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卷第24节 小雪的病

楼主:四都中学 时间:2019-11-11 19:04:01 点击:5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蛋蛋给小春订婚戒指,知道这个消息,小雪的心都凉了,她差点当场昏倒。她的阿蛋哥哥已经跟一个大陆妹私奔了。他这是在干什么?先是花儿,这没话说,因为他们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共处一室。可是小春呢?这个大陆妹算什么?他竟然跟她好上了,对自己什么表示也没有,为什么?她算看出来了,自己在蛋蛋的心中,不是那么回事。她以为阿蛋哥哥肯为他上刀山下火海就是爱了,没想到不是,她一开始就想歪了。心绪沉重呀!他忽视了她的情感。回忆起和阿蛋哥哥相处的点点滴滴,她倒在床上失声痛哭,轻声呼唤。在她心目中,一直渴望最纯最真的情感。可是现在呢?她什么也得不到,这是为什么呢?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跟阿蛋哥哥在一起,想依靠着他生活一辈子,她不想他跟别的女人跑了,离开她的视线。这是从来没有体验过的,他就要永远离开她了,这是多么可怕的感觉呀!
  她想起了她看到了那一幕,凄然摇了摇头,他不爱她,至少现在不爱,他现在爱的是小春。以后呢?她想起了蛋蛋离开小屋时那深情的注视,他确实爱上小春了。
  从小姨那儿了解到小雪病了。蛋蛋到401探视,没多久就看出来了。直觉如此好的他,怎会看不出来?他说:“等你病好了,我再找你谈谈,好吗?”
  能谈什么呢?小雪突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要说什么爱情吗?她不知道如何对待蛋蛋,她爱他,可是也怕那个盗窃犯和花花公子。它们怎么会跟亲爱的阿蛋哥哥扯在一起呢?
  带着这无尽的烦恼和深深的恐惧,小雪又度过了四天昏昏沉沉的时光。就在第四天的晚上,小雪的宿舍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那天晚上,宿舍的姐妹们都在,大家陪着她,也海阔天空地闲聊,宿舍的门先是敲击几声,然后被推开,一位陌生的少女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篮水果店包装的水果。
  “请问,哪一位是黄小雪小妹?”
  同学们一愣,把目光都投向了小雪,小雪不情愿地举起手示意:“我是。”
  少女礼貌地走了进来,服务型的笑容对小雪说:“我是我们艺校旁边的四季水果店的员工,我们的一位客户,让我代表他,把这篮水果送给您,祝您早日康复。”
  进了艺校的学生总觉得自己可以谈恋爱了,因此经常有男生找机会送女生礼物,表达爱意。姐妹们自然往这方面想,她们替小雪结果礼物,并欢呼起来。不仅仅是因为有免费的水果吃吃,还有那份八卦的好奇,这种好奇足够活跃她们本就活跃的脑细胞,因此她们兴奋地翻水果篮里的情书,没有发现后,她们把售货小妹团团围住,七嘴八舌地问了很多问题:
  “是谁送来的?他长得什么样......他说了些什么?是不是很帅啊......”
  售货小妹碰到这样的情景多了,因此她事故地笑着打断了她们的话:“对不起,这位客户要求我们保密,因此,他的任何情况,我都不能向你们,包括我们这位小雪美女。”
  “哇,这么神秘!”姐妹们更来劲了。一位胖胖的女孩不甘心地问:“能不能私下透露一点点情况,比如说——性别?”
  “这个可以......是个男的。”售货员同样对这种游戏很感兴趣。
  “哇,”另一位渴望谈恋爱的女孩马上叫了起来,“我想,一定是蛋蛋,我年轻英俊的白马王子!”大家都知道蛋蛋这个人,他曾经是艺校的尖子生,美术系的民间工艺展览馆里还摆放着他的雕塑作品——骑着鸵鸟龙的护林员。
  “没错,没错!”大多数的姐妹附和这样的猜测,只有那个胖女生提示大家也许还有其他的白马王子。这个胖女生一说,大家又觉得这也很有可能,她们都知道,小雪的清纯很能吸引一些男生,不管是系里系外的,不少男生都想跟她套近乎,其中还包括一两个早熟的关度科技中学的男生。可小雪总是和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大家也都知道为什么。
  “能不能再透露一点点。”想谈场恋爱的女生问售货员。售货员又愉快地笑了,说不行,她们是讲自己的职业道德,只能透露这么多。然后她微微鞠了一躬,告辞而去。
  姐妹们转而集中围攻采小雪,让她说出“情人”是谁。小雪苦笑着摇头,说自己猜不出来,但一定不是表哥。
  这句话说完,刚刚一阵子大家还依然叽里呱啦的,后来,慢慢地沉默了。有些人不敢相信,他们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就闹分手了呢?没听到小雪有什么绯闻呀!一定是那个大帅哥,他的绯闻向来不少。姐妹们若有所思地互相看了看,不知道如何安慰小雪,她们小声议论着,把蛋蛋的“罪状”一份一份都列举出来,一一分析,最后,她们发现可能是那个盗窃犯的名头给害的。然后她们再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胖姑娘体贴地削了一个雪梨,递给小雪吃,其他人用水果堵住自己的嘴巴。
  小雪的体质很好,这种心病挺折磨人,四天后,她能走能跑了,只是气色还是不好。隔一天,蛋蛋又上门探望,又一次见面,气氛仍然沉闷。蛋蛋一反平日不善言辞的习惯,一来就呱啦呱啦地说个不停,还悄悄地打量她。她没听他说什么,一直在看着他。他的眼神有几许忧虑,大概是怕她跟他似的,陷入失恋的深渊里拔不出来。哦,这一段日子,他也一定不好过。
  小雪又流泪了,在他面前,她总是跟婴儿似的脆弱,她说:“身体上的病痛是容易治的,心上病,不容易呀,很难康复。”
  蛋蛋停止了唠叨,叹了口气说:“我......我,在我们之间,我只考虑到自己,没替你考虑过,这一点,我跟......我跟花儿是比较像的,真对不起。”
  “不,你不能跟花儿相提并论,她算什么,一个官迷。阿蛋哥哥,你做得够好了,一直不给我任何想入非非的借口,我......我只是单相思。阿蛋哥哥,如果你跟小春好了,我们还能像以前那样吗?我......”
