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愿献出生命以成全】——成全(设定推演/现实流/虐心)4

楼主:edmwar9st3 时间:2019-11-13 10:50:41 点击:6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你家,住这里呀。”温柔放下搀扶着的手,眼睛直视面前这扇门问道。任墨点了点头,“那你离你家远吗。”
  温柔往左偏了一下头,指了指身后的同任墨家装修无异的房子,“原来,我们靠的那么近,明天我来找你。”
  任墨的嘴角撇过一个角度,抛下了一个字:“好。”
  母亲为他开了门,她看着脏兮兮的任墨,眼睛里先是闪过一丝愤怒,但又被内心的关怀给磨灭,她蹲了下来,不紧不慢的擦掉孩子脸上的泥尘,随后牵着手将他拉进屋。
  “和同学打架了吗?”母亲知道,她的孩子没有同龄人的天真与单纯,这个孩子似乎带着前世的记忆来到这世上,对于人际关系,可能是他最难突破的口子,但作为母亲,她还是给予了他很大的信心。
  任墨点了点头,“班上有同学要我听他们的话,我没有同意,便和他们打起来了。”
  父亲在身后听到了这句话,他并没有责备任墨,而是反复琢磨着一个只有七岁的小孩是怎么讲出如此老成的话。父亲走到母亲的右边,单膝蹲了下来拿着刚打湿的热毛巾给任墨擦拭着手、脚上的擦伤。
  任墨看着还年轻的父亲,脸上没有太多岁月的痕迹,只是额头在太阳的微灼下变得焦黄偏黑起来,父亲细心地擦拭后拿起医疗箱里的酒精,随后用棉签沾湿,慢慢地涂抹在膝盖的伤口上,嘴里还喃喃道:“不希望那一天太早到来。”
  整个过程中没有过多的言语,只听得见棉签游走在肌肤表层的脚步声。临睡前任墨躺在被月光染白的床上,他没有拉窗帘的习惯,只要一侧头就能看见垂在天边月亮,可今天不单只能看到月亮,还能看见跟他正对面的窗户。
  任墨并没有偷看里面如何,他知道这是一个错误的抉择,于是翻了个身在脑海里回忆起今日的经过,“像梦一样。”他在内心里这样说道,像任墨一意孤行到底的人,与其自己找朋友,不如等朋友来找自己。他还没有到在意爱情的年纪,西边树园的夜来香化作一粒粒入眠因子寻找着未眠的孩子,它们穿过屋子外的缝隙涌入任墨的房间,在淡淡的香味下将任墨拉入了深沉的梦乡。
  朝阳无力地抓住地平线奋力向上爬,总算将燃烧一晚的光奉献给今日的大地。门被小心翼翼地敲着,发出一阵细长有力的声音直达任墨的耳朵,母亲示意任墨继续吃早饭,自己起身去开门。
  门开后,母亲低头一看,扎着小马尾的姑娘穿着一袭白裙正乖巧的问道:“阿姨,那个…任墨在家吗?”“小姑娘真可爱呢,任墨在吃早餐呢,你要不要进来等他呀。”
  小姑娘摇了摇头,正好晨风夹杂着甘甜空气还有几缕暖阳拂在她的脸上,白皙的脸愈发透出生命的红。母亲礼貌地对她笑了笑,让她等一小会她去叫任墨上学。
  母亲转身走向饭厅,几声温柔的低语后母亲牵着任墨的手来到门口,母亲蹲下身平视看着温柔,可温柔抢先了一步说话:“阿姨,我叫温柔,就住在您家对面噢,您看我们两家连门的都很相似呢!”温柔露出了天真的笑容,任墨的脑海里一直忘不掉如春风暖熙般饱含生命力充满治愈的微笑。
  待母亲与他们告别后,温柔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们家的门,是不是改过?”
