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本色(江汉平原欲望秘史)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1-13 21:18:04 点击:851 回复:6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


  天鹅镇位于江汉平原中部雁城市偏北,雁城旧称蒲骚,自有志以来也算是个人文鼎胜的灵秀之地。镇子西北角有个牛头村,皆因村边有座山名唤牛头山,形似牛头,且有两角一左一右伸出。汉江从牛头山下日日夜夜流过,江水清澈近似淡绿色,远远看去,牛头如在饮水。牛头山下散落着五个自然村,本地人都会在该村的族姓后面加个“湾”字呼之,比如肖湾,沈湾,这些自然村联合起来,就是行政村牛头村了。

  某年发洪水,滚滚汉江冲过牛头山后在左牛角边拐了个急弯,形成了一个大豁口。大豁口经年累月,成了一大片沼泽,足足有6000多亩,按现在时髦的叫法是“湿地”。里面长着芦苇等各种水草,茂密的草丛里,除了各种野鸭白鹭等水鸟外,每天的冬季,还有从南方飞来美丽的白天鹅到芦苇丛中栖身,生儿育女。70年代在政府大修水利的号召下,天鹅镇人在牛头上打了一个横坝,把大豁口给堵了起来,修起了一座水库,名字就叫天鹅水库。每年春汛的时候,因了水库,就再不致于因汉江涨水而泛滥成灾了,成了闻名江汉平原地区的鱼米之乡。一直到八十年代中期,这里还经常有雪白天鹅从很遥远的地方飞过来过冬,进入九十年代后,因为人们经常用丝网、毒药捕杀,天鹅已经难得一见,这些白色大鸟从天上高高飞过,不再在这里歇脚,一直飞到天边。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5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1-13 21:18:50
  张平家在牛头村属于外来户。张平父亲木生是上门女婿,张平打小就没见过祖父,据他妈菊香讲是给国民党给当兵打仗死了。木生是个跛子,在牛头村是被人欺的角色,好在张平成绩好,在学校给木生挣回一些脸面。此时的张平尚在念小学,他知道班上的铁砣、海生都喜欢双红,都表示想跟双红亲嘴,有的还说已经亲了。张平指出他们在说谎,用现在的话讲就是YY。双红爸爸沈福山是行政村牛头村村支部书记,跟省长只隔三级,土皇帝,脚一顿能震得十里八湾的屋檩子打颤,对于牛头山人来说,福山就是天,打雷闪电都归他说了算。

  多年后张平还一直都记得双红念小学时的样子。有点婴儿肥,皮肤白里透红,杏仁眼,鹅蛋脸儿,有两个酒窝,脸上有点浅浅的雀斑,一双眼睛又黑又大,眼睫毛长长的,好像总是望着人笑,乌黑的头发挽到脑壳后面扎个小马尾巴,说实话是个美人胚子。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1-16 17:32:34
  1995年农历五月间的一天清晨,对于牛头村人来说,是个稀松平常的日子。水库边一口叫三角堰的野塘里荷叶田田,一颗颗硕大的莲蓬隐映在荷叶间。张平骑在牛上,在野塘荷叶间穿行,他在眼睛上方用手搭了个小凉棚,看了一下不远处的被绿林簇拥的牛头村,绿树间露出一角角土墙青瓦,朝南处一片青青的水竹林子里有一间屋子,那是他的家。

  此时半蹲在牛背上的张平光着后背,腰间只穿着件青灰色的布短裤,浑身上下晒得跟非洲人一样,黑得流油。这时他好像看到了什么,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两颗门牙不多不少的正好空着。他轻轻的扯动一下套在牛鼻子上细麻绳,母水牛就很听话的按他的心里想要去的那个方向朝不远的最大的一枚莲蓬游去。

  塘水清澈,透出一种青黑色,那是塘中茂盛水草的颜色,一只黑鱼突然从水里直冲出水面,把水吓得摆了下头,凝神看了一下,一群群小青色鲤鱼飞快的游向水草深处。张平的手正要伸到那枚大莲蓬上时,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把张平吓了一跳。他缩回手,把手搭到眼睛上遮住太阳光,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1-19 02:16:54
  村里跟他差不多同年的一个小女孩琴琴从水库的方向跑过来,正朝湾子的方向飞跑,一边狂奔一边大喊:“双红落水了!双红落水了!……”喊第三遍的时候琴琴被茅草绊倒,一失足跌进水田里,大哭起来。

