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卷第九节 找寻的线索

楼主:四都中学 时间:2019-11-12 22:06:00 点击:7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响起了敲门声。打开门,一个穿着黑白制服的快递小哥叫他签名,然后递给他一个方形纸盒包裹,纸盒只有童鞋鞋盒大小。包裹上写着他现在的名字、地址。蛋蛋撕开包装袋,里头真是一个童鞋的鞋盒,打开一看,里头只有一个信封,打开信封,里头一张打印纸,纸上说了小春的消息。这个消息是宁塔先生传来的,消息让蛋蛋着急——小春竟然参加了什么花莲市影视城演员的招聘,人因此失踪,不见了。
  怎么会有这种事?小春疯了?柿子酒吧不管了吗?什么情况?
  花莲市影视城有个什么演员选拔,哆来咪应邀参加。这个事早登过报纸、电视广告,一个多月前还引嗨台北市民的热烈谈论,人人都知道。知道哆来咪对小春的影响,蛋蛋觉得很有这个可能,赶紧约上大真往影视城跑。
  在花莲溪的七星潭了解一下情况,那里的海边确实像那么回事。影视城位于美丽的海边七星岩,距市区8公里,是一座仿大都紫禁城建造的宫殿,现在建成的有天安门、太和殿、养心殿为主的古建筑群落。除了这一点点建筑,其它都是空的,建筑的四周有平整的痕迹,但是没人照看,长满了野草,有人在这里放牛羊,附近的一些孩子在这里玩。
  通过大真,蛋蛋联系到了花莲市市长奥郎格,他们一起到了码头广场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下午四点。跟市政府办公大楼的院子的岗亭边的一个荷枪实弹的警察说一下。在二楼的市长办公室,奥郎格接见了大真她们。王立平也在,已经当了花莲市警察局长的他体型变了很多,肚子鼓鼓着。他非常平静地、眨也不眨地盯住蛋蛋。他不想对蛋蛋无礼,但是除了警察以外,谁都会觉得这种凝视对自己是个冒犯。
  现在厦门的郭世民局长已经成了台湾公安厅的厅长,王立平队长成了花莲市的警察局长,对手都在这儿了,自己这是自投罗网呀!虽然化了妆,但真让人担心呀!
  奥郎格身边,还有两个小虫子,他们看到蛋蛋之后,我瞪着你,你瞪着我,似乎都要对方出主意似的。蛋蛋没忘了自己通缉犯的黑帽子,他用袖口抹了抹脑门的汗水,借以挡住这些恶狼的目光。
  问起了花莲市七星岩影视城的时。奥郎格说这事也就是一期工程,由于资金什么没到位,现在停工了,也不知道将来会怎样。华仓子的支票有时候让人感觉不靠谱。
  “那......那不是有什么演员的招聘会吗?报纸上还登过这样的招聘启事。”大真问。
  “是有举行过类似这样活动,在花莲市的东海酒店,不过,我没有被邀请,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你们可以上东海酒店了解一下。”奥郎格也挺忙,能这么接待大真和他,已经算是给大真很大的面子了。当然,更主要的是看在花儿的面子上。
  蛋蛋他们赶到东南大酒店,酒店的大堂经理说是有过这样的活动,不过,也就两天。蛋蛋问那些人去哪儿了。大堂经理揶揄地说不清楚,听说出国学习去了。
  胡扯。再问,没问出什么来,一个多嘴的女服务生说可能是要去某个地方集训,东京、大都、北京、南京等等都有可能。小春不可能跟哆来咪一起去吧?人家要的演员都是大学生,小春不可能是来参加选拔的,她文凭不够呀,可是那个特殊才艺的可以放宽限制也是个问题呀,她能模仿哆来咪算不算特殊才艺呢?
  再接下来,蛋蛋他们找到了花莲市北码头的竹联帮海上的士公司,一个叫洛桑•泽珠的船长说那些人在南码头租了几艘私人游艇,然后不知上哪儿了,有可能是其中的某些海岛,比如太平岛。
  太平岛,那个已经废弃的驻军前哨岛屿,怎么会去那样的地方呢?
  这个公司是竹联帮的,现在由乔伊的大儿子阿特尔捏掌管着,公司的办公大楼在码头街北面,靠近北码头的那一面,一幢白墙蓝瓦的四层楼房。北码头的免税店大楼就在它的前方,装着落地大玻璃窗,专售物美价廉的进口商品。它东南面是两栋五星级宾馆,被涂成绿色的8层大厦,有地下室停车场,车辆开进开出,喧闹得像蜜蜂的蜂巢,在往南面是墨家的黑白物流公司,进出了人群和忙碌的柜台就像是正在投食的人群和几只饥饿的狮子一样。
  “要出海吗?”大真有些累了,她不大乐意去,但道义让她不会现在主动退出。
  “当然,上太平岛。”蛋蛋坚定地说。
  他们租了条渔船,聘请了一个船长和两个水手,往太平岛而去。太平岛离台湾岛还有点远,海上风云变幻,去那儿的渔船还必须大一点,比较安全。租的这条渔船经常上太平岛附近捕鱼,那是条铁壳船,宽敞而平坦,最深吃水2米,能在变化无常的近海应付裕如。这样的船是在高雄港造船厂造的,在底层甲板,在几乎贴着水面的船尾安装着巨大的平行叶板涡轮机,正好在甲板那臭气熏人的便池底下。那个庞大的冷冻库也安排在这个位置上,另外一边是船员们横七竖八的吊床。入夜,把吊床挂在那里,蛋蛋到船尾去小便,从便池里看到那个巨大的宽叶涡轮机正在自己的脚下喷着泡沫和热气腾腾的蒸汽,在火山爆发般的巨响中转动着,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他正出海。
  没有,太平岛只有残留的军营,其它的什么也没有。有人待过的痕迹也不知道是那些演员,还是那些巡航的海警,什么也不能说明问题,又白跑了一趟。
  绕了一大圈,没找着什么,回到了台北,还得从亚细亚集团入手找人。

