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造师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2-16 20:25:30 点击:45580 回复:885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30 31 32 33 3449 下页  到页 
作者:宣娇2018 时间:2020-05-29 19:13:42
  周末读书,顶帖!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05-29 19:40:45

  
作者:王敦敏 时间:2020-05-29 21:43:54
  三江的羊肉串,如小家碧玉,执红牙拍板,唱杨柳岸晓风残月,库尔班的羊肉串,如关西大汉执铁板,唱大江东去,是两个流派的。…………有才,佩服佩服!
作者:这样才算完美2020 时间:2020-05-29 23:10:25
  楼主留个联系方式吧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0 06:53:47
  第一百一十章 承诺

  “我想成为你人生至暗时刻的唯一烛火,至少能让你看见,前面还有路可以走,所以,请允许我向你求婚,这也是我马勇这辈子最重要和最正确的决定,一次不答应,就两次,两次不答应,就三次,四次,到死方休。”
  这是出院后,马勇对林娅楠说的第一句话。
  住院期间,马勇和林娅楠在同一间病房,林耀军夫妇轮流来照顾他们,四个酷爱沉默的人相处,各发各的呆,往往一整天说不上十句话。
我要评论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0 06:54:20
  “如果这是你正式的求婚,我会答应你,但你不能带着童话般的期待,去开始这段婚姻,也只有这样,当结局很悲惨的时候,你才不会因为过于失望而陷入绝望。”林娅楠看马勇的眼神里有些怜悯。
  林娅楠的额头上、嘴角边、耳廓旁,各有一道疤痕,刚刚拆了线,长好的新肉鲜艳醒目,如同在雪白的脸上趴着三条红色的蚯蚓。
  马勇的伤疤在额头,左右各一道,呈八字形,如果将来头发留长些,梳个中分,还能遮住大半。
我要评论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0 06:54:38
  “娅楠,我终于修炼成了卡西莫多,我将效仿他的坚韧、善良、忠贞、勇敢,认认真真守护你的每一天,但和他稍微不同的是,我绝不会让爱斯梅拉达的命运发生在你身上。”林娅楠答应嫁给他,他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但当梦想终于成真之时,他却没了想象中该有的激动。
  他想,也许,这段时间以来,如同幽灵般的生活,让流淌在自己身体里沸腾的血液,静悄悄冷却了下来,虽然血液里爱情的稠度没有变化,但已经激发不出欣喜若狂的情绪。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0 06:55:13
  “不过,我有个要求,也可以说是请求,你听了,若是无法接受,或者是有些犹豫,就请收回你刚刚许下的诺言。”林娅楠试着戴了几个口罩,都是舒红买的,可以遮住嘴角和耳廊旁的疤痕,额头的只能用长发挡一挡,但林娅楠笑了笑,她把口罩扔进了垃圾桶,又把头发拨开,骄傲的把伤疤露出来,仿佛在展示三枚勋章。
  “只要我能做到的,我继续承诺,只要我承诺了的,我必将做到。”虽然不是那样激动,但马勇觉得耳畔已经可以听到幸福敲门的声音,剩下的,他只要把门打开就行。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0 06:55:33
  “我们之间,只能有夫妻之名,不可有夫妻之实,必须各睡各的床,男女之间的那点烂事,我实在是感到恶心,你若同意,我便应允。”
  林娅楠说的很轻很慢,但很清楚,仿佛是怕马勇听错了,或是听漏了半个字。
  马勇感觉自己被绑在了行刑架上,林娅楠每说一个字,刽子手便会用刀在他身上剐下一片肉来,四十二个字,剐了他四十二片肉,剐得他体无完肤,剐得他生不如死,而刽子手,时隐时现,长得那么像周序。
我要评论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0 06:55:49
  “我同意,我承诺,我能够做到。”马勇也一字一顿的回道,他微笑着,笑容里含着悲凉,但林娅楠不会看见,因为她根本没有看他。
  林娅楠很失望,她压根不想接受马勇的爱,但事情走到了这一步,她知道拒绝马勇的后果,他用刀在脸上划过时的决绝和冷静,令林娅楠至今想起都不寒而栗,于是,她想用是个男人都不可能答应的要求,让他知难而退。
