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都市小说《老婆不是人》每日更新

楼主:路上RP 时间:2019-11-22 16:41:30 点击:443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首先声明这是一部网络小说,也就是所谓的快餐文学,路边的快餐而已,请传统文学大佬们手下留情,不要用你们的水平和观点去批判它,你们请去你们的五星级酒店,我的只是路边摊,登不上大雅之堂的路边快餐。

  正文开始:

  人呐倒霉起来喝凉水都会塞牙,就如我们的大帅哥曹军,刚从外面回来,走到宿舍楼下时一抹嫣红从天而降,啪地打在了他的头上。他吓了跳,以为是什么东西,往地上一看,竟然是一条红色的胸罩。
  “哇靠!”
  曹军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倒霉,但被这东西砸中,似乎是不好的兆头吧?
  曹军弯腰将这不祥之物捡了起来,抬头望二楼阳台,那是女职工宿舍,不知道是哪个女人的贴身衣物?原本想丢到一边,但又觉得太那个,毕竟是同事的东西,捡了应该交给人家。
  刚好曹军有点尿急,刚才在公交车上已经憋了一个多小时了,于是拿着这不祥之物匆匆回宿舍,往床上一丢就跑洗手间去。
  这是一家小公司的员工宿舍,男员工住一楼,女员工住二楼,原本公司不大人不多,加上很多员工不愿意住宿舍,所以有很多空宿舍,曹军仗着有几分老实,对工作又有几分努力,加上多年的工龄,向主管申请了一间单独宿舍,这对于一个普通员工来说很满意了。
  曹军刚嘘嘘出来,外面就有人喊他。
  “曹军、曹军。”
  “嗳,进来。”
  曹军将拉链拉上,咿呀的一声门就被推开了,来人是杨威,同时门外站着几名其他同事,有男有女,都是他们这组的。
  “曹军,走吧,她们都说饿了,想吃你的大餐。”
  杨威说道。
  “好,我刚回来一身汗,你们坐一下,我抹抹身换个衣服。”
  曹军找了两件衣服就进去了洗手间,听说他被老板看中招为上门女婿,同事们哇哇叫着要他请客,
  曹军带着他们来到一家餐厅,七八个人围一桌,既然是请婚宴,曹军也不好意思寒酸,口袋里没几个钱的他也勒紧腰带点的满桌丰富。
  “曹军啊,从此你一步登天了,过几天啊,你就跟我们不是一个级别的人物了。”
  “是啊曹军,你的运气真好,居然被老板看中招为上门女婿,你可是少奋斗几十年了!”
  “哎,我们就没有你这样的命,永远没出头之日。”
  “来来来干杯,别说那么多了,以后咱们还是兄弟!”
  曹军举着杯站了起来,向兄弟们以及几位女同事干杯。
  其实曹军还真不想当老板的上门女婿,但考虑到以后的利益,他还是压住心理的抗拒答应,甚至他还不敢将这事告诉父母,毕竟父母只有他一个儿子,要知道他当别人的上门女婿肯定会活活气死,所以这事还是先不让他们知道。
  今晚曹军喝的有点多,回来后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
  但大半夜的门就被人一脚给踹开了,这破旧的木门就是这么不堪重负。
  “曹军,你这个变态!”
  声音特别的尖利,充满了无法克制的愤怒,一个女人闯进来后发现了曹军枕头边的红色胸罩,那就是她不见了的贴身衣物。
  曹军睡得晕晕沉沉的,就这么被她这刺耳的声音给吵醒。
  “干……什么?”
  曹军捂着脑袋痛苦地挣开眼缝,这大半夜的怎么有女人闯进来?
  “死变态,偷我胸罩。”
  那女人从曹军的枕头边夺过自己的胸罩,猛地往曹军身上抽打。
  “你这是干什么呀?”
  曹军火了,爬了起来。
  “干什么?你干了什么你不知道吗?”
  那女人瞪着大眼睛,拿着手中的胸罩在曹军眼前晃动,“这是我的胸罩怎么会在你的宿舍?晚上我回来找了一晚没有找到,以为是被风吹飞了,原来是被你偷了!”
