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卷第23节 胜男的纠结

楼主:四都中学 时间:2019-11-11 18:48:51 点击:4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听说小雪病了,最近胜男时常到艺校教师宿舍的401探望女儿。花儿把401宿舍借给小雪住,反正东政教毕业后她也不会再回艺术学院,401终究会被收回的。
  现在的小雪是失恋的状态,跟当初花儿甩了蛋蛋的情况差不多,只是小雪还不懂得什么是爱情,进去没那么深,程度也不那么严重,尽管她自己认为全身心进去了。

  胜男来找蛋蛋,蛋蛋带着她到处走走看看。她和往常一样兴高采烈,不过,当蛋蛋背对着她的时候,她显得有些忧郁,显出犹豫不决的神色。有一刻,蛋蛋甚至感觉到她要从他身边溜走,回家去。
  快到大草坪了。两人坐在凤凰木树荫下的石凳上,看着不远处的清真寺。
  “在那儿,小姨!那就是拜火教的清真寺。”蛋蛋指给她看,“等一下我们到那儿看看。”
  高大的清真寺威严地矗立在新店溪的边上。清真寺圆顶一根铁杆上有一个半月,半月已经不能发光了,但那个半月似乎仍然属于天空,把清真寺也变得高耸起来。
  “哦,”胜男说,“拜火教的清真寺原来是这样啊?它属于清真寺吧?青花瓷风格的外墙,是的,它是伊斯兰教的,我还以为是基督教的了。”
  蛋蛋看着胜男。她那双大眼睛默默地看着清真寺,眼睛里头像黑暗中的海水晃荡这,高深莫测。大清真寺那永恒的宁静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影响到她的身心。
  “反正,命该如此,就是如此。”胜男喃喃自语。她喜欢蛋蛋,小雪也喜欢,布鲁克不是不喜欢,他更担心小雪。现在蛋蛋的这个盗窃犯身份、花花公子,无论如何,布鲁克是不会同意的。可是时间不等人呀,蛋蛋眼见着要跟这个啤酒妹跑了,她能做点什么吗?不能呀,她连给个口头的劝告都不能呀。命运的无奈。她注视着蛋蛋那红润的面颊,长长的睫毛,女孩般的大眼睛,脸上有一种幸福的神情,仿佛他已经得到了爱情似的。这样的表情敲打着她的心扉,让她着急,让她担心。
  “走吧,小姨,我们去看看那座清真寺,这里有了它,一点儿也不像贫民窟,您看,它多么雄伟啊!多么高傲呀!这里一定会变好的。”蛋蛋说。
  “对,真是这样!”胜男惊呼道,“对,蛋蛋,你说得对,这里会是个好地方。将来会更好。”她的思想又开始活跃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清真寺,那眼神似乎肯定了它是贫民窟的保护神。
  他买了几朵蓝铃花。
  “别买,蛋蛋。”她命令道,“别乱花钱。”
  “不,小姨,这是要送给清真寺的,我们不能空着手去呀。”
  “哦,是这样呀,”胜男以为蛋蛋是要送花给她了,她不满地鼻子哼了一声,说道,“我觉得还是送香火钱更实在些,送花,浪费点了。”
  “您知道吗?”蛋蛋说,“清真寺有很多信徒的,他们有钱,每个清真寺和佛寺都有很多信众,他们历来都是很有钱的,不缺我这么点。它缺花,我的花能让清真寺神气点儿。”
  “瞧你说的。”她笑道,“我都没想到你还这么伟大。咯咯咯......”
  “走吧,我们大摇大摆地走进去!”蛋蛋说,“来吧,您最好挽着我的手,我们要像绅士和贵妇人那样神气。”
  望着清真寺正面,胜男不停地点点头,她叫道:“这要比我远处看的还好看!”。
  她在清真寺前的门廊前停了停,看了看墙上的装饰瓷砖。进入大堂,她又打量起玻璃和墙壁,每到一处,她总要停下来看看。蛋蛋先到几案上献花了。
  一个中年男人走到胜男身边,脱下帽子,给她行了个礼,说:“要不要我带您参观一下这个清真寺,夫人?”
  “不用了,谢谢。”她回答说,“我有儿子陪着。”
  “走开吧,你。”蛋蛋过来了,叫道,“哈!你想干嘛,这儿可是清真寺。喂,你......”那人快步走开了。
  “没事儿。”她说,“人家只是打个招呼。这是难免的。”胜男在台北受到的骚扰挺多,她都习惯了。
  蛋蛋没有回答,只是望着她。小姨真是一个女神,走到哪儿都有人上来搭讪。
  他们一起坐在大堂里,跟大家一起跪坐在蒲团上,一起做礼拜。
  “我想这是人人都可以参加的吧?”她问蛋蛋。
  “是的。”蛋蛋回答道,“你认为他们会那么无礼地把我们赶走?”
  做礼拜时,她脸上好象闪着兴奋和喜悦的光。
  从清真寺出来,两人到新店溪的溪畔公园坐坐。也就一条窄窄的绿化带,一条鹅卵石小路,路边有长石凳。起初,两人都沉默不言,不过他们都难以忍受寂寞。
  胜男开始问了她关心的一连串问题。
  “你们在这儿的日子还过得去吗?”
  “是的。小春把柿子小楼变成了酒吧,她干得比大真酒吧还卖力,还出色,基本上都没我什么事。我只是在晚上过来听听大家的辩论,白天我可以做点玉雕的工作。”
  “那么,小春是很有魅力喽,蛋蛋?”
