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北斗原创歌曲《枕梦》:你的宽容依然是我前行的动力

楼主:苗洪 时间:2019-11-19 15:26:22 点击:10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苗洪

  序言:关于北斗歌词《枕梦》的评论工作,可以说是一个将诗词本身的书写与评论同时进行的特殊工作顺序。这种顺序方式的运用,在逻辑方面来说有点违背常规,但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因为文学评论的一个主要特征之一就是归纳评论对象的主题,技巧,包括文字的运用等方面。因为在评论的过程当中,我们对所评论的文学作品必然会添加许多理性方面的评论思考,反过来又让我们发现写作中不够完美的地方,又提醒原作在不停的调整自己。变换写作的手法,乃至内容的扩充及减少等。总之,关于北斗《枕梦》的创作过程,其实一直都是一个在不停调整不停纠正的过程,包括关于文化的,文学的,道德的,价值的,情感等领域的议论,我们都力图实现零失误,因为,我们将要在这样的歌词创作中,准确表达与传递适合我们这个时代的价值观念及一种崭新的伦理观念。而《枕梦》作为一首篇幅有限的现代歌词,是否能够包容这么一个关于现代中国伦理价值趋向的探索与延伸的重要主题,是北斗面临的重大挑战。但是,思想及文艺的力量是强大的,他以特有的魅力几乎是推动与启发了我们所有关于价值观念的思索。从原则上来说,我们目前的这篇文章,既是文学评论,也是一份呈递给各位专家老师评审《枕梦》的参考资料。首先感谢各位老师莅临指导我们的作品《枕梦》及其关于《枕梦》的评论文稿。我们关于《枕梦》的主题是,无论我们在文章就现代伦理观念及个人价值做出了如何多层的分析与解构,但始终无法否认的是,你的宽容依然是我前行的动力。

  北斗作为一名独自在异乡漂泊多年的游子,或许在乡愁与亲情概念的层面上,体验会更加深刻一些,体会的会更加入骨一些。他和那些匆匆奔走于故乡到异乡的同胞有所区别的是,对来自这种伦理与亲情的思考,他更愿意从文化的方面去思考。而除了文化,除了诗词,他还有音乐。他总是希望把最优秀的作品呈现给那些正在回乡路上奔波的同胞。正好是他的这首《枕梦》词曲刚刚脱稿的这天,我恰巧从海口专程来深圳看望他。他的试唱很自然也很真挚,明显是在心灵中早已酝酿许久的旋律,只不过是今天才把变成具体的歌词和简谱展示在我们的面前。而另外,北斗这首歌词融入了一个具有特别普遍意义的时间背景,就是将中国最大的节日春节,作为叙述的轴心。 但是,这个时间背景是怎么在诗词中被明确展示的呢?“漫漫回乡路, 几人衣锦还,红尘如有泪,枕梦过年关”。北斗的这种处理其实很有意思。本来可以在诗词的一开始就有机会点名这个春节背景的,但是,他并没这么写,而是在后来巧妙的将春节与红尘对应写出,增加了漫漫人间遨游尘世的浪漫主义意境。这个意境在整个诗词中的出现很重要。不仅是增加了浪漫主义的审美元素,也增加了许多视觉方面的艺术美感。

  试唱的时候没有配乐,但是由于演绎的很真挚,甚至会让您产生的一种感觉是,原来没有配乐的歌唱也同样唱的很好听,节奏也能跟得上。因为我们用灵魂在演唱,而音乐对于灵魂来说,或许仅仅是灵魂的陪衬而已。关于游子的乡愁话题,似乎是自人类诞生以来就没有终止过。古今中外的诗人留下了浩瀚的无数的思乡诗篇。这些诗篇所充满的浪漫主义时常却不能掩盖远离故乡的深切的惆怅与淡淡的悲剧情感。在原来的评论计划当中,我们本来是把评论的主要焦点集中在诗歌的伦理主题及传统的文化主题方面。随着时代的发展与价值观多元时代的来临,亲情或许已经并不是关于伦理讨论的主要领域。因为,这种局限于亲情之内的道德思考及伦理思考融进了许多很不理性也很不成熟的因素。

