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愿献出生命以成全】——成全(情感/意识流/虐心)5

楼主:edmwar9st3 时间:2019-11-14 20:38:03 点击:5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任墨脑海里翻滚过一页页各式各样解题方法,几乎没有什么题能在他眼前活过一分钟,可这道题着实把他难住了,七年里他比太阳还早起,无数的难题被他斩于马下,每天与三个朋友相谈甚欢,他以为自己能将心灵解放,那连着肉生长的面具已经被岁月与友谊扯下一半,最终还是没能跃过那一扇银镀的大门。
  班主任看着犹豫不决的任墨说道:“我给你三天的考虑时间,回去好好想吧,友情虽然重要,但前途只掌握在自己手里。”
  任墨点了点头回到了班里,酷寒又一次占据了任墨心中的季节。
  下课后,温柔带着陈凯陈希围在任墨的桌子边,“老师和你说什么了?”温柔低声地说道,她看见任墨脸,似乎又看见了那个被围殴的少年,脸上的无情与冷漠又一次挣脱了枷锁,可这次夹杂着些许众人看不透的情感。
  “我可以保送去市内重点高中。”任墨简洁地说道,若是内心的负担有这些话那么短该多好。温柔的脸上突然放晴,“还以为多大事呢,那你就去啊!”
  在一旁的陈希用肩推了推温柔,任墨的眼神变得更加锋利起来,他低头转着手中的笔。陈凯知道他只有十分焦躁时才会转笔,他不建议现在详谈这件事情,随后建议道:“放学我们再谈吧。”
  五点半的落日在天空破碎,壮烈的余晖散在四周,排云染上粉色的鲜血整齐地排列在空中。,广播里传出青涩的《晴天》,像歌里唱的那样,似乎就要抓住的时候就会下起大雨将人影变得模糊,风也会愈大将我们的距离吹的更远。
  这次的“难题聚会”在温柔的家中举办,这几年来只要他们遇到了难题都会聚在其中一个人的家里一起商量解决。任墨不知道是第几次来到这个充满文艺气息的家,入门左侧有架正对着窗户的钢琴,他看见了年少的自己第一次如此笨手笨脚,对着琴谱束手无措,而温柔却在他旁边熟练地弹着。
  他看着被阳光沐浴的少女,任墨十分羡慕这个没有被黑暗染指的女孩,即使是在下雨天她也不会忧伤,而是看着被雨滴亲吻的窗户微微笑起来,似乎在堆叠的乌云后面有一块白云在为她而发光。
  任墨第一次有了新的发现,他看着书架上瞩目的悲惨世界,这是他七年来第一次发现这本书,这时任墨看见陈希的脸上透露着些许不安,他算是比较了解陈希,这个善于观察别人的女孩总是不能很好地管理自己的表情,就连说谎也做不到。
  待温柔关好门后,任墨原本想立马发问,但他忍住了,因为这件事情或许会让他伤心好长一段时间。
  陈希的双手一直在打转,指尖的摩擦成为了房间里唯一的声音,他们很久没有那么安静过。温柔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任墨,我们可能要出国。”
  话音刚落,陈希的手便停了下来,她小心翼翼地看着任墨,可后者的神情打消了陈希的顾虑,她到后来还会想起曾经布满在任墨脸上如死灰般的雪霜,窗外夏蝉与雀儿的呢喃窸窣将任墨从深冬暴雪纷纷寂静无人的街道上拉回。
  温柔看见了第一次认识的任墨,他的眼里没有一丝光芒,满是绝望与迷茫,那种深深的无助感从瞳孔里涌出弥漫在整个房间里,陈凯手心里的沟壑溢出河流将整只手慢慢溺死在紧张的深渊中。
  “那,什么时候回来。”任墨颤抖地说道。
  “十八岁,我们答应你,在你十八岁之前回来。”陈凯对温柔使着眼色示意她跟着附和,温柔用力地点了点头,陈希接近一周的顾虑被打消,天真的笑容又重新出现在她的脸上。“你们什么时候走?”任墨直视着温柔,千万种情感顷刻间压在温柔的头上。
  “明天。”温柔间接地回答道。这是她童年里最后一次直视任墨的眼睛,直至离开时她都没有敢再看一次任墨的眼睛。她十分了解任墨,浑身上下冷冰冰的他只剩眼睛才有温度,任何情感都会毫无保留的出现在眼睛。
  温柔不止一次说过任墨的眼睛像漫画里的男生,这句话是在一个艳阳天的后院里,他们四个人正坐在桌子周围复习,温柔不经意抬头看见正对面的任墨,光落在他的左侧,在夹缝中逃出的光照在任墨左眼尖,原本如珍珠的瞳孔染上棕色,“好像一颗太阳。”温柔脱口而出但声音极小没有人注意到,细长的睫毛均匀的笼罩在这颗“太阳”的附近,像光晕般使它变得更加亮眼。
  水槽内杂乱摆放晚饭后的碗碟,母亲是从来不洗碗,很长一段时间这项重任是父亲包揽,直到任墨懂事后便继承了父亲的“衣钵”。他有一个渺小的愿望:如果包揽这些家务活能换来父母的关怀那么再苦再累也值得。可现实是父母并没有给予他温暖,他的世界从出生开始便是寒冷毫无生意,而这颗脆弱的生命依然能在严冬里扎根成长。任墨鼓起勇气走到父亲的身边,他知道这个要求有些无赖但凭借父亲的地位是没有任何难度。
  “爸,我想和他们去加拿大。”
  父亲听后面不改色地合起报纸微微转动眼珠子,任墨紧握双拳眼里满是期望的同时夹杂一丝惶恐。他拿起面前的茶杯轻抿了一口随后望向任墨说道: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让你出国?”
  “我觉得我有这个能力。”
  “那你还真没有这个能力,我们家是不差钱,但为什么我要把钱用在你的身上,就因为你是我儿子?你也没让我感觉到多光荣,相比他来说你还差远了,还好没把他带过来。”
  “他?他是谁?”
  “有些事情等你长大就明白了,读好你的书别以后没饭吃才来找我,怎么就生了这样的儿子还想出国,真是天真。”父亲叠好报纸平稳地放在桌子才缓步走上房间。
  任墨将窗帘拉上随后瘫在床上,他的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抽走了。黑暗又一次夺回支配权,他们肆无忌惮的包围着任墨,直至翌日的太阳将他们驱散。
  伴深夜入眠的蜻蜓趴在阳台玻璃边,它捋了捋透明晶莹的翅膀接着玻璃便震动起来,它没有理会因为那只是人说话的声音,先是一阵比较浑厚缓慢地震动。
  “我让签证那里把那几个孩子都送出去了,他今天还来求我说让他出国。”
  “你答应他了?”紧接着是一阵快速地震动像女人的声音。
  “当然没,他不值得,虽然也不差那点钱,他看起来像是多余的,不过为了生他你也是辛苦了老婆。”
  “我真希望生一个女孩,你知道我看温柔第一眼的时候那种亲切感,我们还要装多久我真的累了。”
  “很快了,他念完大学就将让他走吧,这栋房留给他,我们去别墅那和他一起过。”
  ……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