  曹军恍惚了一下,这才想起来晚上捡到胸罩的事情。
  “确实是被风吹掉下来的啊,还砸到了我的头,我就把它捡回来了。”
  “捡回来了?”
  “是捡回来了!”
  “怎么捡到你宿舍来?怎么不交还给我?你这话说谁信?”
  这女人叫姚春桃,长得还可以,曹军曾经追过她,但她总是不冷不热的,后来曹军就放弃了。
  “你们信吗?”
  姚春桃转头问门口围观的同事。
  曹军气愤又尴尬,门口已经人头攒攒,明早去上班他注定上头条了,如果不能解释清楚,他从此就身败名裂了,而且还是在重要关头,老板已经招他当上门女婿,看来这事可能要泡汤了。
  “我本来就是捡的,当时有点尿急我就拿着匆匆跑回来,刚好杨威他们来找我吃饭,我就跟着他们出去了,喝了很晚才回来,倒在床上就睡了,哪还记得胸罩的事?就算记得我也不知道是谁的,怎么交给你?”
  “你认为你这样说我就信了?捉奸在床捉赃栽赃,我的胸罩就在你床头你还要狡辩?而且你要是没有这方面的癖好,你睡觉的时候会放在枕头边睡?”
  姚春桃嘲讽地说道。
  曹军看见围观的同事都笑了,不由更火更急了,“春桃,你要是乱说话信不信我一巴掌拍死你!”
  姚春桃立刻扬起脸,双手往腰上一插,抖着胸脯,挺至曹军的面前,“打咯打咯打咯!”
  曹军咬着牙齿瞪着她,真的好想一巴掌拍下去。
  姚春桃看见曹军不敢动手,便更加放肆起来,阴阳怪调地说道,“怪不得我们女宿舍经常不见内衣内裤的,说不定全都是你偷的。”
  曹军忍不可忍,一巴掌狠狠的就拍了下去,啪的一声好不响亮。
  女宿舍确实经常听说不见内衣裤的,可能是被风吹跑了,也可能是别的女人收错了,也许真的有哪个变态狂偷了,但也不可能将这样的罪名冠到他的头上来,好色是每个男人的本性,但好色和变态是两回事,他曹军绝对不是哪种人。
  姚春桃被拍了一巴掌马上就发疯了起来,披头散发的,张着爪子发出凄厉的哭叫声扑了上来。
  “你敢打我、你敢打我……”
  她凶猛得像只野猫拼命地在曹军身上抓。
  还别小看女人,拼起命来还真的有点可怕,曹军慌了手脚想甩都甩不开,脸上脖子上被她锋利的指甲刮出一条条血痕,衣服都被扯烂了,还差点把他的裤子给扒了,但被在场的同事给拉开了。
  “死变态,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就是你偷我的内衣,明天我要传扬整个公司人知道,我还要告诉老板,说你是个变态,让你的上门女婿竹篮打水一场空!”
  哭骂着,她便捡起掉在地上的内衣,“这内衣我不要了,像你这样的变态肯定撸过,就干脆送给你撸吧!”
  啪地她将红色内衣甩在曹军的脸上,委屈地哭着走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0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路上RP 时间:2019-11-22 22:39:34
  第二天曹军回到公司,一双双异样的眼睛看着他,对他嘀嘀咕咕地议论着,时而发出掩盖不住的笑声,显然都在说他偷内衣的事。这些人宁愿相信曹军真的偷了女人的内衣,也不愿意相信他没有偷,因为现在这个社会就是充满这种病态,都是带着幸灾乐祸和唯恐天下不乱的心理去看待身边的人,从别人的不幸中获得乐趣和刺激,好像只有这样他们的内心才舒服。
  “变态,他就是变态!”
  曹军一进公司姚春桃就向大家指着他大喊。
  “就是这个变态偷我内衣,被其他同事发现了告诉我的,我半夜闯进他宿舍,确实找到了我的内衣,昨夜住宿的同事都看见了。”
  姚春桃的情绪非常的激愤,看来不让曹军的人生翻船不罢休。
  “你还觉得不揍够是不是?”
