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学霸的大枭之路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13 12:45:24 点击:624 回复:6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明天是高考,中午放学铃声一响,承达二中像爆炸了一样,学生们拖拉着校服、背着大书包往校门口蜂拥。两天半的假期足以让他们丧失理智,特别是初三的学生,对于每周只有半天假的他们来说,这简直太他妈爽了。
  陈小辉一点儿也不兴奋,他低头踢着小石子,慢慢走在人流中。父母上周办了离婚手续,想着妈妈毫无停留的背影,他更不想回到那个阴暗的家。
  对,阴暗。从有记忆开始,朝北的小窗子从来看不到真正的大太阳,下午三点一过,就只能靠昏黄的灯泡来勉强完成作业。
  走到校门口,又看到了赵强一帮人。赵强高状的身子挡住了陈小辉的路,“嘿,那个没妈的,哥们儿没烟抽了,江湖救急啊!”
  陈小辉无所谓地耸耸肩,把裤袋翻了出来,除了一把钥匙和一个小灵通,里面空空如也。
  赵强一伙儿似乎也并没指望能从陈小辉这抢到钱,笑骂了几句,一人踹了他屁股一脚,就放他走了。
  这是赵强和陈小辉最近半个月形成的“默契”,只要在校外见到陈小辉,赵强就手痒脚痒,嘴也痒。对陈小辉来说,这完全不算什么,从小受的欺负多了去了,赵强这样的小瘪三,算是对他很仁慈了。
  “陈小辉!”拐了个弯,听到有人喊他名字,陈小辉回过头,叶静雯气鼓鼓地追了上来。
  “你怎么这么软!”叶静雯比陈小辉高半个头,指着陈小辉的鼻子说:“不是让你去告老师吗!你要是不敢去,放完假我去跟老师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13 12:49:12
  陈小辉笑笑,继续低着头往前走着,“没事的,班长。”
  叶静雯跺跺脚,满肚子气不知道往哪撒,对着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陈小辉,她常常感觉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无奈得很。
  叹了口气,她也沉默着,跟陈小辉并肩往前走。到了下个路口,陈小辉挥挥手,“班长,我回家了,再见。”
  “哎……”叶静雯拉住了他,“你爸中午又不回家,要不,我们吃肯德基去吧,我还有几道题想问你。”
  “不了,我吃不起,要讲题就在这儿讲吧。”陈小辉说着,把书包拿在手里。
  “唉呀呀,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别啰嗦了,跟姐走,我还饿着呢!”
  叶静雯不由分说,拉着陈小辉就往另一个方向走。虽然陈小辉没她高,但男生总归力气会大一些,但不知怎么,他突然觉得,在即将到来的这个无所事事的下午,跟叶静雯在一起,心里似乎就不会那么空了。
  所以陈小辉反抗了一秒钟就顺从了,反正叶静雯钱多,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请自己吃饭了,爱咋地咋地吧。他心里想着。
  叶静雯永远是大姐大的做派,到了肯德基,把陈小辉按在椅子上,又把书包扔给了他,“看着书包啊,我去排队,给你买个套餐吧,再加份薯条。”
  “哦。”抱着叶静雯的书包,陈小辉逆来顺受地答应了一声,突然觉得书包上的香味那么好闻。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13 12:55:27
  炸鸡真好吃,叶静雯真好看。
  但陈小辉却觉得愈发的不自在,吃了两个烤翅,他一句话都没说,而刚才还叽叽喳喳的叶静雯也一反常态,安静地吃着东西。
  “班长,你不是要问我题么?”
  叶静雯微笑了一下,嘴角的牵动却并不明显,更像是苦笑,“今天……不问了吧,没什么心情。”
  “你怎么了?”陈小辉很奇怪,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叶静雯。
  “陈小辉,你说我们算朋友吗?”
  陈小辉不知如何回答,虽然他的学习成绩不错,但家庭残缺、性格懦弱,跟闪闪发光的班长叶静雯比起来,他实在有些自卑。
  沉默半晌,他喏喏地说:“你说的算吧。”
  叶静雯扑哧笑了,“你啊你,什么时候能像个爷们儿。唉,不过,也就是你这种闷葫芦性格,我才敢跟你说说秘密呢。”
  “那……你说吧。”
  叶静雯突然拿起一根薯条扔在了陈小辉头上,“你会不会聊天啊你,不说了不说了!”