  “我不知道她是否迷人,小姨。但她人不错,很直率,你知道——一点也不是使心眼的人。”
  “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喜欢她?”
  “因为,我不知道——她有一种挑战困难的勇气,她还跟我阿姆......这事说不清楚的。总之,就那样吧。”
  胜男考虑着。她不知道小春是不是这样,她不喜欢,因此,一会儿变得烦躁起来。蛋蛋有个着落是好的,她如果搞破坏,明显是不对的,可是她心里面是另有打算的。不管怎么说,她对小春没有什么敌意。
  蛋蛋对胜男说:“小姨,您看起来气色不太好。”
  “是嘛,我也不知道。”她说,“我只觉得心烦意乱。”
  “没事吧。”
  “没事。我关心的是你。你真的觉得小春的条件不错吗?”她问。
  “是的——是的。只是——总觉得有一点点别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从花儿拐到小春这儿,还觉得有点不大自然,或者觉得自己背叛了自己的初衷什么的。”
  “......你......你想结婚?”她说。
  “有想过。暂时不会。小春挺忙的,她也觉得我们的年级都不大。”他脱口而出,说罢扭着手指头,盯着脚上。
  场面有一会儿沉默。
  “可是,”她叫道。“我记得你说过要等二十五六岁的时候才考虑这事的。”
  “是的,我是这么说过。但事情总是一直在变化。”
  胜男又考虑了一阵。
  “不过,你是真想结婚吗?”她问,“不能是小春想结婚你才结婚的,你自己应该拿主意,结婚是件大事呀!”
  他那双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她。他说:“是的。现在结婚偏早了些,但是小春可能会担心。我不想让她担心,或者让她成天瞎猜。我不想让小春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所以你给了订婚戒指,孩子,”她说,“你的情况还不稳定。我觉得还是先等等吧。年轻姑娘都这样,她们总认为理所应当地该有个舒适的家。你如今的身份是个障碍,她有可能还会变。当然我们都知道这……这不能代表什么。可这也是现实啊!”
  蛋蛋点头答应了,说:“小春也没想现在结婚,她想等柿子酒吧挣点钱了,然后带着我去江都。当然,我们会带上爷爷。”
  “你们是要在那边定居吗?小春是这么打算的吗?”
  蛋蛋点点头,说:“是呀,我这样的身份,在台湾也结不了婚呀!”
  胜男生气地说:“她可真是有主见的女孩啊!”
  到了黄昏,两人回家了,来到了秘密住所。小春正忙着准备晚饭,她面色红润,忙忙碌碌,看上去那模样与这小厨房十分协调。
  “今天回来晚了。”小春问。像个女主人那样。
  屋子虽小,却很舒适,老旧的皮沙发上罩着方格图案的亚麻布套子红蓝相间,漂亮。书架子上放着一盆天竺葵,阳光穿过窗户,照在天竺葵叶上。厨房熬煮的鸡汤散发着香味。这一天,小屋就是他俩的天地,他俩就是丈夫和妻子。他过去帮她打蛋花。他觉得她创造的家庭气氛,几乎和自己母亲所创造的一样,当她在炉边被烤得脸色通红,披肩长发散乱,看上去美极了,似乎没有人会比她更美。
  这顿晚饭极尽人意。他象个年轻的丈夫,她像个贤惠的妻子。他们一直热情洋溢,滔滔不绝地聊着。饭后,她洗碗碟,他来擦干。
  晚饭后,小春让蛋蛋试穿一套衣服,穿了一件鸽灰色西装,他和她回江州老家要穿的。
  蛋蛋英俊极了,他自己也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不过,他在内心里还是比较难为情的,因为他向来不习惯表现自己。他以前的小辫子表现得很突出,但结果让人灰心。
  胜男落了泪。小春似乎知道她的意思,走过来拍着她的背部说:“小姨,我会待他好的。您放心。”
  胜男对她说:“我真舍不得把他交给你。小春,蛋蛋是可怜的孩子,你可得好好负责啊。”
  “您放心好了。”小春说,“我会给他一个温暖的家,也是给我的。”
  有关于蛋蛋的婚姻一直是胜男操心的事,纠结到了现在终于有个结果。不管好不好吧,她接受了。
  “把他交给我,您不难过吧?小姨。”小春问。
  “把他交给你,我还是比较放心的。可是—想到他要离开我们就有些让我不适应。我听说你们要搬家去江都,那么远的地方。这简直让我伤心。我这个小姨就是这样——我也知道这样未免太傻。”
  “您要相信,只要他的罪名洗刷掉,而他又愿意回台湾来,我们是有可能回台湾定居的。我慢慢喜欢台湾了。再说这里有你们这些亲人,他离不开,他的亲人已经够少的了。是的,我相信,别人看不上他的通缉犯。但我认为,如果一个人是清白的,总有一天,粘在他身上的污垢会掉下来的。他值得我这么做。”
  胜男走了,总还是觉得像丢了什么似的。在独立生活和独立思维方面,小雪跟小春没得比,小雪只是温室里的花朵,干不来这个,她只能是享清福的那种。她感到伤心,也许是她把小雪教育坏了。她也爱蛋蛋,希望他有个好女人照顾他,虽然结婚是早了点,但是现在蛋蛋的这个情况,确实需要有个真心的女人在旁边帮衬点。
  “我不愿意留下你没人照顾,孩子。”临走前,她动情地对蛋蛋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