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卷第三节 赵莉莉的回报

楼主:四都中学 时间:2019-11-12 10:54:14 点击:78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549年4月28日晚上12点,春香酒暖的大殿前院传来一阵吵闹声,像闹肚子似的传来一阵吵闹声。一个身材肥胖,满脸横肉的50来岁的妇女抓着一个蛇一样的女人的头发,并把她像一条绳子似的拖出大门口。到了大门口肥胖的女人还在破口大骂。小流氓想拦着这个泼妇,女人的一对儿女反而拦着小流氓,那个儿子叫蔡东海,他认识,女儿还是穿检察官的老虎皮。小流氓和春香酒暖的保安都不敢动粗。似乎知道泼妇的来头,她隔着老远不停的解释说:“行长夫人,你误会了,蔡行长只是跟赵莉莉跳个舞,没什么的......”泼妇不耐烦了,指着畏畏缩缩跟在后边、脸上已经被抓出几道深深的血痕的蔡明辉行长,对着吼道:“你知道个屁,再啰嗦,我连你一块儿打,你也不是个什么好货,也是千人骑的鸡婆,这个婊子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她不仅是婊子,还想给我们蔡家生个丢人现眼的龟孙子出来,你个老东西,在家里假正经,若非今晚有人告诉我,我还不知道要被你蒙多久!”她恨恨地拍了一下蛇一般女人的背,“说,说,你要不要打胎。”
  听到这话,被她揪住的蛇一般的女人昂起头看了一眼泼妇,耳畔响起郑树德上次临走时的留给她的话:“如果你不把孩子打掉,我真的不保证...能控制住自己...不干蠢事。”难道他这样做为的就是让她打掉孩子?她咬着嘴唇想着,而后发狠地说:“我就是想给你们蔡家生个龟孙子,让你们丢人现眼,你个泼妇,难怪你老公出来找小姐,该,我要是你老公,我也找,还不只是一个两个......”
  刘丰年司长被蔡行长请来劝架,蔡夫人委屈地说老狗的魂被赵莉莉给勾走了,不仅手机里有她的相片,还经常给她送煲汤,三天一燕窝,五天一鱼翅,她骂赵莉莉是千人骑万人搞的骚货......
  很多客人见这边热闹,全奔这儿来看热闹,蔡明辉受不住这种场面的刺激,用手捂住老婆的嘴巴,蔡夫人一口咬了下去。蔡行长拼命忍住,发出“唔唔”的声音。
  刘丰年说,那好吧,我是管政法的,蔡行长既然犯事了,我们公事公办,我让郭世民厅长带人来。蔡夫人和蔡东海、检察官的女儿给吓的,一下子不知道要怎么办好。见刘丰年拿出手机正要打电话,蔡夫人,赶紧丢下赵莉莉,按下刘丰年的手,结结巴巴地说:“我不闹了。但是那个鸡婆肚子里的孩子必须让我打掉,否则,我真没脸活了。”
  刘丰年不说话,想了想,点点头。
  蔡夫人瞅着赵莉莉稍稍隆起的肚子道:“小贱人,你说现在该怎么办?”赵莉莉本能地护住肚子说:“我不打胎!”
