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卷第17节 玛丽拉一家

楼主:四都中学 时间:2019-11-11 14:48:17 点击:2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尼古拉穿着旧衣服,脚上穿一双胶皮拖鞋。这一年来,他一直在西门町帮助客人提东西,挣个小费。
  他干过码头搬运工,腰肢被闪了一下,以后就不能干重货了,找了这样一个轻松的活干。但是有时候挣不到几个钱,毕竟需要别人帮忙提东西的客人不多,大多数是游客。
  进入家门,他吓了一跳,一面墙壁的原木倾斜了,看上去随时都会塌下来。穷啊,穷啊!大人都不在家,都去干活了。炉台上坐着一个六八岁的小姑娘,淡黄头发,没有梳洗,见他进来也不打招呼,她跟一只流浪猫在玩。那只猫跟他不熟,表情冷淡地躲到炉台背后去了。
  “咪咪,咪咪”萨莎唤它,“咪咪!”
  他的房子是贫民窟第三破旧的,铁皮屋顶,窗子上没有窗帘。她的老婆在那家新开业的柿子酒吧当服务员,估计到了年底,他们也能改造装修一下这个破败的小屋。柿子酒吧,他去看过了,他老婆让他去的,确实变了个样,灰姑娘穿上了花衣服,好看。
  老婆玛丽亚在柿子酒吧帮工,这时也抽空回家煮饭,晚上才是正经活,下午只是帮忙择菜、清理卫生这样的活。玛丽亚和他有三个孩子,大儿子上初一,二女儿上小学三年级,最小的应该上幼儿园了,没钱,只好让小女儿跟着妈妈。
  看到一大家子的人都在,尼古拉还是感到一种幸福,尽管现在还很穷。玛丽亚的篮子里带回了几片面包和一些品相不好的蔬菜、瓜果,他帮忙处理一下,面包片分给两个学生,他们狼吞虎咽地吃下去,小女儿大概吃过,一点儿也不羡慕。这当儿他想到了柿子酒吧也许是个好去处。于是,他询问了正忙着煮饭的老婆。
  “是的,我到那里打工,可以挣钱,还能省下不少买东西的钱!”老婆说,“老板娘是个小姑娘,大手大脚的,坏了一点的食物都不要,在我看来,那些东西都是好东西。”
  “那你得好好干,别惹客人和老板娘生气。”
  “当然。”
  晚上有鸡鸭汤,都是头和爪子,柿子酒吧不要的那些,炖出来的烫一样鲜味扑鼻。晚饭虽然只有青菜豆腐,但孩子们吃得个个心满意足。
  “晚上,你得看好孩子们,我要很晚才回来的,”玛丽亚很有成就感地说。
  尼古拉说:“没问题,保证做到。”他们家原先也没这么穷,他的腰间盘凸出后,一切开始慢慢恶化。
  “玛-玛丽-亚!你辛苦吗?”尼古拉不好意思地问。
  玛丽亚脸色苍白,明显的营养不良。这个宽肩膀、壮实的女人是一个能吃苦的好女人,她感动地看了看老公,说:“不辛苦,给人端茶送水的,有啥辛苦的,也就是态度要好些,不能毛手毛脚的,那样就可以了。很多客人都是本地人,他们认识我,不会无缘无故给我脸色看的。”
  虽然生活恶化,但是她的老公算是一个尽职尽责的老公,他的身体出现问题,不能再那么拼命了,为了这个家,她应该站出来。
  大家准备睡觉。尼古拉因为腰部有病,只能睡在温暖的炉台边的竹板上。玛丽亚跟小女儿睡在床上,两个学生睡在地板的门扇上。