  曹军冲了过来想打她,内衣自己掉下来砸他头上他还没找她算账,她反而污蔑他偷内衣,果然被这不祥之物砸中必定会倒霉。
  “打啊打啊,偷内衣还要打人,昨晚已经打了我一巴掌,有本事你今天再动手试试,我立刻叫我弟来!”
  姚春桃气势汹汹,比昨晚还要嚣张,接着又大喊起来,“厂里面的女人听着,以前你们丢内衣内裤的八成都是同一个人偷的,这个人就是曹军,没有想到他有这方面的癖好,现在才知道他是个变态狂!”
  这时候还差几分钟才上班,厂里一百来号人几乎都围着他们看,曹军的脸都绿了,恨不得杀了这个死八婆,他狠狠地瞪着她,拳头攥得像铁一样不停地颤抖。
  这时候有一个女人走了出来,说道,“喂曹军,上次我也不见了一条内衣,三百多块钱买的,是不是也是你偷了?”
  接着又一个女人站出来,“曹军,我也不见了一条内裤,是不是你偷?我买的是几百块的名牌,你要赔给我钱!”
  甚至有一个男人也冲出来,龇牙咧嘴地对曹军斥问,“曹军,你是不是也偷了我女朋友的内衣?”
  曹军的火气立刻爆发,“你们是不是想欠打啊!”一拳就向那个男人挥了过去,砰地一声刚好打在鼻梁上,顿时鲜血飞溅。
  曹军的这一拳下去,周围立刻就安静了下来,除了姚春桃这个贱女人还在叫,其他人都不敢出声了,人呢大多都是欺软怕硬的。
  通过这件事曹军也明白了,竟然有这么多人对他被老板招为上门女婿而不满,男的妒忌,女的……可能是吃醋吧!每个人都像抓住报复的机会般想整死他,想让他身败名裂,打破他的女婿梦。
  “谁要是敢再说,我就打谁!”
  曹军发出严厉的警告,眼睛狠狠地扫过围观的每一个人,瞪着每张丑恶的嘴脸。
  “曹军,老板找你。”
  有人走过来对曹军说道。
  曹军来到老板的办公室,一进门就看见老板的脸色黑沉沉的,看见曹军后二话不说就开骂。
  啪地将手中的报纸砸在了办公桌上,“我一直以为我看人最准的,但这次竟然看错了眼,没有看出你是个变态狂!”
  曹军很无奈,“老板……”
  老板何光发,也就是他所谓的岳父,手指一指,“你别解释了,全厂人都知道你偷女人的内衣,他们说以前那些女人丢的内衣也是你偷的!”
  曹军握了握拳,“我没有!”
  “没有?都捉贼栽赃了,还想狡辩?而且你还打人?”
  “我没有就没有!”
  “还死不承认?别以为登记了就是我的女婿了,这门婚事随时取消,我绝不会让我女儿跟一个变态狂在一起!”
  “取消就取消!”
  曹军的性格也很倔,要不是老板亲自找他,说那么多好听的,他还真的不想当这个上门女婿,男人都是要尊严的。
  老板何光发脸都气肿了,“那就取消!”他一声怒吼,脸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
  “无所谓!”
  曹军说完转身就走,今天班他都不上了,直接走出厂门口,经过各个车间时,很多人用幸灾乐祸的眼睛看着他,看见曹军栽了,他们心里乐着呢,他凭什么得到老板的青睐招为上门女婿?想一步登天?想得美吧!
  曹军走出公司后也不回宿舍,跑到了江边的石椅上躺,上门女婿的美梦已经破灭,这份工作他也不想做下去了,就算老板不炒他,他也决定辞职,这里就算想呆,也呆不下去了。
  一阵铃声响起,曹军掏出手机,一看是老妈打来的。
  “妈!”
  “阿军,在上班吗?”
  “呃……出来买点东西。”
  “买什么东西?上班能出去吗?”
  “没事,可以出来的。”
  “哦……”
  “妈,有什么事吗?”
  他老妈迟疑了一下,说道,“阿军,你爸……”
  曹军的心一绷,忽地从石椅上坐起身来,“我爸怎么啦?”