  没想到,马勇竟然答应了,苦涩之余,林娅楠心中更增添了几分恐惧,连男人最基本的权利都肯放弃的人,该是有多么的狠。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0 06:56:09
  “虽然我收到过很多没有兑现过的诺言,当然,都是别的男人曾经许下的。但在这个夜晚,我仍然选择相信你一次,可是,只能有一次,你若违背此诺言,我将要做出的选择,你不会想知道。”林娅楠不死心,希望马勇能改变主意。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马勇不像别人,我是个真正的君子,岁月将会印证这一点。”马勇凑近林娅楠,深深吸了口气,下定了最后的决心,就是这个味道,迷一样令人走火入魔的味道,为此,我将誓死追随一生。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0 06:56:25
  集一百年的春风也吹不散这一刻的寒意,林娅楠感觉无处可逃,五指山已经压了下来,余生若只有十年,十年都将苟活在五指山下,动弹不得,无处可逃。
  “娅楠,压力之下做的事,大都会后悔的,今年不会,明年也会,你可要想清楚了,说实话,我不喜欢马勇这小子,一个连自己都不爱的人,怎么能够好好珍惜你。”林耀军听说女儿要和马勇领证,有些着急了。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0 06:56:45
  “我还会有人要吗?”林娅楠指了指脸上的三道疤痕。
  “姐,你底子在那,美容大夫会有办法的,实在不行,咱去韩国整,又不是没钱。马勇确实配不上你,身高本来就是个三级残废,现在脸上又开了两刀,直接奔惨绝人寰去了。”舒红闲着无事,看了本恐怖小说,对惨绝人寰这个词印象十分深刻,为此还专门查了百度。
  林娅楠的母亲愁眉苦脸,一旁坐着剥毛豆,她其实是想让马勇做女婿的,毕竟女儿已经破了相,要找个像样人家会很难,但她又怕马勇真如丈夫所说的那般德性,女儿将活得更加辛苦。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0 06:57:07
  “是凡人,就得认凡人的命,我的命是什么,不过遇见一个又一个的渣男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爸,反正我空虚,空虚得需要假装的爱情来填充,你也就假装我找到了爱情好不好。”林娅楠努力笑了笑,但嘴角边的伤疤受到牵动,疼得一哆嗦,让她的笑变了形。
  拿了证,走在撒满阳光的大道上,林娅楠朝每一个投来害怕或怜悯目光的人致敬微笑,她主动挽着马勇的手,道:“我想学开车,我想品品自己掌控速度与生死的滋味。”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0 06:57:24
  马勇想,只要是个女人,怎么会不在乎人家的目光,从万众瞩目,到令人避之不及,其间的落差,足以摧毁一个人的自尊和活下去的信念,一辆车子,或许会是不错的安全屋。
  “娅楠,面包会有的,车子也会有的,我在等建造师的考试,可是一直没有消息,那好吧,就从监理工程师开始,我二月份报了名,考试时间马上就到了,我准备好了,我会考过的。”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0 06:57:41
  林娅楠不懂这师那师的区别,她也不关心,她只想快点回到屋里去,她并不在乎旁人怎么看她,否则,她也不会那么意志坚定的在脸上划了三刀,要知道,对绝大多数女人来讲,就算脸上被指甲挠块片,也会哭天抢地,要死要活的。林娅楠只是需要独处,她害怕到处是人的空间,人一多,她便浑身的不自在,这才是她想学开车的真正原因,她想要无时无刻都存在的独处空间。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0 06:58:27
  报考注册监理工程师,需要中级职称证,还要有监理公司开的证明。职称证去年就领了,国营企业拿职称证比私营企业容易得多。监理公司是找了以前工地上认识的夏总监,人家挺热心,支持他上进,专门回公司给他开出了证明,证明他在这家监理公司工作了五年。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马勇比任何时候都期待考试的到来。足够优秀,尽快优秀,将是他马勇这两年努力,不,是拼死也要做到的事。他坚信,在这个世界上,女人让不让你上她的床,完全取决你够不够优秀,如果你长得不好看,又不愿意使用暴力,那么就只能让自已优秀起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其实和丛林法则差不多,没有任何一只雌性动物,会和赢弱的雄性产生交配的意愿。
