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愿献出生命以成全】——成全(情感/意识流/虐心)6

楼主:edmwar9st3 时间:2019-11-15 13:04:09 点击:6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七点的门外响起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一阵敲门声,任墨开了门跟着温柔的父亲一起上了车。为了使气氛不那么悲伤,温柔一直在活跃着气氛,任墨也被逗笑了几回。没过多久困意将他们抓回梦乡,只有坐在窗边的任墨直勾勾地看着外面一棵又一棵被速度抛弃的树。
  他从书包里拿出小本子和笔,在平稳的车里写下了一句话:“对于来到这世界我没有选择的权利,对于朋友的去留我没有选择的权利,对于一切糟糕的情绪我也没有选择的权利,或许孤独才是最后的归宿,感谢他们让我这几年过的像一个人。”
  渐渐被染蓝的天和几抹飘荡在此的云撞个正着,像极了任墨和温柔初次相遇的场景,即使他们会有重叠的时间,但云总会飘走,而蓝天永远不会,只会留在天上等待着下一片飘过来的云。
  车缓缓地停下,一阵抖动将陈希、陈凯和温柔震醒,睡眼惺忪的他们似乎认为这里还是迷雾中的梦乡,想翻身继续睡觉的陈凯被自己的腿压到了手,这才不情愿的醒来。任墨叫醒了靠在自己身旁的温柔。
  又是熟悉的那一缕光这样洒在她白皙通红的脸颊上,如瀑布般的头发半掩住另一半的脸庞,“她的眼睛也很像漫画里的女生。”任墨低声说道,随后用左手轻轻地拍了拍温柔的脸。
  温柔像猫似的悄悄地睁开了眼睛,才发现自己靠在任墨的身边,口水流在了任墨的手臂上,“嘶。”温柔将口水收了收,红着脸从右侧下了车。
  行李是任墨和陈凯从后备箱拿下来的,温柔的母亲和陈凯兄妹的父母在后面一辆车上。温柔看见了自己航班还有十分钟到达,于是和父母们聊了会天,任墨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与父母闲叙,之后又来到任墨的身旁,温柔一直没有敢看任墨的眼睛,她的眼神四处窜逃着,任墨没有再用眼神去理会她,自己和陈凯陈希聊了起来。
  “这次去加拿大打算读到几年级?”任墨问道。
  “高中吧,读完高中我们就回来,你可不要跳级跳太快,我知道你小子已经在学高中的知识了。”陈凯一拳轻轻地打在任墨的胸口。
  “是啊,任墨你可不要跳太快,要不我们回来之后会很有压力的。”陈希笑着对任墨说道。
  “记得给我写信或者打电话给我,春节你们会回来吗?”
  “不会噢,我们在那边直到读完高中才回来。”陈凯抢在了陈希之前说道。
  “孩子们,该去检票了。”温柔的父亲对他们说道。
  陈凯一把抱住了任墨,“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聪明的人,我把你当兄弟了,我知道你要学很多东西,可你的脑子里一定要留出一个地方装我们这些朋友!”