  “哎,老毛病,腰骨痛,昨天我陪他去医院看了,医生说最好住院治疗一个星期。”
  曹军老爸年轻的时候被重物砸伤了腰,留下了老毛病,干不了重活,时不时就会犯一下病,去一趟医院就得花很多钱。
  “那就住院吧,多少钱我给。”
  给钱老爸看病曹军从来没有心痛过,那是该花的钱,就算自己不吃不喝也得花,他之所以答应老板当他的上门女婿也就是因为家庭困难,想靠上这棵难得的大树,让爸妈的生活好些。
  “阿军,医生给咱们预算了一下,估计要花七八千块钱。”
  老妈为难地开口说道,她也知道儿子只是打份工拿那么小小几千块钱的工资,平时自己花点,寄点,基本没什么钱在身上了。
  “无所谓,晚上我打给你。”
  曹军毫无犹豫地说道。其实曹军身上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钱,还得去找朋友借。
  曹军尝试着打几个电话,但一听是借钱的说了两句话就挂了,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这么冷漠,平时看起来要好的哥们,一到有困难借钱,个个都说没有。
  曹军对于那些猪朋狗友不再抱有任何希望,手机里还有十几个电话也不想再打了。但老爸犯病了必须住院,不论付出怎么样的代价都得拿到钱。
  想起以前一个朋友在酒吧工作,听他说过他们那里经常招临时陪酒跳舞的男公关,以他的条件应该可以吧?于是他给那个朋友打电话,朋友问过经理马上就回复了,说现在来面试。
  曹军先将银行里四千多块钱转给老妈,说先用着,这两天会将剩下的钱补足。
  他老妈立刻就哭了,知道儿子很不容易,一分钱都没了。
  曹军马上坐车赶到酒吧面试,因为太匆忙,也没有心情,所以也没有打扮,一身糟蹋地去见经理。


楼主路上RP 时间:2019-11-23 18:58:16
  曹军的条件不用说,长得高大又帅气,虽然穿着糟蹋了点,但这不修边幅的形象显得更有男人味,酒吧女经理只瞟一眼就经过了。
  “你们临时工的工资是基本工资加提成加小费。”
  “怎么算?”
  “基本工资不高,才一百五一个晚上,也就是说这个晚上因为生意的原因你没有出台,一样会给你发放一百五十块钱,提成是以你推销的酒水和出台单数来算,一会我会给你一张提成价格表,还有小费是靠你自己争取,让客人开心,配合她们各种需求,小费当然不少,来这里玩的都是有钱人。”
  这个曹军都懂,但就是不知道能捞多少钱,这两天必须将老爸住院的钱补足,不论客人提出再怎么过分的要求他都得满足。
  “好吧!”
  曹军咬了咬唇答应。
  女经理抬头看了他一眼,“你是有什么困难才来做这个?”
  “经理不瞒你说,我爸住院需要钱,我这两天必须攒够四千块钱。”
  曹军如实说道。
  女经理微微震惊,点了点头,“好吧,我尽量安排你服务一些经常来比较有钱的客人。”
  “谢谢经理!”
  “不客气。”
  随后曹军领取了一套西装就走了。
  晚上曹军穿着西装皮鞋,准时到达酒吧,在领班简单培训后,安排在休息室等待叫台。
  做这行其实很简单,只要想办法让客人开心就行,推销更多更名贵的酒水,想办法拿到小费,总之就是尽量满足客人的各种要求,让客人花更多的钱。
  在一间豪华包厢里,几个女人喝得醉醺醺的,又唱又跳又叫,这些人都是平时人们眼中的白富美,但私生活却过得这般淫乱。
  酒吧经理敲了敲门进来。
  “何小姐你好,温小姐、李小姐,还有我们的张小姐,你们好。”
  酒吧经理向她们热情地打招呼。
  “今晚喝得开心吗?”
  “刘经理,我们都来大半天了,你现在才进来跟我们打招呼,是不是觉得我们平时的消费不够?”
  “哦不是不是,几位小姐别误会,今晚有个会议耽误了点时间,会议一结束我不是马上进来了吗?”
  其中一位披着红色轻纱的女子问道,“刘经理,今晚有什么好货吗?”
  刘经理马上道,“有啊!今晚上我们酒吧确实来了一位好货,我这是特地进来向你们推荐的。”
  “哦?真的是好货?”
