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卷陌生地球之小春失踪

楼主:四都中学 时间:2019-11-12 09:43:20 点击:3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昨见垂杨柳,今逢落叶黄。《五灯会元》卷十二

  第一节 告状风波
  “那您的意思是关于走私的事情咱们一个字也不登了?那就让正因为走私问题才买咱们报纸的两万名读者落得两手空空?林大友同志,您想好了吗?”《厦门晚报》的记者闫思兰说。
  “闫思兰同志,我提醒你,你不要走极端!我诉你,不管是花仓子还是猪溜溜,我们都碰不得,也管不了这事,这事太大了,我们是小地方的小报,承受不了多大的打击,你懂吗?”《厦门晚报》的社长林大友说。
  “有人威胁你啦?谁?花仓子或者猪溜溜?难得抓到这么个热点,这么多的读者捧场,你真的要放弃?好多钱呃......”
  “好了,好了,听我的,我是负责人,我算得比你清楚,可是我们是条小蛇,吞不了那么大的一头巨象。还有.....听我的,听到没有。闫思兰同志,你不听我的会害死大家的。”社长林大友在厦门,台湾海峡对面,他掌控不了人在台湾的报社记者闫思兰的行动。
  “闫思兰同志,你想跟社长争斗吗?想想,这对我们是多么不利,你真的要这么干吗?”摄影师吉利在一旁提醒说。
  闫思兰不耐烦地说:“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林大友这是瞎指挥。我们不用管他。”她没有捂住听筒,表现得肆无忌惮。
  另一头的社长听得真真的,他说:“闫思兰同志,你必须回来,我们发现有人举报你当记者的过程中贪污受贿。你必须回来协助调查。”
  “林大友同志,您是个混蛋,如果我是您,我就去问问警察!别浪费我的时间了。要是您认为我和我的摄影师贪污受贿,那您就错了。我替所有的人负责,包括吉利同志。”
  “可是,闫思兰同志,我们就你这样一个情况召开支委会,如果您不回来配合调查,我们将开除你们两个。你可能不怕被开除,吉利呢?吉利在你身边吧,他一定不需要你负责,对吧?告诉你,他会回来的,你一个人采访去吧。你个不听话的臭女人。”
  “抱歉,我就是不相信您。”闫思兰无所谓地说。
  摄影师吉利说:“见鬼,干脆直说吧!我早就提醒过你,别跟领导对抗,你就是不相信我的话。现在怎么办?如果编辑打电话来,我一定会回去了,你怎么办我可不管。”
  听吉利这么说,闫思兰立刻用一连串锋利的谩骂回击林大友。
  林大友马上吩咐秘书:她那些骂人的话已经被录音,可以用来证明报社开除她是有道理的。他说走到这一步,他也不愿意,这是她自找的。
  她不怕报社强加给她的惩罚,她自己可以支付食宿费用、差旅费,这么好的新闻交给其他报社,到时候,她可以在另外的报社找到工作,还会有很多奖金,只是她没想过其他报社敢不敢发表这样的文章呢?这个刚出道没多久的女人,满脑子还是学校里的那些道德、公正,她热昏了头。如果她知道这一里头牵涉的事件足够大,她一定没那么大胆,一定会好好斟酌社长对她的警告。
  这次她得逞,纯属偶然,猪蹄会没注意到她这只乱飞的小蜜蜂,没防着她。她的这篇报道在《厦门日报》审核不通过,刊登不了,两广的《南方早报》的社长不知道渔人码头快艇俱乐部的走私跟亚细亚集团之间的微妙关系,竟然刊登闫思兰的这篇报道《隐藏的快艇走私》,销量大火,之后,《南方早报》的社长被人威胁,而闫思兰收到摄影师等同事的劝说,赶紧躲起来。
  《隐秘的快艇走私》的报道是这样的:
  从2549年二月初开始,淡水河口的渔人码头的快艇俱乐部忙得很,从晚上12点出发到凌晨5点多,冲锋舟才回来。很快人们就发现这里头有蹊跷,议论纷纷,瞎眼的都能感觉到发生什么。
