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卷第七节 小春失踪

楼主:四都中学 时间:2019-11-12 14:33:39 点击:4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549年的5月13日,那边的大真酒吧停水停电,这边的柿子酒吧不见了老板娘,一连三天,不见小春的人影。蛋蛋只是去看望一下大伯陈明,只是回香林村看望一下老鬼头,刚到香林村,还没来得及汇报柿子酒吧和小夫妻俩的生活,尼古拉就打来电话,说昨晚小春就没露面,到现在依然不见人影。本来蛋蛋是想约小春回趟香林村的,小春说她要去看望赵莉莉,暂时走不开,下次再跟他回去。这个不见了是大事还是小事呢?他打了手机,关机了。什么情况呢?蛋蛋吩咐尼古拉找陈明和大真帮忙找一下,然后急冲冲地打了电话给赵莉莉。
  接到电话,赵莉莉问什么事。她像在喝下午茶的样子。
  他结结巴巴地问:“赵莉莉,小春说去找你,她……她在你……在你……”
  “你说什么?”赵莉莉似乎没听清楚。
  几个咳嗽后,蛋蛋耐着心,一个字一个字地问:“小春在——你——哪儿——吗?她——说——要——去见你……”他一着急就这样,结巴,要命的结巴。
  “你慢点,不清不楚的,说什么话?”赵莉莉没见过蛋蛋说话这么不爽快,她急了。
  “我是说,她前天说要去看望你,现在她突然不见了,她在你那儿吗?”蛋蛋一紧张就结巴,跟小春相处时结巴已经好了许多,现在却又犯了,来的真不是时候。
  “她不在我这儿呀,没来找我,前几天,倒是来找过我,你都知道的。”
  “那她有没有跟你说,她要去哪儿了吗?”
  “没有啊,我这几天也没见过她。”
  “那她能去哪儿呢?你帮忙想想。”
  赵莉莉紧张地问:“你是说小春失踪啦?嘿,真有你的呀,一个大活人都能被你看丢了。你们是不是又吵架啦?还是跟小丽丽她们吧?你呀你呀,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空聊这个,赵莉莉也真是的,不当小春是一家人呀。蛋蛋赶紧解释:“我,我.......好像是前天前的事吧,她说你要去买衣服,约的她,今天尼古拉打电话来说不见小春的人,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我约她买衣服?胡说,我没见过她,前天,我在干什么呢?我想想......我正在泡一个行长。这个小妮子,平时挺实在的,没想到也会骗人。没事,大概到外头疯几天就回来呢,瞧你紧张的。”
  “关键是我打她手机,关机,什么情况......”蛋蛋又着急起来,又结巴。
  “你是怀疑她被人绑架?”一听蛋蛋语气不对,赵莉莉也有点紧张了,说, “不会吧,没听说她有什么事呀,不会回家了吧,可能家里出了什么急事,或者她的啤酒公司有什么.......不对,不可能,要是那样的话,她会告诉你一声的,再说她还有手机。对,你们吵架了吗?她可是经常打电话跟我抱怨你这个花花公子又跟那个野女人劈腿。”
  “别胡扯了,我们这些天好得很。你帮忙找找吧,我马上回去……”
  赵莉莉叫了起来:“我的天呀,她不会真的被人绑架了吧.......”
  蛋蛋的嘴角抽动一下,发出“嗤”的声响,皱着眉说:“怎么可能?.......”
  赵莉莉听到这话,数落起来:“你不知道现在的台湾什么人都有嘛,有些人没捞到钱,想起了歪门邪道的事也是有可能的,白天不白天的,拉上小车,开了就走。这些人比土匪还土匪呢。你还不明白台湾是什么现状吗?看看你,一个通缉犯都可以四处走动,你以为这里是大陆呀,这里是个烂泥坑......”
  听赵莉莉这么说,蛋蛋头皮有些发麻,脑子乱哄哄的,反而不知怎么思考。既然赵莉莉这边没消息,赶紧四处打电话找人帮忙,能拜访的人都拜访一下,多请些人帮忙:黑无常的光头党;周东义这样的摩的师傅;小丽丽这样的富婆也成,能拜托的都拜托,他怀疑是小丽丽她们吃醋把小春藏起来了。
  自从他跟小春好上了以后,借用尤安娜的手腕,他跟这些女人分割裂得干干净净,像小丽丽、古丽古丽这样的还偶尔来偷偷纠缠,因为他不理他们,她们甚至放出话来说要整死小春,不过事后查一查都是说说而已,这些女人都是笼中鸟,胆子没那么大。当然,也有可能突然胆子大了起来。

  小春失踪前三天,赵莉莉去了趟医院,以失眠的名义。医生建议服用安眠药——苯巴比妥!她询问用量,她说自己睡不着,希望能加点量。医生说:“一片即可,两片也还可以,超过两片就不合适了,你醒来时会头疼、恶心。我可不希望你投诉我。”
  她坚持,说试一试嘛。
  医生说:“我不担心你肝脏会有不良反应。让我担心的是这种药会影响你的心肌。无论如何,别超过两片!睡前服下,记住不要超过二百毫克。肠胃干净,效果更好。”
  她进一步问医生:“假如我想昏迷过去,忘掉一切,比如,我把它放在饮料里,一次性喝进去六百毫克,我会发生什么事情?”
  医生说:“你不会死的,但是要想站起来可就费劲了。你会头晕,睡眠会像被麻醉了一样,肯定会呕吐。这么大剂量的药的效果跟两片没有很大区别,但是后果肯定是让你受罪。你不会真的去试试吧?”
  她笑了笑说:“也就是问问,有时候怕睡不着,可能会加点剂量,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哪敢随便来呢?”
  根据医生所说,估计要想达到深层睡眠的效果,她必须在饮料中溶化六百毫克安眠药。即使小春只喝一半,安眠药的剂量也不应该低于三百毫克。她知道小春喜欢喝什么饮料——桔子汁。桔子汁,饮用之前总要摇晃几次,如果加入药物,那桔子汁的浓稠度和桔子果肉会掩盖杯底可能残留的药粉残渣。即使她发现了这些白点碎末残渣,也绝对想不到是一种药物。
  三天前的中午,她已经把药片碾得粉碎,比需要的多了二百五十毫克。过滤掉那部分残渣,应该正好是所需要的剂量。
  直到变得毫无粗糙感为止,溶于矿泉水中,粉末溶解得比预想的好,她用泡茶用的玲珑杯过滤,再一次过滤,提取液装入塑料药瓶里带过来。
  没想到后来没用上,小春比她想的更有野心,骗一骗,她自己就跳进去了,自作孽,怪不得我了。
  小春再也别想清白着出来了,现在她跟她一样,谁也别取笑谁。她没想到她会这样,拥有了蛋蛋,甚至蛋蛋的好多家产,她还要什么?当歌手?当演员?她到底在想什么?换做是她,早带着蛋蛋跑了。回家,在那个单纯的朝鲜半岛的小山村。当然,这是她现在的想法,以前,她也不是这么想的。台湾,真是一个魔鬼待的地方!
  拿起咖啡杯,摇晃了一次,又一次。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