  傍晚,柿子酒吧有音乐传出来,有人在弹琴。有姑娘的歌声,歌声悠扬动听。酒馆内外的吵嚷声渐渐消失,酒吧外的人们跟着乐曲唱起来,各唱各的调。
  过了午夜,有人醉了,他们胳膊挽着胳膊,肩膀撞着肩膀,跌跌撞撞来到一个棚屋前。他们要找乐子,这里经过整治,没有了脱衣舞,但还有少数的隐秘的野鸡店。
  “我-我爱-野花儿!”有人用刺耳的男高音唱起来,“我-我爱-到野地里-摘花儿!”
  有人在他们身后啐了一口,骂了一句粗话,走了。
  晚上下班,小春想看看玛丽亚的家,虽然玛丽亚说没什么可看的,贫穷。屋里只点一盏灯,光线暗淡。当看到了这个四处漏风的家,小春还是有点傻了。小春早就已经痛恨贫穷的生活,所有见到柿子酒吧的生意这么好,财源滚滚,她什么也顾不上了。
  尼古拉清醒了,爬起来,在老板娘面前感到羞愧,他不知道要让贵客坐在那里,他也只能在炉台边站着,用不自然的语气说:“老板娘,您请进。请……”
  “算了,你就别进去了,里头挤的,也啥可招待您的!”玛丽亚实话实说。
  “行,尼古拉,玛丽拉介绍的,你到我店里来帮忙,也就是采购进货吧,工资好商量,只要你勤奋公正,你们很快会有一大笔钱的。没关系,你们现在住的地是小的了点,等将来,你可以盖二楼三楼,到那时,地方就宽敞了。有这个地就有希望,没啥的。”小春安慰说。
  尼古拉和玛利亚千恩万谢,小春的这个话让人心脏怦怦地跳动。
  贫穷让人胆战心惊,富足让人兴奋雀跃。尼古拉用颤抖的声音轻轻地老婆说:“没啥,对没啥,你们要把身体养好,只要不生病,我们年底前应该能办成这个事。啊,上帝保佑吧。老婆,你真是天使呀!”
  “老板,人真好。我只是一说,她就上心了。尼古拉,你要努力,别让我们担心。”玛丽拉说。
  “老婆,没问题,没问题。这种工作对我来说没有任何问题。我会努力的,会让大家过好日子,年底前我们就翻新房子。没问题的,没问题的。”尼古拉兴奋得一晚上睡不着觉。

  区警察局局长先在柿子酒吧里歇脚,他“赏光”喝了两杯葡萄酒。一个瘦老头子,灰白的连鬓胡子蓄得很长,穿一身旧制服。
  区警察局局长抬眼望着小春,问道:“怎么样,生意还好吧?美女。”
  “请您开恩,局长,”小春有点激动地说,“容我说几句,我这个酒吧刚开始开张,可能影响了邻居休息,这事,我正在让人帮忙解决,尼古拉,我请了本地居民尼古拉帮忙收集一下邻居的意见,过后,我再看看该怎么办,行吗?给我点做工作的时间……”
  她满脸通红,额头冒汗,眼神可怜兮兮的样子。
  “好的,我知道你刚开业,不会给你麻烦的,毕竟你们生意好了,税收才能收得上来,我们这些政府工作人员才能涨工资,也才发得了奖金。”区警察局长说,“我只是过来看看,你这里有没有违法乱纪的事,比如吸毒什么的,你可不能干那种买卖哦。”
  “不会,不会,我们是正经生意人,想做得长久的。”
  “对,做得长久,这很好,我嘛,也就是过来提个醒,虎空山这边有点乱,先前整治过几次,正在慢慢变好,我希望你们这些生意人要带头承担起责任,让这里慢慢斯文起来。”
  “没问题,没问题,我们一定尽力!”
  “那好吧,这酒水多少钱?我要走了。”
  “哪能这样呢?您上门善意提醒,一杯酒水的要什么钱,您这不是打我脸吗?”小春世故地说。她是啤酒妹,这些迎来送往的道道,她门儿清。
  区警察局局长很快就走了。望着他那又长又瘦的背影可以看出,小春松了口气。得想想午夜的营业问题。这里的客人一般都要耗到一两点才回去,大人也都没那么早睡,城市的人们,不管有钱没钱都是夜猫子,早一点歇业是不可能的,晚一点,邻居有意见,很多小孩要上学的,不能吵了人家。怎么办呢?
  二十多天后,区警察局局长又来了,坐了个把钟头,后来又走了。他这次是来消费的。当然过后又是免单。
  虎空山的人到小店里消费,一般都打折,也就是成本价多一点点,因此,抱怨和告状的女人越来越少,她们担心自己的男人到外头乱来与多花钱,觉得还是让他们待在自己能看得见的地方会比较安全。

  客人们听说了这么回事,开始心怀不满,大骂局长。小春趁机说要把午夜后的酒吧改成咖啡吧。客人们觉得不怎样,开始反抗。于是小春趁机跟大家订立盟约,午夜后不许大声喧哗,不许猜拳。
  小春不会放弃,难得见到自己的钱,还不少,就那个大白鲨的入场费就不少,一年五万,销售的量大,还可以抽成。她自己是啤酒妹,也是老板娘,两头挣钱,她才舍不得让它跑了的。这种小店,大白鲨销量出奇的好,代理商都得巴结她,从来没过这么好的感觉,很有成就感。到年底,她还打算让代理商免费送个冰箱什么的。她是真的穷,对钱真的是重视,必须斤斤计较。同时,小春也觉得蛋蛋跟酒吧的生活不搭,因此,她得提醒自己要时常安抚他。
  酒吧还是得罪了一家人。那个叫公羊的莽汉喝醉,死命殴打老婆,把老婆打得她晕了过去。事后,公羊的父母上酒吧来闹。人们对他们家的这个事都感到厌恶,纷纷挺小春,没人说小春不对。以后,公羊被拒绝上门消费,但是打老婆的事还是不时发生。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