  清明节这天,沙仑村的村民在环岛北路的天后宫烧香祈福,顺带祭祭神庙后头的一个大坟堆——万人坑。万人坑里埋的都是海上飘来的尸体,可能是落难的水手,也可能是遇害的客商,总之,都是些无人认领的孤魂野鬼。经过了好几百年,万人坑至少有上万的尸体,人们就习惯地怎么称呼它。
  当天早晨七点,雾气浓重,只能看清十几米远的景物,特区缉私警察躲在沙仑别墅小区的地下停车场里头,侦查员夹杂在香客中,发现了一点问题,其中一个侦查员到小区的一栋别墅里报告说第二趟的快艇还没回来,队长指示,再等。八点,雾气散去,太阳出来了,沙仑海面还是没有一点动静,又过了半个钟头,一艘艘罩着一张蓝色的雨布的冲锋艇回来了,雨布跟海水一个颜色,可惜是在眼光下,什么都遮掩不了。一回到渔人码头的水上车库,拉门马上拉下来,除了曾经的一阵舒舒声和激烈晃荡的淡水河河水外,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随后5辆货车从杨梅山小区开出,从环江东路迅速进入渔人码头后院,装上从快艇卸下来的货,再开往关度防洪堤一栋废弃的厂房里。
  100多缉私警察从小区的地下停车库跑出来,一队快速冲向渔人码头,里里外外包围起来,另一队早就悄悄跟着那5辆货车而去,这次行动除了不在现场的猪溜溜外,小流氓和黑皮的新北县码头帮,包括外地来销赃的车队一块儿被抓。警方缴获了四千箱走私的高档香烟,包括走私快艇和车辆,估计案价有三千多万元金圆券。

  几乎和这篇报道同时,大都有人告知花苍子,中央接到亚细亚集团走私的举报信。花苍子知道谁举报的,一般人的举报信,中央是不可能接收到的。今年春节,猪溜溜在花莲市澳京大酒店输了近8千万,他让花苍子救驾,花苍子已经救过他三次,先前跟他说定好的,没有第四次,而且这次金额这么大,再纵容下去,那可是个无底洞。没办法,猪溜溜只好把大都、东京的几处房产抵押出去,才避免了杀身之祸。回来后,他找花苍子算账,声称亚细亚集团的资产中的10%是他应得的份额。花苍子不管他,猪溜溜要挟说要举报,他认为花苍子肯定会屈服,对他开除的价钱照单全收。没想到花苍子根本不买他的帐,他对猪蹄会有信心。猪溜溜也是猪蹄会的会员,他知道如果他一举报得罪的将不仅仅是台湾特区,还有更高级的,要触动这些人,他也得掂量掂量。
  最后还是放弃。不就是走私嘛,这方面他熟,也做起香烟走私生意,但是花苍子还是搞他,比如渔人码头的快艇俱乐部。只许他花仓子放火,不许他猪溜溜点灯。这都是花苍子逼的,他火呀,你想鱼死网破吗?好呀,谁怕谁呀?就这样,这份举报信就出现了。
  报信随付了60多页的材料,重点举报花苍子走私香烟、汽车、石油,是个走私霸主。另一个方面的内容是列举花苍子走私关系网的20多个重要人物,最高职位为海关总署副署长周大民,涉及大都、东京海关、大荣州海关、台湾特首府、海关、边防、港务以及特区多家国有贸易公司,还有部分海外华侨,外国公司。举报信还说信里被列举出来的这些人只是这张蜘蛛网的蚊子苍蝇,大蜘蛛还躲在暗处,他不敢把这人举报出来,怕为他们朱家惹来大灾祸。
  举报信的内容确凿,细节清晰,下边附带实名举报,一个是朱柳柳,一个是乔布斯的原先的秘书,现在阿里山镇的镇长张立国等等,再加上《南方早报》的那篇报道的相互印证,不能让人不信。
  海关总署调查局的领导看了之后,惊得长久不知道做什么。这哪是走私呀!简直就是一个独立国家。台湾可是特区,有自己的独立司法体系,如果要查走私案件也得让他们先自查自纠,可是让他们自己查等于白查,从这个举报信来看,这可是一大堆人合伙干的,甚至是一个秘密的大团体,早先,有听说过猪蹄会这样一个秘密组织,现在看来,它的势力不小,都快赶上纪律委员会啦。
  李思彤看到这份报告,意识到亚细亚集团已经到了一个很危险的境地,这尊乔布斯请来的佛,一直被特区捧着、供着,生怕哪处不小心磕着碰着了,伤及其他神经,尤其一些敏感神经。没想这尊佛现在露出魔相来。说不定它原本就是一魔!
