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五)(转载)

楼主:yishuliulang 时间:2020-01-24 09:08:01 点击:8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又是一个春意融融的好日子。

  太阳跃出了地平线,山里的轮廓逐渐清晰起来。一家一户的烟囱象商量过似地飘出缕缕炊烟,与薄薄晨雾融为一体。

  山间小道上走来一位年轻人。中等个头,脸盘子瘦削,穿身蓝布裤褂,看上去忠厚朴实。清凉的空气带给他的是从里到外的舒适。他生在山里,长在山里,喜欢山里的一草一木和勤劳厚道的庄稼人。能用自己学到的本领为乡亲们服务,并得到他们赞许,他满足极了。尽管要为此付出相当多的艰苦劳动,他在所不辞,无论正吃着饭,还是深更半夜,只要有人喊他出诊,他二话不说,背起药箱就走。病紧大夫慢,这句话不适用于他。

  不多会儿,年轻人就走进安口村,他向当街一-位老太太打听:

  “大娘,武桂兰家住哪?”老太太直起腰;

  “往前走,拐过弯有条小巷,巷底就是。’

  武桂兰的二爹-早就在巷口等候, 听远处有生人说话,猜着是年轻大夫来了,紧走几步迎过来:

  “来了,医生。”

  年轻医生笑笑,算是回答。

  二爹拽住药箱背带:

  “来,我替你背。”

  年轻医生婉绝道:

  “不用,还是我来吧!”

  说话间,武双印也走出家门,也问候和二哥相跟的年轻人:

  “你来啦!”

  二爹给年轻医生介绍:

  “这是桂兰她爹。”

  年轻人客气地说:

  山里人不善应酬,一声““你好!”问得桂兰爹慌了手脚:

  “嗳,好,好!先生贵姓!”

  “不敢,我姓焦,叫焦起周。”

  “哦,焦先生!”

  “别这么叫, 你就叫我名子好了。”

  桂兰爹嘿嘿一笑:

  “好说好说,先生的名字哪能随便乱叫。”

  进了门,桂兰爹送上支纸烟:

  “你抽!”

  焦起周双手挡住:

  “不会!”

  桂兰娘端来碗刚冲的鸡蛋:

  “你喝。”

  焦起周端过放到一-边:

  “别客气, 我已经喝过了。还是让我先看看病人吧!”

  桂兰爹把焦起周领到桂兰住的偏窑,焦起周没多说话看了一下武桂兰的面色,三个手指冲病人的“寸关尺”一搁,两只胳膊都号了一遍,又看了看患者的舌者,便把武桂兰的病情说了个八九不离十。武双印是个门外汉,但他对桂兰的病了解得一清二楚,听焦起周说得头头是道,好象病在自个身上长着一样,心里甚喜,和二哥悄悄说:

  “这医生不简单,有两下子。”

  二哥又得意起来:

  “那还用说,名不虚传嘛!”

  焦起周看完病,低头思索半响,刷刷写了个药方,递给武双印:

  “大伯,这付药是治发烧的,先让病人试试,觉得管用,完了再吃一付,先把烧退下去再说。因为烧不退,人身上煎熬得难受,你看行不行?”

  武双印点头道:

  “行行,你说咋办就咋办。”

  焦起周回头问武桂兰她二爹:

  “不是还有个病人么,在哪里?”

  武双印一听焦起周要走,伸手拦住:

  “歇一会, 歇一会,连口水还没喝呢!”

  焦起周说:

  “我还要来,以后再喝吧!”

  临走又叮嘱武桂兰:

  “放宽心,你的病不要紧,只要和医生配合好,会很快治愈的。你吃完这两副中药,我就来看你,再换个方子。”

  武双印问焦起周:

  “先生,多少钱?”

  焦起周哈哈一笑:

  “啥钱不钱的,我看病不收钱。”

  送走焦起周,武双印凑在老婆耳朵上说:

  “她妈,姓焦的年轻人财头不黑。”

  桂兰娘嗔道:

  “钱,钱,你只知道个钱!只要能把我娃病看好,家卖完都愿意。我娃值钱,钱才不值钱哩,还不快点抓药去。”

  “对对!”

  武双印一溜小跑走了。

  武桂兰喝完焦起周开的第一副中药,发烧便有点儿减退,睡了一夜彻明觉。第二天早上起来,浑身有说不完的舒服。有了精神,话语也变稠了:

  “妈,这药真顶用,我身上舒服多了。你摸,不烧了。”

  桂兰娘探手一摸:

  “可不是,我的乖乖,神医神医!”

  于是连吃两付药。

  隔几天,焦起周又来了,进门便问:

  “怎么样,感觉好吗?”

  桂兰娘满脸笑成一朵花:

  “哎呀,医生,你可真是高手,桂兰这几天身上轻快多了。给桂兰看过病的医生几十个,没有象你这么神。”

  焦起周听赞扬话听得多了,依旧是那副微笑的面孔。他抬了抬下巴:

  “小妹妹,真是这样么?”

  武桂兰难得一笑:

  “是,我娘说的话是我告诉给她的。”

  焦起周坐在炕沿上:

  “谢天谢地,患者最有发言权的。”

  武桂兰说:

  “我长时间卧床,身上出了好多疮,连翻身都困难,先治疮吧!”

  焦起周打开药箱;

  “当然,药膏我早给你配好啦!看病讲究步骤,一步一步来。就象吃馍一样,一口一口吃。一口吞下去一个馍,不仅吃不胖,还把人噎着哩!”

  武桂兰笑了:

  “你比喻得太形象了。”

  焦起周帮助武桂兰把药膏涂在患处,又留下一些,让她隔两天换一次。

  看病讲究用药对症,药不对症,不仅无益,反倒有害。药对了症,见天都有变化,病人感觉明显得很。

  焦起周的药膏很快在武桂兰身上产生作用。二十天工夫,所有生疮溃烂的患处竟然奇迹般地痊愈了。武双印起初对焦起周的医术尚有怀疑,这会恨不能将他供在自己家的牌位上,对焦起周迷信得了不得,逢人就说:

  “车村从太原回来的那位医生不得了,实在是华佗转世!”

  村里人眼瞅着武桂兰这位命若游丝的人起死回生了,请焦起周看病的人愈发多起来。焦起周几乎每天都要到安口村走一遭,来后必看武桂兰,两颗年轻的心越贴越近。

  焦起周诊断,武桂兰患的是“ 虚劳”。他把从学校学来的浑身解数全都用上了,尽力挽救武桂兰年轻的生命。山里采药方便,焦起周爬山过沟,不断采集新鲜中草药为武桂兰治病。

  武桂兰脸上逐渐有了红晕,三个月后,她可以到室外活动,还可外出赶集。久病初愈,武桂兰惊奇地发现,世界上的一切原来是这样美好,红的花,绿的叶都让她激动不已,置身于人流中,她愈发感慨,若不是医道高明的焦起周,她也许早就死了,埋在厚厚的黄土地里,毫无例外的变作一堆枯骨。是他把自己从死亡线上挽救回来,自己的命是他给的。

  武桂兰对焦起周既崇拜,又羡慕,不住地在内心编织着理想的花环:

  “什么时候也能象他那样,一 块儿背着药箱为人看病就好了。(杜峻晓)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