  “何小姐,真的是好货,他不是干这行的,只是一个普通的打工者,因为老爸住院需要钱,迫不得已才来应聘做临时公关。”
  “长得怎么样?”
  其他几个女人也来了兴趣。
  刘经理道,“长相没的说,个子高高的很帅气,看起来很正直的一个小伙子。”
  “是吗?有这么好的货?”
  那几个女人眼睛都亮了。
  披红色轻纱姓何的女人往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那好吧,既然有好货我们肯定不会放过,叫他进来吧,如果玩得开,小费我们肯定不会少他的。”
  “好,我这就去把他带过来。”
  很快刘经理就将曹军带过来,包厢里灯光昏暗,曹军看见几个打扮花哨的女人坐在里面,玻璃桌上放着很多酒瓶,几个烟灰缸里冒着袅袅浓烟。
  “何小姐,新货带来了。”
  似乎这四个女人当中披红色轻纱的女子是主要人物,刘经理都是先跟她打招呼。
  “带过来。”
  何小姐修长纤细的手指捏着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那指甲长长的涂着红红的指甲油,在昏暗中让人觉得有点可怕,闪烁的灯光下,那两片朱唇轻轻启开,一道烟雾滚滚地从她的唇瓣间冒出。
  “过去吧,这是经常光顾我们酒吧的何小姐,这位是张小姐、这位是李小姐,还有这位是温小姐。”
  刘经理将曹军带到几位女人面前给他介绍。
  “几位美女好!”
  曹军经过培训,礼貌地向几位女人打招呼,同时他心里惋惜,这么漂亮又有钱的女人,为什么要把自己搞得这么堕落?当他的眼光再次扫过几个女人的脸时,却怔了下,坐在中间那个披红色轻纱的何小姐正直直地盯着他。
  曹军眉头微微一邹,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盯着他?他下意识地摸摸脸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但接着他的心猛地一震,眼睛陡然睁大。
  这……
  这不是他那个所谓的老婆?
  她……
  她居然在这里?
  曹军非常的震惊,由于包厢里的光线昏暗,加上这几个女人又浓妆艳抹打扮得花枝招展,他竟然一时认不出来其中的这个女人就是跟他已经领了证的老婆。
  “你……”
  曹军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她,他倒不是害怕,反正他和她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他被认为偷女人内衣裤的变态狂,老板也亲口说取消这门婚事,他震惊的是她的私生活竟然这么淫乱。
  “原来是你啊,没有想到啊,你是只鸭子。”
  何婉婷冷笑道。
  “彼此彼此。”
  曹军讥笑道。
  其实他和这位所谓的老婆总共才见过三次面,包括今晚四次,两个人说的话加起来没有十句。曹军是想和她聊聊的,但人家一脸冷冰冰的都没有正眼看你一眼,所以曹军也觉得没有说话的必要。两个人没有加微信没有给电话,任何联系方式都没有,直到现在曹军还在郁闷不解,既然对他毫无感觉,为什么要选他当丈夫?前两天才登记的,老板说过几天摆酒了就可以搬到他们家去住,但没有想到还没有等摆酒就被让男人倒霉一辈子的奶罩给罩住了,上门女婿的梦想破灭,自己的人生也蒙上了耻辱。
  “哼!”
  何婉婷重重地冷哼一声,“一个变态狂,有什么资格来嘲笑我?今晚我玩死你!”
  旁边的刘经理眼睛眨了眨,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包括其他三个女人也一脸懵逼。
  “你们认……识?”
  “你出去,今晚我把他包了。”
  “好。”
  刘经理满腹狐疑地退出包厢。
  “婉婷,你认识他?”
  “当然认识!”
  “他是谁?”
  何婉婷两指夹起红酒杯,轻抿一口把杯子放下,满脸嘲讽,“他就是我的那个上门女婿!”
  “啊!”
  那三个姐妹很惊讶。
  “这……”
  “没事,今晚放心玩!”
  曹军却冷笑一声,“我可以不做。”转身就想走。
  手机在这时候又响了起来,心理绷了一下,赶忙掏出手机,是老妈打来的。
  “妈!”