  赵东升首相问李思彤教主有关于亚细亚集团的事,李思彤教主也无法回答了,忽然间连他自己也困惑。每次到台湾,都在吃喝玩乐,也过问别的事,很少涉及亚细亚集团的建设和生产问题,至少浮洲社区的那个电子厂好像没有生产,工人也都是码头工人的打扮。
  赵东升看他这个样子,知道有猫腻的,发火了,问他这些年在考查什么。李思彤听到责备这才醒过神,亚细亚集团到台湾不是为了投资建厂的,而是玩别的。现在他明白,华仓子有很多东西瞒着他!
  赵东升是学金融出身的,年轻时当过银行的行长,第一时间,他要四大行查查亚细亚的银行贷款金额。二十分钟后,汇总的报告单出来了,看了这个贷款单,赵东升是看得心惊肉跳,看得毛骨悚然。所有通过进出亚细亚集团的资金,包括亚细亚集团的先期投入的,包括乔布斯通过方方面面协调进来的资金,还有从大荣州达华石油总公司拆借的资金,一笔笔记录得都很清楚。从账面看,亚细亚集团倒不是空手套白狼,确也投入不少,大概有1.3个亿吧,但这1.3亿很快又从另一个渠道流出,也就是说,亚细亚集团只是资金的吸储库,先是按协议打进一笔钱,又拿已经合法的资产:浮洲社区、信义区的刚造出点地基的摩天大楼、基隆港的仓储物流基地、只落实一期工程180亩的花莲市七星岩影视城,再从台湾各大银行抵押贷款近八亿。其中的四亿是国安部的那个副部长跟台湾区的各大银行协调的;一亿元是姿三四郎协调的,二亿元是一个叫蔡明辉的工行行长给贷款的,还是那些重复资产的重复贷款,八千万是各式官员协调的,另有二千万是花仓子动用自己能耐从几家银行以小额方式贷的。数额如此庞大,实在出人意料。这八亿金圆券贷款,现在就流在外面,亚细亚集团一分钱都没出,人家这是抛砖引玉呀!这里头肯定有腐败、贿赂,银行都被套在里头了,大官也陷进去了,一个大套!
  海关总署调查局的领导请示赵东升首相,首相批示:“这么大规模的走私牵涉到的是整个国家的利益,不只是台湾特区一家的事情,不能让一颗老鼠屎坏一锅汤。查,一查到底,不管是多大的官,一定要揪出来严办,我们就是要先打老虎后打狼,对老虎绝不姑息养奸,有什么事,我来担,明确给他们讲,我这里准备了100口棺材,99口留给贪官,一口留给我自己,无非是一个同归于尽,换来的却是国家的长治久安和老百姓对我们共和党人的崇高事业的信心。”
  首相一眼就看出猫腻,看出问题的严重性,不愧是首相。可瞧瞧他说的,自己都得搭进去,这么严重,明显事情关乎某些人的核心利益,不好办呀!
  早在2545年3月24日,在黄金汉宫中,赵东升主持新一届国务院第一次全体会议,提出了五项要求和约法三章。五项要求是:
  牢记自己是人民公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恪守职守,敢于讲真话;从严治政,敢于得罪人;清正廉洁,严惩腐败;勤奋学习,刻苦工作。
  约法三章是:
  在国内考察要轻车简从;精简会议,压缩时间减少人员;减少应酬,集中精力研究处理重大问题。

  没想到才过了四年就发生了两起重大走私事件:两广州的大梁市;还有就是台湾的亚细亚集团。亚细亚集团这次的事更大,简直不把中央政府放在眼里,连续抽他的嘴巴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实质上,台湾走私的事,台湾人早就知道,临近的安华市人,厦门人也知道,九州的东京也有点小道消息,上头的匿名举报信肯定也不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始终进不了中央核心领导层。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