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卷第16节 生活有很多面

楼主:四都中学 时间:2019-11-11 14:36:35 点击:2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周围并不安静,小孩子的嬉闹声显得那么响亮刺耳,一个穿着裙子的女人像歌唱家那样,站在一块山石上唱歌,歌声并不严肃,闹着玩的那种,路过的人看了看她,没人记得住她,可这有什么关系呢?这一点从人们脸上的笑容就可以看出来了,她的歌声温暖着他们的心。一处树干后边,一个小伙子正热情洋溢地吻着心爱的姑娘,他们拥抱得紧紧的。月亮躲进云层,仿佛天幕落下,但四周并不黑暗。
  家是租来的,情人忙着挣钱,她好像没见过钱似的,沉在里头了。很有些怨言的蛋蛋倍感孤独和无趣,他时常出来闲逛,能到老朋友家串串门的机会很少,他基本上事一个人独自在大草坪树荫下的石椅上闲坐,对着周遭的人发呆。
  花儿看望他后的这两天,他的脑子里一直有两个严厉的声音在争辩:“趁早收场吧!你们两个般配吗?她娇生惯养,好耍性子。你呢,一个民间的玉雕匠,她呢?一个官员,配吗?”
  “哪又怎么样?”他低声反驳,“我不在乎。”
  “再者,你若娶了她,”那声音接着说,“她会逼你放弃雕塑,逼你做生意,逼你出人头地。她喜欢有地位的男人。”
  “哪又怎样?”他仍然反驳说,“我能做到,只要她愿意嫁给我,我们可以好好……”
  花儿的形象都冒出来了。她穿一身袒胸露背的舞衣,那么美丽动人,舞步优雅,他跟她跳得入迷,欣喜若狂,只是瞧着她傻笑。不过,很快她开始跟他告别。
  “那就没有办法,”那个声音说,“那请便吧。不过,请您顺便把小春的情绪安顿好,她可是真心的。”
  “可是我如果……”他低声说,“如果我那样做未免太刻薄,太狠心了……”
  “你若不爱她,就应该早点放手,否则更残忍。”那声音说。
  “不,我还是爱她的。可我也爱花儿呀,我好痛苦……”
  对,小春的歌声很清纯,跟他的铜钟一般的声音缠绕在一起,就像藤缠树,他们绕来绕去,也很惬意。
  “既然你不懂得取舍,那你就接着痛苦去吧。不过我要提醒你,花儿在捉弄你,小春是真的爱你,你想闹哪出呢?”
  茶馆门口灯火晃了晃,一名客人出来了,用厌恶的口气冲着老板娘大声斥责着什么。
  “啊,从来没有恋爱过的人怎么懂得什么叫爱情呢!在我看来,至今还没有人准确地描写过爱情,而且这种温柔、欢乐而又痛苦的感情未必是能够言传的。谁体验过这种感情,哪怕只有一次,他也就不想用语言来表达它了。何必来一番开场白,再细细倾诉衷肠呢?花言巧语有什么用呢?你的爱情无边无际……”那声音一直在说。很啰嗦!
  他不高兴了,霍地站起,跟它争论:“别说了,别说了。你没看到小春有很多毛边,她爱显摆胜过爱我,她喜欢钱胜过爱我,谁知道她是崇拜我,还是爱我,也许她更喜欢当歌唱家,更喜欢钱,宁愿把一生奉献给它们。我也渴望名声,成就和自由,但我最渴望的还是爱情和家庭,这种空虚、无聊的生活让我已经无法忍受。哦,不,请原谅!人应当追求一个崇高而辉煌的目标,比如500年的名声,家庭生活只会永远束缚我。可我就是渴望有一个家,你对我深表同情?我就这样,不行吗?怎么样?……怎么啦?……”
  他怕怒吼出来,转身走出大草坪,从另一条小路走向宝藏岩的方向,没有经过那个热闹的柿子酒吧。
  对于小春这么快背叛他,就所有的心思都投入到柿子酒吧的生意中,她那种捞钱的喜悦和疯狂让人心里剧烈跳动,她是个溺水者呀!他觉得自己的选择出了问题,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他没有料到酒吧的生意比他更有吸引力,这算什么爱情?他想象中的爱情不是这样的,那是一种不管不顾的痴情,没这么现实,这么物质。现在他被甩到了一边,进入了一个很尴尬的境地——摆设。他为自己的感情伤心,也为先前的初恋伤心。爱情和完美的家庭真是太难了。
  一连两三天,他都无心工作,只等小春回家,想让小春安抚他的心灵,想跟小春说些荤话,扫除花儿刻下的痕迹,想过起从前那种简单的两人生活。
  没人理他,甚至她也忘了过问他是否吃饭。有时,大半夜回家,她还对着他抱怨说:“瞧瞧,多少麻烦事,你只会在家当个老爷们,真是的!”