  在水库大堤下面一块田里犁田的太平吼了一声:“莫机巴瞎哭!我去看看!”张平听清意思后,从牛背上站起,一个猛子扎里塘里,一扎眼的功夫就从挨着田埂边的水里钻出来,爬上埂子,风一样朝水库边跑去。

  每年的夏天,牛头村基本都有小孩在水库淹死。

  琴琴刚爬上水田的时候,张平已经站到了绿草如茵的水库大堤上,用手搭到眼睛上方,四下里张望,隐约看见一只白色的天鹅在水面上静静的漂着,张平赶紧揉了揉眼睛,天鹅不见了,他看见天鹅出现的水面,有一条洁白纤细的胳膊冒出水面,转眼就沉了下去。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1-23 10:57:50
  天鹅之于张平来说,是难得一见的。张平冲过去,站在矶子上,两条小腿用劲一蹬,扎进离矶子足有五米的瓦蓝色碧清清的水面,冒了两串水泡,水面归于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只天鹅从水里飞出来,飞到了云彩之上,又分明垂下头看着这人间发生的一幕。

  一只受到惊吓的白鹭飞到松树上,长腿在树枝上搭好后紧张的盯着水面,它以为刚才是条白条鱼跃出水面。

  张平的水性很不错,水库边的孩子从小就跟水打交道,张平在一帮孩子里更是名列前茅。且看他跳进水库,潜入水中,睁大着眼睛,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就看到双红正在接近于无限透明的碧水中慢慢沉入湖底的碧绿的鸭舌草中。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1-23 10:59:32
  张平一双手一划,两条腿一夹,一下子就游到双水的身边,把她轻轻的拖住,凭借自己的方向感,力图浮出水面,往岸边游去。

  快到岸边时,他先把双红放到矶子上,自己再两脚踩在硬硬的矶子壁上的一块突出的鹅卵石上面,用力一蹬,准备来一个完全的撑跃,没想到脚一滑,他又跌进水里!一到水里,他马上感觉到了异样,水里出现了一个一米见方的漩涡,正飞快的转着,张平正好掉在漩涡的中央。

  一落进去,不到半秒钟的时间,人就不见了。这时在三角堰边犁田的太平吩咐他女儿琴琴把牛看好,正深一腿浅一脚的赶到水库堤上,刚好看见落水的女孩躺在岸边,呆呆的看着水面。

  太平惊叫一声:“哪个把你救起来的?”

  “不晓得……”

  琴琴说:“张平!我看见他跳进从里面去了!”

  太平一拍脑壳:“这伙计水性好。”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1-23 11:00:10
  湖面平静无声,只有风吹过水面,皱起一排排细密的波纹,太平看着有些青黑的深不见底的湖水,突然感觉一股凉意袭来,他知道张平肯定是出事了。

  太平对琴琴说:“你跟双红回湾叫人,我下水去看看。”

  琴琴点点头,牵着双红的手往牛头村奔去。 “张平……张平……张平啊……”

  远远的传来菊香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张平掉进漩涡后,求生的本能让他拼命想往外挣,但是他感觉小腿像被鸭舌草缠住了,他怎么蹬也摆不掉。回头一看,那些半米来长的鸭舌草在水中妖娆起舞,像被魔笛赋予了生命一样,死死的把张平的两条腿缠住,然后水草深处拉。

  张平感觉自己好像渐渐开始无力,头部因为缺氧,意识开始模糊,无力的垂向湖底,沉在了水草上面,把水草都压平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平躺的那片水草下面,突然一道亮眼的光芒射出来,张平整个身子弹了一下,一下子被刺激醒了,他也看见了那道亮光。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1-27 21:45:01
  亮光是从自己身体下面的水草丛里散射出来的,亮光虽然很眩眼,不过瞬间就消失不见了。这时张平的意识慢慢有些清醒了,他感觉自己好像并不是在水中,而是坐在一片草地上,他甚至能看到蓝蓝的天上飘着的白云。

  只是那些白云走得非常快,就像他在电影里看到的那样,他又感觉有些头晕了,这时才发现自己仍然是在水中。老坐在水中也不是个事儿。想到这里,张平慢慢站起来,但是刚要站起来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1-27 21:45:37
  他看到离他不到两米远的地方,两个人,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他妈菊香和村支书沈福山抱在一起。张平血直往头上涌,他早就听村里人说了很多福山是个坏种,没想到这个畜生竟然欺负到他妈身上来了。

  张平三步并成二步朝他妈和福山走过去,他发现自己在水里走得相当的轻松,没有感觉到一点水产生的阻力。他还作出决定,必须一脚把福山从他妈身上踢下来。当张平走过去时,福山和菊香竟然凭空消失了,水里什么也没有,他们难道水遁了?