  他很焦急,大半夜打电话来,老爸的病情肯定加重。
  “儿子呀,你爸……”
  “我爸怎么啦?”
  “一直叫痛。”
  “不是叫你先让他住院治疗?今天不是给你打了四千块?”
  “医生说要先交五千押金,四千块钱不够。”
  “什么医生啊!”
  曹军吼了起来。
  何婉婷发出一阵爽笑声,掂着鲜红的指甲,变魔术般,几张大红牛出现在纤指中。
  “鸭子,还不想做?”
  轻启朱唇,吹了吹手指中红彤彤的人民币,飘着声音说道,“你要是不想要钱,那就大步走出去、走出去……”
  曹军扭头看着她手指上像孔雀开屏般的人民币,想走,却又没有办法迈开步。


楼主路上RP 时间:2019-11-24 21:18:35
  何婉婷将几大张红通通的人民币夹在脚趾头上,翘着光滑白皙没有任何遮盖的腿,脚踝一翘一翘的,几张大红牛对着曹军发出诱惑。
  “想要钱,过来啊!”
  她勾着手指,眉眼一抛一抛的,今晚她要狠狠地玩这个变态狂。
  曹军虽然有强烈的尊严感,但这时候他急要钱,不得不忍住人生最大的耻辱,跟着钱走。
  “唔……”
  何婉婷摆了摆手指,然后指了指地下,意思是要他爬过去。
  曹军握了握拳,抛弃男人的尊严,爬在了地上。
  “啧啧啧……”
  何婉婷勾着手指,发出啧狗的声音。
  曹军咬着牙齿,爬到了她的跟前。她披着红色轻纱,轻纱敞开,身体上除了贴身的内衣裤毫无一物,她抬起腿用夹在脚趾间的钱轻轻地刮着曹军的脸。
  曹军想将钱拿下,她却轻快地将脚移开,将钱收在手上。
  “想要钱,还不简单?”
  她又将腿伸过去,用光滑的脚趾头轻抚曹军的脸,挑逗他的唇,曹军想避开脸,她的脸一狠,脚趾尖狠狠地顶住曹军的喉咙,脚指甲已经陷入曹军的肌肤,鲜血缓缓流淌。
楼主路上RP 时间:2019-11-25 23:00:08
  曹军忍住痛,抬眼瞪着她。
  她眼睛里闪烁着冷光,表情又狠又毒,玷着鲜血的脚指头缓缓地从曹军喉结处往上滑,顶起了曹军的下巴,让曹军抬着脸面对他。
  她冷笑了一下,脚趾头继续越过他的下巴,覆盖在他的唇上,鲜红的血液黏黏地玷着他的唇,一股血腥味沁入他的脏腑。
  她的脚拇指滑动了一下,强行抠入了曹军的嘴里,带着自己的血。
  曹军想移开嘴呕吐,她的另一只脚迅速伸出,重重地压在他的头顶,固定住他的头。
  唰地,她将手中的红通通都人民币向曹军撒过去。
  “舔!”
  她的声音非常的冷狠。
  为了钱,曹军只能顺着她的指令去做,爬在地上,伸出舌头,舔她的脚趾头。
  她非常的惬意,靠着沙发,鲜红的手指甲,夹着香烟吞云吐雾,看着曹军爬在地下舔自己的脚。
  她的三个姐妹看着这一幕不是很理解,毕竟眼前人是她的老公,虽然才登记的,但那也已经是事实,何婉婷为何要这样对他,而他又为什么要出来做公关?
  “婉婷,你能说一下情况吗?”
  何婉婷用鲜红的长指甲往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他是个变态狂,偷公司里女人的内衣裤,被捉贼栽赃了,枉我爸这么看重他,招他为上门女婿,今晚就是要玩死他!”
  “看不出啊,看起来这么正直的一个小伙子,却有这方面的癖好,这就是传说中的变态狂啊,看来真的不应该手软。”
  “他老爸要住院急要钱,所以今晚咱们姐妹几个,狠狠地玩吧,他没有不做的选择!”
