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卷第四节 送礼出事了

楼主:四都中学 时间:2019-11-12 11:09:29 点击:5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接下来的几天,一直都是小春在陪护。郑树德摊上事了,正在接受亚细亚集团的内部调查,没空到这里伺候。他派一个保安来说明一下。赵莉莉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保安说连瘦猴也被抓起来了,然后起来事情的经过:
  举报信出来后,为了让一些人帮忙说话,或者封住他们的嘴,让他们站在亚细亚集团这一边,花苍子开始大肆派发红包。大都他负责,台湾由池田水香负责,一牛皮纸包一牛皮纸包地送,郑树德和他手下保安瘦猴是司机兼保镖,负责送钱的人是汤姆森。
  4月25日这天早上10点,在红楼的大门口,郭广地碰上正要出门办事的汤姆森,他来找花苍子借钱。碰上亚洲金融危机,再加上金圆券不贬值,原本出口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南州国生产的货更便宜。亚细亚集团的生意跟郭家的生意刚好相反,越来越好,而且不知道比往年还翻了多少番。
  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首先是大洋洲酋长国之一的泰国被国家金融炒家盯上,之后,泰国政府宣布放弃固定汇率制,实行浮动汇率制,引发一场遍及东南亚的金融风暴。当天,泰铢兑换佳美元的汇率下降了17%,外汇及其他金融市场一片混乱。在泰铢波动的影响下,菲律宾比索、印度尼西亚盾、马来西亚林吉特相继成为国际炒家的攻击对象。去年8月,马来西亚放弃保卫林吉特的努力。一向坚挺的新加坡元也受到冲击。印尼虽是受“传染”最晚的国家,但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10月下旬,国际炒家移师台湾,矛头直指台湾的汇率制。台湾特区突然弃守新台币汇率,一天贬值3.46%,加大了对台湾股市的压力。10月23日,台北指数大跌1211.47点;28日,下跌1 621.80点,跌破9 000点大关。面对国际金融炒家的猛烈进攻,新台币对佳美元的汇率跌至创纪录的10∶1。21日,特区政府不得不向大都中央银行求援,中央银行出手才暂时控制了台湾的金融危机。国际炒家转战大洋洲酋长国,引发各个酋长国的股市和汇市双双重挫,危机再次冲击了亚洲各国,2548年下半年,东南亚一些企业和证券公司相继破产。东南亚金融风暴演变为亚洲金融危机,东南亚汇市再起波澜,马币、泰铢、菲律宾比索等纷纷不停地下跌。直到今年4月8日大洋洲总理牵头,印尼、马来西亚、泰国同世界货币基金组织就一份新的经济改革方案达成协议,东南亚汇市才暂告平静,但是危机还没最终解除。
  东南亚金融危机使亚洲人民资产大为缩水。西方发达国家利用亚洲货币贬值、股市狂泻的时机,纷纷兼并亚洲企业,购买不动产。东南亚金融危机使亚洲国家的社会秩序陷入混乱。由于银行倒闭,金融业崩溃,导致经济瘫痪。经济衰退,激化了国内的矛盾。东南亚金融危机期间,大洋洲酋长国的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国社会动荡,人心涣散,秩序混乱,国家政权不再稳定。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由于社会动荡,经济萧条,导致人们对政府信任度下降。在野党、反对党纷纷指责执政党,于是,泰国的政府被推翻了,印度尼西亚的苏哈托政府被推翻。政治不稳定,破坏了亚洲经济增长的良好势头和良好环境,危及到各国的国家安全。
  汤姆森和瘦猴、郑树德正在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搬上门口停放的一辆路虎,汤姆森骂骂咧咧,对郭广地抱怨说亚细亚的钱有一半是他挣的,花苍子却只给他100万的年终奖金,真是抠门。车后座的大礼包,平常都是用牛皮纸包着的,还要在外层裹上红纸,越看越不舒服,他骂起来:“妈的,爱要不要,都是些什么人。”
  正给他当临时司机的郑老大很有感触地说:“此路是不是我开此树也不是我栽,要从次路过,留下买路钱,而且……”他很得意地补充卖个关子,“今年还涨价。”
  郭广地眼红地看着车后座大包小包的,小心地问:“车上得有1000多万?”
  汤姆森点点头,又不甘心地啰嗦起来,“那些毛神把着各路关口,不给压岁钱、加班费、过节费哪能安全过去?”看到郑老大也深有同感地点头,他反过来又解释说,“想想这些蛀虫真是让人讨厌,可是要没有他们,我们的生活也不能过得这么好,真不知道怎么说他们。”
  郭广地和郑老大都点点头。郭广地说:“生意好,总得孝敬各路毛神,平常逢年过节的,老百姓不也一样要四处烧香拜佛的,小老百姓都这样,我们也一样,神和人是一个意思,总得意思意思吧。没关系,明年生意会更好,大家发财,大家发财。”
  然后,郭广地把汤姆森请到一边,私下里讨教借钱的事。汤姆森说找花信子比较好。
  送到最后两家,汤姆森把一包50万留在车后座,他自己抱着一包50万和郑树德上楼去给人送钱,没想到刚从主人家出来,停在楼前的小车就响起警报声。下楼一看,右边后车窗被人敲坏,车后座的大礼包不见了。汤姆森狐疑地看了看当时正在发呆的瘦猴,瘦猴咽下一口唾液,地指了指小区西面那个便利店,紧张地说他去那边的买包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等他出来小车就这样呢,也没见到什么人。郑树德替瘦猴说话,说他也没想到有人敢打劫亚细亚的车,真有不想活的。汤姆森询问便利店的老板娘,老板娘说她什么也不知道,就听见小车警报响的时候,她才出来看看的。打电话把这事告诉花苍子,花苍子说算了,合该那个小贼发财。今年生意好,他也变得大方。
  说是这么说,当时的50万是个什么概念,可以在台北县比较好的地段买一套150平米的豪宅,不是个小数目,该查还得查。再说了,也得看看是不是有人对他们送钱的这个惯例相当熟悉,那些人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企图。

  每天,小春跟赵莉莉说的都是她的蛋蛋——蛋蛋这样,蛋蛋那样。赵莉莉皮笑肉不笑地跟她哼哼哈哈,小春一点没感觉到赵莉莉的心理变化,依然故我的讲着他的各种好笑的事情,比如吃葡萄,不吐葡萄皮还可以理解,葡萄有籽吧,最近她才发现他吃葡萄没吐葡萄籽。为什么不吐籽呢?葡萄籽能吃吗?不能吃呀!可是要吐籽挺麻烦的,再说葡萄籽挺脆的,嚼起来一点儿不碍事。你看看,现在我才真正体会为什么他们都叫他野人,嗨!真是野人,要是不给他弄好好的,我相信鱼他都能给生吃喽……
  第五天去医院的时候,护士告诉小春,赵莉莉已经出院。“不是至少要一个多礼拜?为啥提早出院,不会又出了什么事?”小春赶紧打电话询问。赵莉莉说没什么事,医院太闷,药水味太浓,住着不舒服,她回别墅静养。她叮咛赵莉莉自己照顾好自己。赵莉莉说没事,她那边有几个好姐妹。
  赵莉莉看不惯小春那个得意样,那张连笑个不停,嘴巴叽里呱啦个不停,赵莉莉心里堵呀!一个盗窃犯,有什么好显摆的。她生气、抱怨。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