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归来,这一世绝不让人轻她辱她贱她!(转载)

楼主:立刻悦读LIKE 时间:2020-02-21 17:05:01 点击:84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正文 001 一尸两命1
  暗无天日的冷宫暴室中,上官清月猛从噩梦之中惊醒了过来。
  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着急的去摸自己的肚子。

  她是大周皇帝轩辕岐的结发妻子,如今的大周皇后,本已怀胎三月,却在四月之前,因有人揭发她联合母舅武安侯谋逆,而被打入了这废弃的清凉殿中——

  身上的凤纹华服早已脏污不堪,她人更消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这四月之中,所有原来未央宫的下人皆被带离,纵然她身怀皇嗣,每日却也只有太监送来水米应付。

  为了腹中的孩子,她在等,等轩辕岐查清真相,还她和舅舅一个清白!

  暴室中无人侍奉,上官清月面黄肌瘦,发乱神枯,实在是狼狈不堪,昨日大周第一美人的仙容早已减半,可饶是如此,她蹙眉抿唇间仍有叫人惊心的楚楚神姿。

  嘴唇干裂的出血,肚子也开始痛了,上官清月忍不住叫人,“来……来人……给本宫水,本宫还是皇后,还怀着皇嗣,你们难道想谋害皇嗣?”

  “姐姐还当自己是皇后吗?”

  伴随着殿门的开启,一道尖利嘲弄的声音忽然响起!

  上官清月眼瞳一颤,猛地朝门口看去。

  殿门大开,刺目的日光中,上官若兰一袭大红织金牡丹凤袍,正雍容华贵的站在门口,她面上笑的得意,款步入了殿门……

  上官清月瞬间攥紧了拳头,“上官若兰!是你!是你害得我!”

  上官若兰越走越近,掩唇娇笑了起来,“我的好姐姐,四月不见,你怎么还是喜欢信口胡言?你看,我穿上凤袍的样子好看吗?”

  上官清月从木榻之上撑坐了起来,怒斥道,“你不过是妃位,怎敢着凤袍?!此等逾矩有违宫规!可判斩刑!”

  上官若兰一笑,扬手便是一个耳光!

  这一耳光将上官清月打的歪倒在榻上,刺目的血沫从上官清月唇角流了出来!

  上官若兰冷笑道,“上官清月,三个月之前你就已经不是大周皇后了,如今,人人皆知你伙同你舅舅谋逆,是大周最为歹毒卑贱之人,而我,我才是这大周最尊贵的女人!”

  上官清月不敢置信,“不……不可能……皇上他怎会……”

  见上官清月仍然对轩辕岐抱有希望,上官若兰讽刺的笑了起来,“我的好姐姐,你以为陛下相信你吗?陛下心中本就只有我一个,若非为了你舅舅的兵权,当初陛下怎么会迎娶你为王妃?正因如此,陛下登基之后才立刻纳了我为妃!这皇后之位,亦是陛下早早便许诺我的,若非有你舅舅掌有兵权,我早就做了未央宫的主人了!”

  上官清月听着这话,看着上官若兰狰狞的嘴脸,一时怒意滔天!

  她是长乐候府嫡长女,母亲更是出身武安侯府,本是尊荣无双,可母亲却在生下她不久之后便亡故,在那之后,父亲长乐候取了张氏女为妻,而上官若兰,便是张氏所出,是侯府之中最为良善无辜的二小姐!

  002 一尸两命2
  上官清月眯着眸子,骤然冷笑了起来,“上官若兰,论起歹毒卑贱,这世上何人能比得上你?!你只比我小三月,在我母亲亡故之前,父亲便和你那歹毒的娘有了苟且,可自从懂事起,我不计此事,拿你做亲妹妹一般相待,你十二岁落下寒湖,是我不顾生死救你,你十三岁冲撞了长公主,是我替你顶罪长跪落下了病根,后来,你和陛下有了私情,我亦宽容大度让你入了宫,可你呢?!你的良心被狗吃了!我处处忍让无半点私心,而你,你装做敬我,却是蛇蝎狠毒,处心积虑的夺走我的一切!”
  “休要提我母亲!”

  上官若兰一声厉喝,一把揪起了上官清月的衣领,狰狞道,“父亲早就中意于我母亲,若非你母亲的出身,你以为父亲会娶她?!呵,可就因为如此,我母亲变作了继室!而我,在府中要永远被你压一头!凭什么你就是嫡长?!凭什么你有手握兵权的外祖?!凭什么京城之中人人都认你为第一美人?!”