  张平百思不得其解,这时他才突然想起来,我怎么在水里这么久,一点也不感到呼吸困难呢?这也是让他感觉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先出水再说吧,不然成了水鬼就不好说了。想到这里,张平突然就浮了起来,一头冲出水面。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1-29 21:13:54
  这时岸上的太平还在那里呆坐着,他突然感觉有人在他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头一看,是张平。太平吓了一跳:“……平伢,你没事吧?”张平看了太平一眼,没理他 ,朝自己的牛走去。至于一边哭晕过去的菊香,张平一眼都没看。
  太平一拍脑袋,才想起他才犁了一半的田,赶紧朝三角堰的方向跑去。这时,湾里的人也也赶到了,大家看到张平正骑在牛背上,也松了一口气。有人不怀好意的说:“这下福山书记肯定要好好感谢一下菊香啦。”
  第二天上学时双红远远看到张平一个人在小路上走,跑着赶上,一把拉住张平,说:“谢谢你昨天救我,你怎么就走了呀,我爸爸要你去我家吃饭呢。”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1-29 21:14:08
  张平看她一眼,慢慢腾腾的说:“早晓得是你,老子就不救了。”
  双红一听这话,低下头,眼泪花花的。张平白了双红一眼,没说话。
  “张平,你长大了要当什么呢?”
  “关你屁事啊,太平洋的警察管得宽。”
  双红一笑,低着头,看着田里水稻刚吐出来的稻花,蹲下来闻,边闻边说:“好香的稻花。”张平眼睛一翻,丢下双红走了。
  上课的时候张平不好好听讲,老是在那偷看汪玲。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1-29 21:14:20
  汪玲皮肤很白,穿着干净的碎花白紫连衣裙,短发,长得很像《城南旧事》的英子,这让从小就被太阳晒得黑皮样的张平很是神往。
  乱糟糟的教室突然一声尖叫,肖波的小胖脸惨白,他脚边睡着一只死老鼠。
  张平没想到肖波的声音这么大,吓倒了他一跳。正在黑板边板书的语文老师德旺捡起死老鼠说:“哪个做的好事?报上名来。”
  双红站起朝张平一指,说:“除了张平还有哪个?”
  张平结结巴巴地站起来说:“你莫瞎嚼,不不是我搞的。”
  德旺把老鼠从破了几块玻璃的窗子甩将出去,转头朝张平吼:“跟老子搬块砖头站到大太阳底下晒,晒到出油为止!双红,你代表我去监督他一下。张平被双红押出教室,自己很自觉地在操场边捡了一块红砖头,把砖头侧立着放好。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1-29 21:18:18
  双红看着张平站到砖上:“以后不要这样作弄人家肖波了好不好?你还是班长哎。”
  张平白她一眼:“关你屁事!你是他媳妇?”
  双红脸一红:“你再说脏话我读老师去。”
  张平说:“你吃巴巴去。”
  张平朝双红身上吐了一口唾沫,刚吐完远远就看见福山朝这边走过来,吓得一抖,两只脚赶紧站到砖头上。牛头村大队办公室就在小学旁边,里面有个小黑屋,德旺经常威胁:“再调皮关你两天小黑屋。”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1-29 21:18:35
  福山走到张平旁边摸摸他后脑勺说:“小伙计,又不听老师的话了是罢?”
  张平低着头结结巴巴地说:“我没没有不听话。”
  福山拍拍张平后脑勺说:“人家都在屋子里读书,你在这里搞日光浴,还想不想考大学噻?跟老子回教室去好生读书,莫调皮。”
  张平小声说:“我怕德旺打我。”
  福山呵呵一笑:“怕个么子?你就说是我叫你进去的。”
  张平下了砖头到教室门口喊“报告!”
  德旺往外看了一眼,说:“进来罗小拐子,老子怕了你。”
  进教室时张平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福山还站在窗外望着自己,那眼光很奇怪,是老子看儿子的眼神。
  张平在那里摇头晃脑跟着德旺读课文时,斜眼看到福山站在窗外笑眯眯地望着他,当然就显得很不自在,脸红得像猴子屁股。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1-29 21:18:51
  放学后张平回家经过天鹅水库大堤时听到四喜和贵生坐在堤坡下面说话,张平走过去站在一边听。
