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卷第14节 阴谋的诞生

楼主:四都中学 时间:2019-11-13 10:00:17 点击:8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现在她是孤家寡人了,一个孤零零的孤儿,没有家乡,没有祖宗十八代。一个没有根的浮萍呀!茫然不知归处!
  就这样,从三重区回来的当晚,她发烧了。可能是哭着睡着了,忘了盖被子,受凉。对,她是被冷给弄醒的。
  吃了一剂感冒药,坐在黑暗中的沙发,回想起黄昏的那个场景,心抽搐着的疼。每抽动一下,头就会跟着一阵懊恼。往常,她有点小病小灾的,蛋蛋总是在她身边转来转去,呵护有加,现在,她就是死在屋里头也没人知道。
  对于二十五岁不到的她来说,什么是真正的爱情,她也不太明确,但是她现在知道蛋蛋是她能停靠的港湾。每次见到他都让人感到安心。要是几天不见,她就会生出有一份淡淡的惆怅。每次听到他的声音,她紧缩的心自然而然就放开了许多。原先以为这只是亲人之间的记挂,他像她的儿子那样,不,现在她更明确地知道了那就是爱情,甚至高于爱情。
  花儿首次惊觉,她的内心世界是多么奇怪,多么悖于“正常人性”的一个世界,它好像独立于现实人生之外,单独封闭起来,用完全不同的情感、信念和游戏规则进行,很多在现实人生中坚信的、视为珍贵的东西,在这个诡异的世界中都得去除,比方:信任、诚实、善意和悲悯云云;但要命的是她仍然是自然人,有和别人一样共通的肉体,根本人性和需求、喜爱、悲伤,一样需要有个家可回,有个朋友可交谈,有可放松一切警戒的亲密的人聊一聊藏在心中最里头的话。这就是生命的本身,那些被用尽力气压制下去的东西不可能就此消失,它们只是黯淡了,藏起来了,但也因此更尖锐更蠢蠢欲动。
  她确定自己无法被任意扭曲折弄,和蛋蛋的情感是最先反弹回来,而且力道超出了她的想象!

  “烦死了。”她大叫着,猛地站起来,在漆黑的夜晚。天呀!她纠结得头重脚轻,脑子里像有一群蜜蜂在嗡嗡叫,吵得她烦,每根神经都在痛。她不得不又坐了下来。可是思绪是能穿墙透壁的,她不能不想呀!没错,是她疏忽了,是她忽略了他。忽略?花儿猛地一惊,没错,是忽略,想当初,她毅然地离开蛋蛋,不就是希望忽略他吗?没想到他跟她长在一起了,蛋蛋就是她自己,她自己也是蛋蛋呀!忽略蛋蛋就等于忽略她自己。人总是这样,在有些大事面前,往往很容易忽视身边人的存在,在先前的日子里,她也许知道她忽略过蛋蛋,只是一直对这份“忽略”没太在意,以为,蛋蛋一定是她的,跑不掉的。后来呢?当然在不很在意的情况下,真的就忽略掉了。
  如今,她怎么又对这份忽略耿耿于怀了呢?该死的,噢,不能再想下去了,她的头又开始撕裂般的疼痛起来!用手抵着额头,她下意识地阻止着头痛,她觉得自己的思想越来越往死胡同里钻。不,不全是她的错,本来她就没想过要完全放弃他,她只是觉得自己先爬上岸才能把他捞出来。这事是被人破坏了,有人瞎搅和,对小春,小春也瞎搅和,没有她,她和蛋蛋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样的境地,这个候鸟,她究竟想干什么?她那是爱吗?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慢慢的心痛开始转移,开始发酵,开始有了发泄的对象。嫉妒,怨恨。
  现在还有希望,把捣乱的人赶走,对,把捣乱的人赶走,她的神志开始清晰,一个细小的阴谋诡计开始在心脏深处生出来,然后像常春藤那样,一根细细的枝蔓开始往外伸长,也在不停的抽搐。比起心里的痛楚,这点阴谋诡计不算什么,因此它长得很快,一出心脏就向四肢不断地扩散开来。
  不行不行。蛋蛋需要一个家,她给不了他,她现在给不了,即使把小春搞掉,她也给不了蛋蛋一个真正的家。她不能再伤害蛋蛋,不能,他是一个可怜的流浪狗,难得找到一个好一点的狗窝,不能把它掀翻了。
  再一次拨开柳树叶。偷窥。
  小春的脸上的笑容灿烂像正午的太阳光一样耀眼,好像已经好久好久没见面的样子。
  “回来啦!”蛋蛋满面笑容地欢迎小春,整个脸像褪去了那层暗黑包浆的和田玉,变得光亮起来。
  “对,想你了。”小春同样热烈地说。
  “我......我也是。”蛋蛋说。
  听到这样的话,她就想笑了起来,笑个不停。蛋蛋也跟着傻乎乎地笑,眼里奇怪地看着她。她被他盯得浑身酥软,忍不住念道:
  “你这个宝玉,不知是怎生个惫慗人物,懵懂顽童?”——倒不见那蠢物也罢了。(《红楼梦》中林黛玉的一段独白)
  “哈哈哈......”她说着笑着,有些太得意啦。
  之后,她看见了蛋蛋正背着小春在草地上慢跑着。花儿浑身抽搐了一下,感觉被人打了一鞭子似的,她退后几步,躲在柳树条后,哆嗦了一下,马上又挺直了脊背。
  再次看看的时候,蛋蛋不再跑了,小春却没有从他背上下来,依然伏在他厚实的脊背上,迷醉。
  她给自己重重一巴掌,脸色变得惨白,眼里充溢着懊悔、自责与怨恨。这目光,述说出太多太多心灵的语言,诉说了太多太多深藏在的情感。眼泪刹那间流出来,她的目光毒辣地锁定了小春,深深地,深深地,深深地望进敌人的心里。她阴狠地说:“你等着,小春,你这个贼,贼,你等着,别太得意,有你哭的时候,哼!”
  她把眼睛闭上,悄悄地关上了心里的门。小春和蛋蛋勾肩搭背地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回到家里,在床上昏昏沉沉地躺着。小病,不是什么大病,再说她的身体一向还可以,伤风感冒都难得害一次,这次也一样,小病攻不垮她,她垮得这么快是因为蛋蛋的缘故。落寞、失意、沮丧、悲切。
  蛋蛋,一想起这个名字,花儿就会觉得一阵心酸。其实,自从分手后,她没有一天不在跟这个名字纠缠,或者想着念着,或者狠狠地一脚踢开!