  “哦。”
  陈小辉没有一个当捧哏的觉悟,叶静雯好似真的生气了,两人沉默着吃完了这顿肯德基,陈小辉要回家,叶静雯再没有留他,只是摆了摆手。
  走到门口陈小辉回头看了一眼,叶静雯还在端着可乐发呆。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13 12:59:18
  叶静雯这种“朋友”,他从不敢奢望,更不会有“她是不是喜欢我”的错觉,也许,真是因为自己比较闷,她才会想说些心里话吧。
  回到家里,照例只有自己一个人,原本以为这个下午会很充实,没想到,一顿饭后,依然要回归孤独。陈小辉自嘲地笑了笑,拿出书本,开始做英语卷子。
  到了六点半,爸爸还没回家,陈小辉只好自己煮了包方便面,就着锅里剩的馒头打发晚餐。
  房门“砰”的一声被关上了,陈小辉听到爸爸踉跄的脚步,知道他又喝醉了。
  “怎么没上自习?”爸爸醉眼朦胧,一边脱着上衣一边问道。
  “明后天高考,我们放假了。”
  “哦,晚上吃的什么?”
  “方便面。”
  “嗯,那我睡了。”
  这是他和爸爸日常对话的缩影,跟妈妈离婚后,爸爸的话越来越少,父子俩经常相对沉默,一天说的话往往不超过十句。想起小时候记忆中意气风发的爸爸,陈小辉突然有些心疼。
  他倒了杯温水拿进爸爸的房间,爸爸侧身躺着,后背朝着陈小辉,也不知睡没睡。陈小辉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轻声说了句:“爸,给你倒了杯水,半夜醒来会渴的。”
  爸爸没动静,想来已经睡了,陈小辉暗暗叹了口气,出了房间。
  房间里,爸爸翻了个身,盯着那杯水,鼻子有些酸。半晌,他从床头柜拿出一张照片,对着上面的女人喃喃自语:“这么好的儿子你都不要了,你……真的真么狠心啊。小辉这次考了班级第三,你骄傲吗?”
  照片在他的手里慢慢地褶皱着,照片里微笑的女人表情变得狰狞,直到被揉成了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13 13:19:32
  陈小辉的高考假期在读书中渡过,其实他一点都不爱读书,只是他实在不知道,除了读书他还能做什么。电视上没什么好看的节目,出去玩没有钱,也没有朋友,在班里唯一能说得上话的李乐是一个跟他一样面的小子,而且这小子学习还不好,常常留在倒数前五名里面。
  考个好高中吧,那里的学生都会认真读书,就没人欺负我了,也没人知道我没妈。
  陈小辉常常这么想着,剩下的一年多时间才算有了点盼头。
  星期一的早上,还没走进教室,就听见了里面的争吵声,陈小辉仔细分辨了一会儿,是叶静雯和赵强。
  “赵强,我不想跟你多说了,反正你记住,你再欺负陈小辉,我跟你不客气!”叶静雯双手掐腰,一脸不善地看着赵强。
  而赵强懒洋洋地趴在桌上,嬉笑着开口了:“呦呦呦,叶大班长,小爷还真想看看,你是怎么个不客气法儿?告老师吗?来,你现在就去,要不我送你去?”
  “你……”叶静雯纵然泼辣,碰上赵强这样的滚刀肉,也还是没什么办法。
  这时候赵强看见了陈小辉,顿时两眼放光地站了起来,一把拉住陈小辉,“哎呀,这个没妈的来了!快来看看,班长给你出头呢,我就纳闷儿了,你这么一点,还没她高,怎么把她征服的?难道你那玩意儿特别……”
  “啪!”赵强还没说完,出离愤怒的叶静雯一巴掌扇到了赵强的脸上。
  “我操,你打我???”赵强不可思议地看着叶静雯,用力推了她一把,“你妈的,你再动老子一下试试!”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13 13:21:15
  以陈小辉的性格,这种时候他从来都躲得远远的,可这场争吵牵扯到了自己,而且一直都很照顾自己的叶静雯受了委屈,最重要的是,被赵强一推,叶静雯正好往自己面前倒了过来,陈小辉扶住了她。
  再面、再软,骨子里总是个爷们儿,陈小辉把叶静雯拉到了身后,小声说道:“赵强,你不该这么对班长,你应该向她道歉!”