  四喜说:“听说今年一个人搞20个方!比去年还多两个方!”
  贵生说:“福山最舒服。”
  四喜白眼一翻:“就你晓得?”
  贵生说:“老子半夜出来解手时看见菊香被福山压在竹林子里直哼哼呢……。”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2-01 20:18:02
  四喜笑眯眯的摸摸站在一边的张平的头:“平伢你妈妈跟不跟木生在床上打架啊?”
  张平“扑”地吐了四喜一脸口水,顺着水库大堤就往家里跑,风在耳朵边吹得呼呼直响。
  张平想起了他在水中看到的那个画面,他慢慢的回想画面的一点一滴,越来越清晰,清晰到甚至能看到那一片片青青的竹叶。张平家的后院真的有一片水竹林。
  张平回家后穿过堂屋去后面厨房拿铝瓢子到大水缸舀水喝,他口一时有些渴,正喝时听到屋后面的竹林子传来一种很奇怪的声音。张平以为是老鼠打架,在屋子里找来找去都没找到这对老鼠躲什么地方。
  张平顺着声音一直找到后院,站在后院的土墙边朝竹林里面望,青青的水竹林里有棵碗口粗的栀子树,一看到栀子树下边,张平头轰了一下。张平看见他妈妈菊香睡在栀子花树下面的空地上,福山压在菊香身上拱。这跟他在水中看到的竟然一模一样。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2-01 20:18:14
  菊香说:“……木生的任务少搞点,他身体不好。”
  福山说:“……他不多搞点,我们怎么做这个事?听说你又怀毛毛了?”
  “……木生想再要一个,他老说平伢不是他的。”
  “这样不得行罗,现在计划生育抓得紧,他是不想让我这个书记再搞下去罢?”
  张平心乱跳,生怕被他妈妈发现了,很小心地退了出去。他轻手轻脚走回稻场,解开牛绳牵着牛朝水库那边走。这也是他每天放学回家的任务,把牛放饱,不然的话就有可能挨木生打骂。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2-01 20:18:27
  张平家的母牛很温顺的在前面走,看着母牛屁股的那个地方,张平有一种莫名的强烈冲动,多年后他依然对这种感觉记忆犹新。
  张平失魂落魄的跟在后面一阵乱走,牛绳从手里掉了也不管。牛绳一松,母牛兴高采烈的跑到田里吃起嫩嫩的油菜来。等他醒过神来,牛已经吃了一大片了,张平四周看了一下,还好没人。
  这时也在堤边放牛的双红把张平家的牛扯到他跟前。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2-07 19:28:04
  “你家的牛又在吃我家的油菜。”
  “吃了又么样?”张平一副很不友好的样子。
  双红说:“你想不想看少年文艺啊,我给你带了两本,我爸新买的。”张平斜她一眼:“……你要不要栀子花?”
  张平知道双红一向很喜欢白白香香的栀子花,姑娘伢就这么回事。这时候,在张平的眼里,感觉双红就是一朵白白香香的栀子花。
  双红笑:“我不要,你送给汪玲的吧。”
  张平说:“汪鬼咧!……你到底要不要?要就跟我去拿。”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2-07 19:28:20
  双红跟着张平朝他家稻场走去。
  张平家的稻草垛在屋前的稻草西边,跟小山一样的,他带着双红走到左边脚落坐下来,扒开一个小洞,从稻草里面掏出一大把碧绿叶子白白花苞的栀子花来。
  双红接过来拿在手里闻,说:“好香。”
  张平伸手摸双红的脸。双红的脸摸起来软软的,杏儿眼又黑又亮,淡黄的头发上沾着根淡青的稻草,心里一荡。
  张平吸了口气,小声说:“双红……我……我想亲你一下。”
  双红脸红了:”张平你流氓!”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2-07 19:28:32
  张平一把抱住双红,双红竟然没有动,小嘴翘起来,等着张平去亲,张平一下感觉没意思透了,松开双红,情绪低落的说:“你走吧……”
  “张平,你怎么了?”
  “你滚!”
  张平大吼一声。这时双红看到张平眼里满是泪水,双红退了两步,转身走了,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张平一眼。双红走远后,张平躺在草垛后面一直睡到天黑的时候,被他爸爸木生的破锣腔给吼醒了,从稻草堆钻出来一看,发现家门口围了好些人,他妈坐在地上哭。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2-07 19:28:45
  张平站在人堆后面往里看。