  日子就这么过吧,她很忙,每天总要到深夜才能回到这个小家。那时,他已经睡下了。等他想找她调情,她又迷迷糊糊的,只想睡觉,不想调情,即使他勉强跟她做了点事,也没有情调,纯粹是一种发泄。他的气越来越大,她没发现,他也懒得理她。
  这样的爱情不是他要的,这样的生活也不是他向往的,这样的家庭跟他以前的光棍一条也没多大差别。越是往里想,心越发的凉,成天叹气。
  他是通缉犯,不能见许许多多的人,除了欧阳多罗,他谁也不能深交,像孤独的老虎。想想,小春的决定是没错的,但这样的生活状态惹得他生气。她要他回避生活中的各种接触和各种谈话,只管吃喝,跟猪似的,没有趣味,没有道理,很是无聊。他跟小丽丽她们也没啥区别呀!
  他是可以到酒吧里去当钢琴师的,小春不让他去,说一来没有必要,柿子酒吧不够高级,二来都是斯文人,也喜欢斯文人,要是他去弹琴,一定会被人纠缠,也一定会被发现他的真实身份,毕竟假的就是假的,瞒得了一时满不了一世。
  说来说去,还是嫌弃他的通缉犯名头。

  “让我们谈谈吧,”她还是发现了他的问题,她走到他跟前,截住他说,“你过得怎么样?亲爱的,什么情况?这些天我知道你对我什么态度。这让我很不安。看在上帝份上,我们去走走吧。”
  “没什么,平平常常。”他懒懒地回答。并不想争辩或者抱怨什么。
  “此前,酒吧开业,你知道的万事开头难,我很忙,”她说时用双手捂着脸,“不过,请你别在意,我不是不重视你,亲爱的。你不知道,每晚我回到你身边,你知道我的心情有多好吗?我有多安心多幸福吗?现在没事了,邻居尼古拉同意帮忙了,就是玛丽拉的老公,他会当我们的采购员,我不用每天上菜市场,可以多陪陪你。亲爱的,我把一些事让他去做了,听到这个,你是不是替我们高兴一下呢?不过,不能一下子抛弃酒吧,我还得管点事。不过已经没关系了,我觉得我们俩今晚要谈谈心,不停地谈下去,谈到天亮。”
  此刻他在近处看见她的脸和亮闪闪的眼睛。在这儿,在昏暗中,她显得比刚才在屋子里更活泼,仿佛有用不完的劲。
  实际上她确实怀着担心望着他的脸,似乎想在近处仔细地看一看并且了解这个心怀不满的他是否要离家出走。她的眼睛写满了期待。
  他又记起了过去的一切,连同全部细节,内心的激情开始像火星一样一个个点亮了。内心的激情燃烧起来,他要诉说他的苦闷,抱怨:“你只知道没日没夜地挣钱,你的周围聚集着一伙牌迷、酒鬼和嗓子喊哑了的人,真叫我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思?”
  “现在所有的大人都在工作,我也一样跟大家一样,我们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大真酒吧比我们这里还野蛮,而且我们的小店能帮助像尼古拉那样贫穷的人家,想想那样的工作是多么有意思,多么有成就感啊!”小春深情地重复说,“我一边工作,一边担心着你,不知道你在这边还好吗。我觉得生活就是这样,蛋蛋,亲爱的,它不那么完美,我现在理解了一点……”
  蛋蛋想着小春的话,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可这真不是他梦想中的家庭,许多钞票不是他的终点站,他得想想,梦想跟现实有这样的落差是因为什么。
  他站起身来,跟她一起回到租来的小屋。她过来挽住他的胳臂,依然热情地看着他的脸。
  “你是我的挚爱,蛋蛋,”她说,“我现在发觉生活有很多方面,不仅仅是我们自己最初想的那样,对吗?亲爱的,你能感受到吗?答应我。我们慢慢来,慢慢调节,相信我,生活很工作会让我们调节得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好,我有信心,当然,我需要你的配合,你的理解。半年就够了,半年,你再忍忍。”
  他们进了屋子。蛋蛋在灯光下看到她的脸,看到她的眼里有忧郁,有探询,有不安。他妥协了,叹气说:“行,先调节调节看看。”
  “太好了。亲爱的,我保证,以后的每天午饭和晚饭,我一定陪着你,不管多忙。”
  第二天中午,蛋蛋把小春送出门。他说:“好吧,你去忙,我没事了。”
  这时的蛋蛋不再是大男孩,这个留着唇髭的年轻人摆出成熟男儿的姿势,把她抱出来家门。
  三天后,一切恢复。
  第四天晚饭的时候,小春打电话过来说:“亲爱的,我今天很忙,不能跟你一块儿吃饭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