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卷第10节 爱的疯狂

楼主:四都中学 时间:2019-12-08 10:45:01 点击:52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他会唱歌,会弹琴,也会吃喝玩乐。他相貌英俊,身材健美,举止温文尔雅,似乎有良好的教养。他在她身边时,顺从得低声下气。她爱他,而他对她似乎没那么多的喜欢,羡慕感多一点。
  她给他的一些钱。他对此欣喜若狂,就像小孩子过节一般,这个情况跟以前似乎相同,又有点区别。因为喜欢的原因不同,以前是因为终于好过了点的意思,现在则能消费了,能享受了。
  她弹钢琴时他就唱歌。这时,他就会解开领子,脸色通红,眼睛发亮,用雄浑的美声唱着。确实,他唱歌比以前好了,乐感更佳,唱的很到位,都在点上,而且充满感情。从这方面讲,他确实变了一个人。不变的东西还有,对,只要是他们两人独自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想方设法炫耀自己的身材和肌肉,她对他的身材很清楚,现在跟以前比,他的胸肌可不那么发达,还有两肋也不结实,两条腿也称不上健壮。
  他喜欢用方言跟她说话。

  一天晚上,她正在看书,而他伸手去拿她的书,嘴上说:“让我看看你在看什么书。”
  “蛋蛋,别乱来,不要打搅我。”她答道。
  “好,”他说,“你给我一个吻,我就走开。”
  她懒得理他,一面伸手想夺下他手中的书。
  他的动作快得象闪电,她根本抓不着他的手。蛋蛋的手动了,身体是不动的,花儿抓住腰身,顺着躯干往上爬,就像常春藤那样。
  “给我一个吻,”他坚持说,“只要给我一个吻,我就把书给你。”
  “你是个讨厌的家伙,蛋蛋。”她说着,改像猴子那么爬,只是从他的背后往上爬。这样一来,两人的身体就紧密接触了。蛋蛋把身子往前倾了倾。
  “要来一个吻了吗?”这个无赖笑着向她凑过脸去,他的头转了过来,快挨近了她的脸。
  “不要!”她攀上他的肩膀,避开头去说。
  她的脚攀上他的腰,嘴就在他脖子后边,她噘起嘴,把嘴唇凑近那个长长的雪白脖子,脸一下子红了。
  她夺下书,跳下,转身逃开了。他转过身去追。她把书藏在背后,而他的双手箍着她的身体,把她包围了,然后捕捉住了,把她抱在怀里,绕过手,把书又给夺了去。一切像以前那样,也像小孩子过家家,他们都老大不小的人了,又多处在壮年时期。当然更关键的是,蛋蛋依然是大男孩的做派,这个表现是花儿最喜欢的,最感动的,也是最需要的。她没想到的是这个蛋蛋已经变得跟以前的那个傻瓜不大一样,他会调情,还是此中的高手。
  “讨厌!”她喊道,“给书!”
  “我没拿。”他笑嘻嘻地俯视她的脸。两张脸凑得很近了,她看见他唇间的颤动,她的心也跟着颤动不已。
  “你个强盗加骗子!”她的眼神开始暧昧起来。
  “真的,要不你看!”他笑着,依次摊开他的两只大手。傻瓜都知道他的另一只手抓着书了。
  “你这个厚脸皮的家伙。”她捶打着他的胸部。
  他哈哈大笑着,笑着抱住她仰躺在旁边的皮沙发上。她就在他的怀里,身体因激动而直打颤,两只眼睛噎住似的盯着他的脸。
  “你撩拨我,蛋蛋。”她含糊地说。
  蛋蛋的手已经在做动作了,他承认了,说;“你像只小猫,花儿。”
  “哼,你的脸皮真厚。”她呢喃着。吻了他一下。
  “来吧,可怜虫!”他嘲弄地说。
  “当我不敢吗?”她问。
  “来吧!”他挑战似的说,冲她仰起了性感的嘴巴。
  她古怪地颤声笑了,浑身都跟着颤动了一下,嘴贴到他的嘴上。
  他趴在她身上……紧接着,电光火石般,它进入了她的身体。即使她看不见它,仍能够感觉到它把她向前推。她有点紧张,眼睛眯成一条缝。
  “我还能行!”她说,“亲爱的,你继续,别管我!我还能行!”
