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大山

楼主:泡菜坛子2020 时间:2020-03-03 12:49:18 点击:26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漫长到无所适从的禁足岁月里,惶惶不可终日,索性静下心来,回忆那些曾经的美好。

  
  我是正宗的山里娃,或许也是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批留守儿童,爷爷早逝,父母常年在外务工,十四岁以前,我都是和奶奶还有兄妹住在大山深处里的山顶土房子里,那时的交通非常不便,从家里到乡里的集市和学校要步行两三个小时,一半是陡峭的山路,一半是泥泞的平路,对山里人来说,上山更比下山难,出山的时候都会带些山作物去集市卖,上山回家的时候都是或挑或提着大米、油、日用品等重物,因此,上山自然更吃力些。
  山里生活多有不便,没有自来水,需要走十几分钟陡峭的羊肠小道去担水,我通常是一只木桶装四分之一或五分之一的水,空木桶加大棕绳本就很重了,以那时我的年纪,要挑满一缸水,往返需要不少于三十次。煤球做饭就更谈不上,都是烧柴火,自己要拾柴挑柴砍柴,在残疾且失明的奶奶口传下,六七岁的我开始站上凳子做一家人的饭菜,还要“姐代母职”照顾小我两岁的妹妹,做为生在“巨婴国”里优越感十足的男孩,哥哥在家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主,他唯一的任务就是玩和不停的闯祸。
  我家所在的山,是柳宗元《捕蛇者说》里所在地的原始森林,山环山,山抱山,除了山还是山。听闻我们的祖先是为了躲避战乱,才逃到山上的,山上的村落几乎没有适合建房子的连成片的平地,家家户户的房屋都开山沿崖而建,房屋大多都是两层的土木结构,和韶山毛 故居类似,这样的房屋,冬暖夏凉。不足之处就是,不防火,漏雨,听闻在我出生前,村里就发生过一次火灾,那次大火烧了几天几夜,整个村庄的房屋全数被烧,无一幸免。我住的房子,都是大火后村里统一重建的。每到梅雨季节,地上夯实的土就沾水成泥,鞋子上,房屋的每个角落到处是泥巴,从瓦屋顶漏下的雨滴叮咚叮咚敲响着各处装水的盆,使得原本孤静的家更加寂寥,那种感觉很是悲怆。
  在交通不便,车辆没有普及的年代,山里人去一趟县城是非常不容易的,记忆中,儿时的我,去过县城的次数不到三次。去县城是比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还要新鲜的大事。说出来不怕笑话,初次看到包子时,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一口气吃了十个。山里大人们饭后都是随手折断一根竹枝剔牙的,在县城饭店第一次见到牙签时,都不认识,偷拿了人家一大把牙签回家当玩具玩。在县城我看到了好多平时在大山里见不到的高楼、汽车、冰激凌、汽水、玩具、商场、商场里的电梯等等。初次见到电梯,我和小伙伴们上上下下愣是玩了一下午也不愿离开。在山里生活的那么些年,从来没有觉得我们大山很穷,很落后。直到,走出大山,去到县城,看到了大山以外的世界,我开始自卑、并第一次萌生了要逃离大山的想法。
  往后的人生,走出大山,去更大的城市生活成了我坚定的目标。经过多年的辛勤耕耘,又适逢好时代好政策,我和先生以及孩子们终于在大城市安了家,房子、车子、体面的工作、体面的人生,该有的似乎都有了。这期间,故乡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除了一户生态养殖户还坚守山顶,老家山上村落的住户几乎尽数搬离,有的去镇上建了房子,有些在县城买了房子,有些迁居到大城市了,而我娘家也在山脚下建了一栋两层半的楼房,接着,又买了车。近几年,又赶上扶贫政策,我们村所有的贫困户都享受了每人2万元的建房补贴,村里一幢幢不同风格的贫困户房屋,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房屋都进行了室内外装修,形成了村内一道靓丽的风景。
  村内早早的实现了水、电、通讯网络全覆盖,村里的单行道乡村马路变成了铺了水泥的双车道公路,路上每五十米都加装了路灯,以前经常滑坡的山坡也进行了加固,政府又分几次拨款给予修缮了作为旅游景点的老房子,又成功申报立项了村级传统古村落,支持并承建了村里光伏发电和竹制品厂,建了村级活动中心。村里有几户村民借此机会开办了农家乐,节假日的时候,城里开往我村游玩的车络绎不绝,有去村里吃农家菜的、有登山健身的、有抓螃蟹泥鳅的、有挖竹笋的、有观光的......。现在的,我的故乡,已没有了贫穷的模样,环境优美,空气清新,近乎家家有车,去县城半个小时,去镇上不到二十分钟,去集市七八分钟,小学和幼儿园的接送车直接开到家门口,依托得天独厚的怡人环境,我村正在构思发展乡村旅游产业,一切都变得越来越美好,而漂泊多年的我,又想回家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