  亲人之间的无条件服从,甚至是没有原则的迁就,让亲人之间隐藏了许多因利益纠纷而产生的巨大矛盾。而当这种矛盾一旦爆发,不仅仅伤害的是亲人身体,还有感情。北斗的《枕梦》从表面上来看,描写的是一个非常感性而且让容易感动并引发群体共鸣的亲情故事。因为马上就要回家过年了,亲人们面对漂泊无数个日夜归来却一无所有的游子,到底应该保持怎样的态度,决定了亲人是否欢迎游子归来的热切程度。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题材的选择,实际上是为北斗这首歌曲的主题奠定了一个基础性很强的前提。而当这种前提一旦被确立,关于歌词本身及歌曲主题技巧方面的分析就比较容易进行,并且容易被引入其他领域进行相关的主题思考。在北斗的作品里,有一个具有探索的关键就是,当内疚与宽容遭遇的时候,这种情感的结局被北斗形容为情何以堪。


  《一》关于北斗《枕梦》里伦理道德与个人价值的辩证思考。很明显,从这个角度来说,北斗在创作《枕梦》时,是站在一个比较折中的角度来思考关于亲情伦理价值这一命题的。无论是站在文化的角度,抑或是伦理的角度,或者说社会的角度,抑或是文学的角度;无论是人文的角度,抑或是现代伦理价值重构的角度来说,关于现代亲情及伦理的思考方向不能简单局限于从亲情到伦理的思考,从伦理返回到亲情的循环思考。这种无限的局限于单一亲情的思考方针,实际上来说,在这个思考的过程中,我们忽略了人类主体本身价值领域的思考。按照逻辑来说,亲情应该有价值,我们才能进行定向类的思考。如果我们一味拒绝亲情的价值说,只能说明我们对于亲情的认知是片面的。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不只是在单纯的关注着亲情及伦理本身及可能包含的价值观体系,更加重要的是,我们应该从更加深刻的角度去分析研究这种亲情之外所包含的感动成份。在我们的文化领域当中,我们时常会以比较理想的文学方针去评论或者去肯定这种亲情价值的存在。


  在这里面所突出存在的另一个扩列关系就是,我们常常以比较模糊的语言来形容这种严肃的现实关系。面对新时期伦理观念的现状,我们必须从更加深层的领域去进行必要的思考或重建。当然,这个重建的原则是不能将一切传统否定,我们的目的是如何思考在价值观念多元化的今天,使我们中华民族的现代道德规范及伦理实践更加完善。这既是对伦理方面的要求,也是对当今文化及文学书写的要求,甚至是文艺方针的执行与衡量的标准方面的实践与验证。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一直在推动中国历史辉煌灿烂的历史进程。而我们目前所遭遇的实际问题是,在社会流动性增加的今天,子女对父母的关心与孝顺格局都有所变化。我们的困惑是,我们一方面要关心父母,孝顺父母,一方面我们要有能力才能够更加完美的孝顺父母。但是,我们目前的矛盾就是,社会的发展促使我们每个人到更远更广阔的地方去发展,去实现更多的精神及物质上的丰富及自由。

  而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们不在父母身边的现实状况,明确构建了这么一种新型的社会关系及社会空间。当我们不能守护在父母身边的时候,当我们不能随时随地出现在父母视野的时候,我们就必须重新考虑我们孝顺父母的形式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因此,北斗的《枕梦》其实是从文艺的角度出发,给我们提出了许多现实性的实际问题。当然,这些问题所具有的普遍性也不容忽视。或许从表面上来说,北斗的《枕梦》似乎是可以引起许多大众之间比较震撼的共鸣。但是,仅仅有这种共鸣明显是不够的。因为,《枕梦》提出了一些内涵比较深刻的问题。就是,当我们以一无所有的面目面对曾经对我们满怀期待满怀希望的父母及亲朋好友时,我们该如何处理,是否是来年继续到远方寻找那个可以收获更多的圣地与殿堂?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普遍的认可是,亲情是维系中华民族向心力的主要支撑之一,也就是说,正是因为中华民族这种强烈伦理力量的存在,才维系了中华传统价值观的存在及评论意义。我们不能在失去共鸣概念的基础上以讨论亲情于伦理价值存在的领域。至少,我们在崇拜亲情的现象思考基础上值得拓展思考的是,面对来自客观现实的伦理体验及道德实践,我们必须从一个更加深刻的角度去阐述这一系列问题的现实意义。这种主体的讨论,或许让我们能够从一个比较客观的情绪中解脱出来。这种解脱或许是一种观念上的革命,但绝对不是让人们忽略感情的存在及价值。我们的论文在分析北斗的《枕梦》时,其实遇上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对于一个离乡外出打工的主体来说,他于家人的通话内容,引起了我们对伦理于社会价值之间的一个辩证思考。而这个思考的过程非常复杂,但却是我们始终无法回避的交汇点就是,在我们传统的伦理观念中,似乎是与价值本身并没有什么关系。这些观念在很早之前的中国诗歌及音乐领域就有明确的意味就是,不图你有多大贡献,只希望常回家看看。而最后的伦理终极价值仅仅只是体现在洗筷子刷碗的具体行为当中。因此,当这种把具体伦理的价值仅仅体现在洗筷子刷碗的劳动过程当中时,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及评估伦理的价值体系。