我要评论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0 06:58:42
  仿佛做了黄梁一梦,走到家门口的周序,梦还没有醒,还觉得刚才与马艳春的别离,那么的不真实。
  开门时的“吱呀”声,才彻底让周序回到了现实中。
  “怎么又这样晚,工地很忙啊,吃得什么,外面乱七八糟的东西尽量少吃,要不要给你下碗面。”戴瑶把周序的外套脱下。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0 06:59:00
  周序胡乱“嗯”了声,瘫倒在沙发上,硬木沙发躺着很不舒服,但他顾不得了,这些天发生了好多事,孙依莲和季晨的离奇失踪,马艳春的突然别离,所有的事情加在一块,让他的思维混乱不堪,他确实需要静一静。
  汐汐破天荒的竟然没有睡,她爬上沙发,骑在周序身上,嚷嚷着要举高高。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0 06:59:16
  “晚上要关门的时候,忽啦啦来一大帮子学生,六支沟职高的,选了好多衣服,边选边逗汐汐玩,把孩子逗兴奋了,怎么都不肯睡。”戴瑶又捡了几样衣服,准备和周序的外套一齐放洗衣机里洗。
  面对汐汐的胡搅蛮缠,周序只能就范,不打起十二分精神,你是应付不了她的,由此,周序不得不感慨戴瑶的不易,天知道她是怎么一边哄着这个小祖宗,一边辛苦做生意的。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0 07:01:57
  周序翻身坐起,想着要和戴瑶说几句软话,却见戴瑶脸若冰霜的从阳台走进来,手里抖着紫色丝巾,怒气冲冲的问周序:“这是谁的?”
  周序见了丝巾,脑子“嗡”的一声,顿时一片空白。

  在下的QQ:740456629
  邮箱:740456629@qq.com
  愿意和文友们交流,互相学习
我要评论
作者:新红楼 时间:2020-05-30 07:34:41
  再欣赏!再支持!
作者:乱红秋千2017 时间:2020-05-30 07:36:48
  支持!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05-30 08:28:52
  周末愉快
作者:靳芝 时间:2020-05-30 08:44:48
  周末愉快!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5-30 09:54:02
  赞,学习!
作者:zhuzhi杰 时间:2020-05-30 10:27:31
  @楼已 2020-02-20 20:21:29
  第七章 过年
  随着时福生和马艳春的离开,项目部终于就剩下周序和严师傅俩个人,从腊月二十七开始,周序每天都要给母亲打电话,每次讲半个钟头,电话机在会议室里,是时福生特意吩咐,从他办公室挪过来的,他还说,你们尽管打,那点电话费打不垮樟城项目部。
  严师傅的爱人想要过来,被他拒绝了,说这样不好,领导知道后会生气的。
  严师傅平时住食堂边的一个小棚子里,晚上还肩负着看守项目部财产的重任,当然,......
  -----------------------------

  夏天的周6,品读美文,感悟人生
  
作者:二勃 时间:2020-05-30 10:31:08
  欣赏佳作!
作者:zhuzhi杰 时间:2020-05-30 11:04:21
  @楼已 2020-02-26 10:04:55
  这一转,转到背街处一个巷子口,口子上有个修自行车的小摊子,守摊的是位跛脚老汉,穿了件了军大衣,军大衣结了厚厚的油垢,光亮得很,如果哪位大姐不介意,完全可以用来照镜子。
  周序问道:“大叔,你这里有没有二手的自行车卖啊。”
  老汉可能耳朵不太好,看着周序发呆,周序又问了两遍,他才听清,道:“没有,没有,最近没有,过几天再来看。”
  -----------------------------
  好文!佩服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05-30 11:06:42
  上午好
作者:大明小清 时间:2020-05-30 13:29:28
  午后来顶帖,越来越精彩。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05-30 13:32:16
  问候朋友!支持佳作!力顶!
作者:cye2122 时间:2020-05-30 13:51:02
  马勇是个男人。
作者:红尘烟雨心迷蒙 时间:2020-05-30 14:09:36
  互相支持,互相顶帖,共同进步!
作者:dyzang 时间:2020-05-30 14:35:47
  问候楼主,周末愉快!