  “你想生下来给我们兄妹丢脸?”蔡东海刻薄地说,“你丢得起这个脸面,我们蔡家可陪不起!你不把肚子里的东西打掉,我让你死在这里……”
  蔡夫人喝住喋喋不休的儿子,指挥检察官的女儿断后,强横的儿子把赵莉莉拉上汽车去医院做人流手术。瘦长的赵莉莉想反抗,哪能是他们母女三个的对手。蔡行长仍然缩在小流氓的身后,半句话都不敢说。
  一双眼睛无望地看着蔡行长,想到他往日的公共场合那副威风八面、众星捧月的样子,一股悲凉眼泪不知不觉地从赵莉莉的脸上流了下来。他的不作为让她伤心欲绝。
  蔡夫人可算得上那类行事风风火火的女人,她一个电话就把医院的院长从被窝里唤来,让院方立马给赵莉莉做人流。手术确定完成后,蔡家三口立马走人。
  自从山口春田等三大核心人物出事后,绿玉远洋集团收缩经营,业务基本退回到东京湾,台湾的所有产业全部出售,春香酒暖、红树林边的总部都被华仓子收购了去,现在的春香酒暖是亚细亚集团名下的产业。

  赵莉莉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中午,一眼发现媚眼的保安队长郑树德坐在床沿正用一双关切的眼光望着。同来的还有小哥俩和小春、蛋蛋。
  “谢谢你们来看我,我的事,大概你们都听说了,要怪就怪我自己,既然已经成了小姐,还想混上顶层阶级。活该呀!”赵莉莉一边说一边流泪。
  见到蛋蛋,郑树德浑身不自在。他体格结实、身材修长,衣着还考究,他的白色衬衫非常合身,蓝色领带别着一枚红宝石饰针,闪闪发亮,使人不能不留下深刻印象。
  反观他自己,模样儿丑陋得出奇,五官开豁而扁平,一双眼睛鼓突在外,稀稀拉拉的头发,脸上胡子乱长,应该长满须发的地方却偏偏寸毛不生,皮肤泛黄。
  他主动向蛋蛋伸出手来,跟他握手,同时咧嘴一笑,露出两个长在外面一些的尖牙,脸上带着那种傲慢与畏怯交杂在一起的古怪神情。
  他虚假地说:“很高兴认识你,蛋蛋,你的名声不小,很多女人为你着迷,今天第一次认识,果然名不虚传,你真是太帅了,让人妒忌。”他说话时,一副俯就的神态之中又露出几分畏怯,似乎他明知自己很丑,却偏要摆出一副不同凡响的架势来。
  打过招呼后,他径直走到墙边的角落,那里有个大硬纸板箱,里面塞满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他故意在里头翻着什么。这不是强烈的对比吗?怎么可以让他和他两人同时出现在同一个地方呢?这不是故意给他难堪嘛!他坐不住!为什么人跟人天生差别就这么大呢?丑的越丑,帅的越帅,上帝太偏心呀!
  蛋蛋和小春没感觉郑树德的变化,赵莉莉感觉到了,可她不理他,故意跟小春和蛋蛋拉着家常。本来想自己一个小姐,随便点算了,可是郑树德真的太难看了,夜晚跟他住一起,会做恶梦的。她已经拒绝过他多次,他依然纠缠不清,即使她跟一个老男人有了身孕。
  现在她更不喜欢这个丑八怪,她知道是他告的密,想让他早点滚蛋。可是她真是没力气跟他较那个劲,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现在所受的一切都是他给的,还有脸到这里来充当好人,真是猫哭耗子假慈悲!讨厌,尤其看了他那种丑陋的嘴脸更讨厌,这人简直就是天生的魔鬼。脸丑心地也丑。
  除了身材魁梧以外,他的形象简直比《巴黎圣母院》里的敲钟人卡西莫多还要难看。只要见过他一面,每个人都能记住他,甚至祈祷别再见到他。
  郑树德是赵莉莉的铁杆追求者。今年30岁,大陆中部西川州人,当过兵,跟苦行僧练过武,因为想当班长,造假说他的舅舅是某军区参谋长,败露后而被强制退伍,2544年到亚细亚集团当保安,随后在媚眼当保安队长。
  郑树德这一辈子的理想竟然是娶个漂亮的老婆,改变他们家的遗传基因,而以他的现状,要娶个漂亮老婆是很难的,所以他想用钱圈住一个,这就是他到受聘亚细亚集团的一个原因——高薪!

  看来小春已经得手。不是吗? 你看她总拉着他的手不放,乳房都靠在他的手臂上了,而蛋蛋正在色色地看着她,她抓他的手不是表示亲切,而是要制止他的猪哥,他的手太不老实了,在外人面前,他尚且如此。她是喜欢他的猪哥的。你看她的脸,总想笑,红艳艳的,跟喝醉了酒似的。你看她的眼神,那温柔,那暧昧,那热情......简直让人妒忌呀。
  小春只是偶尔扫视一下她,根本不是来看望她的,是来显摆的,是来给她添堵的。有了爱情滋润,有了心爱男人甘露的浇灌,她的心花从里头开到了外头,脸色红艳艳的。再看蛋蛋,他像泡在37度的热水,浑身舒服。你看他多高呀! 比以前还挺拔!很有男人气概,气势如同一道光束直透屋顶。她是什么人呀?一个没见过海的山妹子,一穷二白。而她呢? 一个台大的高材生,父母还是双职工,她想成为一个五十好几的老男人的二奶都不成,而小春却成了公主,那么帅的帅哥被她享用着,开着一个酒吧,每个晚上有音乐相伴,还有......她什么人呀?为什么这么命好?看看床边的这个对自己死缠烂打的保安队长,再看看人家的男朋友,这,这简直……这是一种侮辱嘛!
