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卷第二节 试探

楼主:四都中学 时间:2019-11-12 09:57:52 点击:3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549年4月20日,台湾走私调查组组长司马鹰率领海关总署调查局局长韦和平、总署侦查局副局长关向前、中情局的二处卢进,三处的颜值到福田市,21日上午开了一个联合行动调查台湾走私专案的计划会议,大荣州、台湾特区有关领导、海关、公安厅的主要负责人出席。很快,在台湾的侦察员报告说:花苍子一伙人已经知道调查组即将行动的消息,很多走私业务已经暂时停止,只有香烟走私还在继续。随后,调查组决定先停止行动,并把会议说成一般的例行走过场会议。
  台湾特区拥有自己独立的司法机构,没有抓住确凿证据,随便干预会被人抓住把柄,说破坏来了特区的基本法。这可是顶特别大的大帽子,搁在谁的头上,谁都受不了。这一次只不过是试探,看看水到底有多深,没想到真的够深,这边才刚开会,那边就有反应。
  并不是很多大官都能像赵东升首相那样的魄力,官升到州级别以上,大家都成了老狐狸,懂得权衡利弊,也变得前怕狼后怕虎的,没人像首相那样准备给自己留口棺材,在没有充分的证据之前,他们没有哪个有那胆魄敢动亚细亚集团,因为大家都知道那里头的水有多深,动了人家的奶酪,相当于抄人家的家产呃,要引火自焚的。
  有准确的内幕消息,花苍子可不敢大意,开始做一些预防工作。他刚受到来自姿三四郎和大老板的责骂。怎么说呢,不就是因为有军方的背景和大老板的后台,他才敢对猪溜溜说不的嘛,嗨,谁知道这事能闹成这样呢?他原本认为猪溜溜的材料不可能送到关键人物手中的,没想到这个混蛋还真有点背景,一定是某些人在暗中帮忙。这就是政治呀,很难懂的一本天书。
  和乔布斯、詹姆斯等少数猪蹄会几个关键人物碰头,开了个正式会议,讨论中央的意思。大家都觉得还是小心防范为好,预防措施做到位,没有证据,中央调查组不敢轻易下来调查,有的也是巡查一下,走过场的。
  会后,花苍子指示汤姆森、池田浩等亚细亚集团核心人物,先赶紧集中搜集一些走私的关键材料和数据,一有消息,立刻集中销毁。
  私下里,詹姆斯关长给花苍子出主意说:“现在大都各部委正在搞‘三讲’,你可以搞一份材料恶心那个特别行动组负责人,让监察部也组织人查他,让他自顾不暇,看他还有没有心思搞我们。”
  花苍子听进去,他先组织一帮人到大都营造舆论:查处台湾亚细亚集团所谓的走私问题是在打击外商,尤其是侨商在台湾特区投资的积极性,干扰国家对台政策(也就是特区的司法独立)等等。
  乔布斯建议让大都那边的给做点正面的宣传,找些人说说好话,同时务必停止一切走私活动。
  不久有内幕消息出来:原国家公共安全部政治部主任司马鹰代替了海关总署副署长周大民,周大民被双规了。花苍子不能不为狐朋狗友捶胸顿足,并重新审视眼下的形势。司马鹰浮出水面,成为威胁他生存的重要人物。以前花苍子不太关注司马部长,现在却认为这是他新的攻关目标,必须“进贡”的对象。
  花苍子开始想方设法要和司马部长套近乎。可是,大都传来的消息却令花苍子一时无法定下应付之策。信息告知,司马鹰在国安部里很少抛头露面,曾任国安部政治部主任,是个幕后人物,作风相当低调,大都“网”内人士无法与司马鹰接近、联络感情,更不要说为花苍子说情了。花苍子惯用的两招——“美女”和“银弹”也就无法使将出来。
  花苍子降低要求,只想能和司马鹰吃餐饭,以后的事情再说。但司马鹰居然连赏个脸吃餐饭的机会都不给,说自己一向独来独往惯了,不喜欢跟别人交往,也不喜欢热闹。这多少令呼风唤雨惯了的花苍子有些失落、不满,同时感到碰到了铜墙铁壁,遇到了强硬的对手。
  从大都回到台湾的花苍子召集一帮人又开了次高层会议,定下的策略是:密切关注,静观其变;如其不识相,定要置“亚细亚”于死地,那就不客气了,也得给他找一点麻烦,再不行就伺机将其“灭掉”。
  为此,他们很快就组织起了一批杀手,组织名称叫“杀鹰”。该组织后来在谋杀司马鹰不成时,竟潜入台湾机场行刺中情局一处处长买买提所率的“中央巡视组”,也就是特别行动组的先头部队。胆够肥!