  何婉婷将烟头狠狠地摁在烟灰缸里,目露凶光。
楼主路上RP 时间:2019-11-26 22:09:14
  曹军听着她们骂自己是变态狂,心里的愤怒像大海波涛,在他那有限的胸膛里狂怒翻滚,他抬起眼狠狠地瞪着她们。
  何婉婷的眼神一厉,猛地捏住了曹军的下巴,狠道,“小子,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答应我老爸招你当我的老公?”
  她用指甲刮了刮曹军的嘴唇,“那是我喜欢你这张脸,这张看起来阳光又正直的脸,我想收你为一辈子的男奴,没有想到你是有癖好的变态狂,你骗了我的心。”
  曹军撇开了头,眼神流露出鄙视又讥讽的笑,心想,我是变态狂?还真的不知道谁是变态狂!
  还男奴?曹军更觉得好笑,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心里一苦,原来人家是想收自己为奴啊,不是真的想收自己做老公。
  “但我希望我的男奴是个心理正常的男人,没有不良的嗜好,听我的话服从我的命令,永远跪拜在我的石榴裙下,但你辜负了我,我爸也说了决定取消这门婚事。”
  说着,她鲜红的唇角扯了扯,“不过呢,今晚我会狠狠地收拾你!”
  曹军拿开她的手,将她撒在地上的钞票捡了起来,竟然有五张,收进口袋。
楼主路上RP 时间:2019-11-27 07:50:42
  “我只是陪酒陪跳舞的,你们想怎么玩就开始吧,我没有太多时间。”
  曹军放开自我,无所谓地说道。
  “只陪酒陪跳舞?”
  李小姐站了起来,抱着胸,露出鄙笑围曹军绕了一圈。
  “只陪酒陪跳舞,给五十块钱小费够了。”
  温小姐也站了起来。
  张小姐也走过来,往曹军脸上喷了一口烟雾,“小子,你要只是陪酒陪跳舞,现在立刻请你出去,我们姐妹想玩的是刺激!”
  “刺激”两个字说得非常狠,膝盖狠狠地往曹军裤裆顶了一把。
  “啊!”
  曹军痛得双膝一弯,捂住跪在了地上。
  “怎么样呀,小子?”
  张小姐弯身捏住了曹军的下巴,将他的脸抬起来,曹军痛得脸色苍白,冷汗豆大的,一颗颗从两颊滚落。
  “小子,你这张脸确实不错。”
  温小姐吐出舌头,像蛇信子般,往曹军的唇上扫过。
  “甜!哈哈哈,甜!”
  温小姐发出哈哈的笑声。
  这时候包厢的门敲了敲推开了,客房少爷端着酒进来。
  “小姐,你们点的酒送来了。”
  少爷将几杯调好的酒小心翼翼地摆在台面。
  “嗯,你先出去。”
  何婉婷抬手说道。
  “是,小姐。”
  客房少爷躬了躬身,便退了出去,将门带上。
  “你不是说是陪酒的?那就来陪我们姐妹喝呗!”
  何婉婷眼神里充满了玩味。
  曹军一手撑地,忍着痛,勉强站了起来,他斜着眼瞪了那个温小姐一眼,变态至极,刚才一膝盖顶在他那地方,差点蛋破鸟亡,现在双腿还是无力的。
  他抹了抹冷汗,走过去,端起一杯酒,等待她们吩咐。
  何婉婷冷笑道,“要一口喝完哦!”
  “干杯!”
  轻飘飘的一句,举着杯子,眼睛闪烁着玩味的光芒,看着曹军,似乎在等待奇迹的发生。
  曹军自认为酒量不错,扬起头一口干了下去。
  多么清甜的酒,像一道山间甘露从喉咙流进身体,然后注入身体的每条神经,整个人似乎沉入了甘甜的海洋,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膨胀都在跳动。
  他感觉他的意志慢慢模糊,整个人迷失了方向,昏昏沉沉,像游荡在阴间的游魂。
  “这是哪里、这是哪里……”
  曹军彷徨不安,他四周都是苍凉枯寂的,昏暗萧条,这明显是阴间世界。


楼主路上RP 时间:2019-11-27 20:19:19
  曹军惊恐万分,虽然他没有进过阴间,但一看这枯寂的景象就知道这里一定是人们想象中的阴间,他怎么突然来到了这里。
  放眼四方,无尽的原野,没有半点生机,就连稀少的树木都是萧条干枯的,站在这里,孤单得让人惊恐凄凉得让人哭泣。
  怪不得鬼魂都会在半夜哭泣,原来这样的世界连鬼都呆不下去。
  “不要、不要,我不要在这里,我要出去,我还没死!”