作者:世说三衡 时间:2020-05-30 14:49:56
  勤更不辍
作者:zhaohengxi 时间:2020-05-30 15:40:47
  支持楼主,周工又遇到麻烦了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05-30 18:19:57

  
作者: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20-05-30 18:50:48
  这样的感情生活,看得人挺难受的。
作者:宣娇2018 时间:2020-05-30 19:05:37
  这一段有点压抑!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0 19:35:56
  楼上诸位文友晚上好,感谢支持鼓励
作者:王敦敏 时间:2020-05-30 21:37:58
  品读佳作。周末愉快!
我要评论
作者:王敦敏 时间:2020-05-30 21:38:19
  马勇令人不寒而栗……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1 06:28:35
  第一百一十一章 追妻

  “戴瑶,千万别瞎想,听我给你解释。”从火车站回家的这一路,周序精神有点恍惚,脑子有点晕乎,竟把马艳春赠他丝巾的事给忘了,他懊恼得直想以头撞墙,铁证如山,人家要个解释,他又该如何解释。
  周序正在紧张思考,怎样开口才妥当时,桌上的手机屏亮了,震动了几下,有短信来。周序下意识去拿手机,却让戴瑶飞快的抢了去。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1 06:28:58
  戴瑶点开短信,念道:“周序,你是个混蛋,邀本姐姐吃饭,竟敢没付钱就溜号,本姐姐大人有大量,这次且放你一马,下回必须请我吃生猛海鲜,将功赎罪。”
  戴瑶将手机摔到周序身上,又落到地上,火山终于爆发了:“周序,你他妈究竟有几个相好的,你是贾宝玉投胎转世了吗,左一个妹妹,右一个姐姐的,你真的好博爱啊,林娅楠是林妹妹,送丝巾的是薛宝钗,跳了江的是晴雯,那么,走不见的那个是谁,请吃饭的又是谁,我又是谁,麝月,碧痕,还是袭人,对,我是袭人,是你贾宝玉二世用来练习云雨技巧的工具吧。”
我要评论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1 06:29:20
  周序叫苦不迭,偏偏一句有用的也说不出来,只是反反复复的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听我慢慢给你解释。”
  “我明白了,周序,你还是嫌弃我是二手的,你看不起我,所以无需尊重我,你发的所有誓言,都是哄我骗我的,什么爱我是你人生唯一的公理,什么婚后决不欺我,屁,全都是个屁,这样的情话,想必你不知跟多少女人说过,只有我戴瑶傻,傻乎乎的信了你。嗬嗬,苍天有眼,终于让你露出了狐狸尾巴,告诉你,我不是袭人,百依百顺的只想做你的小老婆,我腾位子,我马上走,你可以把妹妹,姐姐的全接来,谁做大谁做小,你们自己商量着办。”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1 06:29:40
  汐汐自来到三江,从没见妈妈发这么大的脾气,小家伙吓坏了,“哇哇”大哭,戴瑶一把抱起汐汐,顺手抓起薄风衣,便往门外走。
  周序慌忙去拉,戴瑶狠命一推,周序没有准备,被推倒在地,刚好看见手机屏幕又亮了,是史晓明的电话,诺基亚手机真是扛摔,从那么高落下,一点事也没有。
  周序下意识按了接通键,史晓明在那头急吼吼的道:“有孙依莲的下落了。”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1 06:30:05
  周序边找外套,边问:“真的么,见到人没有。”
  如果不是戴瑶刚才那一出河东狮吼,史晓明带来的消息,在这样一个夜晚,还真是个值得喝几盅的好消息。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把孙依莲照片发给了所有认识的人,结果,有个卖涂料的老板告诉我,他曾在一家酒店见过孙依莲。”
  “孙依莲干嘛去酒店,改行做服务员的话,也得吱一声呀。”周序很不理解,酒店服务员哪有开吊篮舒服。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1 06:30:20
  “一两句说不清楚,我现在来找你。”
  “别,现在别来。”
  “为啥啊,不是你寻死觅活的要找她的么。”
  “也是一两句说不清楚,明早见面详谈。”说完,周序挂上电话,抓起惹祸的外套,穿了拖鞋往外跑。
  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天,冲下单元门的周序,已经瞧不见戴瑶和汐汐的踪影。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1 06:30:43
  小区有北门和西门两个门,都临着街,周序搞不清戴瑶会走哪个门,犹豫了会,还是往北门追去。
  北门口外的大马路上,空空荡荡,将近十二点了,正常人家现在都应该在梦乡里。
  问了门卫,门卫肯定的说,刚才没有抱小孩的高个女子出去。
  周序跺了跺脚,转身又往西门跑,很不幸,才跑出了百把米,那双戴瑶从五福街批发回来的拖鞋,右脚那只便齐齐从中间断开了。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1 06:31:00