  福山望着木生说:“伙计,你还要生几个儿子?我没得儿子不一样的过?”
  木生说:“老子想生几个就生几个,跟你没关系!”
  福山笑笑,拍拍木生肩膀:“伙计你生100个都跟我没关系,跟政府有关系。”
  木生抬手把福山的手扒开,吼:“你罚老子的款就是的!你看老子交不交一分钱?”
  福山把张平扯到木生跟前说:“你说黄浑话罢?张平是不是你的儿子?你说……”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2-07 19:29:00
  旁边围观的人都笑了,他们明显听出福山这话说得有点中气不足。
  张平想跑开,福山的手钳子一样夹住他,把张平扯到木生脸前。
  “伙计,这么漂亮的儿子,你还嫌不好?”
  木生脸色发白,飞起一脚,张平在稻场上打了几个滚。
  菊香爬起来拦住木生:“你发魔气啊?踢伢做什么呀?”
  张平爬起来摆摆脑袋,头有点晕,站不稳,被人扯得站直了,后脑壳还被轻轻摸了一下,抬头一看是福山。福山吼道:“你有病罢?”木生说:“老子的儿子该老子打!你管得宽!”
  福山怒道:“我看你是喝黄浑了罢?小伢是国家的未来,日你妈真的是个犟脑袋,老子是来跟你做工作的,要是牛头村都像你这样,那还有没有王法?”木生说:“你莫跟老子说王法!你晓得王法?你是牛头村的王爷!”
作者:饮马秋风大散关 时间:2019-12-09 14:09:15
  村干部黑社会,流氓各种各样的留守妇女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2-10 07:44:18
  福山脸一变:“伙计看样子我硬是盐酱不进了!”福山命令旁边几个民兵:“跟老子捆起来送到市里结扎!把扎结了再跟他讲道理!”
  菊香哀哀的上来扯福山,被福山推到一边,一个民兵抬腿照住木生屁股就是一脚,木生一下跪到地上,旁边的民兵上前用麻绳子把木生捆了个结结实实。
  木生一边挣一边怒吼:“福山!老子捅你的娘!老子今天跟你拼了!”菊香哭叫:“福山,你莫这样好不好?”跪地上的木生翻身飞起一脚踢到菊香肚子上:“你个婊子养的,怎么不去跳水啊,你还有脸在这里哭?”菊香被踢昏过去,下身流了一地的血。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2-10 07:44:35
  福山给另外两个民兵下命令道:“把菊香送到市里引产!”民兵二话不说就把木生摁在地上,一棍子下去,张平听到一声惨叫,木生像一条被打断了腿的狗一样哀嚎不已。掉光了牙的朱家婆说:“唉,男人要是结了扎,还算男人吗?”
  四喜附和:“是哦,那就是给阉了,只能叫太监啦!”贵生嘴一张,露出一口黄板牙,说:“你们晓得个**,这叫草狗子!”张平心里疼,一口气跑到水库大堤上躲在堤坡子下面哭,正哭得起劲,有人推他。他抬头一看,是双红。“你滚开去!”张平吼了一声。双红把一条白里透青的黄瓜递过来,说:“莫哭了张平。”张平边抹眼泪边说:“哪个说老子哭了?”他接过双红的黄瓜,一扬手就甩到水库去了。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2-10 07:44:52
  张平哭累了,望着水里面的黄瓜发呆,双红在他旁边坐下。“张平,你能不能不哭了,你一哭我就心里疼,其实我也不喜欢我爸爸,他太霸道了。”张平转头望着双红,眼神让双红害怕。过了一会儿,张平听到有人说说笑笑的从远处走过来,仔细一看,是汪玲跟肖波。
  等汪玲走近,张平站到堤当中说:“此树是我裁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肖波斜张平一眼说:“我告诉老师去。”张平说:“日你妈你是不是男人啊?什么都跟老师说。”
  汪玲说:“哎,肖波你看,水里有条黄瓜。”张平看了看说:“你想吃?”汪玲点头。张平说:“那我下去捞给你吃。”“你会游泳吗?”“不会游还算是男人吗?”张平看见肖波小脸一红。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2-10 07:45:02
  双红拉住张平:“你莫发神经。”张平挣脱双红的手一把扎进水里。张平刚一进水,汪玲就对肖波说:“我们走吧。”肖波说:“你不吃黄瓜了?”汪玲摇摇头:“我妈妈说了,吃生黄瓜会拉肚子的。”
  张平手里拿着那根黄瓜,手忙脚乱地爬上来,望着汪玲和肖波有说有笑走远的背影发呆,把手里的黄瓜递到嘴里咬了一口,发出脆生生的响声。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2-10 07:45:17
  2