  想到蛋蛋要跟下贱的啤酒妹好,永远离开她,花儿浑身硬邦邦起来,怀疑自己快中风了。而当这个感觉来临的时候,她更渴望蛋蛋的感情,不仅仅是爱情,他是她唯一的、真心相待的亲人。
  不行,一定不能让小春把蛋蛋夺走。她恨他,恨他那么快就转移情感,可是现在更爱他,想到要失去他时她又哭了。黑夜里,躺在床上的她首先想到的是派人把小春给做了,然后哄蛋蛋跟她上床等等极端的点子。看来她真的有点发狂的苗头,蛋蛋不接受她偷偷摸摸的爱情让她有点抓狂,她养熟的男人让小春这个候鸟抢了去更让她抓狂。
  等她养肥就来捡现成,等她养肥就来捡现成,没门!贼……贼……贼……
  他跟她在爱情的专注度上有分歧,她要事业,也要爱情,可能暂时的事业会凌驾于爱情之上,可是这只是短暂的。蛋蛋不能接受的她在权力上的那种激情,也不会要一个陈世美的花儿。他不知道她跟陈世美还是不同的,她只不过要一个偷偷摸摸的爱情,不是要抛弃他。
  没办法,他出生在那样的一个家庭,对陈世美特排斥。而她呢?她对权力有激情,可是这也没什么错呀!叫她放弃文化局长,优先考虑爱情,她也不肯,毕竟付出这么多了。再等等,再等等,说不定蛋蛋会选择她的,蛋蛋对她的眷恋还是有的,毕竟大家相依相靠那么那么多年。遇到大事花儿总是犹豫不决,总有些脱离实际的幻想。就这样,让小春钻了空子,用魔鬼一样的歌声把蛋蛋绕迷糊了。失误呀,失误呀!
  小春清亮的歌声总在她脑子里翻腾,这个歌声太可怕了,也太遭人恨了。
  啦啦啦......
  我爱谁跨不过 从来也不觉得错
  自以为抓着痛 就能往回忆里躲
  偏执相信着 受诅咒的水晶球
  阻挡可能心动的理由
  而你却靠近了
  逼我们视线交错
  原地不动或向前走
  突然在意这分钟
  眼前荒沙弥漫了等候
  耳边传来孱弱的呼救
  追赶要我爱的不保留
  我身骑白马走三关
  我改换素衣回中原
  放下西凉无人管
  我一心只想王宝钏
  ......
  不行,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必须来个狠的,永除后患。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