  “呦呵……”赵强笑了,“我说没妈的东西,谁借你的胆子,敢这么跟我说话了?道歉,我道、道、道你妈的歉!”
  赵强说着,一脚踹上了陈小辉的肚子,陈小辉连着叶静雯,一起倒在了地上。
  刹那间,陈小辉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叶静雯的身子被他压在身下,这身子虽然比她高,但总归是个女生,有着女性的柔弱,而这一年来的很多次,叶静雯就是用柔弱的身子护着他,没有理由地护着他。
  所以,去他妈的没妈的孩子,去他妈的小个子,去他妈的逆来顺受,此刻的陈小辉只想杀了赵强,用任何方法。
  在陈小辉想挣扎着起身扑向赵强的时候,一双手扶起了他,也扶起了叶静雯。
  “雯雯,怎么了?痛不痛?”
  平静的声音传来,一直刚强的叶静雯的眼泪,突然涌了出来,“轩轩哥哥……”
  陈小辉同时看到,面前的赵强也突然脸色大变,喃喃道:“轩……轩哥!”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13 15:32:13
  看着一向无法无天的赵强哆嗦了起来,陈小辉很奇怪,扭头看去,抓着他胳膊的是个戴着眼镜的男生。男生嘴角似笑非笑,眯着眼睛看着赵强。
  半晌,这个叫轩哥的男生说话了,“你叫什么?”
  赵强低着头,声音再也没有平时的跋扈,喏喏道:“我叫小强,我跟着方哥的,方……方进。那天在KTV我跟……”
  “你是不是以为……”轩哥没有容许赵强把话说完,脸色表情丝毫没有变化,平静说道:“我需要给方进面子?”
  “呃,我……”
  “你跪着吧,叶静雯是我妹妹。”
  轩哥说完这句话,再也没有看赵强一眼,而赵强竟然无比顺从地原地跪了下去,朝着教室门口,朝着不断进入教室的学生。
  轩哥松开了扶着叶静雯和陈小辉的手,嘴角终于有了真正的微笑,他捏了捏叶静雯的脸蛋,道:“怎么回事,还能让人欺负了?有事给我打电话吧,我跟你们学校阿喜说一声。哦,我考得还不错,回来找李老师叙旧,顺便来看看你。”
  一班之长叶静雯此刻再也没有了大姐大的气势,她同样低着头,小声道:“知道了,轩轩哥哥。”
  轩哥又笑了笑,转身往外走去,走到教室门口他停了下来,没有回头,“小子,你对雯雯还不错,有事找我吧,雯雯知道怎么联系我。”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13 15:56:07
  陈小辉没有应声,只是反复想着叶静雯的轩哥面前的表现,他从没有想过,叶静雯还有这样温柔羞涩的一面,再想到她在自己面前那副大姐姐的样子,他觉得自己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有人喊了一声“老师来了”,看热闹的学生立即作鸟兽散,回到了座位。陈小辉也拉着痴痴呆呆的叶静雯走回座位坐好,只剩下跪在地上的赵强,依然低着头,什么反应都没有。
  这节课是英语课,英语老师是个更年期的中年妇女,学生们背地里都叫她老暴,走进班级,她第一眼看见了跪在讲台上的赵强。
  “赵强,你怎么回事,又出什么洋相!”
  赵强没敢说话,只是头低得更深了。老暴正要发飙,底下有人说了句:“老师,是卫轩让他跪的。”
  奇迹发生了,一脸狂躁的老暴平静了下来,点了点头,“哦,那你去边上跪着吧,别影响我讲课。”
  看着赵强乖乖地跪在了旁边,老暴若无其事地开始讲课,陈小辉心中的震惊无与伦比,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学生可以拥有这样的权威,连老师都要卖他的面子,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嚣张跋扈的赵强此刻像一只听话的小狗,连一点反抗的心思都没有。
  卫轩,卫轩……
  只有这样的人,才能保护叶静雯吧。
  下课铃响了,但老暴拖了堂,教室里很安静,所以当教室门“砰”的一声被踹开后,老暴都吓了一哆嗦。
  一个男生旁若无人地进了教室,径直走到赵强面前,对着赵强肚子踹了一脚,随后抓起赵强的头发,捏着他的脸说:“小子,卫轩的妹妹你也敢动,可以啊,在二中,你算混到头了。”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19-12-14 06:18:28
  顶贴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14 11:08:27
  “陈朝喜,你不要太嚣张!”老暴手中的粉笔头准确地扔到了陈朝喜的身上。
  陈朝喜弹了弹身上的粉末,哈哈一笑,“暴老师,您这狂躁症还没好呢?回见吧。”
  老暴再也无心讲课,愤怒地吼了一声下课就走出了班级,班里顿时炸了锅。
  “我操,喜哥!”
