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浆糊(6)

楼主:上官葫芦 时间:2019-12-08 09:16:22 点击:40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六章 武不松的死亡之谜

  我把胡氏兄弟救了,将钥匙扔给了其他犯人,便匆匆逃离。
  四人来到牢房门口,却见“向日葵”和一名剑客缠斗在一起,“向日葵”手持双锤,招招凶猛,剑客只能腾挪躲闪,伺机攻击,而且剑客似乎之前受过伤,腾挪间总有些不便,我越看越觉得不对劲,乖乖,这不是我的女神嘛!
  “向日葵”打斗间,还不时叫嚷:“武瞎子,你骗洒家来阳谷县,自己却做个缩头乌龟,让一个丫头给你出头,你个鸟人,快快与洒家滚出来!”
  说话时,“向日葵”的气息没有那么稳,林玲玲抓住了他双锤间的破绽,剑光闪动处,给“向日葵”添了几道新伤口。
  我看见“向日葵”根本对新添的伤口无动于衷,轻声嘀咕“这个变态!”,不免为林玲玲捏了一把汗。
  “小铃铛,收手吧,你不是洒家的对手!”
  “老黑鬼,你骂武大哥,我便不饶你!”林玲玲的声音像铃铛一样清脆,手底下一刻不停。
  被称作黑鬼的壮汉,突然爆发,双锤抡圆,整个人如陀螺一般,把林玲玲逼退十多步!
  “这黑鬼是番外来的吗,学过胡旋舞呀!”我惊叹道。
  但是,身边的胡氏三兄弟竟然看得痴呆了,根本没一个人知趣地搭我的话茬。
  “武瞎子就是一个败类,一个走狗!”黑鬼的骂声在县衙中荡漾,他这么大声音想把武不松骂出来,看来还不知道武不松已经死了,“小铃铛,你啥都好,就是看男人的眼光和武瞎子的眼睛一样,瞎!”
  “你才是瞎子!武大哥只是眼睛小,再说,武大哥已经被林二中那个混蛋杀了!”
  “什么!”黑鬼起初以为自己听错了,接着“哈哈”仰天大笑起来,“武瞎子,你也有今日。飞豹子,洒家李鬼一向不待见你,今日向你赔罪啦!”说完,拱手向远方拜了一拜。
  李鬼收了双锤,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冲着林玲玲咧嘴“呵呵”傻笑,道:“小铃铛,你可亲自验明了,武瞎子确实死了?”
  林玲玲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今晚在衙门里仔细探寻了一遍,并没发现武大哥的……身影。然后,我跟踪官久培,那狗东西竟然到狮子楼开了个庆功宴,姑奶奶抓了他,折磨了他小半时辰,他只说昨日有人报信,一名捕快在快乐赌坊被人杀死,后来尸体弃至赌坊后面的河道旁,他派人急忙去寻,却未寻到尸体。”
  “哼!这么说武瞎子也不一定死了!洒家就说飞豹子没那个能耐!”
  “你是说武大哥没死?”林玲玲把怀疑的目光投向我这边,好像我骗了他似的,她把后背背的布包打开,里面是武不松的朴刀,“可是,他的刀……却落在那个小子手里了!”这狡猾的小娘们竟然隐瞒秘籍,还把我给供了出来。
  李鬼转过身向我看过来,我有一种被死亡凝视之感,双腿开始打抖,只能拽着胡不归的胳膊方才站稳。
  胡不归悄声对我苦笑道:“少东家,怎么每次出事,你都扯着我不放,我还有两个弟弟呢,你可以挑挑他俩呀!”
  我不敢说话,怕颤抖的声音会暴露我的胆怯。
  可是,李鬼没有给我机会,他看到我,虽然显得特别亲切,但我不喜欢这种五大三粗的人给你卖萌,卖着卖着就卖猛了!果不其然,我觉得眼前一个黑影晃动过来,一堵毛茸茸的“墙”就来到了我的面前,然后我的双脚就离地了,感觉脖子被套了根绳子,在远处一扯,我就跟着李鬼回到了他刚才站着的地方。
  李鬼将我放正,还不忘将我的裙子捋一捋平整。
  我先向林玲玲热情地打招呼:“姐姐!”
  “姐姐?飞豹子什么时候添的一个兔崽子!”
  林玲玲根本没给我好脸色看,“你来这儿干什么,嫌自己活够了?”
  “我向姐姐学习,要仗义嘛,不能扔下兄弟不管呀!”我一副豪情万丈的样子,还不忘挖苦一下林玲玲。
  “哼!”林玲玲满不在乎的样子。
  “好娃娃!”李鬼在一旁称赞我道,“这个……不知道是女娃娃还是男娃娃的小娃娃,自古英雄出少年,洒家三岁时俺爹就教俺,男的不能欺负女的。有一日,俺见一条小公狗欺负一条小母狗,便扛起俺爹的铁锤,一锤敲死了小公狗,结果被俺爹打了一顿,说那两只小狗产崽关你鸟事!”
