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卷第15节 不能接受

楼主:四都中学 时间:2019-11-13 10:05:33 点击:4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离开贫民窟,在长汀路二段百无聊赖地走着,抬头间,看见了路边一间酒吧,红红霓虹灯上逐字闪烁这“夜来香酒吧”几个大字。距离小春失踪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一无所获,一切都是徒劳的,想着小春可能遭受的苦难,蛋蛋一直不能接受,经常到这家酒吧寻找刺激,麻醉自己。
  此时已是暑假晚上的十点多,却正是中低档酒吧最热闹的时候。这个酒吧很大,中间过道两旁的卡座上,坐满了一对对正在喝酒的情侣和激情四射的年轻人。前面不远的舞台上,四个穿着皮短裤和T恤,有各式发型的青年男女正提臀甩胯卖力地演奏着一首不知名的摇滚乐曲。音响开得很大,电吉他的声音有点刺耳。
  蛋蛋皱了皱眉,这样的气氛不太适合他此刻的纠结的心情。
  也许能找个比较安静的角落。站在酒吧的过道里,朝酒吧的四个角落扫视着,酒吧里的灯光有点暗,在离舞台最远的一个角落里,那个地方也许行。呃,一个人影好像花儿的样子。走过去看看,还真是她呃,她眯着眼,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他为什么不能接受我,我已经连女人......女人的羞耻都不要呢,我只是......只要他跟我好就成......就成,就这个,不要......不要名分的......我都不......计较,他计较个啥......我养熟的男人......想要抢走......没门......没门......”
  那个小妖精的面孔正歪着身子,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支着下巴,一只手端着红酒,正慢慢地往嘴里倒着。她的双颊一片晕红,眼帘低低地垂着,嘴里还打着酒嗝,白色的圆桌上摆着三瓶酒瓶,桌上洒了些酒渍,周围都是酒气。看得出,她已经喝了不少了。
  “她怎么会在这儿呢?”看到的都是伤心人,蛋蛋心里自然也产生一种莫名的感伤。眼前的女人很美,他却无心欣赏。
  此时,花儿已经喝完了杯里的红酒,又拿起面前的一只酒瓶,继续往那只高脚杯里倒着。蛋蛋突然回过神来,一把夺下了那杯刚倒了一半的红酒。
  花儿一愣,缓缓地抬起头来,一双迷离的眼睛,如雾一般地看着他。在昏暗的灯光下,她大概也只能看到一张模糊的脸宠,没能立刻认出人来,她依然含糊不清地说:“你......你是谁?为什么抢......抢我的酒......酒......你们都是坏人,我打......”说着,伸出手来,要打蛋蛋。
  抬起胳膊,把那杯酒倒进了自己的嘴里,一把扶住那个歪歪斜斜的,即将倒下的身子。酸甜酸甜,有点涩,这酒还不错,在这种档次的酒吧。他把她按坐在椅子上,坐到她的对面,冷冷地盯着她:“花儿,你怎么会在这里,还喝成这样,究竟想干什么?不知道这里鱼龙混杂,很危险?”蛋蛋看了看四周,果然附近有几头野兽正盯着这儿,估计蛋蛋不来,他们就会过来。
  花儿歪着头看了看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她终于认出来了,这个人是蛋蛋。她呵呵地笑了笑:“蛋蛋,你怎么也来了,是不是小春找不着了,呵呵呵……你要跟她在一……早晚会有……”说着越来越不清楚的话,她真的麻了。“来,陪我喝一杯……”她双眼迷离地,盯着他面前的那只酒杯,去给他倒酒,可是,酒却倒在了桌上。
  见她醉成这样,蛋蛋站起身去拉她:“时间不早了,花儿,我送你回去!”