  《二》关于北斗《枕梦》伦理价值与个人价值的对应讨论。 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因为他涉及到的一个关键就是,我们传统的伦理价值杠杆在这里遭遇到了非常叛逆的挑战。这或许对于我们来说,是一次观念上的误解,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北斗的作品或许在某种程度上给我们的重要启发就是,或许我们从更加理性的角度去理解伦理,亲情本身的价值体系,会让我们对中华民族优秀传统观念价值的理解更加具有说服力或拓展性。时代在改变,价值观在改变,我们所面临的问题在于,我们如何在传统道德观念的基础上,让我们传统的美德经受住时代于历史的考验而更加发扬光大,这才是北斗《枕梦》的真正创作用意。北斗曾经说过,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并非是远离了亲情,而是变得更加渴望亲情的存在,这种亲情的存在,会化解我们人生道路上许多的精神压力及人生的焦虑。这种价值的存在固然令人欣慰,也令人感觉世界的温暖。但是,随着多元化时代的来临,我们既要维系中华民族价值体系杠杆的平衡,也要考虑及重新评估这一价值平衡的焦点在哪里。


  乡愁或许是一种焦虑的人生情感,或许是一个普通的情感现象。有时候,是甚至不需要论证的价值及心理体系。但是,问题的复杂之处在于,我们如何在伦理价值与个人价值之间寻求平衡及交汇,这点非常重要。我们既不能因为强调个人价值而忽略伦理价值,也不能以常回家看看而忽略社会成员个体实践与发展的权力与自由,但是这个看似非常简单的社会流动机制却常常被异化或者是被无情消解 ,当这种消解一旦被认同为合理的存在时 我们就必然会发生价值观方面的判断倾斜与失衡,而这些失衡也是某种观念合法的依据。我们在这些方面的价值判断时常会非常矛盾的情形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这让我们有时候会左右为难。就如北斗在他的作品里所说,没有责备,没有抱怨。从表面上来着,这种没有责备没有抱怨情感的背后.实际上是有一个客观前提摆在首位的。北斗没有明确点开这个没有责备的主体是谁。他或者是诗词中主人公的父母亲,也可以是主体以外的任何一个人。

  尽管这个人是谁来说并不重要,这里面的关系我们必须理顺的是,诗词中的我的所有铿锵有力的誓言都是客观上有对应主体的。因为这些铿锵有力的誓言既是针对自我,也可以是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任何人。这个客观事实我们必须承认他的存在。如果没有来自第三方的心理期待,这种铿锵有力的所谓誓言就失去了对应的其他社会成员。包括家庭成员在内。因此关于北斗这首歌词的分析基础首先就是建立在这个原则基础之上,他是属于现实主人的文学议题及社会深层伦理关系的议题。也就是说,关于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价值的衡量过程中一定要有一个价值杠杆在固定存在着。人与人之间的相互期待是一个客观存在。而其中的一方也在逻辑上对对方这种期待做出极积的回应。

  《三》在这方面,被忽略的个人价值与道德之间的矛盾分析。北斗的《枕梦》实际上书写的目的就是明确解构了一种社会及伦理价值的对应的关系,也就是说在没有其他人的期待的信息做为前提的情况之下,我们依然承认这种誓言的合理性与自觉性。因为在个人身上也 必然存在着一个自我成长自我发展的逻辑思维。因为不论来自父母亲的期待有多高,主体在呼应这个来自父母期待指令的时候,他首先有一种自我提升的觉悟成份在自己的成长及奋斗过程中起着重要的推动作用。我们在这篇评论中将评论的焦点聚集在这点进行祥细而稍有点复杂的论述是因为我们必须从理论或观念上获得的答案是在我们每个人成长的过程当中,亲人的期待及鼓励应该是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但是最终能不能不辜负亲人的期待及希望起作用的还是取决于我们自己的努力。