  呃,没关系,不是吗?是她让他不要管她继续完成他的任务。把这个大男孩带回来的,这是她所担负的责任之一,所以没有理由拒绝他。他已经很温柔了,没有逼迫她做她不愿意的姿势和动作。就在此时,有力的手臂抓住她的肩膀。性是它的武器,但也是它的弱点。没错。性永远是他的弱点。如果她想控制蛋蛋,不让他离开花莲市,她必须先控制住它,这是代价。
  瞬间,倾盆大雨砸下来。他的脸就凑在自己脸前,自己每个扭曲的表情都令他沉醉。
  “我会让你有从未有过的经历。让——你——想——死!”他威胁说,“公主,你想要这个……现在你就得到了……”。
  “叫我女王,你这个大猪哥。”她嘴唇一张一阖,闭上眼睛,同时暗暗祈祷他的动作快些,早点结束。她不知道她能这样坚持多久。她要牢牢控制住这个魔鬼,要融化它!
  确切地说,她并没有融化它,也没控制住它。她一门心思奋力坚持,那邪恶的东西被它自己的欲望拴住,在她体内扭动、颤动、猛推。她尖叫着求他放它出去。
  他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放出魔鬼。那颤巍巍的样子真可恶。瞬间,她骤然感到一种可怕的空虚。但是这种空虚感很快被欣慰取代,随之而来的还有失败的挫折感。
  她不服,还想挑战一下,不服地说:“来吧,恶魔,你变虚弱?怎么回事儿?你是热辣火爆的劲儿呢?”
  第二天一早,他看着她,说:“你真美啊!”
  一抹淡淡的金光映照在她的脸上,看上去柔和极了,她也看着他,脸上冒着光。
  “你可以多睡一会儿,没有必要这么早起床,我是要去工作的!”她说。
  “我知道,我就是来送送你。”蛋蛋说。
  花儿的眼泪差点掉下来。对,只有蛋蛋才是她生的,其他人都是外人,他才是她的根呀。那个原点。
  “云彩像在着火,真美!”她故意看向海边。
  “真喜欢太阳快点下山去。”蛋蛋又说荤话了。
  “你真是个混蛋啊。”花儿说,“但是,不准你对别的女人也这样,否则我饶不了你。”
  “这么快就撕破脸了?”他说。
  “爱有多深,伤口就会被撕开多大。你不明白吗?”
  她的话刺痛了他的心。他有些害怕她的情感,因此脸色变得尴尬起来。
  “我不懂很多东西,我喜欢呆在黑暗里,”他反抗说,“黑暗中,一切东西都单纯了许多,那黑暗更惬意。”
  她明白,她对他来说,不是全部,只是一部分,可能是重要的一部分。她开始害怕起来。对呀,她已经是有夫之妇,这将来的路怎么走呢?她可以任他摆布,别人不行。但是他不能任她摆布,那她要怎么办呢?肯定要提倡自我牺牲,她多少感到这种自我牺牲中有一种可怕的东西,她至少遇到过两次,每次她都把事情搞得不可收拾,她很难驾驭这个自我牺牲。
  此时这个声音沙哑,神情恍惚的男人简直就是一个陌生人。他的情绪已经低沉。
  很明显,他们的关系不是永恒的,而是混乱的那种。此时,蛋蛋才明白,花儿不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他不可能跟她建立息息相关的关系,他仅仅获得了肉欲的满足,还有一种征服感,只此而已。他思绪万千,手指在她面前晃了一下。
  他是多么英俊而能干呀。想到这点,她就觉得离不开他了。
  “我们得走了。”屋外头,小琳子敲着门,提醒市长说。
  “是的。”花儿回答着,身子却一动不动。她还处在初恋的状态中,一刻也不想离开身边的这个猛男。没有他,生命仿佛就是一个影子,白天是一个白色的影子,夜晚就是死亡、寂静和休止。现在她的命又回来了,有了他,尤其是他的大尾巴,让她感觉到生命的充实。
  “到点了,快迟到了。”屋外的小琳子再次催促说。
  “好的,我们走。”花儿迈开了腿,转头对蛋蛋说,“我一生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
  花儿打开门,对小琳子说:“生活有时非常美妙。”
  “不说这些呢。我们走吧。”小琳子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