  “这二中老大就是牛逼啊,连老师都敢怼。”
  “他爹是县长,哪个老师敢跟他嘚瑟。”
  “喜哥是牛逼,但是卫轩可更牛逼,没看他叫喜哥阿喜么。”
  “卫轩是哪路神仙啊?我怎么没听过?”
  “一中的老大呗,全县学生都归他管,你说是不是神仙。”
  “嗬,难道他爹是市长?”
  “那倒不是,人家是自己混出来的,听说家里还挺穷的。”
  ……
  卫轩正一个人晃在马路上,六月的阳光照得他有点睁不开眼,他抽出一根烟点燃,小口抽着。高考结束并没有让他有什么放松的感觉,联系好的工地后天就要开工,他只有两天的休息时间。
  想了想叶静雯那个小丫头,他还是有点不放心,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方进,有个叫小强的,是跟你的?”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怎么着,卫轩,我一个小弟也惹到你了?”
  卫轩笑笑,坐在了路边的石椅上,“没惹我,惹我妹妹了,现在还跪着呢。”
  “卫轩,我草你妈!”方进一下子急了,“你就这么牛逼么?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我可一直给着你面子呢,你要是不给我面子我……”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14 11:44:31
  “行了行了,你有什么面子。”卫轩一点不惯着方进,“看你那小弟那怂样,再看你边上那帮杂碎,除了会收小学生保护费你们还会干啥?我就是跟你说一声,那个小强跟我妹妹同班,你好好教育教育,让他老实点,我不想再在二中听见这个名字了。”
  方进气得反而笑了,“呵呵,呵呵,行,卫轩,你太牛逼了,你……你太牛逼了。”
  “ 惯就好了,乖。”
  挂了电话,一根烟正好抽完,卫轩伸了个懒腰,想起了叶静雯身边那个男孩,那么小的个子,顺从的短发,戴着圆框眼镜,就像从小到大见过的任何一个小书呆子。但是在叶静雯被推了一把后,他的眼神突然变得凶狠而不顾一切,卫轩相信,要不是他拉住了他,那个小男孩真敢上去跟赵强拼命。
  “喜欢雯雯?呵,这狠劲儿,倒挺像小爷当年呢。”
  此时的陈小辉一点都没有狠劲儿,他耷拉着脑袋,跟叶静雯走在回家路上,叶静雯也出奇地安静着。
  陈小辉知道,从此以后,在二中将再也没有人敢欺负自己,但这种情况更像是“狗仗人势”,他们怕的都是卫轩,可能在别人眼里,自己就是卫轩身后的一个小孩儿,这种感觉很糟糕。
  而且他更明白,卫轩之所以临走说了句“有事找我”,完全是看着叶静雯的面子,自己也是个男的,但,依然要靠叶静雯这个女的才能不受欺负。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19-12-15 07:51:44
  顶贴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19-12-16 08:05:10
  顶贴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16 13:21:06
  “陈小辉,你怎么不说话?”
  陈小辉猛然回神,下意识地啊了一声,“说……说什么?”
  叶静雯恼怒地瞪了他一眼,“今天的事,你没有什么要问的吗?”
  有什么好问的呢……陈小辉心想,无非是一个俗不可耐的青梅竹马的故事,唯一不同的,只是这个男主角太过耀眼而已,而自己呢,又是什么角色?