  台湾就是个菜市场,什么势力都有,民主党人、大洋洲酋长国、南州国、佳美帝国......不管是谁,乔布斯是老大,小虫子军团才是老大,治安军也是老大。只要乔布斯想找谁麻烦,那一家一定不会好过。因此要动台湾的事,没有乔布斯配合是很难开展下去的,也就是说有乔布斯在,亚细亚集团也相对安全。
  从4月20日一直到4月27日,什么动静也没有,大都那边也一直没什么动静,象征性派了海关总署的调查局局长韦和平带领的几个人的调查组到台湾走一趟,吃了几顿大餐,收了点礼品,满脸笑容地回去了,什么事也没有。
  过后,田汉还通过大会发言的形式安抚台湾各路资本的心,说特区的基本法不变,50年不变,一百年也不会变。
  田汉是站在新兴贵族、小贵族这边的,矿山、铁路、通信都被老贵族给霸占了,他鼓励大力发展贸易、房地产、大型商业,表面上是为振兴国内经济,实质上还是为新兴贵族和小贵族谋利益,这些领域的商业活动的背后都是官商,都是新贵族的代理人在活动,像花仓子之流。
  从4月27日起,一连几天,浮洲社区和春香酒暖张灯结彩,像过节一般喜庆,人们举着双手,扭着腰跳起欢乐的舞蹈。春香酒暖的小姐们和他们客人们公然在篝火旁跳起舞来,嘻嘻哈哈,边跳边打闹。

  4月27日下午,张立国在从阿里山回淡水县的家中,在路上出了交通事故,在阿里山的马黄坡,丰田轿车冲下了山沟,车毁人亡。事后调查是轿车的刹车系统出故障,导致刹车失灵。一直有传闻,丰田车的刹车系统有问题。
  车翻到山沟里,车门开着,窗户也破碎,车里传出的气味很难闻,车里一片狼藉,尸体几乎是肢解,没有完整的,沙发座椅上满是灰狼的抓痕,大概是它们争抢尸体留下的。灰狼的鼻子很厉害,十公里外就能闻到血的气味。警方还能说什么,意外吧,不是意外也没办法查呀。现场都那样了。
  张立国对乔布斯是越来越恨。许诺自己一个县委办公室主任,还想撮合自己和花儿,一切都是空头支票,结果只是发配到边疆。因为什么?因为特区年度工作报告中的“赵东升首相”写出“赵东生首相”吗?一个同音字决定了他的一生前途吗?借口,纯粹是借口,这一切都是仇呀!所以,他参加了猪溜溜的实名举报信。为了增加举报信的可信度,猪溜溜用了实名举报,还拉张立国入伙,说只要中央派人来查,他就是功臣,肯定会被重用的,说不定还能连升三级,当然更重要的是猪溜溜保证会保护自己。没想到猪溜溜是自身难保,一听说张立国出事,马上从西京跑到尼泊尔去,他本来还想依靠他老爹,继续给花仓子添乱,看来猪蹄会这潭水太深,不是闹着玩的,还是避避风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