  蛋蛋请花绅士带他到亚细亚集团去问问。亚细亚集团那么大,产业很多,从哪里问。再说有很多地方是私人产业,不是会员的不能进去,比如媚眼、养生会所等都是私人的隐秘会所,闲人和狗免进。春香酒暖倒是可以问问。
  知道蛋蛋的意思,花绅士不敢带蛋蛋四处找人,万一蛋蛋激动,闹起来怎么办?这个人可是个冲动鬼。
  他说让他去看看再说。自从跟大真结婚后,花绅士也没到这些名声不好的会所去,怕被大真知道了,不好交代,所以他对什么影视城的事也是不清楚的。小春的事,他听说了,不过,他不相信这事还能跟亚细亚集团扯上关系。什么时候三叔又要开影视公司呢?前阵子是有这样的消息,不过,他认为是误传,能把走私平安地走下去已经是一本万利了,搞什么影视城,连先前的电子厂都是个空壳,蒙人的。
  到公司总部了解一下,真有这事。直觉告诉花绅士,小春可能被赵莉莉拐进公关小姐里头去了。得到媚眼去向李妈咪打听一下。

  台湾特区建立以后,很多有钱人、有权人都在这里置办了产业,躲在这里享受西方的资本主义奢华,许多冒险家和妓女便跟着进来,开始“做生意”。大批人流的涌入促进了娱乐业、旅游业、购物城、餐饮酒店等服务业的繁荣,也带动了房地产、运输业等等的发展,于是,台湾的经济开始兴盛起来,逛三星级以上的饭店也就成了有钱男人的新时髦,因为酒店的上面一层或者两层有专门用来伺候人的交际花。当然,没有星级的酒店里也有小姐,那些人不能称为交际花,她们只能叫做小姐,难听的就叫鸡婆或者公共厕所。
  整个浮洲社区可是私人会所,有钱的土豪也不能到这里来玩。这里的客人只有两类人——猪蹄会会员、受邀请的贵宾。浮洲社区是亚细亚集团的产业,也是最近五年才开始由电子厂演变成娱乐城的,因此,猪蹄会的谣言也是最近才传播开来的。
  楼顶有一个约五米高七米宽的霓虹灯媚眼在闪烁,正面的外墙都是一整面大型蓝色玻璃幕墙,一道道白色条纹把宽三十多米高二十多米的蓝色玻璃墙分割成一个个硕大的菱形。透过玻璃幕墙,里面的人能看到外面,外面的人不能看到里头。这就是媚眼养生会所的白楼。
  一楼的旋转门位于左半边,楼前是个宽阔的操场,操场的最前方有两个八角亭,像两个门神。这里没有保安,游艇码头处的保安更多些
  大门入口处的弧型的台阶上,每隔2层台阶就站着一名穿着红色旗袍的迎宾小姐,到了入口处共有四个。进入大门后,有很多小姐在款款游走,她们大多身高在165-170左右,衣服基本上是坦胸露背的晚礼服,从垂坠感看,十分高档,除了这些小姐之外,还有很多漂亮的女服务生,她们的衣服就比较统一。紫色上衣,黑色短裙,白色裤袜,蓝色绣花布鞋。
  进门往左拐,一条长长的走廊两侧都是卡拉OK的包厢,而直走,就是DISCO酒吧大厅。高个的中年男子孤身一人,自然到DISCO酒吧看看究竟。
  大厅东半部分后墙是一个人造景观,水流围绕着一面假山瀑布及瀑布前的绿植,亭台和桌椅,很是优雅。瀑布下的水池里有一条长约四米的金龙鱼,几条蝌蚪那么大的热带小鱼。DJ台在那边,这个人造景观是很好的背景墙。
  西端是吧台,吧台边的墙壁上是一列酒柜,酒柜中陈列的酒瓶很多都是西泊来文,不认识。吧台前有三位身穿职业套裙的美女,吧台内的调酒师和男生服务员都是穿着统一的工作服——一件紫色衬衣,胸前是滚金边的流苏,领结就是打成蝴蝶结形状的黑色丝带,黑色燕尾马夹镶着金色装饰,裤子也是黑色滚金边。
  没看到小春,有听说新招来的演员在某个基地培训。花绅士回话说找遍了,没小春这样的人。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