  穿着一只鞋不得劲,周序干脆把左脚那鞋也甩了,光着脚继续奔跑。
  西门没看见物业值班的人,外面也是空旷得很,周序判断,戴瑶肯定是打的走了,去哪呢,在三江城,她最信赖的人,除了自己,只有顾榕了,但现在是大半夜,依她的性子,决不可能去找顾榕,女人受了天大的委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回娘家,所以,她很可能去了火车站。
  等了许久,没有出租车,也没有黑车,他立即给周序打电话:“你快来我这里一趟,你嫂子也弄丢了。
我要评论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1 06:31:48
  “嫂子怎么会丢啊,是不是你臭脾气发作,把人家气跑了,别着急,我就来。”史晓明感到很不可思议。
  “是马艳春,东窗事发了。”周序把今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说给了史晓明听。
  “唉,这还真是你的错,我怎么说你呢,我的周大哥,我不像你,我不看世界名著,不看中国通史,我只看故事会,故事里面,一说扫把星,都是指女人,可回到现实中,我才发现,雄性扫把星也不少啊,不客气的说,你就是扫把星界的头牌,你自己寻思,这些年,到底克了多少女同胞。”史晓明是从被窝里被叫起来的,朱丽群要陪着他,史晓明说,不用,人家夫妻打架,咱俩就别秀恩爱火上浇油了。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1 06:32:10
  “我也觉得自己是扫把星,不管和我是什么关系,女人沾着我就倒霉,一扫把扫掉了于曼娣的命,扫走了林娅楠的心,扫没了马艳春的老公,现在,又扫不见了孙依莲,还有我老婆。”周序越想越觉得真是这样,由此而产生的罪恶感也越来越强烈。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1 06:32:29
  “嫂子关机了吧?”史晓明问道。
  “关机了。”周序无奈的道。
  “那去哪里找?”
  “去火车站,我问过我的老朋友了。”周序指着岗亭旁的大竹扫把道。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1 06:32:50
  “如果等会见到嫂子,兄弟,你知道该怎么做吧,人家背井离乡来嫁给你,不说负不负责吧,至少别亏了良心,当然,要论哄女人的高手,天下还没谁有资格和你华山论剑。”
  在空旷的站前广场,离着还有一里地,史晓明便看见了戴瑶:“在那呢,售票大厅外面,椅子上坐着,快去。”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1 06:33:06
  这时,史晓明才发现,周序是光着脚在跑,于是,他也把鞋扔了。
  “看来,你的道德还没有彻底沦丧,还知道心疼老婆孩子。兄弟,此情此景,会不会让你想起上一次的午夜狂奔?”史晓明非常努力,才勉强追得上周序。
  “奔跑的环境和速度虽然差不多,但上回是为了脱罪,这次是为了赎罪,上回光着屁股跑,这回光着脚丫子跑。”看见了戴瑶,周序心就定了下来。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1 06:33:57
  戴瑶没有哭,这些年来,经历过无奈又无性的婚姻,更经历过亲人的逝去、残废、逃离、重病的她,已经从看见蝴蝶湿了翅膀都会伤感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个能扛着大包昂首阔步,为了一块两块钱高声讨价还价的家庭主妇。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1 06:35:01
  “要么跟我回去,要么我死。”周序本来想单膝跪着的,但兄弟就在后面看着,他实在拉不下这面子。
  结果,史晓明在后面硬踹了他一脚,他变成了双膝下跪,地是硬的,磕得他膝盖“咔”的一响,在夜深人静的夜晩,听着有些瘆人,像是腿生生折断的声音。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1 06:35:17
  本来扭头不看周序的戴瑶,立刻弹了起来,汐汐从她怀中跌落,她吓得大叫一声,手忙脚乱的抱起汐汐,上上下下检查了一番,汐汐今天累坏了,竟没有摔醒。
  松了口气的戴瑶,迁怒于周序:“我以为找了个老公,没想到是个戏子,周序,要死要活不是婚姻本来的样子,恋爱的时候可以任性胡为,可一旦订下婚姻的契约,就需要而且必须认真履约,如果大家都抱着儿戏的态度,庄严的契约不就成了皇帝的新衣了么。”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1 06:35:36
  “我知道,我错了,但错的程度和内容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收了一个女人的丝巾,但这个女人也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周序心里这个骂,史晓明,难道你不知道单膝下跪和双膝下跪的区别吗,单膝是浪漫的绅士般道歉,双膝可是摇尾乞怜求宽恕。
我要评论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5-31 06:38:07
剩余 4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新红楼 时间:2020-05-31 07:48:39
  周末愉快!妙笔生花!