  “呵呵,班长,李乐都跟我说了,挺好的,以后也没人敢惹你了。”陈小辉加快了脚步,“班长,我要拐了,下午再见吧。”
  “你……”
  陈小辉越走越远,已经听不见身后的叶静雯说了什么。回到家吃了些早上的剩饭,陈小辉一头倒在床上,沉睡了过去。
  梦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了那几张脸,赵强、叶静雯,还有……卫轩,奇怪的是,卫轩的出场次数竟然最多。被闹钟吵醒时,陈小辉已经大汗淋漓。
  他破天荒地第一次请了病假,班主任惊讶地问了几句,却也没有把他和早上的风波联系起来。
  放下电话,陈小辉又重新闭上了眼睛,不知道该如何打发这个空闲的下午。
  他想不通,为什么一点都没有打开书本的欲望,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他突然觉得,即使当上年级第一,考上一中,又有什么意义。
  曾经被赵强欺负时他总是想,你现在嚣张又能怎么样,我成绩好,将来会上重点高中、重点大学,跟你这个小混混必将走上不同的道路。
  在那些昏暗的日子里,这就是陈小辉全部的骄傲,也是唯一的动力。
  可是,在今天,在遇到卫轩之后,这骄傲瞬间崩塌了。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16 13:23:48
  @城市田园生活 2019-12-16 08:05:10
  顶贴
  -----------------------------
  谢谢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12-16 13:55:35
  顶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16 13:59:29
  “陈小辉,你学习再好,也没有人会记得你,你永远也比不上卫轩。”
  “好的。”陈小辉平静地回答着自己,嘴角莫名冷笑了起来。
  叶静雯发来短信,问他怎么没上学,陈小辉输入了几十个字,又一个一个删掉了。
  李乐也发来了短信,却并没有客气的关心,而是激动于陈小辉的首次缺席,“卧槽,你还会请假呢?怎么的,让早上的事儿吓尿了?”
  陈小辉笑了笑,班里53个人,只有这两个人还在乎自己是否存在,他抬头看了看逐渐昏暗的天空,认真地回了李乐:
  李乐,我们去喝酒吧。
  李乐甚至没有请假,就堂而皇之地缺席了晚自习。
  沿江公园的台阶上,两人提了一小袋炸串,两瓶小牛二,不知所措地看着江上的点点星光。
  “我就说咱喝点啤酒不好嘛!你喝过酒么你就买白酒,你知道喝醉了能不能淹死么?”李乐看样子一点都不想喝酒,牢骚了几句,专心对付起一串鸡架。
  陈小辉叹了口气,“事已至此,喝吧,闻着还挺香的。”
  举起酒瓶,他又顿了顿,“那个……按照常规流程,我们应该先喝酒,还是先吃菜?”
  “回家问你爹去!来,先走一个!”李乐举着瓶子跟陈小辉碰了碰,小口抿了一下,便龇牙咧嘴地咳嗽起来。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16 14:13:23
  @海上的一滴水 2019-12-16 13:55:35
  顶
  -----------------------------
  顶的好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19-12-17 06:41:06
  支持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12-17 14:00:57
  顶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17 16:04:34
  陈小辉从没喝过酒,他厌恶爸爸酒后的样子,他曾经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碰这玩意儿,谁知,在15岁的这个夏夜,在这次临时起意的逃课中,他便第一次感受到了酒精带来的放纵。
  “我要成为卫轩那样的男人!我要保护……”
  李乐醉醺醺地盯着陈小辉,“说啊,要保护谁?谁??”
  “我要保护……呕!”
  陈小辉最终也没能说出那三个字,把满肚子汁水吐到了反射着月光的江里。
  两个人搭着肩,摇摇晃晃地往回走,陈小辉的小灵通突然响了起来,陈小辉按下接听键,感觉叶静雯的声音从未如此的清晰。
  “陈小辉,你到底怎么了?怎么不回我短信?生病了吗?”
  “嘿嘿,班长……”陈小辉傻乐着,“哥……哥们儿今晚有……有饭局啊,喝了点儿,呵呵。”
  “什么鬼东西,你有病吧陈小辉!你在哪呢,和谁喝的?”
  陈小辉眯着眼睛四处看了看,怎么也分辨不出这是哪里,他突然发现了身旁的李乐,把小灵通递了过去,“你和她说,叶大班长的。”
  李乐在班上是个比陈小辉还透明的角色,在他的记忆中,好像从未与班长直接对过话。好在有酒精的催化,还不至于说不出话。他把电话贴在耳边,也开始傻乐起来,“嘿嘿,班长,我,李……”
  叶静雯并不准备让李乐把话说完,“李乐,我他妈就知道是你!你不学习就好好玩你的,你还敢带着陈小辉喝酒!我告诉你,明天有你好看!”