  一转眼张平和他的小伙伴到天鹅镇上中学了。双红还当着她的学习委员,扎个马尾巴一天到晚眼睛亮亮地看着黑板。汪玲的衣服基本每天都换,穿的依然是很洋气。不幸的是这个时候张平移情别恋了,他爱上了他的英语老师。
  英语老师叫李云,省城师范大学的优秀毕业生,长得很丰满,短发,皮肤白。最大的特点是从不骂人,眼睛如弯弯的月儿,总是充满盈盈的笑意。张平发现,自从李云到了天鹅中学后,他们班班主任吴光明往经常去李云寝室借书看,有几次张平都碰上了,但过了一段时间,吴光明就不去了。张平这时发现镇教育组组长万德成来学校来得很勤快。
  万德成能说会道,一表人才,在天鹅是很有名的人物,自从他当上教育组长后,天鹅镇的中考、高考上线率一直排在全市第一名。不过,万德成是有老婆的人。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2-11 06:34:36
  这天正在上语文课,张平突然打了个冷颤,眼前出现了一幅画面:一对男女在一个套间里,女的穿着漂亮的白色连衣裙,坐在沙发上,是李云,男的正在里面的房间倒水,一直低着头,倒完水,那个男的好像往水里放了一点什么,然后抬起脸很YD的笑了一下。这时张平看清楚那个男的脸了。
  张平嗖的一下站了起来,对正在讲台上讲得唾沫横飞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吴光明喊道:
  “报告吴老师,我要解大手!”
  他的声音很响亮,把吴光明和教室里所有的同学都吓了一跳,躲在最后一排呼呼大睡口水都流到桌子上的肖波也给吓醒了,吴光明有些吃惊地看了他一眼,愤怒地说:“给我忍着。”
  “再忍我拉裤子了!”
  吴光明一想,真拉到裤子里,那种臭气肯定搞得满教室都是的。
  吴光明无奈的挥挥手:“懒人屎尿多,给你十分钟,快去快回!”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2-11 06:34:49
  出了教室,张平开始奔跑起来,他风一样的跑出了学校大门,朝学校北边的镇教育组办公小楼跑过去,这里是万德成的专用办公室,一般情况下他都是一个人在这里办公。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张平就跑到了小楼的楼下,他往一楼办公室一看,里面一个人也没有,看来在二楼。
  张平急忙跑到二楼,果然看到万德成正在倒水,看来还没来有进行下一步,张平一直吊到嗓子眼的心才放了下来。他站在外面,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况,鼓起了勇气,朝里面吼了声:
  “李老师,办公室说你家里来电话了,说有急事找你!”
  说完,转身就跑了。
楼主戴斌 时间:2019-12-11 06:35:12
  万德成本来是以年终考核的事情把李云叫到他的办公室的,他说李云的年终考核不太理想,他想跟李云谈谈心,这当然是猫哭老鼠,没安好心,李云本来不想来,但因为是工作上的事情,她也没有办法,万德成对她的热情,她也感受到了。
  一听到张平在外面这么喊了一声,她好像得到了救星一样,马上站了起来,对正准备放药的万德成说:“不要意思啊万组长,我要先回去接着电话,可能是我家里有事。”
  万德成心里一百个不乐意,但一想到要真是李云家里要真的出了什么,如果他不让李云老师回去接电话,到时李云肯定会很恨他的,这样也不好,想到这里,他点点头,装出一副很体贴的样子说:“那你赶快去接电话吧,要是家里出了什么,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哥。”
作者:饮马秋风大散关 时间:2019-12-15 13:27:10
  有意思,再看。日脾管饭
作者:饮马秋风大散关 时间:2019-12-15 15:30:21
  楼主这是塑造了一个天眼小朋友
作者:饮马秋风大散关 时间:2020-01-01 23:17:26
  啥意思没有了吗
作者:文刂姥姥 时间:2020-01-04 16:52:00
  欣赏。
我要评论
楼主戴斌 时间:2020-02-07 20:55:54
  李云马上站起来,对万德成说:“那谢谢万组长,我先走了。”