  上官若兰冷冷一眯眸,忽而放开了上官清月,她得意笑道,“可你就算有这些又如何?你母亲却是个短命鬼……”

  说到这里,上官若兰面上忽而意味深长起来。

  “你既要死了,我便再告诉你一事,你母亲当年,都说是产后血崩坏了身子死的,可实际上,却是我母亲暗中下的手,哈哈哈哈,这么多年,你口口声声喊我母亲做母亲,你亲娘在地底下只怕要气的不得转世超生!”

  “你说什么?!”上官清月蓦地睁大了眸子!

  看着上官若兰得意的笑,上官清月一时肝胆俱裂!

  母亲死的时候她还是个婴儿,自然不知真相,可没想到,竟然是张氏!

  上官清月攥紧粉拳,恨不得撕了上官若兰的脸,可她刚一动,肚子便是一阵猛疼,上官清月咬牙蜷着身子,“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来人——”

  上官若兰愉悦的笑了,“你和你舅舅串通谋逆,竟还有脸要见皇上?!”

  上官清月怒道,“我没有谋逆!是你——是你陷害的我们——”

  “你这贱人!事到如今还不承认!”

  上官若兰正要再叱骂,可冷不防外面传来一道冰冷之声,只见上官若兰面上得意一散,立刻换上了一副委屈模样,一转身,朝门口迎了过去……

  “陛下,姐姐的话您都听到了?她次次都这般误会欺辱我!”

  上官若兰娇柔可怜的奔入了来人的怀中,来人一袭明黄龙袍,身量英挺,面如冠玉,正是上官清月的夫君,大周皇帝轩辕岐!

  时隔四月,上官清月终于见到了轩辕岐,却只看到了轩辕岐眼底冰冷的怒意。

  她想起上官若兰说的话,再想到这四月之中轩辕岐从未对她手软,一颗心当下便如死灰一般,夫妻之情可抛,心可冷,可她和舅舅的冤屈却不能不伸!

  上官清月从木榻之上爬下去,跪地道,“皇上!舅舅虽然手握重兵,却从未想过谋反,求皇上彻查!是上官若兰,一定是她陷害于我……”

  003 一尸两命3
  轩辕岐目光越发嫌恶,一听这话,抬脚便朝上官清月踹了过来,“你这贱妇!到了这种时候,你还想冤枉兰儿!兰儿是天下最良善高洁的女子,你犯下如此大罪,她也多番为你求情,从前朕不愿与你亲近,也是兰儿多番劝我,你不知好歹,竟然如此污蔑于她!实在是歹毒!你这样狠毒之人,又有什么资格做大周的皇后!只有兰儿才能母仪天下!”
  上官若兰依偎在轩辕岐怀中,面上楚楚可怜,可对上上官清月的目光之时,眼底却有得意的笑,然而这些,轩辕岐又如何看得到?!

  看着曾经痴爱的恋人和当做至亲的妹妹相依,而她却这般凄惨,上官清月忍不住一边流泪一边笑了出来,“轩辕岐啊轩辕岐,你说我歹毒?可你是否忘了,曾经是谁跪在我的面前求我下嫁,是谁说对我绝无二心否则死无葬身之地?!你移情与她便也罢了!我只当你背信弃义,可你是否忘了,成祖十八年,你被三殿下的杀手围住,是我替你挡了冷箭!成祖十九年,你中了蜀南剧毒,是我用心头血入药替你解毒!你是否还忘了,当初太子领兵与你相争,是我求舅舅,是舅舅带着他的兵马来救你帮你!”

  上官清月越怒越笑,“你的性命是我救的!你的皇位是舅舅帮你夺得!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歹毒?!又有什么证据说舅舅谋逆?!”

  轩辕岐眼底正酝酿着雷霆风暴,“你有没有谋逆,你的侍婢青萝最知道!来人——”

  此声令下,一个青衣侍婢被带了上来。

  上官清月定睛一看,正是她从前最信任的近侍青萝!

  青萝跪在门外道,“启禀皇上,启禀皇后娘娘,废皇后的确和武安侯合谋造反,来往书信奴婢都已经交给了内廷司,皆是皇后和武安侯的亲笔书信!”

  上官清月不敢置信,“青萝!你怎能如此叛我?!你——”

  “姐姐就不要狡辩了,从小到大,姐姐从来不肯承认自己做错。”

  上官若兰娇声说着,上官清月看了看上官若兰,再看了看青萝,一时怒极反笑,这是她信任了十年的侍婢啊!到了这等时候,却被上官若兰收买如此栽赃陷害于她!

