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卷第18节 柿子酒吧的影响

楼主:四都中学 时间:2019-11-11 15:10:07 点击:48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当台大的剧作家费雷德第一天带着歌唱家莫雷上艺术村的柿子酒吧去喝下午茶时,剧作家像莫雷介绍小春的唱功,新客人莫雷不信一个山妹子能有多大本事。莫雷的嘴巴很粗俗,他断言说剧作家喜欢老板娘的长相胜过她的歌声。剧作家发了脾气,表明他喜欢的是女老板的唱功。小春见不到他们吵吵闹闹,影响其他客人,说:“这么着,明儿晚上你们来,我请你们喝酒,我唱首歌给大伙听听,你们再做评价。好吗?”
  剧作家因此说:“看看,看看,这话是出自一个粗野的村妇之口?谁更没礼貌呢?”
  莫雷肝火旺,不发发脾气活不下去的,所以,在回去的路上骂骂咧咧地嚷个不停。他用最傲慢不逊的口气喊道:“唱个歌的不见得唱功好,会拨弄琴弦未见得就是‘触觉’好,一个不是科班出身,没经过专业培养还能叫唱功好,这种俗不可耐的说法真叫人听不下去,女人身体的恶臭玷污你高贵的眼睛,哼......”
  到了晚上七点,剧作家费雷德和歌唱家老师莫雷都准时赴约,他们还带来各自的帮手。为了打击小春和剧作家的士气,莫雷请演奏家李斯来一曲小提琴独奏,让山野村夫看看高雅音乐和牧童的牧笛有多大区别。特雷默伊,拿了萨克斯,跟上去伴奏。琴声如泣如诉,是一首悲伤的《梁祝》,大家都听过,也都能懂,因此也感动得想哭出来,又生怕哭出声来难免打断琴声。没错,莫雷看见了小春在抹眼泪,他忍不住心里说:“看到没有,这才是音乐,一个剧作家懂什么是唱功呢?看看吧,你的小情人对着您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看看吧!”
  接下来轮到小春唱了,这个架势是PK的架势,难免让剧作家心里打鼓,他对小春的专业水平真没那么大把握,毕竟那不是他的专长,他想表达的意思是小春唱得好听,可是莫雷就是较真,他觉得好听至少要讲到专业的层面,有时候专业不一定好听。剧作家不同意这个观点,这就吵起来了。
  小春唱完,好长一段时间的安静呀,那是意味深长的静默,今晚的人们大多是被邀请来的,都是莫雷一般的文化人,不是村野匹夫,他们之所以保持静默,是因为他们已经被小春的歌声惊到了。不是说小春唱得有多专业,而是她的歌声确实好听,那种纯净空灵简直可以跟在场的歌唱家莫雷相提并论。莫雷确定自己的歌声绝对比小春专业,但他不确定自己的歌声会比她的更受欢迎,可是这是一个酒吧的老板呃,一个大陆来的山妹子,没进过大学,说她是文盲也没必要太客气。这个反差大呀!因此人们都呆了。
  随后,一大片掌声,久久不歇。莫雷看着剧作家,剧作家在拼命鼓掌,他还没见过他这么激动地为谁拚命拍手,大概是挑衅吧!
  过后,他们又坐在了一起,莫雷诚恳地说:“您可以让人劈头盖脸地把我训斥了一顿,我确实眼界狭隘,不过,我还不恨您,确实是我错了,她唱得真好,不过,老实告诉我,您真不是因为女老板年轻、漂亮吗?”