  “当然,当然,”蛋蛋赶紧说,“你什么时候都是我妹妹,我唯一的妹妹,我不想你受到任何......我希望你跟小姨似的,那样无忧无虑。”
  “那样就好,那样就好,我怕你把我完全给扔在一边,我希望......”说着说着,小雪又哭了,抽泣了一阵子后,她正色望着他,“阿蛋哥哥,我还需要你的关心与帮助!”
  蛋蛋的长睫毛眨动了一下,张大的眼睛里一片温柔,他语气坚定地说:“放心,我们始终在一起。”
  也就只能要求这么多了,他不爱她,从来把她当妹妹看,这有什么办法呢?而她只敢接受清白身份的他,她害怕所有污点,无力承担这些可怕的事情,一想到那些麻烦事,她就头疼。她爬了起来,把头枕在蛋蛋的大腿上,说着,声音像秋虫的轻唱,像夜风的低吟。
  “也许我还不懂得什么是爱情,我活在我妈妈给我做的象牙塔里,没遇到什么困难,到了艺校,我才知道我只是特别幸运的一种人,很多同学要面对很多生活上的困难,她们艰难地克服它,用忍耐和坚持来实现自己的理想,她们才是真正的接触到生活。从今天开始,我也要那么做,努力锻炼自己。也许,只有这样,我才配拥有爱情这等美好的东西。”
  “小雪,”蛋蛋感动地说,“你这么说让我感觉好受些,谢谢你宽容,你跟小姨一样,都是善良的好女人。放心,像你这样的,一定会有自己的爱情,会有美好的日子的。”
  “我没你说的那么好......是你一直对我那么好的。我没为你做过什么。”
  “不,你对我也好,事实上,我真不值得你对我这样好。我一直忽略你的......忽略你的情感需要,一直认为你还是个小女孩,没想到你长大了,这么快!”
  小雪忽然知道了蛋蛋为什么没有爱上她了,她给他的信息是错的,她从来没有把自己树立成一个女人的样子,她不该老叫他阿蛋哥哥的,从此后,她该像别人一样,叫他蛋蛋。感到一种醒悟的痛楚,如父亲的话,她一直都是小女孩的心态,这是不对的,她已经大了。于是,她坐了起来,像大女人一样直面蛋蛋的眼睛。
  “你怎么啦?”蛋蛋心中掠过一阵恐惧。
  “没什么,我觉得你还是把我当小女孩看了。现在……从现在开始,我希望你把我当成大女人看待,而不是小女孩,而我也要开始努力,改变形象,也改变你对我的固有看法。”
  “这个......”蛋蛋想说这样不是很好嘛?改变什么呢?
  听口气,小雪就知道她的过失有多大,知道现在蛋蛋还一直忽略她已经长大的这一个事实。往事无法原谅呀。小雪说:“我就是一条可怜虫呀,活在地底下,什么都不懂,你知道吗?蛋蛋,你的这句话是怎样像皮鞭一样抽打在我的心上,抽醒了我犯了多大的过失,我不该在你面前表示小女儿的状态,我该办点事让你发现我的不同,我应该跟你平起平坐,而不是像依靠爸爸妈妈那样跟你撒娇。你想到了吗?你如此忽略了我这样的一个大美女,你难道不瞎吗?”小雪说着说着就生气了。她还是小女儿的状态,没学会承担责任也是小孩子的一种基本表现。
  蛋蛋被她骂得垂下头,他低声说:“也许,朝夕相处的人更容易被忽略。” 忽然感觉不对,小雪赶紧闭嘴。还好,没有说出更离谱的气话。她不是要把蛋蛋赶出去,而是要把他拉进来,生气、谩骂只会让事情更糟。谢谢天!她现在的反应快了些,也精明了些。她赶紧改口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这不是我真心想说的,我想......”
  “你说得对。我也需要反思,只是......你我都一样,要有一个过程才能重新定位。”蛋蛋仍然陷在迷茫之中。
  看着蛋蛋远去的背影,小雪喃喃自语说:“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真的还没长大吗?”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