  “我……操,我冤。班长,其实……”
  “行了,闭嘴,说你们在哪!”
  “滨江公……园。”
  “待着别动!”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17 16:07:16
  挂了电话,李乐忿忿不平,“陈小辉,你摸着良心说,是他妈我带你喝酒的么,她凭什么说我啊!”
  “呃……是吧……”陈小辉呆呆地看着前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半晌,李乐也说累了,看了看瓶子里还剩的一口酒,仰头倒进了肚子。
  叶静雯火急火燎地赶过来的时候,陈小辉和李乐背靠着背,已经很久没说话了。
  “李乐,你先回去吧,我有话要问他。”
  “哦。”李乐答应了一声,似乎也习惯了被人无视,起身安静地往回走去。
  叶静雯拍了拍陈小辉的胳膊,在旁边坐了下来,“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喝酒呢?我还以为你病了呢。”
  陈小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平静地说道:“班长,这是我第一次请病假,但我没病。我以前病过,但我不敢请假,我觉得……我没资格。”
  “你这是说什么呢?”叶静雯歪着头,好像第一次认识陈小辉这个人。
  “没什么。”陈小辉此时已经完全醒酒,所以并不想再多说什么,“班长,太晚了,早点回去吧。”
  “我得先送你回去,你喝成这样,太危险了。”叶静雯说着起身,并拉起了陈小辉,“走吧。”
  “不用送,我没事了,真的。”
  “不行,我不放心。”
  “我他妈说了不用!”陈小辉突然甩开了叶静雯的手,转身狠狠地盯着她。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19-12-18 05:51:32
  小说《大地黑金》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18 23:01:13
  在叶静雯做小公主的15年人生中,从没有人对她说过脏话,哪怕贱如赵强,也只是对她冷嘲热讽,并没有带脏字。
  陈小辉的一句“他妈”让叶静雯愣了片刻,随后眼眶里就有些湿润起来。但叶大班长岂同寻常弱女子,她小嘴一抿,便把眼泪收了回去,平静说道:“知道你心情不好,我不跟你计较,但是,老娘他妈的非送你不可了!走,有种你就揍我!”
  直到上了出租车,迷迷糊糊的陈小辉才在心里骂了一句:“我……操。”
  出租车上两人都没说话,叶静雯是气的,陈小辉是吓的,他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对叶静雯说出那种话,也被叶静雯的那声“老娘”惊得不轻。
  到了巷子口,陈小辉很自觉地没有抢着付账,任叶静雯付了车费,一把把他推下车。
  “班长,我……对不起。”
  叶静雯斜眼盯着他,“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肯定不敢了!”
  叶静雯突然笑了起来,“你看你这衰样子,真想打你!好啦,回去吧,开心点儿哦!”
  “哦。”
  陈小辉正要转身离开,一个人影晃悠悠地走了过来,“小辉?”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18 23:01:22
  @城市田园生活 2019-12-18 05:51:32
  小说《大地黑金》
  -----------------------------
  啥?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18 23:11:45
  陈小辉想都不用想,爸爸又喝多了,他扶住爸爸,轻声道:“爸,回家吧,我刚下晚自习。”
  “哦,这位是?”
  陈小辉很不想让爸爸和叶静雯见面,正要拉着他赶紧回家,叶静雯开口了:“叔叔您好,我是小辉的同学,也是……好朋友,我叫叶静雯!”
  “叶静雯……没听小辉说过,那快进屋坐吧。”
  “呃,爸,她要回家的……”
  陈小辉并不想让叶静雯看到自己那个残破而简陋的家,在叶静雯面前,他本就有着强烈的自卑感,他曾经听叶静雯说过,她家是个三层的小别墅,家里还有打扫卫生、做饭的阿姨。
  在他下意识地拒绝之后,叶静雯却微笑着说:“好呀,叔叔。”
  “我……操。”
  陈小辉今晚第二次对自己爆了粗口。
  爸爸今晚喝得不多,因为他并没有沉默,爸爸属于越喝话越少的那类人,而如果喝得不多的话,他则会很兴奋。
  这种兴奋表现在对叶静雯的态度上,他把叶静雯让到客厅的破沙发上,找出一个很久没用的杯子,给叶静雯倒了水。
  “小叶,来家里就别客气啊,小辉这孩子内向,看到他有你这个朋友,叔叔真高兴。那个小辉啊,你去买点水果回来!”