  话说这边张平飞快的跑回学校,等他站在教室门口上气不接下气的喊了声:“报告!”时,吴光明看了看手表,说:“算你小子走运,刚好十分钟。”
  这天张平下了课正和同班的人抢着打乒乓球,好不容易抢着球拍,肖波过来推了他一下:“把球拍给我,李老师喊你!”
  张平头也没回,说:“想骗我。”
  肖波又推他一把:“不信你回头看啊!”
  张平扭头一年,小身子一颤。
  李云真的正笑吟吟的看着他,不仅如此,还朝他招手呢。
  张平那个激动,整个身子都打起抖了,他把球拍往肖波怀里一塞,就跑过去了。一边跑,一边想,一会我怎么跟李老师开口说第一句话呢?他还从没想到李云会单独这么喊她,当然,梦里倒是有过比这更加让他激动的事儿。
  张平跑到李云跟前,打着结巴,胸口小鹿乱撞。
楼主戴斌 时间:2020-02-07 20:56:16
  他红着脸问:“李老师,你喊我有什、什么事吗?”
  李云指了指张平的下面,笑而不语。
  张平开始没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李云。
  李云捂嘴笑:”张平,你那儿没扣好哦。”
  张平立马往下身看,裤子拉链没拉,门洞大开。张平恨不得一头钻进那个洞里,他赤红着脸,一转身就跑了,一边跑一边把裤链拉上了。
  晚上睡寝室时张平一直琢磨这个事儿,最后的结论是,李老师还是对他有意思,不然,怎么会往他那里看呢,而且隔那么远,都能看到。
  其实张平想得多了点,主要原因是上课李云让他回答问题时,他一站起来李云就看到了,当然为了照顾张平面子,才打算下了课单独跟他说。
  从此,张平想李云想得更勤奋了,这当然是白想。
楼主戴斌 时间:2020-02-07 20:56:30
  这天下了晚自习,张平睡到二更的时候,被尿憋醒了,他爬起来出去站到宿舍门口就尿,厕所在学校东边角,他嫌远不去,正拉的时候,他听到猫叫了,应该说又听到猫叫了,他连着好几晚都听到猫叫春了,不过今晚叫得有些不同往常。
  张平尿完尿蹑手蹑脚弯了个圈朝寝室后面走去,学生寝室跟教工宿舍连着,一排大平房,张平弯到平房后面,一会就走到吴光明住的那间屋子窗台后边。趴那儿听了一会,没什么动静,正准备顺着墙跟溜走时,猫又叫了起来,他顺着方向侧转脑袋往东边看,原来真有一只猫躬着身子在河边的油菜地里叫,一边叫还一边扒拉着什么。
  张平从小胆子就大,他好奇心起来了,正想起身过去看看,远远看见一个白色的影子朝猫儿那边过去了,借着月光仔细一看,竟然是李云,李云走路几乎要跌倒的样子,张平差点忍不住去扶她。李云一走近,猫儿就跑了,接下来,让张平震惊的事儿出现了,他看见李云竟然慢慢跪那儿了,身子不停地在抽动,很明显,是在哭,又不敢哭出声来,一边哭一边两只手使劲捶打着地上。
楼主戴斌 时间:2020-02-07 20:56:48
  这时张平就很紧张,深更半夜跑到河边哭,这是为什么呢?
  张平一动不动趴在那里,刚好他前边有棵大香樟,他就在香樟树下愣愣地望着他暗恋的李老师,一直过了差不过半个小时,李云起身走了。张平慢慢过去,走到野猫子扒拉也就是李云跪的地方,他发现这里的土明显松动过,上面虽然有一块草皮,但是是从别的地方移过来的。他把草皮拿开,拿起地上的一根枯枝撬起来,撬了一会,他看见里面竟然露出一只小手,一下子魂都飞了,他终于知道是什么了,身上的汗毛都炸了,一回头,一双闪着蓝色光的猫眼正在油菜花丛里幽幽地望着他。
  张平这时好像不怕了,他把婴儿慢慢从坑里抱起来,抱到河边一个小山坡的地方,那里有一棵大香樟树,他在树下用手刨出一个坑儿,足有半米深,把婴儿放进去,把土培好,回寝室了。
  第二天上语文课,来的是吴光明,他用低沉的好像死了娘的语气说:李老师生病了。
楼主戴斌 时间:2020-02-18 19:14:01
  有喜欢的朋友顶下贴?
我要评论
楼主戴斌 时间:2020-02-21 16:05:12
  第三天上语文课,李云来了,脸白得像张宣纸。
  高三上学期,万德成老婆死了,上吊死的。出殡的那天场面相当的大,万德成在地上走一步跪两步。张平也挤在人堆里看热闹,听有人小声说话,他竖起耳朵听。
  任国明愤怒地说:“程老师是被万德成活活逼死的,便宜这狗日的了!”
