女人不是清纯型的,她带着点野性,带着点动物的本能,也更有力量。
  他的情感从这坚硬的石头里流淌出来。
  他的头脑中有她的形象,他的心也了解了她,可他的外部器官却似乎失灵了,有眼看不到她,有耳听不到她说话。石头的她比现实的她对他更有诱惑力,他久久看着她没有眨眼,没有说话,表情严肃而庄严。亲眼目睹这一切,她能不妒忌吗?
  他有清醒的时候,当他再次拥抱着她的时候,他的手还在颤抖,玉雕师的手真难看呀,粗糙、变形,但那样的手抚摸着她,让她的灵魂也神魂颠倒起来。他们默默地拥抱好久。她不想让他离开,她懂他的心,那颗赤诚之心,双手环抱,紧紧的,欣喜若狂,简直受不了。一想到他是她的了,她就兴奋地想跳。他的身体是那么灵活,那么强壮,那么迷人,是她的世界中唯一的真实。在她的世界里,没有一个男人有如此这般动人的躯体,外界的那些男人跟他比起来,都是一些虚幻的影子,根本不真实,甚至让她怀疑他们是否存在。只有在他身上,她才触到了真实的核心,那个美丽的灵魂,那个闪闪发光的精灵。他们在一起,他和她,不仅在现实空间的物象,更在秘密的灵魂里。她确定已经把他拉过来,拉过他的身体,更拉过他的心。
  而对他来说,她是一团烧燎他的火焰,这团火顺着他的四肢烧上来,烧过他的全身,直到把他烧成一颗火红的仙丹,被她吞到身体里,她成为了他黑暗之火的导体。
  火焰在他们身上烧,也在他们周围流动,他们就像婴儿,在烈焰中诞生,带着满身沸腾的热血。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