我要评论
作者:靳芝 时间:2020-05-31 07:51:44

  
我要评论
作者:zhaohengxi 时间:2020-05-31 08:04:41
  楼主早
我要评论
作者:钱越2017 时间:2020-05-31 09:14:57
  周末好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05-31 09:31:10
  欣赏学习
作者:古不为 时间:2020-05-31 09:32:17
  拜访问好!
作者:大明小清 时间:2020-05-31 09:50:53
  周序麻烦大了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5-31 11:20:46
  赞,学习!
作者:二勃 时间:2020-05-31 11:28:03
  欣赏佳作!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05-31 11:37:16
  支持
作者:狂飙燮上甲 时间:2020-05-31 14:24:17
  支持文友佳作
作者:这样才算完美2020 时间:2020-05-31 14:55:12
  加油
作者:dyzang 时间:2020-05-31 15:23:35
  支持楼主
作者:cye2122 时间:2020-05-31 15:49:55
  有时,男人同其它女性保持点距离。
作者:宣娇2018 时间:2020-05-31 17:32:53
  周序命里招桃花!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20-05-31 17:42:10
  问候朋友!支持佳作!力顶!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05-31 18:23:39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20-05-31 19:14:19
  欣赏佳作
  问好文友
作者:王敦敏 时间:2020-05-31 21:38:21
  品读佳作,赞!
作者:王敦敏 时间:2020-05-31 21:38:11
  品读佳作,赞!
作者:钱越2017 时间:2020-06-01 07:51:27
  来自周一早上的问好
作者:爱人在北回归线 时间:2020-06-01 08:01:33
  当幸福来敲门的时候,别发梦
作者:闗风月 时间:2020-06-01 08:26:50


  早安楼主,节日快乐!


作者:无为VB 时间:2020-06-01 08:54:51
  赞,学习.儿童节快乐!
作者:靳芝 时间:2020-06-01 08:56:53
  早上好!
作者:文渊阁老 时间:2020-06-01 09:45:28
  提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20-06-01 09:55:23
  一砖一瓦都关情,人生百态笔下行。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20-06-01 10:00:24
  今天终于逮到楼主休息日,哈哈
我要评论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6-01 10:09:33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丝巾

  “好,说来听听,那是怎样的一个女人。你跪的地方,小儿尿渍未干,所以,还是请大人起来慷慨陈词,也免得让外人看了笑话,失了体面,而且,你那金贵的膝盖,小女子收受不起。”戴瑶冷笑道。
  周序借坡下驴,赶忙爬起来,揉了揉酸痛的膝盖骨,朗声道:“她叫马艳春,在婚礼现场,你见过的,是林娅楠表姐,林娅楠就是她介绍给我的,这个情况,当天就向你坦白过,你是知道的。还有,如果没有她苦苦相劝,林娅楠父亲早就把我打成植物人了。”
我要评论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6-01 10:09:51
  “林娅楠的表姐,她为什么会赠你丝巾,我脖子上也系了个,我现在解下来给史晓明,你认为合不合适,你高不高兴。”戴瑶显然一点也不相信周序的话,她更倾向于那个丝巾是林娅楠的,而发短信给周序的的什么“本姐姐”,才是马艳春。