  “我还没死!”
  曹军大声哭喊起来。
  “啊!”
  “啊!”
  曹军突然吓得尖叫,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他看见鬼魂了,远处有一两个鬼魂在游荡。
  “啊!”
  曹军居然看见四方的远处都出现了鬼魂,它们披着风衣盖着衣帽,孤独地走着,没有和其他人交流,枯寂地游荡在这个世界。
  曹军吓得不敢出声,惊恐地看着周围的鬼魂,只希望它们别向他这边走过来。
  他得赶紧想办法逃出去,因为他感觉自己没死,但他又不知道他是怎么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的,一点记忆都没有。
楼主路上RP 时间:2019-11-28 22:11:30
  “啊!”
  他刚一分神,就发现鬼魂们已经向他包围过来了。
  “你们别过来、别过来……”
  曹军大声哭叫,他想起身逃跑,但已经被鬼魂给困住了。
  他抬头仰望,一张张黑乎乎看不见脸的鬼脸正俯首瞪着他,它们似乎高在天上,又似乎近在眼前,那种恍惚不确定的视觉让人眼花缭乱心神纷乱。
  它们身上披着黑风衣,大大的衣帽盖住它们整张脸,而帽子下面却又是漆黑的,似乎是虚无的,它们发出凶残的声音,张着黑乎乎似有似无的爪子向曹军抓来。
  “我要吃了你、我要吃了你……”
  “不要、不要……”
  曹军瘫在地上无助地哭喊,看着黑压压一片的鬼魂舞着爪子要撕裂自己的身体。
  其中一只突然掀开了衣帽,一张惨白的脸,尖利的獠牙露出来,它的眼睛还流淌着血迹。
  “我要吃了你、我要吃了你……”
  它突然发出异常尖利的嘶叫声,声音阵阵回荡,充斥了整片天地,刺耳让人惊悚。
  “啊!”
  “不要、不要……”
  曹军绝望地哭喊。
  “我要吃了你!”
  她眼睛迸射着凶残的冷光,一手向曹军的心脏挖来,那指甲看起来比匕首还锋利。
  “啊!”
  曹军发出惨叫声。
楼主路上RP 时间:2019-11-29 22:27:52
  “哈哈哈……哈哈哈……”
  包厢里一阵狂笑声,几个女人笑得比阴间的魔鬼还要渗人,曹军瘫坐在地上眯着眼睛昏昏沉沉地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不要、不要、不要……”
  他不停地摇晃着脑袋念着,脸色苍白双唇无血,额头的冷汗像泉水般不停地冒出,浑身都被冷汗给浸透了,这可能是他二十四年来最狼狈的一幕。
  几个女人看见曹军在阴间世界里吓成了这样,不由哈哈大笑,她们喜欢玩的就是这样的刺激。
  曹军逐渐清醒了过来,缓缓睁开眼睛,却看见一只白皙的手臂,锋利又猩红的爪子出现在胸前,他发出啊的惊叫往后退去。
  但随后他就发现,这已经不是在那个恐怖的阴间世界了,这条抓向他心脏部位的手臂,正是他那个所谓的老婆何婉婷的。
  看见几个女人看着自己笑,想到自己这狼狈的模样,曹军立刻恼火地站了起来。
  “你们这是想干嘛?”
  他恼羞成怒地冲过去,他一个大男人被几个女人当奴隶一样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刚才喝了那杯酒产生走进阴间的幻觉,自己那惊恐哭叫的表情在她们面前展露无余,他大男人的尊严全都丢尽了,现在想杀死她们的心都有,特别是眼前这个叫何婉婷的女人!
作者:饮马秋风大散关 时间:2019-12-15 21:28:36
  你妹妹的,快一点更
作者:饮马秋风大散关 时间:2019-12-15 21:36:22
  这是干嘛呢?出不了卖钱的都跑天涯卖文啦?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