  花儿挣了挣,说:“我不……回去,我要你……陪我喝酒……”
  没什么可说的,把她从座位上扶起来。她的身子却像烂泥一样瘫软下去,根本不站起来,赖着,说:“我要你……抱,抱抱我……”
  抱就抱吧,又不是没抱过。她像一个昏过去的人,浑身放松地让他抱。她今晚穿的是一件在肩膀上打结的吊带白色长裙,藕一样白皙圆润的双臂和长长的细脖子都在引导他的眼光看向其他的更让人媚惑的地方。
  她还没有完全昏迷,泪眼蒙胧地说:“蛋蛋,亲亲的蛋蛋,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我……我可以给你生小女孩,只是没名分......没名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都......你还计较什么?你就是个自私鬼呀,自私......你不知道我为你做的......很多......”说着说着,她的泪水一直在流。可以看出来,她的心真的疼。她是把小春搞掉了,只是出一口气而已,蛋蛋仍然不会回到她的身边,她已经永远失去这个爱人。
  沉默了一会儿,他把视线从她可怜的脸上移开,看见见周围有不少眼睛在盯着他,个个怪他是负心汉的样子。
  “......嗨,我们回去吧!”对她说的,他都理解,他也曾经纠结过,最终,他还是选择放弃,他要一个纯纯的爱和一个真实的家。
  “来吧,”花儿用快活的语调说,“来,过来点,亲爱的,咱们把这瓶酒干了。呵呵”蛋蛋不理睬她,只是雕像一样地看着她,花儿生气了,叽咕着,“滚——滚——蛋。”
  蛋蛋一点也儿不在乎她说的,她并不清醒。他开始给她穿外套,对这个她一点儿不配合,胳膊举起来,叉着手指头,拒绝把手套进袖子里,也许她认为这样很俏皮。把外套从她脊背上拉下来,扶着她站起来,她吃吃地对他笑着,瘫倒在他的身上。蛋蛋把她搁到椅子上,替她把鞋穿好。
  “来,走两步,”蛋蛋说,“咱们乖乖地走几步路。”
  他们走了几步。她的珍珠耳坠在他的胸上敲打,两人像跳慢步舞似的一块劈叉。看这个样子是不能好好走了,干脆,大庭广众之下,他把她抱起来,这样走倒哈省事。她躺在他的臂弯里,吃吃地笑着想把她的对他的看法告诉他,可是话语不清。
  来到吧台,付了账,在一片嘘嘘声中,将她抱出了那个酒吧。
  在停车场找到她的车,把她放在副驾驶座上,她突然伸手抱着他的头不放开。““我们先回去,有事慢慢说,好不好?”蛋蛋得哄着她,像以前那样。
  似乎找到了以前的感觉,她舍不得放开,固执地说:“不,我现在就要你说……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我,这样也是可以的......”她的头像拨浪鼓,一脸的委屈,继续说,“小春……算什么,我哪里不如她了?她……除了能唱个歌……究竟哪里比我好了……”说着,她更觉得委屈地哽咽着。
  她又开始胡搅蛮缠,跟以前一样,可是他现在却缺少以前的那种耐心,把她的手用力掰开,回到驾驶室,开车走。从停车场出来,蛋蛋忽然不知道要开到哪去,艺术学院的宿舍已经给了小雪和她的爷爷奶奶住;富贵街的601估计花儿不想去;去艺术村,明显不合适;那么花儿的家在哪呢?转头看着花儿,突然感觉到那张脸挺刺眼的。他从来没有替花儿考虑过这个问题,从现在的情况看,花儿比他可怜,她才是完完全全的孤儿,不知道往哪的孤儿。
  花儿见他侧过来的脸,以及脸上的那种表情,心里心里更加难过,伤心地问道:“我有那么难看吗……为什么那样看着我?你……难道只能盯着……难道我连一个鸡婆都不如吗……”
  蛋蛋淡淡地说:“你很漂亮,始终都很美,只是……我忽然间不知道要把你送到哪儿,想想......你也是个可怜人呀。你......你现在住哪?”
  花儿仿佛没有听到,依然不管不顾地说:“你为什么要那样对我……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

  再问一遍,花儿还在胡搅蛮缠,没办法,只好打电话向大真求救,大真说在三重区复兴路蓝湾小区。也是,特首的千金,怎能连一套房子都没有呢?
  把花儿抱进了她的房间,帮她脱掉鞋子,放回床上,再到浴室里放了点热水,端到卧室来,帮她擦擦脸和手脚,然后做了杯柠檬热水,扶起她,让她喝下去。做完这些,他得离开。
  花儿那双柔嫩的双臂,却蛇一样地缠住了他的脖子,怎么也不肯松开。他又安慰地拍拍她的背,叫她躺下去。她打了两个嗝,笑了一阵子,好一会儿终于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能让人昏昏的酒气,浓浓的体香,不可抗拒地冲入了鼻孔,感到有点呼吸紧张。他不是不爱她,那是刻骨铭心的感情,从小就依靠着的感情,即使擦去也会留下痕迹的。而且花儿可是有大美女,有很多追求者的。这个刺激可实在是大,只是,他心里已经住进了一个新人,他们俩还相处得很好,很和谐,有小姨家的样子,他不想背叛她,背叛这样美好的家庭。
  看着花儿眼迷离,喘如兰,楚楚动人的样子。蛋蛋的某个地方自然有了反应,加上只开床头灯,这个迷离的气氛让他差点不能自制。他强忍着心中的那股冲动,挨到花儿睡着的时候,他离开了诱人的灯光和床铺,关上房门,匆匆离去。
  回到贫民窟,在浴室用冷水冲,还是不能解决问题,那颗躁动的劲快要跑出来啦。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