  叶静雯忙摆手说道:“叔叔不用了,别客气,我就是看小辉今天不太舒服,送他回来,也不早了,我先回家啦!”
  “这孩子,忙啥啊,再坐会儿,一会儿让小辉送你回去。”
  “哎呀爸,你可别闹了,人家还得回家学习呢,你快睡觉吧,我送她回去。”
  坐了不到五分钟,叶静雯就被陈小辉推出了家门。
  走在巷子的夜风中,陈小辉长出了口气,叶静雯默默笑了起来,“本来是我送你的,这么快你就要还我一次了。”
  陈小辉转头看着叶静雯,摇了摇头,也笑了起来。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19-12-19 05:27:13
  新的顶帖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19 13:32:48
  陈小辉不想花打车的钱,叶静雯也不提,两人就这么在月光下慢慢走着,月光下有两个身影,叶静雯的影子长,陈小辉的短……
  “班长,看见了吧,我家就这样,你应该没坐过这么破的沙发吧。”
  “嗯……怎么说呢……”叶静雯歪着头想了又想,似乎在斟酌着用词,她不想刺激陈小辉敏感的自尊,“这重要吗,我很喜欢你爸爸呢,希望你也和他一样开朗。”
  其实她并不是没坐过,她想到另一个男生破旧的家,那个和陈小辉一样,有着强烈自尊又拼命努力的男生,只是现在看来,卫轩还是比陈小辉优秀太多,他的努力已经让他看起来毫不费力。
  陈小辉的话打断了她的联想,“我爸开朗?我的天……”
  “难道不是吗?他对我很热情呀。”
  “那是他喝了点酒,平时我们两个一天说话不超过十句。”
  “怎么会这样?难道你是叛逆期?哈哈哈。”
  陈小辉苦笑了一下,心想自己哪有资格叛逆,“从我爸妈感情出问题开始,我爸话就少了,离婚之后,他更不爱说话了,基本上每天都喝酒,喝完就睡。”
  这是叶静雯不曾经历过的人生,她内心狠狠地震惊了一下,转过身,正色对陈小辉说:“陈小辉,你要好好的,要让你爸为你骄傲,知道吗,你不能堕落,也不能学坏,再让我知道你喝酒,我……打死你!”
  叶静雯发狠的样子让陈小辉想起了白天那一幕,他犹豫半晌,开口问道:“对了,那个轩哥……”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19 13:50:32
  “你不是说没什么问的吗?”
  “呵呵,突然想到,就随口问问。”
  “卫轩啊……”叶静雯突然有点低落,“算是我哥哥吧,从小就带我一起玩的,我们两家关系很好。”
  “不是听说他家很穷吗,你家怎么会和他家……”
  “我记得小时候,他家是很风光的,具体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我爸妈从来不跟我说,只是说卫轩是个好哥哥,会对我很好很好……”
  “哦。”陈小辉不说话了,卫轩当然是个好哥哥,而他自己,更像个一点都不好的小弟弟。
  不知不觉快走到叶静雯家,这条干净的马路人烟稀少,十几栋联排别墅像月光下的城堡,无声地嘲笑着陈小辉家的破沙发。
  “就到这吧。”叶静雯停住脚步,又认真地对陈小辉说:“忘了今天的不愉快吧,陈小辉你记住,你是要好好努力的人啊!明天见!”