  吴光明摇摇头说:“死了白死,老万市里有人,你还能抓石头打天?你不知道现在官场流行一官话,升官发财死老婆,现在老万不仅送走旧娶新,还马上就要升官啦,听说要到镇上当副镇长了。”
楼主戴斌 时间:2020-02-21 16:13:23
  水库的水真清啊,可以看到里面墨绿色茂密的鸭舌头草,一条条小鲫鱼在里面很欢乐的游来游去。
  张平把用米糠和着谷子酒做的鱼窝子扔到两米远的有一丛水草的地方,然后把鱼线解开,在鱼钓上穿好鲜红柔嫩的小蚯蚓,站起用竹秆把钓放到那丛水草旁边,正准备开始享受钓鱼的乐趣时,抬头看到一个姑娘牵着一条牯牛朝他这边走过来。张平仔细一看,是双红,双红回家后靠福山的关系到沈湾小学当了一名民办老师,所以张平对双红也是一肚子的鄙视。
  双红远远地叫:“平平你家的牛又吃谷了。”
  张平头也没回,说:“吃就吃吧,只要不是吃的你家的。”
  双红帮张平把牛从谷田扯到松树林的坡地上,她家的牛看见张平家的母牛,跑过来闻母牛的屁股,双红脸红了一下,打了一下自己家的牛,小声骂了一句:“流氓”,把牛牵开后让它在山坡上吃草,她自己则沿着一条稻田埂子朝钓鱼的张平走过去。
  张平眼睛死盯着鹅毛杆儿做的鱼漂子,不到一刻钟的工夫,嫰黄色小水草花旁边的鱼漂子轻轻动了一下,有鱼在啄钩啦。
楼主戴斌 时间:2020-02-21 16:13:42
  鱼漂子向上轻轻地动了两下,过了三秒钟,就突然浮起打横漂在清翠色的水面上,张平手一沉,知道鱼上钩了,拉出水面一看,一条一指长的鲫鱼被鱼线吊着挣来挣去,在太阳的照耀下鱼鳞的银色光芒一闪一闪的。
  张平举鱼杆一甩,鱼被抛到了草坡上,双红蹲下来伸手捉住鲫鱼,取下钩,蹲下来帮张平很小心地放进他浸在水中的竹鱼篓子里。
  张平上了岸边,蹲下来给鱼钩上蚯蚓时闻到一股香皂的香味,回头看了双红一眼,她穿着件白色T恤,干净明亮,脖子细白,头发很随便的扎了个马尾巴,下身露出圆润细嫩的小腿。
  “平平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双红一边蹲在那里洗手一边问。
  张平呵呵一笑:“无所谓,我现在蛮舒服的,当农民其实也不错,实在不行就去广东打工。”
  张平说这话心里有点酸溜的,妈的人和人就是不一样啊,当官和不当官,关键时候不用比就能看出结果来了,听说肖波汪玲都进了镇政府上班了。
楼主戴斌 时间:2020-02-21 16:15:57
  张平顿了下,说:“你现在当了人类灵魂工程师,感觉不错吧。”
  双红说:“其实我最怕当老师,我不会说话,上讲台心里就慌。”
  张平说:“是吧?当老师不错啊,起码不用戳牛屁股啦。”
  双红发自内心的说:“其实你去最好了。”
  张平笑笑:“我去只会误人子弟……还是你爸当官好啊,你家一天到晚都是车水马龙的。”
  双红没作声,过了一会说:“我好烦镇上的那些鬼人,一跑到我家里来只晓得吃喝打麻将,一抹就是一晚上,吵得人觉都睡不好。”
  张平说:“是罢?”
楼主戴斌 时间:2020-02-21 16:16:13
  双红说:“平平你不要灰心,你能写会画还怕出不了头?”
  “我爸爸会跟你想办法的,他一向很看重你,老说你是我们湾最有出息的伢呢。”
  张平听了这话,心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有点感动,也有点难受,我灰不灰心关你老爸什么事?只是人穷志短,张平想了想忍住了。
  双红蹲在那里看张平钓鱼。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带荷花的T恤,下身穿一条蓝色裙子,脚上穿着一双绿色的半透明的塑料凉鞋,脚跟白而圆润,上面有一个小红包,应该是被蚊子叮过了的。总之搞得张平心里有点心猿意马的。
  张平正要在把上好蚯蚓的鱼钩甩进水里去的时候,双红说:”给我钓一回好不好?”
  张平说:“你不会钓的。”
  双红翘起嘴说:“不信你给我钓得试。”
  张平把鱼钩放进原处后把鱼杆递给双红:“你莫跟我把鱼赶跑了就是的。”
  双红望着张平,杏眼弯弯,露出雪白如玉的牙齿:“你放一百个心吧!”
作者:七十老汉 时间:2020-02-21 18:19:38
  加油!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