  上官清月冷冷道,“如此便想让我认罪?!做梦!”

  轩辕岐见她如此执拗,表情忽而微妙起来,“你非要如此,朕便不得不叫你看看了。”

  上官清月不解,却见两个太监捧着两个方形盒子走了进来,二人进来,将盒盖一开,那盒子里面竟然装着两颗血淋淋的人头,纵然血腥难认,上官清月还是一眼辨了出来!

  这两个人,分明就是她舅舅沈长清和表兄沈策!

  血淋淋的人头近在眼前,上官清月喉咙里骤然发出一声悲烈的嘶吼!

  “轩辕岐!你这个狼心狗肺的昏君!你竟然真的杀了舅舅!啊——”

  上官清月悲哭着想要起身,轩辕岐却又是一脚踢了过去,这一脚踢的上官清月立刻倒在地上呕出一口鲜血来,轩辕岐冷笑道,“不仅你表兄和你舅舅,他们武安侯府一门一百三十四口,如今都已做了鬼魂野鬼,上官清月,你该学学你国丈大人,他就懂事的多了。”

  004 一尸两命4
  上官清月瘫在地上,一双眸子狠狠的瞪着轩辕岐,一旁上官若兰道,“姐姐,是父亲带着人去行诛九族之令呢,父亲这样对皇上忠心耿耿的才是好臣子啊。”
  上官清月此时已悲愤灼心,恨不得拿刀杀了这二人!

  轩辕岐见她目光却笑,“实话告诉你,当初娶你便是为了你舅舅的兵权,如今你舅舅手握重兵,乃是我心头之患,不管谋逆是真是假,他们一门也休想有好下场!”

  上官清月忽而一边流泪一边狂笑起来,“可笑啊可笑!轩辕岐,你生母出身低贱,若非我和舅舅一路扶持,你哪有今日的皇位?!你诛杀忠臣!行事如此卑劣下作,对有恩与你的人如此恩将仇报!老天爷一定会让你遭报应的!”

  轩辕岐最恨的便是有人提起他卑贱的出身,当下眸色更是一寒,“你这贱妇,老天爷如何待我我不知,可你今日却活不成了——”

  话音刚落,上官若兰娇柔的靠在轩辕岐怀中,“皇上,臣妾又头疼了。”

  轩辕岐忙抱住上官若兰,“兰儿这四个月一直寝食难安,找来道士一算,却是你和你腹中孩子在克兰儿,你本就是谋逆共犯,今日,我便要为兰儿除了你这个孽根,免得遗祸宫闱!适才和你说那么多,不过让你做个明白鬼罢了,来人——”

  上官清月恨到了极处,可听着这话却不敢置信,“你要做什么?!你杀我便罢了,可这是你的孩子!他已经七个月了!你怎么能杀了他——”

  上官若兰得意笑起来,门外侍卫进来,端了一碗符水,强压着给她灌了下去!

  上官若兰语声委屈道,“姐姐,你的心思实在阴险歹毒,这才生了克人的邪障来,这是道士给的灵符水,能为你除障化孽,还能保佑你投个好胎,陛下,听闻这符水除孽极是厉害,兰儿害怕,兰儿不敢看了,咱们走吧。”

  上官清月无助至极,“轩辕岐,不要走,虎毒不食子啊……”

  上官清月祈求的想要留住轩辕岐,她可以死,可她不忍孩子陪她同去。

  然而轩辕岐搂着上官若兰,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上官清月绝望的闭上了眸子,心底的恨怒忽而到了顶点。

  为什么!为什么她一生良善!却换来这般下场!

  为什么这些人卑劣狠毒,却能坐拥权力荣华?!

  上官清月恨得双眸血红,眼角竟堪堪流下了两行血泪来!

  忽然,她肚子却好似有一千把刀在戳似的狠狠痛了起来。

  那痛好似腰腹都被碾断了一般,她抱着肚子蜷缩打滚,一声又一声的凄惨痛叫忍不住从喉咙里溢了出来,这不是符水,这根本是毒……

  不多时,大滩大滩的血从上官清月身下和七窍中流了出来,那血一直蔓延,好似要将上官清月身上的血流干似的,不多时整个屋子都成了血海一片——

  上官清月渐渐的不动了,唯有一双眸子腥红的睁着。

  今生她错信于人,若有来世,她绝不与人为善!她要睁着眼睛死,即便入地狱,她也不能忘记这些人背叛谋害她的样子!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爱奇艺网编晴柔 时间:2020-02-22 10:10:14
  亲这是首发吗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