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卷第15节 无力挣扎

楼主:四都中学 时间:2019-11-10 16:14:13 点击:47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花儿再次从大都请假回来看望蛋蛋。当她望着蛋蛋时,心里有什么东西竟会使她热泪盈眶。虎空山贫民窟的大草坪,这儿的景色非常优美,尤其是新店溪那头。早上,蛋蛋经常在这里跑步锻炼。
  当她遇上他的时候,他们在大草坪的树下的石凳上坐下,聊聊天。
  他突然说起一个话题:“我二十二岁了。能结婚吗?”
  听了这话她很是吃惊,问:“不错,你为什么说这个?”
  “婚姻法上规定男人到了二十二岁就可以结婚,是吧?”
  她古怪地笑着说:“是有这样个规定,但结婚跟这个关系不大,应该看看你的内心。”
  “我不能娶你,”他继续慢慢地说,“以前是我这么想来着的。现在,小春是这么想的,处于弱势的一方都怕夜长梦多。你觉得我现在结婚合适吗?”
  “你想结婚?”她重复了一句。
  “娶个女人——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她没有吭声。
  “遇见对的人,因此我有了结婚的念头了。”他说。
  “嗳。”她答道,“你又遇见对的人了,这么快?你还爱我吗?”
  蛋蛋苦笑了。
  “你干嘛羞愧啊?”她说,“以前你对我乱来你都不羞愧,现在一个问题有什么好羞愧的呢?”
  “我是感到羞愧了,”他有些痛若地回答,“这都是我不好。不过你也知道,我也没有办法——确实没办法——你知道的,对不对?”
  “我知道你是没有办法。”她说道,“可我也没办法,这你也是知道的。”
  “我非常爱你——但这爱里还欠缺点什么东西。”
  “欠缺什么?我的吗?”她看着他问道。
  “哦,是我们之间欠缺一些东西!我也说不好。初步看,似乎是我在名义上出了问题,是一个有污点的人。后来,我一直思考,觉得是精神上存在问题,我是精神上的侏儒,你是精神上的巨人。你喜欢昂视你的人,但你崇拜你昂视的人,你只会跟你昂视的人结婚。不知道我这样理解对不对。但为什么是这样呢?”
  “我不认同你说的。我没想过这个。”花儿答道。她在精神上没放弃过蛋蛋,只是行为上有放弃。
  “你是个有洁癖的人,我是个有污点的人,嫌弃成为一种必然,过分洁净是不是一种肮脏呢?所谓物极必反!”
  她瞪着那双吃惊的黑眼睛看着他。他在干嘛?反抗吗?
  一阵沉默。不和谐造成的一种沉默。
  她望着他,替他们现在的关系难过。他的眼睛充满痛苦,黯淡无光。她不是他适合的伴侣,她有理想,甚至应该说野心,而他呢?闲云野鹤一般,这样,不相同的两条线要走在一起自然有点扭曲。原先,他是准备屈就她的,本来这也没问题,可是现在出了这么多事,交集的可能没了,他们成了不相交集的两条线,他是可以弯一下,现在出来杀出个小春,堵在他们之间,这线也就交集不了。
  “你看柿子小楼都变成了酒吧了。蛋蛋。她看重什么,你不知道吗?你以为是你了解这个人吗?……”花儿说。
  “是我自己愿意的。”他答道。
  “你就没想过我对你说过的那些话吗?她不是真心的。这一点不重要吗?”
  “我愿意跟谁来往是我的事,我有自己的主见。”
  “你......你很好。”她说。
  又是不和谐的沉默。他坐在椅子上,身子往前倾着,又要那树枝戳泥地了。她把手放在了他的膝上,她需要妥协,需要一种表示。他拿起她的手吻了一下,不过这么做使她心里更痛苦,让她觉得是她把事情搞糟的,他才是牺牲者。他怎么能充满深情地吻她的手呢?这只会把她带入痛苦的深渊。
  他们互相太了解了,任何掩饰都是徒劳无益。当他吻她手的时候,她注视着他的眼睛,那种古怪的炽热的眼神令她着迷,虽然他表面平静,身体也纹丝不动,但是仍然可以感觉到他的心在胸膛里沉重地怦怦跳动着。
  吻了手,他闭上了眼睛,起身,走回去了。离开了她,像是诀别,永远的诀别。她伸出一只手,想挽留他,可是她做不到。
  “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她喃喃地说,热泪涌了出来。
  原先以为她自己可以忍受一切,愿意承受痛苦。现在不行了,痛苦比她想象的大太多,她承受不了,这就是她请假回来的原因。
  她回家睡觉,蓝湾小区的那个房子。她不属于招娣的那个家,她是外来的,也是高贵的,被硬生生安在平民百姓的家,因此她跟她们格格不入,她不是她们一伙的。
  她躺在床上,直到很晚回来才能入睡。他彻底跟小春处在同一室,这对她来说再痛苦不过了,然而,她也认识到如果她不赶紧表态,加以挽救,一切都会完了。现在要怎么干涉呢?有乔布斯在,一切都是徒劳的。乔布斯是以上帝的身分而不是特首的身份威胁她。她没有能耐对抗。
  蛋蛋和她之间已经出现了隔阂。他几乎不跟她接触,什么话都不跟她说。虽然他现在对她这样冷漠,但是只要她表明一切,那么他一定会犹豫的,进而会慢慢往她身边靠拢的,他们二十年的感情,不是小春哄一哄就能顺走的。只要她表明立场。可是她行吗?有个声音说:“你又不想嫁给他。”
  小春扼杀了她心中的快乐和温暖。他是她花儿快乐的小伙子,是她花儿内心的暖宝宝。一想到这儿,她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心情心越来越烦闷。花儿同时也知道蛋蛋需要一个女人来填补他阿姆的位置,以前是她,现在小春的希望很大。难道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回到小春的身边去?
  花儿心力疲惫,小春已经完成了她的阴谋,现在她成了她的绊脚石了。
  “贼——贼——贼……”一连好几天的深夜,她总是因为纠结或者恶梦也醒过来,再也睡不着,然后她就一直对着台湾的方向,一直喊:“贼——贼——贼......”她的双手似乎长出了超长的爪子,一直往前伸,要抓住虚空里的那个长眼睛,把她撕烂,咬碎,如果有人能在深夜的黑暗中,看到她团缩的身子,听到她嘴里发出的咔咔声,一定会吓一跳,如果再看到她那眼斜鼻子歪的可怕的狰狞面目,那一定会把她当成巫婆,邪恶的巫婆。
  从这一刻开始,花儿感到自己的生活变了,彻底变了,变成温水煮青蛙的那种生活,她自己就是那只青蛙。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