  叶静雯小跑回了家,陈小辉想着那张脸上的浅笑,就像今晚银白色的月光,不耀眼,但很轻柔……
  回到家的叶静雯也睡不着,不知为什么,她一直以来都对陈小辉有着莫名的心疼,去过他的家、见过他的父亲后,这种心疼更甚。
  她想找人聊聊陈小辉,可是这种事并不能跟班上的闺蜜说,跟父母就更不方便了,在阳台上站了半天,她拿出手机开始打字:轩轩哥哥,你睡了吗,记得白天在我旁边那个男生吗?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19-12-20 04:28:46
  支持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19-12-21 05:27:52
  新的顶贴!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19-12-22 06:13:32
  顶贴!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22 10:46:50
  卫轩正躺在床上翻着一本《中国知青史》,这是父亲推荐给他的书,不过他虽早熟,却还是对那段历史无法感同身受。
  看完叶静雯的短信,他合上书,点了一根烟,回道:“怎么了?挺不错的小子,不过看起来打架不太行。”
  叶静雯气得把手机甩到了床上,心想谁问你打架的事儿了,谁又能跟你一样,靠打架打出“江湖地位”,学习上又是重点大学的苗子,让老师又爱又恨。她突然没有了倾诉的欲望,回了句“没事”便关了手机。
  卫轩笑了笑,也没再回信息,而是拨通了陈朝喜的电话,“阿喜,雯雯她们班有个叫陈小辉的,你留意一下,他好像……和雯雯的关系不一般。”
  电话那边传来狂躁的DJ音乐,陈朝喜大声喊道:“我说轩子,你得了吧,你又不喜欢那小妹妹,管那么多干啥,人家关系好跟你有啥关系啊?赶紧来美乐吧,晨晨可是想你呢。”
  “拉倒吧,那什么晨晨屁股太大了,我可扛不住,你留着吧。跟你说正经的,雯雯是我妹,她的事我得管。”
  “操,没劲,你丫这暑假就剩两天了,还特么在家窝着,行了,我明天找人问问。”
  放下电话,卫轩有点看不进去书了,看了看外面的月光,决定出去走走。
楼主饭右使 时间:2019-12-22 10:51:02
  卫轩上小学时,家里发生变故,由叶静雯家所在的别墅区搬到了如今的棚户区,这是全县最乱的地区,鱼龙混杂、罪案频发,不少人家晚上都不敢出门。不过卫轩不怕,虽然他只是个刚刚高考完的学生,但在这一带还真没人敢惹他,都知道一中的轩哥一声令下就能调动几百号学校里的愣头青。
  在路口的烧烤店门口,他遇到了棚户区的老大张克松。
  张克松开了个物流公司,手下养着几十号人,既是员工也是打手,名气在全县也叫得响。他叼着根烟,向卫轩招了招手,“这么晚了还出来遛弯儿?过来喝一杯。”
  “呵呵,张叔,不喝了,明天还得早起,你们几位好好喝哈。”
  “哎,等会儿等会儿。”张克松搂住了卫轩,拿出一根烟放到他嘴里,“急什么,聊聊再走,聊聊再走。”
  卫轩有点奇怪,他跟张克松就是点头之交,两人之前从没有过这么亲近的举动,“张叔,有事儿?”
  “你最近……”张克松压低了声音,“是不是得罪了方云逸?”
  方云逸是承达真正的地下皇帝,手里有钱有枪有毒品,还兼着县商会会长和政协委员。卫轩觉得很荒谬,“叔,你说啥呢,我够得着么我,想得罪人家也没机会啊,你是听说什么了么?”
  张克松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呵呵笑道:“没事儿,我就随便问问,你啊,这么晚了,早点回家吧,别在外面瞎逛。”
  告别了张克松,卫轩边走边思索着,总觉得张克松话里有话,可是,方云逸?那么高高在上的土皇帝,自己虽然在学生里面有点号召力,可也入不了方云逸的眼吧。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19-12-23 06:09:25
  新的顶贴!!!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19-12-24 05:44:28
  我的支持!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19-12-25 05:58:10
  支持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19-12-26 06:32:48
  新的一天新的顶帖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19-12-27 05:31:17
  顶起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19-12-28 04:46:07
  顶贴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19-12-29 06:22:42
  顶贴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19-12-30 08:48:32
  顶!!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19-12-31 06:05:50
  2019年最后一顶!!!!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20-01-01 06:16:44
  新年快乐!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20-01-02 06:15:23
  新年2顶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20-01-03 05:35:56
  新年3顶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20-01-04 05:28:02
  新年4顶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20-01-05 05:10:42
  顶贴!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20-01-06 06:13:56
  继续顶贴!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20-01-07 05:32:09
  支持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20-01-08 05:47:27
  新的顶贴!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20-01-09 04:49:04
  顶帖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20-01-10 06:14:25
  新的顶帖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20-01-11 05:44:50
  新的一天新的顶帖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20-01-12 05:24:50
  顶贴!
作者:城市田园生活 时间:2020-01-13 03:03:43
  继续顶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