  “是的,在我五岁的时候,父母将银镀的大门全部拆掉,也就是在那时我可以自由出入家门。”任墨踢着路面上的石头说道。
  温柔点了点头,她将眼神抛向小区门口,在小卖部的门口站着两个小孩,男孩拿着刚买来的牛奶递给女孩,还顺便整理了一下女孩被风吹乱的头发。温柔向他们招了招手,一旁的任墨不禁的低下了头,的确他并不习惯这样的场景。温柔拉着任墨的手跑向他们,这时任墨才看清楚两人的长相。
  “你们是兄妹吧。”任墨立即说出内心的疑惑。
  “是啊,她是妹妹,我才是哥哥。”男孩拍了拍胸脯自豪的说道,可一旁喝奶的妹妹见状并不乐意,将奶通过吸管返还到罐子里,咬着吸管喃喃道:“嘁,不就比我早出来一分钟吗,有什么好自豪的。”
  “你不知道,哥哥这个代号是一叫一辈子的,还有辈分什么的,太多太多啦,没关系的妹妹,我会好好保护你的,虽然你只比我晚了一分钟出生,但我这个做哥哥的不会让你受半点欺负!”男孩看着女孩的眼睛,似乎非常的真诚,可趁着女孩还在理解这句话的意思时,他就抢走了女孩的牛奶,放在嘴里猛吸了一口。
  “陈凯你个混蛋,你还给我。”女孩用力的挥了一下手拍在陈凯的手臂上,陈凯侧身一闪,妹妹只打到了空气,等妹妹再看陈凯时,他已经跑出十多米远了。
  “你们每天都要打这么一回吗?”任墨翻遍了脑海里所有的感情,在一个未被阳光涉足过的角落,有那么一块缺口是永远无法填补上的,那个四岁时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终于在这一刻解开了。
  对于兄妹间的感情,任墨能理解的是:若不是血缘关系,两人早就拼个你死我活了吧。明明平等的出生,却因为顺序不同、性别不同受了很多委屈。任墨在这一刻既庆幸又嫉妒,他也渴望着一个能与自己嬉戏打闹的人,可他似乎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或许孤独才是唯一无时不刻陪伴在他身边的亲人吧。
  “几乎都是。”女孩气鼓鼓的看着消失在视野前的陈凯。可她发现了任墨的存在,立即羞红了脸,“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没关系。”任墨说道,随后他们互相介绍了自己,在温柔的催促下踏上了返校之路。
  日月在时间长河中无限交替轮回,秋风随夜潜入任墨家的树园黄了挂在末梢的叶,隔日从梦境中跃出的春风顷刻间灌入大地,将地面所有落叶接在了末梢上。远处的山在冬日薄雾里映出曼妙的身姿,被春雨洗刷后多了几分水墨画的味道,待酷暑来临之晨,整片山腰像巨人平卧般雄伟,秋风拂过后又将被衰落填满,无数的落叶经不住微风摧残,便化作养分供给于来年继续生长的树。
  书桌旁的作业本不断堆叠,终于在任墨一次不小心的碰撞下全部打翻,在某本书里藏匿着的纸条也随之跳了出来,粉色便签里的横竖撇捺与作业本相差甚远,愈发规矩的字与懒散无神的字形成鲜明对比,群书中封面写着“初二五班”里面有几张满分试卷铺在一旁,任墨手上拿着的是高中才要学的数学书。
  在数不尽的鞭炮声里与温柔、陈凯兄妹度过了无数个春秋,结下的友谊甚至比马里亚纳海沟还深。
  正直烈日炙烤的校园内夏蝉被炎风闹醒发出令人烦躁的低鸣,这些旋律不断振动最后传入了一间靠在树旁的教室,机械的鸣叫催眠着正在上课的学生们,坐在前排的任墨看起来是在听着老师讲着他早已熟透的数学知识,其实在他的左手肘下压着的是一套高考的数学卷子。
  班主任犹如鬼魅蹑手蹑脚的透过后门的小窗户监视着教室里的一举一动,她敲了敲后门,坐在门边的同学似乎被一盆冷水浇在头上,他立刻坐直手忙脚乱的拿起笔和书本直直的看着在讲台上的数学老师,可后者看着后门的小窗户上班主任露出的小脑袋。
  邻桌的女生拍了拍坐在门边的男生,让他看看后面,男生一回头看见了班主任冷漠的眼神,露出了尴尬的笑容,手颤巍巍地将门打开。班主任提声道:“都醒醒,一个个钓鱼似的,另外。”她将眼神看向没有回头的任墨,“任墨,你出来一下。”
  坐在教室左上角的陈凯陈希,以及后面的温柔,都看向了任墨。
  任墨定住了,他轻轻地放下了笔随后走出了教室。班主任将他带到了办公室,任墨率先发问:“老师,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长话短说吧,任墨我知道你很聪明,学校有一个报送名额,直接可以让你去重点高中,你在每次考试中无论是解题方法和思路都不是初中的学生该有的思路,这个我相信你自己心里清楚,我路过你座位时,看见的并不都是初中复习资料,全都是关于高考重点考点的试卷,这个名额非常宝贵,如果是让第二名去的话,我宁愿向学校提出放弃今年报送名额。”班主任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光芒,她眼前的这位学生,是她执教十几年来最具有智慧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