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卷第11节 探听消息

楼主:四都中学 时间:2019-11-13 08:51:24 点击:26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带着这个小姐去了四楼的小型电影院是有原因的,那是怕其他地方有监控,他的话会被人听了去,搞不好还会害了这个无辜的小姐。
  小姐躺在蛋蛋的怀里,手上开始有点动作。蛋蛋想跟她说点话,探听点有关于小春的消息,他拉住了摸往裤裆的那只手。他找小蒜也是有目的的,他要的就是小姐中的胆子较小的人。
  蛋蛋拍了她的一下肩膀,她以为蛋蛋要她像其他人那样坐到他身上去,蛋蛋按住她,说:“我们先说说话,好吗?”小蒜点点头。
  但是她说的跟做的不一样,不是吗,老大在催了。一个晚上不能总耗在这儿,男人很多,都是要人伺候的。
  蛋蛋一下没试过这个,人家用口的,他是个三只脚的人,那受得了黄色电影和专业技师的两面夹攻。见蛋蛋这边这么惨烈,其他三队的人都呆住了。要不是怕自己的主人生气,那三个小姐也想过来看看,真的假的,是不是太夸张?
  影院门口的那个美女用步话机报告:这人挺色,正常。
  电影是个催情剂,而他在这方面的把控能力又不是特别强,真把持不住。小春都失踪,他还这样,他对自己都开始感到厌烦。蛋蛋是越来越不了解自己。小姐被折腾得摊在椅子里起不来。小蒜奇怪地看了看这个老家伙。
  “你们这里有一个小姐叫胡碟或者赵莉莉的……”蛋蛋问。
  “胡碟?”
  “对,胡碟,瘦瘦长长的一个,跟蛇一般,很有个人魅力。”要探听小春的消息,还得先从胡碟开始才行呀。
  “胡碟是半道进来的,不是我们这一期的。胡碟这人混得很不错,在我们这儿还比较典型,被拿来宣传教育我们。她现在已经是自由身,可以四处走动了,不像我们。不过像这样的人,你最好不要跟她有干系。郑树德,你听说过吗?也就是我们保安队的队长,长得特丑的那个,本来他想追求胡碟的,后来听说胡碟诓骗自己一个好姐妹的小老乡,把她送进了第二期的演员里头去了,自从发生了这事,郑树德再也不敢跟胡碟往来了。胡碟这种女人太可怕,你可不要被她骗了。”小蒜觉得蛋蛋对女人挺尊重的,忍不住多多少少透露点信息。
  “第二期演员?你们是第一期的?胡碟在哪呢?还在媚眼吗?”
  “不在,请病假回老家。”
  “什么?她怎么能请假回家呢?果然是条毒蛇,这么毒呀!我真想咬死她,妈的,还是被她骗了。”蛋蛋忍不住咬牙切齿起来。
  小姐突然意识到蛋蛋是来找人的,她警觉地瞪大眼睛,说:“你的女朋友就是胡碟的小老乡吗,那个......”
  “对,她叫小春,她现在人在哪儿,你能猜测一下吗?”
  “肯定不在这里,每批演员到这里来之前都要到基地训练的,基地挺神秘的,是某个海岛。茫茫大海呀!”
  “哎,可怜的小春呀……”蛋蛋一边用头敲着美人靠,一边悲伤地说。
  “你可以跟踪李妈或者欧先生,她们两人每隔一段时间要到那里去。”
  “欧先生是谁?”蛋蛋问。
  “李妈就是大堂的那个李梦然,李经理。欧先生是个三十来岁的美女,也是条毒蛇,她现在不在这儿,估计在基地。她们轮流值班。”
  小蒜好奇地问:“你的情人是什么样的人?她怎么会……”
  “......这事......很复杂,一时半会的说不清楚,能不能以后再说。”
  “有以后当然更好啦,说定了,以后你一定要告诉我。”
  “好吧,我先告诉你一些,不会告诉你全部,因为你知道得越多,可能对你和我都不利,坦白讲吧,我需要你帮忙。”蛋蛋把自己和小春的事说给小蒜听。
  蛋蛋信不过人这种生物,更别说一个刚见面的小姐,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孤家寡人一个能办成多大的事呀,而小春的事可耽误不得。这是病急乱投医呀!
  “她挺幸福的呀!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看来她不是一个单纯的女人,你确定还爱她吗?”小蒜听到蛋蛋的描述,跟她先前的经历差不多,她信他说的。她重新打量起他来。这个男人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独闯虎穴,真情义!有必要争取一下。
  “当然,她有些缺点,人都有缺点,我知道她要什么,这事,她……她确实不应该呀……”蛋蛋泄气地说。
  “假如……”小蒜不知道怎么说。碰到一个真性情的男人,对于当过小姐的女人来说,还是挺珍贵的,很有吸引力的。
  “我……我觉得你真不适合干这个,说说你吧,我想找点有用的信息……”蛋蛋问。
  “嗯……不是,我算一期的,来了有两年了,本来我是奔着招聘演员的海报来的,没想到花莲市影视城是个骗局,它真很像真的。嗨,经过一阵培训后被送到了这里。”小蒜觉得委屈,“报纸电视都能正儿八经骗人,还有天理吗?现在这个世道,只要给足钱,他们才不管假不假。”
  “你们……你们还过得去吗?”蛋蛋担心自己要是救不了小春,也希望她能活下去。
  “我们这一期一共有34人,有些人看起来不像新人,她们很能适应。也有少数人很不适应,有一个还疯了,老鬼叫,啊啊啊的,半夜也这样,吓死人了,没多久,鬼叫声没了,估计是被处理掉了。为此,我都吓了好些天睡不着觉。”小蒜说。
  “怎么就疯了呢?出什么事?”蛋蛋说,“怎么能疯了呢?”
  听蛋蛋这么说,小蒜更了解眼前的这个中年人,更认定他是个好人了。她说:“亲爱的,你真是善良人!没想到我们所处的环境呀,想当初我刚掉进去的时候也是差点疯了,不过,一阵子熬过去就行了,人就是这样,很容易习惯和忍受的。不是吗?你都看到了,我们中的绝大多数现在反而活得挺自在。”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