  李鬼说完,一个人“哈哈”大笑,眼角余光见我与林玲玲无动于衷,不免尴尬,生气道:“怎么!不好笑吗?”
  我连忙“哈哈”大笑,“黑爷爷,我年纪小,你说的笑话我听不明白。”
  李鬼点了点头,又对着林玲玲道:“他听不懂,你也听不懂吗?”
  林玲玲懒得理他,转身准备离开。
  “站住!”李鬼喝到,“干什么去?”
  “找武不松,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俺把县衙杀了个底朝天,他那鸟人也未出头,你这一去就能找到了?”李鬼似乎对我很是好感,转头问我,“小娃娃,你说是也不是?”
  我一则认准了武不松不喜欢林玲玲,二则也不愿林玲玲离开,急忙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
  “老黑鬼,姑奶奶自有事情要去处理,虽打不过你,你也没能耐留下我!”说罢,将朴刀包好,背在背上,长剑抖了个剑花,踏步离去!
  “小铃铛,洒家要去寻飞豹子,你去也不去?”
  林玲玲停住脚步,她在踌躇。
  “姐姐!武不松死没死,问一下咱爹不就知道了!”反正林二中要我认他做干爹,林玲玲要我认她做姐姐,这两个人占别人便宜的功夫如出一辙。
  我这一句话倒是命中要害,林玲玲转过身来,微微笑道:“你脑筋动得倒快,怎么了,断奶的感觉不适应吗?”
  “哈!”我没好气地答道,“小爷我吃豹子奶长大的,会飞的豹子!”
  “呸!”林玲玲啐了我一口,“你敢骂林二中是娘们,等着他撕了你!”
  我打了个冷战,不敢回嘴。
  “小两口莫要打情骂俏了,快些赶路,莫耽误洒家去宰了飞豹子!”
  我一听李鬼这话,忙望向林玲玲,她似乎有些不自在,耸耸肩解释道:“老黑鬼本就跟林二中有过节,你很快会后悔跟着他的。”
  “妈的,小爷也和他有过节!”我不服气地道。
  李鬼听言问道:“小娃娃这么小便与飞豹子有过节了?”
  “他拐走了我娘!”我生气道。
  “哈哈!你娘一定好看,飞豹子眼光高着呢。”
  这时,牢房门口冲出数名犯人,各个带着伤,让人看着诧异!
  李鬼瞟了一眼,估计是司空见惯了,嘴里“呸”了一声,骂了句“一群鸟蛋”,继续赶路。
  “一群没用的家伙,乘机利用这个机会,解决一下平日的仇恨,所以,杀得只活了这几个。”林玲玲见我不解,算是对我好好说了回话,帮我普及了一下江湖知识。
  我喃喃道,“看来江湖就是要自己走走,光听故事不行呀!”我脑海里出现一幅惨烈的画面,监牢里,拿着钥匙的不给自己的仇人开门,隔着牢笼拿刀乱砍,旁边的人见此状况,有准备跑路的,有打抱不平的,一群歇斯底里的混战一团,一个人死了,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李鬼走到墙下,如履平地一般,大脚丫一蹬墙壁,身体拔地而起,踏上墙头。
  我看得眼珠子都掉在地上了,我这个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再次被林玲玲鄙视,她来了个旱地拔葱,翩然跃过高墙。
  我喊了胡家兄弟,四个人抱着我之前摆放好的长木头,爬了过去。
  胡不思从墙头一跃落地,身体还没站稳,连滚带爬地便往天香楼方向跑去。
  “我说三傻子,小红走了,不在天香楼了!”我连忙喊道。
  胡不思停下脚步,“少东家,你知道小红去哪儿了?”
  “不知道,她说南下去了。”我还待要再说点什么,却见胡不思向四周用手指指点点,快速分辨出南面后,拔腿跑去,他哪里管前面是矮墙、灌木、水沟,只是认准了南面,一路横冲直撞!
  “少东家,我……我不能陪你呀,我得照顾这个傻弟弟了!”胡不归有些着急。
  我挥了挥手,心想留着你们怕是害了你们,前途可能更加凶险。
  胡不归拉着依旧昏昏欲睡的胡不眠,急忙忙追赶上去。
  我呆立在路口,看着这匆匆的身影,不免傻傻笑了起来。
  “傻笑什么?”林玲玲轻声责怪我,“再不走,老黑鬼就走没影了。”
  “你瞧瞧,人这一辈子干嘛要什么远大目标,也许……仅仅是心里记挂着二三人,这辈子就能变得丰满起来。”
  “神经病!”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