  史晓明吓得直摆手:“嫂子可别乱讲话,我胆子小,特别小,如果腿吓软了,可就不能开车送你们回家了。”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6-01 10:10:04
  “马艳春是当时我们樟城项目部的资料员,这个你也知道,但是,还有个情况没有告诉你,在你弃我而去的那段日子,马艳春像一个真正的大姐,关心我,鼓励我,开导我,甚至,她还救了我一命。”
  戴瑶和史晓明听到这,都瞪大了眼睛,史晓明纳闷加郁闷,当初,周序酒后痛陈风流艳史的时候,没讲过美女救英雄这一出啊,难道这小子还留了一手,看来自己又吃亏了,因为自己可是毫无保留,事无巨细,倾囊相告的。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6-01 10:10:24
  马艳春竟然对周序有救命之恩,戴瑶将信将疑,但表情已不似刚才那般咬牙切齿,她没有说话,只那么斜眼看着周序,意思是你继续,我可以勉强听下去。
  “那晚,马大姐陪我跳了一场舞,然而,任她百般劝解,我还是意志消沉,然后千不该万不该的又拉人家喝了场酒,然后借酒浇愁愁更愁,然后一时鬼迷心窍乱吼乱叫,然后就跑上大马路去撞车,当时想着撞一辆豪车,命没了就没了,多少能换些赔偿给爸妈,尽尽孝心。我真就是觉得,余生若不能与你戴瑶共度,那余生还有何意义,与其行尸走肉般活着,倒不如自行了断,省得糟蹋了农民伯伯辛苦种来的粮食。”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6-01 10:10:39
  周序这番话一气呵成,梗都不打一下,由不得戴瑶不信,戴瑶红了眼圈道:“你怎么那么傻呢,是她救了你么。”
  “我是奔着一辆白色宝马去的,正当我如离弦之箭冲向马路中央,即将成为车下之鬼时,早就因我的失魂落魄而密切关注我的马大姐,突然爆发出常人无法想像的能量,在千钧一发之际,把我扑倒在地,真的是好悬啊,车轮在距离我俩头发只有一公分处呼啸而过,轰鸣的马达声终于让我清醒了,就这么去死,是懦夫所为。”
我要评论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6-01 10:10:53
  史晓明鼻子都快气歪了,暗骂道;周序你个王八蛋,把老子当年寻死觅活的那一幕,偷梁换柱,生生搬到你自己身上,唯一改动的是结尾,老子因为宝马的刹车好才留下一命,而你周序,是被娘们压在马路上,才逃过了一劫。
  骂归骂,关键时刻,史晓明还是得为周序说话:“嫂子,他这不是傻,是痴,情到痴处不惜命,有句诗咋说的,一片冰,冰,冰。”
  “一片冰心在玉壶。”周序接了话,然后悄悄朝史晓明竖了竖大拇指。
我要评论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6-01 10:11:11
  “严肃点,别油腔滑调的,冰心配玉壶,登徒子的心,就只能泡在尿壶里。那个紫色丝巾的来历,你还没讲清楚,再有,你今天究竟吃了哪个姐姐的霸王餐,害得人家春心萌动,大半夜来找你调情?”戴瑶不依不饶,语气却已趋正常。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6-01 10:11:52
  “嗨,此姐非彼姐,此姐乃工地上主管资料之窦工,生得膀大腰圆,气贯如虹,请她吃饭,奉得是五室丁主任之命,以求今后工作上无小鞋之劳烦,男女有别,各有家室,为求避嫌,我力邀处男孔勤作陪,兼壮吃相,谁曾想,孔勤席间有事,半途而去,我只好勉为其难,巧言令色,孤身周旋于窦工之畔,谁料,彼姐马艳春来电,说她即将赴京,永别三江,还有最后一物,代人转赠,我闻之大喜,正好借此脱离尴尬之地,不想,别之匆匆,竟忘结账之事,空留此姐独自惆怅,烤串抓饭,花销不菲,此姐想必心如刀割,才有短信质问之举。”
我要评论
楼主楼已 时间:2020-06-01 10:12:10
  周序的一通半文半白,此姐彼姐的,直接把史晓明和戴瑶绕蒙了,史晓明琢磨半天,才大致理解了周序要表达什么:“嫂子,周兄的意思,简单直白来说,就是,骚扰他的女人,很丑,周兄根本不可能和她同流合污。”
  “丝巾,重要的是丝巾。”戴瑶把周序刚才的辨词,记在了他的才华帐薄上,柔情开始重现于她的眼眸,她在想,幸好没把钱包带出来,否则,现在肯定已经哭晕在列车上了。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30 31 32 33 3449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