  小春这时递给她一个削好的梨,同时开始削另一个梨,递给蛋蛋。小哥俩也要,小春又给他们每人削了一个,包括郑树德都有。虽然拿到了梨,但是小白仍然心情不好,他生气地、狠狠地咬了一大口,小黑也学着小白那样。蛋蛋吃完了,小春问他还要不要,蛋蛋笑着说他们是来看望赵莉莉的,不是来吃梨的。小春醒悟过来,脸一下子红了,不好意思地微微笑着,微微摇了摇头。她买来的那一袋梨已经被他们消灭了一大半。幸好还有苹果和葡萄。
  在台湾,探视病人习惯送水果而不是鲜花,这样的安排来符合讲究实质的台湾人的性格。当然水果也不是随便送的,像石榴这样跟“死”的音相近的是不能送的,像苹果寓意平安的是很受欢迎的。
  郑树德羡慕地看着蛋蛋,对蛋蛋说小春会是个贤妻良母,拥有这样的女人是一种福气。
  蛋蛋点点头,侧着脸看看小春,笑了。对,他现在被照顾得像个土财主。小春见蛋蛋认同,调皮地对蛋蛋眨眨眼,她才是有福气的女人。有蛋蛋在身边,喝稀粥都是清爽的,她原先还没这么大的感受,他的心里头坐着一个会发光的小屁孩,比出生的婴儿大些,没穿衣服,光头,看起来很可爱,就是有点像和尚。原来蛋蛋对一个人真正的好是这个样子的,以前自以为他已经关注她,原来不是,那时他只是出于礼貌。人都是这样,自作多情的时候很多。深入蛋蛋的生活才发现他是一个相当特别的人,肢体动作和表情跟小孩子似的特别丰富,有些荤话的手语她还不是很懂,这是个成熟男人跟孩子气的结合体!比如说:他洗澡出来,腰围了条浴巾,他走到你面前,冷不丁的把浴巾给掀了,然后他自己先尖叫起来。恨死了,恨死了,她被吓了一跳,不是看见他赤身露体的被吓的,而是被他冷不丁的大叫给吓的,她都没叫,他叫什么呢,真是的!还指责她偷窥。其他的事例还有很多。他会像小孩瞎吵吵那样摇晃着你的身体,说他要吃什么什么,让你给买或者给做。有时他说不想吃饭,吃不下,问他为什么,他倒没说,只说得看你跳脱衣舞他才能吃得下,别以为他是说着玩的,他真会这么吵吵。你不脱,他就是不吃。没见过这样的,他要的好像是妈妈老婆。
  当然,这个结巴的男人竟然是个特浪漫的男人,真是让人惊喜呀!他经常送她东西,丝巾、包包、鞋子、首饰等等,大多不怎么值钱,但都是用了心的,只要看到一件东西,觉得它适合她,他就买,有些是他亲自创造的,比如他送她一个戒指,用感冒胶丸做的,一个个粘合起来,像翡翠戒指。用药丸做戒指,合适吗?应该没认真想过,他就是一个随性的人呀!
  花儿怎么舍得放弃呢?给个皇帝都不换。能得到蛋蛋,小春心里头直叫唤是运气,祖宗有灵,各路神仙保佑。
  “得到自己不该得到的东西会遭天谴的。”见到小春唠叨的那张笑脸,再看看自己凄惨的情景,赵莉莉忍不住在心里诅咒起来。即使成为鸡婆,赵莉莉仍然认为她不比小春差,蛋蛋选择小春不选择自己真是让人气堵。羡慕嫉妒恨!
  正当赵莉莉胡思乱想的时候,她的手机发出了短信提示音,郑树德走过来,拿起来,好奇地打开一看,很是狐疑看了看赵莉莉。手机里有好几条肉麻暧昧的短信,那个发信者的号码,是个裸号,没有人名或者网名。
  赵莉莉看见郑树德拿着她的手机,不给她,反而自己查看起来,很是生气,一把抢了过来,瞪了他一眼,骂道:“你是我什么人呀,我的手机能随便翻?真是的!”可是当她看见短信时,她更生气了,骂了句:“什么狗屁东西,这么无聊,这个世界都是些什么人呀!”
  郑树德的脸臭得很,气呼呼地说:“哪个狗东西呀?我咬死他。”
  “我咬死他”这句话是蛋蛋的口头禅,不知道怎么的就跑到郑树德那儿去了。蛋蛋奇怪地看了看郑树德。
  “关你什么事?”赵莉莉说。随后自言自语思索着:“哪个混蛋发来这狗东西?”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