  “瞧你说的,歌唱得好,没错,人也要长得好才和谐嘛。呵呵......”剧作家担心自己方才已经说过头了,于是开始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通对年轻姑娘的恭维话,他自以为说得大方得体,却不料无意中又漏出不少唐突无礼之词。
  莫雷不介意,喜欢美女是男人的通性,尤其是剧作家。他说:“她挺可爱的。我想她准是靠嗓子勾上您的,她在中音区的声音很美,高音区不咋样,够不着您拉的升B音。她的低音我不大喜欢,那想必是跟她的脖子有关系,她的脖子长得很细,一波三折,象是就要到头了。却突地又冒出一截;不过,尽管有这么些不足之处,她的唱歌的那种专注和情感的表达方式还是挺中我的意。虽然她是酒吧老板,但很有音乐天赋。我不得不这么说。”
  莫雷对小春的可爱之处,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反倒是因为她的唱功,他不得不计较,也有想纠正她发声的那种冲动,简单说他想当她的老师,指点一下。
  对于这个愿望,剧作家很快就帮他搭成,好处是以后的酒水免费。
  剧作家得意地说:“看看吧,老弟,我帮你挣了一个多大的好处,以后你可以天天来,这里的环境不错,古香古色,酒水也很纯正。看看吧,她真是一块香皂。哦,你提醒得对,以后不能这么说她了,现在她可是你的徒弟。呵呵。”
  莫雷说他不仅教她唱歌,他还会教她说话,去掉那些土腥味。
  “对,你是个出色的歌者,不能容忍青蛙和蚊子叫。”剧作家嘲讽说。
  不管怎么说,经过这事之后,剧作家和歌者算是走在了一起,后来他们更亲热了,经常一起光顾柿子酒吧。当然,他们也不会白吃白喝,他们也是舞台上的演员,经常贡献一两个节目,因此,柿子酒吧的名声开始传播开来,每天来的客人很多,尤其是晚上十点过后。
  柿子酒吧的生意扩大了。白天有下午茶,晚上是酒吧。下午茶适合悠闲的人,晚上适合情人,并且有些情人必须先心照不宣地取消年龄上的差别。
  秘密的租房是面对福和殡仪馆那头的,那头的房租便宜,只相当于电影院那面的一半多一点,也清净,没多少人喜欢那一面的房子。蛋蛋倒是不在意,不过这一侧的住户都偏粗俗点。一位大叔,能给你一次天真的拥抱,还是忒熟的劲儿。这人叫吕夏,老兵二代。还有一个中年男人喜欢女性化打扮,碰到他,蛋蛋总想躲开去,他自己倒开朗得很,喜欢说玩笑话,这人叫花炳。还有一个喜欢笑,大嗓门笑个不停,这是个女人,身体宽度又胖的女人,人人叫的大钟,所以在小巷道里相遇得即刻刹车,然后拐个弯,每当这个时候,总能引来一阵那种拙劣的笑声。
  邻居是这样的,有关小春的绯闻很多,也都一件件传到蛋蛋的耳朵里,让人没法安心创作。小春确实跟陌生的男人出去过。
  莫雷已经利用他的魅力赋予那年轻姑娘歌唱的权威,音乐学院的那帮男爵的评语也都打了A级,说她现在可以去电视台参加歌唱比赛了。老板娘对自己的表现也很满意,说确实得找个机会证明自己。莫雷先生支持,他需要一个证明,证明他已经帮那年轻姑娘拭去了那点白璧上的瑕疵。
  还有些大学生和年轻讲师,他们表达了对她的爱,想娶她为妻。体面的知识分子能厚待装扮成贵妇人的酒吧老板娘,真是奇迹呀!诚然,这些知识分子手面不够阔绰,一年到头穿着件磨损露线的旧外套,但他们举止文雅,脑筋自由新派,可他们居然厚待了一位年轻姑娘而感到某种满足。
  不过,怎么说了,那年轻姑娘确实很可爱,无论从哪个方面她都满足了知识分子对女性所能具有的审美趣味。

  现在小春认识了很多“艺术家”,她平日谈吐的也开始变得温文尔雅,很多男生想邀请她出去吃饭,老板娘开心地拒绝说她已经有男朋友了。尽管如此,她还是被引荐给他们的朋友,以及他们朋友的朋友,而老板娘总是先征得莫雷老师和剧作家的分析,才在她以为合适的场合去赴约。
  “一个山妹子敢情也能踏进上流社会?”有人会这么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