  “放心,我脑子里放了一个箱子,专门是留给好朋友的。”任墨拍了拍陈凯的背。
  陈希张开双手等待着任墨的拥抱,随后任墨稍稍蹲下抱住了陈希但幅度非常的小。温柔拉住了任墨的手,“别忘记我了,不然等我回来会揍你的。”温柔哽咽地说道。
  一张类似于纸的东西出现在任墨的手中,他知道是温柔留下的。
  他看着飞机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被气浪压出痕迹的云整齐的布在蓝天上,云里承载着任墨所有的童年,可都被风吹的四分五裂荡然无存。
  直至任墨回到家,他才敢把纸条打开。
  “要学会弹琴,等回来我和你一起弹,我能看见你的,不要做坏事。”
  任墨无力的靠在门上,任由重力将他的身躯拖到地上,原以为没有眼泪的他,在如漫画人物的眼睛阴暗处有一滴浑浊的液体由小变大,似乎是无助为它提供源源不断的养分,直至泪痕形成一条宏伟的河流它才停止了供给。
  他爬到了客厅,发现桌子上摆放着昨日才看见的《悲惨世界》,简洁的封面上四个字如烙铁般印在心中,他的童真伴随着蒸汽消散在黑暗的四周。
  温柔坐在靠窗的一个位置,她颤抖地戴上了耳机,眼睛里的泪水决堤般涌出,窗外的云是任墨早上看到的那一抹,它们和蓝天相拥在一起,她最终还是没有抓住真实的他,任由虚无缥缈的幻想存活在自己的脑海里。
  任墨同意了跳级安排,在下周他就可以直接去重点高中,他将消息告诉了父母,他们简单地夸奖几句后便为他准备要在宿舍用的生活物品,任墨首先将《悲惨世界》放进行李箱,他对温柔的记忆变成了一本书,伴随他老去。
  在高中他的同桌是一个女孩,任墨在教室上看着教材时,一股莫名的清香萦绕在他的身旁,他再三确认自己没有喷香水后将头转向同桌,她走路十分轻盈看起来是不想打扰专注的任墨,她抱歉地笑了笑,伸出右手介绍自己道:“我叫赤名莉香。”
  她笑起来眼睛里似乎藏了一道月光,任墨对这些似乎不是很感兴趣,他只是象征性地伸出右手说道。
  “任墨。”随后他继续低头看着英语教材。
  赤名莉香坐在椅子上,她的好奇驱使着头渐渐地往任墨的肩上靠,均匀的气息呼在任墨的颧骨边引起一阵不明的触感。任墨厌恶的皱了皱眉头,“你在看什么?”赤名莉香小声地问道,她知道自己的行为引起了任墨的不满,她看见了任墨的眉头如巨山似的崩塌。
  “英语教材,为了出国用的,如果你有空的话可以把今天要学的内容看一看。”
  赤名莉香想看一下任墨的眼睛,因为从介绍到现在他没有直视过自己,可这个想法被扼杀在脑海里,在她隔壁这个男孩不同于以往遇见的男生,他的内心里一定有引人入胜的故事。
  班主任是一个十分清秀干净的男人,眼神里似乎有十足的干劲,举手投足间透露着对未来无限的向往,他相信自己的抉择会让大家在未来三年里十分满意。他示意让大家上台自我介绍,全班三十名学生来自这个市内不同的初中,一所初中可能有三四名乃至六七名学生可以来到这所重点高中学习。
  而任墨所在的初中,只有他一个人来到这所高中。
  刚花了一年时间认清所有人,转眼他们的名字就成了脑海垃圾桶的一张废纸。
  “大家好,我叫任墨,来自市第三初中,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希望能与大家和谐相处。”他冷漠高傲地语气惹得众人皱紧双眉,热闹地自我介绍时间一瞬间降至冰点。
  而赤名莉香没有留意他说些什么,而是被他的眼睛所吸引,她没见过任何一个人的眼神是如此的冰冷,在注视的这段期间她似乎赤身裸体的站在北极中央,严寒将她包裹着漫天飞雪慢慢将她淹没,瞳孔里只剩下无助的执念。
  就在她瞳孔无神的一瞬间,北极熊将她拖入刺骨的海中,她看着海的深处并不是无尽的深渊,而是一座座如同钢铁巨人般的山脉,她漂浮在空中,看着这一片生长在山脉上连绵不绝的密林,令她生起无限的敬畏之心。
  可生来就有征服之心的她脑海里萌生了一个想法,若是能登上这片拦腰斩断的巨人遗体,就能看尽人生中未曾出现的风景。
  “他一定很有趣,为了他爱的人。”赤名莉香心中暗喜道。
  任墨回到了位置上,待下课时,赤名莉香轻轻地拍了拍任墨的肩膀,“你真的相信我叫赤名莉香吗?”
  “你不像她,但又挺像,不过对我来说真真假假都无妨,你们只是过客而已。”任墨干巴巴的依然没有直视“赤名莉香”。
  “赤名莉香”没好气地转过身再也没有看任墨,抓着手里的笔一直转着,坚持没多久塑料笔壳撞击木桌的声音像针扎般刺在任墨的心里。他停下了笔,斜着眼看着“赤名莉香”,“别转了,那你其实叫什么。”
  女孩在作业本上写下一行字:“等你的态度好点再告诉你。”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