  这点非常关键,因为最后一个来自父母及爱人或孩子们的评价信息很重要,他们对你的努力结果到底是否满意。这个信息其实很奇怪,不是一般的奇怪,而是非常的奇怪。他怪就怪在所谓没有责备没有怨言背后的潜台词就是无情的暗示你是不成功的那个事实而已。这点非常重要,而北斗在作品当中也书写的特别到位。因为这个作品的主人公在放下电话之后并没有去感谢来自父母或其他任何人的理解与宽容,这点很重要。他直接涉及到我们现代伦理观念的传承与拓展的重要方面。当我们漂泊多年,却只能让父母亲的宽容来成为唯一的欢迎礼物时,我们的内疚是深刻的。却也是无奈的。面对社会上日趋增强的生存的压力及挑战,我们是继续负重前行还是放弃自己最初的梦想与初心就此堕落自己?而这个问题对于现代青年人来说也是引起高度关注的问题。面对挑战而不妥协,也是北斗《枕梦》带给我们的另一种积极的启发与启迪。


  因为我们在关于现代中国道德的讨论时我们只注重评价内容而很少去考虑被评价对象的感受。所以北斗在创作这首作品时,用逆反思维给我们展示了这么一种非常复杂的思维导图。就是放下电话之后的诗词主人公并没有对这个宽容有加的电话而减轻自己的自责心理,对于他来说,那个铿锵有力的誓言永远都是最重要的东西,几乎是他人生当中不可放弃也不可被替代的东西。因此,北斗这里的热泪盈框除了对那个没有责备及怨言的宽容表示接受并感谢之外他所反复的思考是,那个这次没有兑现的誓言依旧有效是他前进的指南与鞭策。这点判断非常重要。因为这个放下电话的热泪对于作品的主人公来说,其实就是一种自我反思或者是逐渐成熟的明确标志。我们的阐述对于北斗作品的理解与分析应该是符合人物心理逻辑发展曲线的。因为对于北斗个人來说他本身就是性格倔强的男人。在他个人外出拼博的历史或经历当中应该说既有成功的一面,也有失落的一面。所以,在他的这首枕梦中,他的个人的影子难免会存在。因此这首作品中的许多意境都添加了他个人主观方面的思考及人生的哲学思考方针。


  我们相信,北斗在这首歌词中尽管融入了许多自己对人生。对社会的主观思想,但是,这些却也是能够引起大众共鸣的思考。因为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无论成功也好,失败也好,我们最终都将化作漫漫红尘中匆匆而去的过客,因为我们的理想及初心,还有关于梦想追求的毅力都是从古老的祖先那里得到的启蒙与鼓舞。我们祖先的身影虽然早就已经消散漫漫的夕阳之中,可是祖先的路我们依然在走,依然在前行,我们会枕着无数的梦想去奋斗,去迎来永恒的太阳。去拥抱漫漫红尘中的每一个你!

  附歌词如下
  枕梦
  词 :北斗
  没有一丝责备
  没有半句抱怨
  放下电话那瞬间
  泪湿眼眶
  曾经铿锵的誓言
  还留在耳边
  曾经满怀的梦想
  是否依然
  花开花落那瞬间
  我情何以堪
  就要迷失在
  大街小巷
  听到那声呼唤
  漫漫回乡路
  几人衣锦还
  红尘如有泪
  枕梦过年关

  总是莫名的躲闪
  那些熟悉的脸庞
  总是莫名的张望
  人来人往
  春去冬来那瞬间
  我情何以堪
  多少次梦过
  那些地方
  只记得那声呼唤
  漫漫回乡路
  几人衣锦还
  红尘如有泪
  枕梦过年关

  北斗简介
  北斗,本名高胜畅,广东陆丰人,现居深圳。斋号七星斋,书画诗词音乐摄影爱好者。珠江诗社、汕尾诗社、梦笔文学社、中国尘社社员。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